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查看: 1140|回复: 3

六壬案例故事1

  [复制链接]
信誉:
好评率:100.00%
差评率:0.00%
质量:5.00分
交流:5.00分
附件:5.00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3 11:28: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客窗闲话》里的二则六壬故事

海昌张端林,父为云南尉,卒于任。端林迎父榇归,道由湖广,米价甚廉,以宦囊所有籴八百石,舟运入豫。江值大风,望船多处收泊。至一村落,四面皆河,客舟环泊,中有一大家,高其闬闳,厚其墙垣,门前停舟更密。端林登岸散步,偶入酒肆,沽饮独酌,闻人议论卜者粱翁,知人过去未来事,言休咎,其应如响。

端林就客问之,始知即大宅内之人。遇异传,以大六壬著名,问卜无须开口,即知所事,因此起家巨万。近以年老,每日只卖十二课,须黎明至其家,与挂号者清钱百文,课金一两,得列簿内,则得卦。迟则挂号不及,即不得预。人争趋之,有不远千里而来候教者,故门前舟常满也。

端林亦起意问卜,次日赍银钱入其家,门房内设柜,掌柜者系其亲戚,收仪登号。及端林去,十二数已满,强之增添,则曰,“非翁自主,不敢私加也。”乃特簿邀十二客入内,端林随入观之,登堂入室,室中陈设精雅。有老翁年近八旬,带四品冠,据案上坐,前列牙筹一筒,两旁设四小儿,各具笔砚,其徒四人伺应书单,前后坐椅环列。客入,翁起让坐,客各就位。掌柜人开簿唱号曰:“第一号某客,请抽筹。”客**翁前,翁观筹掐指,谓其徒曰:“某客得某时,因某事问,课主何吉凶。”徒举笔照录所断,皆合来意,无一爽者。十二课次第毕,客亦陆续退出。

端林目注神疑,忘其进退。翁忽谓曰:“远客不及入号,老朽合送一课,以尽地主之谊。足下姓张,从滇南来耶?”端林曰:“然,何以知之?”翁曰:“足下坐于离宫,正时属午,度值张星,我故知之。今日乙卯三传,申、酉、戌为日之财官,值贵神虎常玄,夫白虎凶神同官,爻为有官之尊属,舟中合有父棺。戌为地狱,生前曾为司狱之官。太常为米麦,附酉金而兼连茹,当带有稻米。两金重四,其八百石乎?寅甲一冲,箕星动矣。明日寅时转西北风,大顺,未传为地,足与卯作合,应十二月之卯日到籍,其米不但不得价,且颗粒全无,缘财入玄武耗散之手,尽化为三传之鬼矣。足下其慎之。”端林得课回舟,果于五鼓得顺风,扬帆而进,于腊月二十六日己卯,抵邑之王家桥。败岁之际,无暇安葬,泊舟处有姊夫陆某,米客也。借其闲地权厝父棺,因思米运入家,宗族强借可虞,不如近就姊家,以寄于栈,端林奉母回城度岁,岁朝往贺姊家,叩关而入,其姊对之号泣曰:“尔姊夫亏客货千余金,上年尔所寄之米,被客强起去。姊夫无以对尔,今不知遁于何处。”端林忆及粱翁之课,慨然曰:“数已前定,果无可逃。姊毋惶急,忝在至亲,米价不必计论矣,我为寻访姊夫归家可也。”


六壬神课 (载于续话第五卷)

吾乡张君,鹾商子也。幼多病,故不甚读书,然敏甚,具慧解,书旨皆能领悟。及冠,自觉气禀甚弱,不愿婚娶。一日,在朋友案头见《大六壬》书,悦之求教。友曰:“我虽知此,不甚精。”遂以大略指示之。张携归学习,不忍释手,复购求他本以为揣摹。闻有秘本,不惜重价,不畏远道,务罗而致之。不售者,亲往手录。是以其书盈室,多人所不经见者。研精十载,忽大悟曰:“道不远人,非书所能该。”进束书不观,亦不肯为人决事。有时自露其机,则无不中。

忽谓兄嫂曰:“此宅住不得矣,速往某亲戚家借寓,犹可及也。”兄曰:“宅乃祖遗,居此百余年,丰衣足食,人口平安,有何不美,而欲依亲戚家,不为人非笑耶?且迁宅不易,汝勿多言。”再三恳之,兄嫂执不可,张乃哀求其母曰:“十日不迁,儿为大不孝子。必见责于天而受祸也。”其母夙爱怜之,见惶迫之状出于至诚,谕长子迁居。迫于母命,往觅其戚假宅。戚果非笑之。然其家宅广人稀,乐亲戚之情话,允之。张君迫促速移,上下皆有怨言,若不闻也,督催益急。至九日,母尚在旧宅督理,张突负而趋,言勿惊老母者再。甫至戚家,喘息未定,人报左邻火发,延及张宅,顷刻荡然。而张氏之器用财贿无伤也。然后怨者德之。

母与兄曰:“何不先言?”张曰:“天机不可预泄,然与先言何异耶?”

一日,至其表兄王生家道贺。王曰:“无喜可贺。”张曰:“老兄长郎今科举孝廉,非大喜耶?”王曰:“弟言谅无谬。既来道贺,必得饮食。家中猝不及备,请往市肆可乎?”张曰可。同往至市,途遇一友,王邀偕往。入肆,饮毕送面来。张曰:“两碗足矣。何必三?”王曰:“三人也,岂可两?”张曰:“一人不得食也。”皆举箸笑曰:“今亦有错谬时乎?”言次,友家人来报,其母痰作几危,请速归。视友乃投箸而去。王曰:“弟毋乃仙乎?我等饭后速往友家探之。”张曰:“无伤,其母痧发,刻已愈矣。”食毕,余一碗,皆饱不能食。张曰:“卖之可也。”王曰:“何人肯买剩面?”张假笔书条曰:“为官事见官面,虎头人食此面。”王乃嘱肆主曰:“为我卖此面。”肆主笑诺之。果有一人头汗淋漓入座,急索凉面,肆主即以剩面与之,甚得。王徐问曰:“君高姓,何如此急急也?”其人曰:“我虞姓,为役所迫往见官,故需凉面。”速食而去。

于是二人偕往友家。友出迎,问其母果发痧,绝而复苏。家人皆外出请医,二人渴甚,无人烹茶,张曰:“厨有大柿二,亦足解渴。”发寻之果得,分食二人而去。是年,王生子应大比归,往候。张君曰:“侄今果中式矣。我有一物遗君。”出匣,封志其固,曰:“捧归悬之,榜发后启视。不可预发,致我与君皆速祸也。”王敬谨携归,榜发拆视,内贮全榜一纸,报捷者来出录,比对无一误者。

未几,张君疾作日甚,表兄卢翁虽市井中人,而朴诚方正,来视疾曰:“惜弟天生才智,不习正业,用心于无益之地,耗损心血成此危症,亦自悔乎?”张笑曰:“命之修短,天也。知数固死,不知亦死。与其昏昏,何如昭昭耶?”卢曰:“人虽传弟知未来事,是或可信,岂能洞见肺腑?”张曰:“弟请为兄决之,兄稍回避。”乃执笔操算,作单以匣封固,谓卢曰:“兄携回,晚开之。”卢如其言,归肆贸易,夜核帐后开封,则是日出入总帐一纸,厘毫不误,卢乃服,来谓张曰:“弟能如是,岂非仙乎?何以仙亦有疾,是所不解。”张曰:“仙则不能,惟六通已得其二,惜知之晚,而又自执其能,不得精进,以结内丹。天乎!假我数年,即成道矣。无如数尽于某月日。从此长别,不亦痛哉。”相向而泣,至日果卒。

芗厈曰:书自圣经至杂艺,载当然而不载所以然。惟博闻强记,则左右逢源,一旦豁然贯通矣,小道可观,其张君之谓乎。然由一艺而追其极,皆道也。所患者自执其能而止,此张君之所以悔乎?


0人打分
|
好评率:100.00%
|
差评率:0.00%
质量:5.00分
交流:5.00分
附件:5.00分
+10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21-5-15 10:02:1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术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21-5-16 12:05:24 | 显示全部楼层
“今日乙卯三传,申、酉、戌为日之财 ” 这好像排不出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21-5-18 10:03:32 | 显示全部楼层
tntbus 发表于 2021-5-16 12:05
“今日乙卯三传,申、酉、戌为日之财 ” 这好像排不出来。

秘传神术,肯定另有门道。。。。。。神乎其技。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網站索引|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21-6-16 22:3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