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查看: 564|回复: 0

“仲马”的由来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09-8-19 21:03:2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一七八○年,一位名叫德·拉帕埃特里的法国贵族,从圣多明各岛回到了巴黎。他是一个农场主。陪他一起回来的是他的儿子,一位十八岁的英俊青年。青年人的母亲是一个名叫赛赛特·仲马的黑奴。当时住在岛上的法国贵族与黑奴生孩子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如果生男孩,就带回法国,生了女孩就留在本地。

德·拉帕埃特里给他的儿子取名托姆·亚力山大,使他受到了良好的教育。但他的前途是捉摸不定的。因为不管怎么说他是私生子,又有一半的黑人血统。德·拉帕埃特里既吝啬,又放荡,七十九岁时又同他的女管家结了婚。托姆·亚力山大一气之下,请求父亲允许他参军。他的父亲回答说:“那很好,但是我作为德·拉帕埃特里侯爵,退役的上校,不能允许那些不三不四的大兵把我的名字挂在嘴上,你必须换一个名字去参军。”儿子回答说:“好,我用仲马的名字报名。”他参加了龙骑兵团,从此开始了“仲马时代”。这位第一代仲马身材魁梧,目若流星,肤色微黑,具有异国情调。双河汇流,似乎给他增加了无穷的生命力。他是一个大力士,可以骑在马上,双手把住马厩棚顶的横梁,能用两腿把马夹起来;他能够把四只手指插入四支枪口,把枪和手臂举成一条线。在战斗中他十分英勇。革命的风暴使他青云直上。他先被任命为“美洲黑人自由团”的上尉。一七九二年升为中校,一七九三年九月已升为师长,投将军衔。

老仲马从上尉到将军都是一个忠实的共和派,在抗击共和国敌人的战斗中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由于他过分直率,在远征埃及时,他越来越不满意拿破仑的骄横,发展到直接顶撞,从而失掉了拿破仑的欢心,他因此请假回国。经意大利时被俘,几乎被毒死。一八○一年停战,他才与被俘的奥地利将军马克交换而获释。回到祖国后又被软禁在他的小小的庄园中。一八○六年,这位三十五岁时就统帅三军的戎马英雄与世长辞了,享年只有四十岁。

第二代仲马,我们习惯地称为大仲马,是在一八○二年出世的。父亲去世时他只有四岁。

大仲马未得到任何遗产,孤儿寡妇也未能从拿破仑那里请求到任何抚恤金,甚至未能请求到孩子的免费教育待遇。拿破仑干脆拒绝按见老仲马的妻子。当一些人提醒拿破仑关于老仲马的赫赫战功时,拿破仑说:“再不许你们在我面前提起此人的名字!”

童年的大仲马机灵好动,大胆任性。母亲和姐姐教他读书,进步很快,但算术却学不进去,只学到乘法为止,再也不能前进一步。他只写得一手好字。母亲想让他学声乐,可是他的嗓音不行,后又让他学击剑、射击。这很对他的胃口。

大仲马和他的母亲虽然被无情无义的拿破仑抛弃,但他们一直忠于共和派思想。一八一五年,两位参加反路易十八的将军被捕,只十二岁的大仲马把一批黄金和枪支转交给被囚的将军。接着是“百日事变”,滑铁卢大战,路易十八终于上台。这时候如果大仲马同他的母亲申请恢复侯爵爵位还是有可能批准的。但是大仲马对母亲说:“叫我仲马吧,我不希望要别的名字,……而且,如果我放弃了父亲的姓氏,而用上我根本不知道的祖父的姓氏,我父亲在天之灵会怎样想呢?”

母亲非常喜欢儿子有志气。她领了一个卖香烟的执照,租了铜匠的一间屋子,做起了小本生意。

铜匠的儿子奥格龙斯·拉德尔什在巴黎某处做办事员。他回家探亲,向大仲马介绍巴黎的花花世界和巴黎的文坛。这使得大仲马十分向往。他深深爱上了法文译本的莎士比亚。他看到杜锡剧团演出的《哈姆雷特》非常着迷。当然那时候他欣赏的还不是莎剧的深刻的思想内容,而是莎剧的紧张的情节和高昂的激情,于是年轻的仲马决定做戏剧家。一八二○——一八二一年他同朋友阿多尔夫·德·列文合写了几个剧本,其中有诗体喜剧《斯特拉斯堡的上校》。但是,当时在外省写剧本是没有出路的。他的朋友列文也走了,他决心进军巴黎。

大帅马从父亲身上继承了勇敢、乐观的性格,没有路费,他就背上猎枪,沿途打猎换钱进京。他同一个朋友一起背着四只兔子,十二只山鸡、两只鹌鹑进了巴黎。一家店主同意他们用这些猎物作代价在旅店住两天。在此期间,大仲马找到了老朋友列文,经他引进会见了当时杰出的悲剧演员塔尔玛。听说他是仲马将军之子,塔尔玛另眼相看,让他看了两天演出,使他大开眼界。塔尔玛鼓励他成为“第二个高乃依!”

他们回到旅店,口袋里只剩下十二个法郎。他们不得不离开巴黎。大仲马满怀信心,认为一定还会回来,一定会在京城取得辉煌的胜利。

回到家,大仲马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母亲他要移居巴黎。可是钱呢?母亲无能为力。大仲马灵机一动对母亲说:“我去找父亲的老战友。他们会在机关给我谋个位置的。……以后我会受提拔。只要我能挣到一千五百法郎,我就接你到巴黎。”

大仲马要做什么,谁也阻挡不了。他二次到了巴黎,找到了他父亲的一些老战友。他们都很冷淡,有的干脆给了闭门羹。但是大仲马并不灰心。他最后找到了对政府持反对派立场的福阿将军。福阿听说他是名将仲马之子,非常讲情义,他说:

“我们来谈一谈,您擅长什么?懂数学吗?有无代数、几何、物理学方面的知识?”

“没有,将军。”

“研究过法律吗?”

“没有,将军。”

“糟糕!……不过且慢,我也许可以介绍您到银行家拉斐德那里去……您懂会计吗?”

“一窍不通。”

福阿将军感到很为难,他说:“把地址留下吧,让我想一想。”大仲马写了他的地址。福阿看到大仲马的字体高兴地喊道:“我们得救了!”原来他看到大仲马写得一手好字。这是大仲马当时拥有的唯一的“财富”。他被介绍给奥尔良公爵做一名司书。

机运给大仲马开了绿灯,但道路并不是平坦的。他深感他受到教育之不足,下决心系统地补充。他在工作之余阅读了从埃斯库罗斯到席勒的古典名著。他进入了艺术世界,有如干涸的土地遇到了甘霖。
楼主其他發帖
+10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網站索引|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20-8-15 03:2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