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查看: 130|回复: 1

兰州城隍庙的“铁算盘”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20-12-16 15: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http://www.lzbs.com.cn/lzsc/jcyy/2011-01/09/content_2117296.htm
解放前,兰州城隍庙有个叫史相臣的算命先生,用一把普通算盘给人算命,据说他算命算得很准,因此人们叫他“铁算盘”。在兰州、在甘肃,远至青海、宁夏、新疆都有名气。
    史相臣,字步霄,甘肃省泾川县王村镇东沟人,生于1921年,家中世代务农。他和田昆山二子田智民小时候同在家乡读小学,田智民年长于史相臣,而且二人关系一直都很好。1930年田智民到兰州读书,数年后史相臣也来到兰州,此时史相臣十四五岁,只读完了初小,一时找不到工作,因和田昆山是同乡,便吃住在田家,田昆山见史相臣聪明伶俐,手脚勤快,便让史相臣给他当勤务兵,此时田昆山任国民党甘肃省党部主任委员。史相臣给田昆山当了七八年勤务兵,田昆山走哪儿他随到哪儿,走过许多地方,也到过南京。史相臣为什么后来走上给人算卦谋生的道路,这里面有一段缘由。
    有一年夏天,田昆山登华山,在华山上住了一个月。华山道观一位老道士见田昆山身躯魁梧,美髯长须,气度非凡,看出他是达官贵人,有一天问田昆山:“你老先生来华山这么长时候了,先生在何处高就?”田昆山答道:“我是个教书的人”。老道士说:“按你的口齿像个教书的人,按你的相貌不是个教书的人,是个相当有权的人”。史相臣在旁边听着,对老道士的话暗暗赞叹、称奇,佩服得五体投地。华山老道士对田昆山说:“你的胡须这样美,以后必当大位!”临别,华山老道士赠田昆山一本小小的书叫《铁版神书》做纪念,他说:“我这书不传徒弟,只赠与知音。”田昆山收下了书,互道珍重,便带着史相臣下了华山,他并没有经意此书,而史相臣却收藏了下来,如获至宝。田昆山宦海浮沉,仕履匆匆,正如老道士所言,后来他在国民党里做了大官。
    据说《铁版神书》包含着哲学、星相学、人相学、伦理学、心理学、堪舆学、古代历史等方面的内容,是一部通俗微型百科全书。
    史相臣从《铁版神书》中学会了用算盘算命。史相臣给田昆山当勤务兵,有机会认识了一些社会上层人士,也就有了一定的社会关系,他捎带着做买卖,赚了一些钱,却染上了吸食鸦片的恶习。田昆山多次劝他戒掉鸦片烟,他都不听。后来,田昆山便辞退了他。失去了工作,他便在兰州城隍庙操起了算命营生。而这本《铁版神书》便是他算卦时所用秘本。
    史相臣从十四五岁给田昆山当勤务兵,到二十多岁被辞退,后在城隍庙算命。由于史相臣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善于察言观色,又对人内心活动,所处环境揣摸得细致入微,把《铁版神书》中算命方法运用得纯熟,慢慢地算卦的中名气大了起来,尤其是新疆一些人很信他算的卦。
    1949年5月16日,兰州市左公东路(旧大路)邱宗浚宅发生一起轰动全国的“邱宅大血案”,主仆11口被人杀害。案发后西北军政长官公署长官马步芳命令限期破案,兰州市警察局成立了邱案“侦破委员会”,刑警大队为此案成立了“特高科”。有两百余名刑警参与此案侦破,刑警们夜以继日,四处奔波,弄得焦头烂额,但案子迟迟难破。案发之初,侦破此案的刑警在清点凶宅财物时,于邱定神的书报中发现了5月13日在城隍庙“铁算盘”处算命的一张卦单,卦单上写道:“随人随己,两从其便,少女萃聚,女悦乎男。辰西大合,不能摆脱”。刑警殊为不解,便持此卦单找“铁算盘”解释。“铁算盘”说:破案当在农历五月十三日左右。”后来破“邱家大血案”的日子正与史相臣预言的日子相合,不得不为人所叹服。
    史相臣在1949年底回泾川务农,以后又两次到过兰州。有关部门要他交出那本《铁版神书》,他说书已被他烧了,但他给田智民说没有烧,只是此书不再出世了。
    史相臣于20世纪80年代末故去。






楼主其他發帖
+10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20-12-16 15:5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铁算盘”的一点回忆  --- 《兰州城隍庙里的铁算盘》补正http://rb.lzbs.com.cn/html/2011-02/14/content_247244.htm1月10日《兰州日报》的《城市记忆》栏目刊登的张西原先生写的《兰州城隍庙里的“铁算盘”》(以下简称“铁算盘”)一文,曾刊登于2007年10月10日《兰州日报》的相同栏目。这次,只不过是简缩版罢了。    就在“铁算盘”刊登时,勾起了我儿时的一点回忆,针对文中的一些失实史实,想写一点文字,加以补正,因故未能如愿。不想,《城市记忆》栏目又登出了作者相同、题目一样的文章,其区别只不过是减缩了一些文字。因此,又勾起了写点补正文字的兴趣。
    “铁算盘”一文,除了一些传闻外,主要的失实在于文中的“史相臣在1949年底收拾卦摊回泾川务农,以后有两次到过兰州”之说法与实际情况不符。实际上,兰州解放后,史相臣先生并没有回乡务农,就住在兰州。他的家,就在金塔巷。
    史相臣先生生前由于和当时甘肃政界的关系,加上“铁算盘”的头衔,在兰州颇有名气。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不为普通人算命,兰州人之所以称他为“铁算盘”还有另一层意思。还应指出的是,史先生虽然在城隍庙里算过卦,而出名却是在院门,因为他的算命生涯,大多数时间在院门或者是在自己家里度过。所以,兰州老一辈特别是史先生的一些熟识的人,老乡,不会称呼“城隍庙里的铁算盘”,而以“院门下”特称。因为他除了在院门算卦外,他的家就住在院门(辕门)附近的金石巷(现酒泉路金鼎牛肉面稍西),一般以“院门下”特指史先生及史先生家。父辈们在和史先生交往时,常常会提到“院门下”。我原以为是指中央广场,后来才明白是史先生的特指。直到我参加工作,和兰州老人交谈时,只要说起算命的话题,就会提到“院门下的铁算盘”。如果再具体的话,就直乎“铁算盘”,从来不提“隍庙里的铁算盘”。外地人说起,“你们兰州有个铁算盘”。当然,写文章和俗称有着修辞上的特殊需要,但要以尊重历史为要。
    我有幸与史家有一段缘由,是父辈的关系。家父和史相臣先生结识,是经过范振绪先生介绍的,按照惯例,史先生为家父算命预测了未来,家父和史相臣先生的交往,以算命开始而终于算命,一直延续到上世纪60年代初回乡。家父后半生的命运,正合了史先生的预测。家父回乡后和史先生交往的责任,由叔父继续,有时到周末,就要到史家去度过。那时,我和史先生的小儿子是同龄人,我在兰师附小上学,他好像在兰园小学上学。因为集邮的关系,周末在中央广场邮局留恋久了,有时顺便到史家去和史先生的小儿子一起玩,观赏、交换邮票,看小人书。每到寒暑假回老家,家父都要问起史家的情况。1964年家父来兰,俩人还长谈过一次并又一次为父亲算了命,就是这次算命,决定了家父以后的生活轨迹。后来和父亲提到这次交谈时,他提到了两件事,一是他俩的命运,二是将要开始的“文化大革命”。史先生后来的结局如何,我不得而知,而家父的一生,正应了先生的一席预测。
    1965年,发生了一件令史相臣先生心痛的事。事情的缘由是史先生的大女儿年已二十八九,尚未出嫁,想在他算命的人中为女儿谋求一个八字相合而且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当时和叔父在同一单位工作的老乡,在叔父的引荐下,史先生为他算了命,算过之后,史先生反复打探这人的情况并说明心意,经过叔父介绍,史先生的大女儿和这个职员以算命相识而后结婚。后来,这个职员在工作的科室因为偷窃被学校开除而遣送农村老家,两人因此而离婚。原来这个职员在当初算命时隐瞒了自己属羊的生辰八字,改为马相,而属马生辰,正是史先生十数载为女儿算命以求的,这件事发生后,史先生不再算命。知道这件事的老辈人,大多数已经作古,当事人也都年近古稀,就这件事的本身来说,拿当今时髦的话说,又涉及隐私,如若不是有人反复拿史先生说事,只当是过往云烟,我也不会见诸于文字。基于此,文中除了史先生外,别的一些当事人都隐去姓名。
    “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不久,史先生离开兰州回了农村。我后来也就插队了,两家人因此就中断了来往。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網站索引|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21-1-23 04:06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