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091|回复: 15

湖北老河口遇仙记,五十余年前一件亲身经历的异事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9 17:44: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a5264c01013g9r.html

湖北老河口遇仙记,五十余年前一件亲身经历的异事
曹文锡
通过此文章认识护生,放生,重要性。

曾在老河口“遇仙”的 曾老 先生,现居九龙粉岭,九十余岁,身体矫健,气功卓绝。 曹老 先生所遇之仙,据现居温哥华的台湾小说家冯冯(慧眼通)来信,认为是“地仙”。如果查阅地图,亦可发现湖北省襄阳至光化(老河口属光化县)间,有仙味很重的地名如龙王集和仙人渡。是否和出过仙人有关连呢?这段“遇仙记”,香港嘉禾电影公司一度有意将之搬上银幕,唯已为 曹老 先生婉拒。
  民国二十年(1931年),张岳军(群)氏出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的时候,省府工程处处长因事去职,他委我接充,我即面谒请辞,并说:「我不是学习工程的,恐难胜任。」
  张氏说:「尊翁亚伯,协助中山先生创建民国,他为人忠诚正直,所以人们都称为曹刚直。我知道你的品性举动和他一样,也有小刚直之称,可说是克绍箕裘。我派你充工程处长,并不需要你有工程的才技,只要你综理事务和监督各员工,至于建设事项,自有工程师负责。目前各地的吏治太腐败,如果操守不良的人充当大任,才能愈高,作弊愈大。我委你充工程处长,还要随时到本省各地暗中视察吏治和民间的情况,回来向我面告。你是忠诚坦白的人,不会辜负我的期望的。」
  我当时受到这一番训示,就不能不接掌那职务了。自此之后,东奔西走,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各地方人士。
    从汉口出发到老河口
  我于民国二十年旧历八月初十奉到委令后,即行到职。
    耿季钊叙述神奇故事

  席间耿县长却向我说出了一件神奇的故事,他说:
  「本县三星期前,发生一件很怪的事,老河口的陈家村,有两个姓陈的居民,因争数亩田产而涉讼,原告是族叔,被告是族姪,但被告却持有契据。前任承审员李君,袒护原告,拟将田产判归族叔,不料正在执笔作判之时,庭上忽然从屋顶吊下一条木板,这种木板,原是前清衙门里打罪人用的旧刑具。当时承审员李君面色突变,在场人员亦莫不惊异。可是,转瞬间这木板就不见了。于是,中止审判。翌日,在场人员才向我报告,而承审员李君也留给我一信,谓因公进省,一去多日,至今未见回署。当日衙中员役,将这件怪事互相传告,外间的人,也很多都知道了。可是我仍是狐疑。后来查阅这宗讼事的案卷,得知原告人陈昌,被告人陈儒未,那就令我惊奇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我去年接任县事不久之时,老河口镇商会会长陈华山曾向我报告一件怪事(以下一段,皆为陈华山会长的报告经过):


  据陈华山说:「老河口附近的陈家村,有一居民陈儒未,原是贫苦人家,他年少失学,因此目不识丁,向来以做小贩为活,家中只有一老母。但在去年以来,他却渐渐变得富有了,居然置田产、建房屋,还和镇上的几间大商店有生意往来,屯购不少粮食,每次都获厚利。我(陈华山自称,以下同)得到那消息后,深恐陈儒未和盗贼或奸细有往来,特定亲往调查。一入陈家村,就见到几间新建民房,虽然不大,若非中产以上的人,断不能办到的。这就是陈儒未的房子。我当时请他的邻居代为通传,说要拜访。陈儒未和他的母亲立刻开门接我进去,他们询知我是商会会长,而且也是同宗,更为谦恭。儒未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言语笨拙,不脱村人本色。陈母为五十多岁的妇人,头发有点斑白。我问及他的家世和获利的经过。陈母向我说:「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贫苦人家,自从去年以来,生活便好转了,这是多谢上天赐给的。关于我家赚钱的事,很多邻里都知道,我不妨原原本本对你先生说知吧。以前我的家翁是个渔人,每天在老河口附近打鱼。有一天家翁网得一尾很大的鲤鱼,全身金黄色,双目发光,他骇异起来,就把它放回河里。这尾鲤鱼,像有点人性,在水面打了几个圈,频频向我家翁摇头摇尾,然后沉下河里。他回家后,向各人说及这事,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了。我家翁在二十年前去世,我的丈夫也在五年前死了,只剩下我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儒未做小贩,劳苦辛勤,幸免冻馁。去年八月初十日,他日暮时回家,忽有一女子跟着他回来,说是姓龙的,又说我家乃她的大恩人。我怀疑她的身世,嘱儒未不要接纳。但那女子说,她不是世间女子,此次前来,是为着报恩的。我家不特对她有恩,而且有缘,缘尽了,她就会走了。她说罢,在身上抽出十多两金子给我,我正要拒绝的时候,她把金子放在地上,转瞬间就失去踪影。当时我两母子惊骇异常,晚上讨论这件事,认为那位龙姓女子,可能就是我家翁三十多年前所放的大鲤鱼的化身。翌日,那女子又来了,竟替我料理家务,井井有条,并嘱儒未不要当小贩,将所有的金钱购买她所指定的物品。果然,不到两个月,那些物品,都涨了价。这样连续几次,都是赚大钱的。邻居的人,有时听到我母子和一女子谈话,但他们都见不到她的影子,大家都害怕起来,说我家出了妖怪。后来我向他们详细解释,因此,他们都称她为龙王小姐。」


「陈妈说到这里,我便告辞了。但心里总不相信有这种怪事。回家后,还多方托人侦察儒未的行动,并向他的邻居个别查询。但所得的消息,和陈妈所说的都差不多。至于和陈儒未交易的那几家商店,都说儒未是个忠直的青年,除本镇外,没有外地的朋友。他的突然发达,算是一宗异事!更奇的是:他每次购买的和放售粮食等,很像有神仙从旁指点,否则断不会每次都赚大钱。我因为要查明底细,几天后,再访陈儒未母子,要求他们介绍我结识那位龙王小姐。儒未答说这件事要征求她的同意才行。第二天下午,儒未匆匆到华生商店找我,并说龙王小姐表示跟我有缘,叫我马上跟他去见她。我和儒未到达时,陈妈站在门前,笑脸相迎。入屋后,见厅中有一中年妇人,身材很高,头上披一条白巾,身上的衣服不像普通妇女,她见我来到,合掌为礼,跟着说:『你是陈华山先生吗?我们的缘份很好,请你常常到这里来,随时都可以会面的。你是个长者,将来的福泽很厚。』我问她:『龙小姐!妳在那里得道的?怎么会来到陈儒未家里呢?』她说:『我在四川峨嵋山修道,因为陈家和我有恩有缘,所以要来了却这宗事。现在的世界,一日比一日纷乱,只要存心忠厚,安份守己,便可逃离劫运!我们见面的时候很多,下次再谈吧。』刚说完,只听得劈拍一声,便不见她的踪迹了。陈妈又对我说:『龙小姐的踪影飘忽,但她和我母子相处得很好,替我料理家务,和普通女子一样。邻居的人,也有几个见过她的,但只见到头部或上半身,而且每次所见的都不是同一形像。据龙小姐说,那些不过是一种幻身,而我们所见的是本相呢。』当晚我回家后,心里似喜而又疑惑,以后我有好多次到陈妈家里,先后也有多次和龙小姐晤谈,她总是劝我博施济众。并说:『成仙成佛,世人极难做到。』我对于身历其境的事,深觉迷惑,今日特来向耿县长报告经过,我所说的,并没有半点谎言。」

    苑少将要见龙王小姐
  我听罢耿县长的这段神话,因为好奇,便请求马上把陈华山找了来。耿县长起身打个电话,不久陈华山便匆匆赶来了,彼此寒暄一阵,我便对陈华山说:「你是个忠厚和诚实的商人,所说陈家的奇事,可能是真的事实。但我国古代有一种妖术,可以迷惑人们的视听,历代笔记也有记载,我不敢妄为判断。但灵异的传说,可以影响国家民族的,更有强盗奸人,利用妖术作为颠覆的工具,如古代的黄巾贼、白莲教等,便是前例。而秦始皇和汉武帝也因为求神仙遂屡次受骗。其余民间借神仙作不法的事,更不可胜数。我是读书人,而且是公务员,现在剿匪时期,如有奸细混迹其中,治安很受影响,必须查得明白,务求水落石出。所谓龙王小姐,我惑疑是一名妖妇罢了!」

  陈华山和耿县长对于我的话自然不便反驳,都只是唯唯诺诺。陈华山辞出后,耿县长又对我说:「对于此事,我曾派了几名探员,嘱他们切实侦察,经过颇长的时期,他们的报告和陈华山所说的大致相同,因为对治安没有什么影响,我也淡然遗忘了。不料三星期前,县府审判所中竟发生空中吊下木板的怪事,令我惊诧起来!事后,我又详细调查和陈儒未争讼的陈昌,原属一名无赖,向来没有田产,在诉讼时,他曾访过前任承审员李君数次??,其中或有黑幕。因此,我认识陈儒未和那位龙王小姐的事,是一件不寻常而值得探讨的。」

  耿县长谈毕,在座的苑君表示希望一见这位龙王小姐,我也随声附和。耿县长说:「我夫妇二人,可以陪你们一同去,以??便一探其中的玄虚。」

  是日下午二时半,我们一行四人分别乘坐人力车直趋老河口镇。
    龙王小姐答允见我们
  由光化县县府至老河口镇,不过四华里,片刻可达。我们进入国民饭店后,耿县长又摇电话通知陈华山到来,不一会儿,陈君到了。耿对他说:「我们四人都很想见见龙王小姐,你可以即往陈家村先和她商定会面的时间吗?」

  陈君说:「龙王小姐并不是常在陈家,但只要陈妈母子向她祝告,不到数小时或可得到回音的。」说罢,便请耿县长夫妇和我及苑君将姓名、籍贯、年岁等用纸写好交他,便辞了我们,乘车奔往陈家村而去。我们四人在旅店闲谈,耿县长始终否??定有神仙的事;苑君则疑信参半;我说:「我平生听过不少这类的事,可是连鬼物也没见过,如果这次得见龙王小姐,我就承认世上真有神仙了。」

  到了下午六时,陈华山匆匆地跑来,对我们说:「龙王小姐约你们今晚十时会面,但她接见的只有耿太太、曹先生和苑先生。她表示和耿县长没有缘,不能接见,这未免太扫兴了!」

  耿县长说:「没有关系,我在旅店里等你们回来好了。」
  下午七时,陈华山请我们到镇上一家馆子晚膳,一直谈至九时,陈华山说:「我派一名伙计带你们到陈家村,陈妈母子会在门前迎接的,我先回家一行,随后便会赶到。至于耿县长,就请留在旅店休息吧。」

  九时一刻,陈华山的伙计到来,预备一同出发。我说:「这里离开陈家村多远呢?沿途怎样?」
  陈华山说:「步行半小时可到,沿途平坦,都是沙石路,普通的车子可通行,每天早晚很多村民来往,入夜虽然静一点,但治安上绝无问题。可是耿太太不惯行远路,我雇一辆人力车送她去,比较安稳些。至于曹先生和苑先生,是壮年人,走几里路不成问题吧!还有一点,沿途不宜扬声,以免惊动村人。」大家商议妥当,陈华山的伙计已唤来了一辆人力车,并嘱车伕慢慢地拉耿太太到陈家村,要在门前停着,等候回程。于是,我便启程了。我怀着一枝手电筒,苑君是军人,他身上带有一枝手枪。由华山的伙计前行带路,耿太太的人力车居中,我和苑君在车后跟着走。当时是八月下旬,虽然寒风飒飒,但天气清朗。约半小时,已到达陈儒未的门前,那伙计即辞别我们回镇。陈妈母子二人,早在门前迎接我们进去。
身高六尺的一个女人

  陈家这所房子,是新建不久的,东西两旁,各有房子两间,上头是一个较大的厅子,厅的两旁,也有房子两间。我经过一个小房子门前时,这房子本来没有点灯的,忽然发出一点神异的光芒。我忙把手电筒向内一照,突然看见一个女子在房里站立,身段异常高大,我心中有点惊奇,快把电筒按熄,默念:她一定是龙王小姐了。接着,便听得一阵声音说:「请你们到对面的房子稍坐,我一会儿就来。」

  此时由陈儒未带我们三人到东边的小房里坐下,房内上边摆着一张小床,床下还有块长行的踏脚板;下边设一张长木椅,旁边一张茶几,中间燃着一盏很大的油灯,地方还算清洁。当时耿太太坐在长椅中间,苑君坐右,我坐左边。陈妈母子端了三杯茶来,并说:「请三位先生坐吧,龙小姐快来了。」说罢便走出房门。

  我们三人默坐在长椅上,不便交谈。一会儿,有人进来,就是我刚才用手电筒照见的那个女子。我们一齐起来向她示敬,她也合掌回礼,坐在我们对面的小床上。
楼主其他發帖
发表于 2016-6-24 15:56:37 | 显示全部楼层
就完了吗,感觉还没完呀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07:4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只见她身长约六尺,比我们高出许多。头上披一条白纱,身上穿一件黑衣,还有一条白长裙高至胸下,这条裙很长,连双足都掩盖了。额前像有一道发箍,正中和左右,各镶一朵白花,花的中央各有一很小镜子,类似钻石。袖子很窄,左手挂着一把木剑,长约三尺,垂在地下。右手却拿着一柄长约二尺的铁刀,刀身像有锈痕。她站立起来,先对苑君说:
  「你是张学良的部下吗?你和日本 人打仗,立了不少功劳,而且心地光明,毫无私念,值得人敬佩的。你向我有什么查询呢?」
  苑君说:「我的前途请仙女指示!」
  她说:「人间所作的事以及居心的邪正,在个人身来说,以为没有人知道的,但在冥冥之中却有一种纪录。你以后没有很大的进展,也没有过份的失意,还可得享天年,你继续努力好了。」
  接着便向耿太太说:「你是耿县长的太太吗?」耿太太答应「是!」便向龙王小姐说:「请问我有多少儿女呢?」
  她说:「儿女是不能强求的,妳自己很明白,不必问我了。」续说:「请你和苑先生到厅上去,我和曹先生谈罢就来。」
  要我用双手紧握刀背
  于是,耿太太和苑君辞出。龙王小姐开始和我谈话,她说:
  「你的根机很好,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将来有和我再见的机会。」说罢她行前两步,再说:「你站起来把双手紧握着我这铁刀的刀背吧。」她把右手的铁刀横竖,刀口向身,这刀约有二寸多阔。于是,我遵命双手十指紧执着刀背,她却拖着我慢慢地后退,一直退出房门。那时我觉得有一股热力,从刀背传到手指,再流入两臂而达心窝,片刻间,脑部和两足而至全身,都像充满热流,当时颇为惶骇,但不敢作声。
  她这么拖着我背行,进入对门的小房里,这就是刚才我用小电筒照见她的地方。房里没有灯,可是像有一种灵光,可以看见一切品物。她嘱我放开双手,相对地坐在两张木椅上。我从容询及许多有关时事的问题,她一一答覆,但有几项,她不允作答,并说:「那些世界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事属天机,不能泄秘。」(按:十年之后,她答覆我的问题,均已应验,那些昨日黄花,恕不缕述。)
  当时,我充满了喜悦的心情,不能再想出其他问题,直至她问我有什么请求时,只好说没有了。于是,她把铁刀又横竖胸间,再嘱我紧执刀背,退回对面原来的房里,对我说:「你先到客厅去,一会儿,我也来了。」
  时间已到回山去也
  我出到厅中时,见陈妈母子、耿太太、苑君都在座,陈华山夫妇也已到来,大家坐着下边的几张长木椅,上头摆着一张大椅子,大约是留给龙王小姐坐的。不到五分钟,她出来了,但手上没有东西,刚才所持的木剑和长刀,不知是否留在小房中?她出来时,大家都起立,她合掌答礼后,站在大椅子前,陈妈倒一杯茶送给她,她一喝而尽。即把杯子??交还陈妈。并对我们说:「我和各位有缘,所以今天能够在这里会面,现在时间已到,我要回山去了。」说毕,只听得一声劈拍的音响,就不见了她的踪影。我们深感骇异!陈妈说:「龙小姐回山了,她每次离开时,都有这种声音的。」
  我这时却俯首默想:龙王小姐的身体,比常人高出一尺多,肤色是带黝黑的,她的言语,不像湖北人,更不像北方人,她的话讲得很慢,像外国人学中国语一样,不知是何方神圣呢?此时已是晚间十一点钟,我们向陈妈母子告别。出门后,耿太太仍然乘坐原来的人力车,其余各人皆步行。我跟着人力车走,因为走得慢,和耿太太一边行、一边谈着,她掉头向我说:「我们得和仙人晤面,真是有缘,关于我的儿女问题,以前曾请医生检验过,断定我不能生育,我自己也明白,现在龙王小姐却一语道破,更令我内心非常震惊,真是未卜先知哩。」
  半小时后,行抵老河口镇,陈华山夫妇回家,我和耿太太、苑君三人回到国民饭店,这时耿县长仍在房中等候。我们将经过情形告知,他脸上露出惊奇之色。时辰已深夜,我到隔壁房子把司机唤醒,嘱他开车送耿县长夫妇回县府,我和苑君也各自回房就寝。
  翌日起身有异样感觉
  次日,早上起来,盥洗后,我觉得遍体舒适,脑子灵活,行了几步,像身轻似燕,毫不费力,比较昨日,判若两人。我蓦地想起昨宵龙王小姐嘱我握着她的刀背行走的事。我以前曾听说过,凡道力高深的人,可以把他的气功,在几分钟内传给别人,何况她是一位仙人呢。想到这里,我心灵上万分欣慰。一会儿,苑君到我房里,谈及昨宵的事,他说:「我们昨晚真的遇仙了。可惜龙王小姐没有判定我们日后的休咎,但是,她怎知我是张学良的部下,又和日本 人打过仗呢?」
  我说:「她是仙人啊!她对我的家世,似很明了,而且我握她的刀背,带我走了一个圈子,今早起来,觉得整个人都强劲得多了。」说罢,约齐同来的人,到小馆子早餐。餐后,苑君说:「我的任务和你们不同,要赶速办理,今天便启程了。沿途视察地理的形势又要和各地驻军长官洽商进剿事宜,以便早日回司令部覆命。」大家同回饭店,苑君收拾行囊,和我们辞别。出门时,还对我说:「请你代转知耿县长,多谢他的盛意,我因为匆促启程,不及辞行了。」苑君去后,我为了深入研究龙王小姐的事,想和当地人士结识,以便进一步的查询,马上打电话给陈华山说:
  「华山先生!昨日打扰你一天,万分抱歉,今天本来想到府上拜候,可是这里的街道都不熟识,你可以来饭店一叙吗?」
  陈说:「很好!我今天没有事办,可以陪你到各地逛逛,我马上就来。」
  我入房不久,侍役带陈华山进来,我说:「我到这里三天,还没有拜访过当地知名人士,现在想请你带我去逐一拜访,你的意思怎样?」
  他说:「曹处长!你不惜纡尊降贵,采访我们小镇的人,确属难得。这里的地方不大,我们到各处走一趟吧。」
  张老先生大谈陈家村
  于是,我跟陈华山出门,经过一家大粮食店,他带我进去介绍一位李先生给我认识。那位李君,是商会的副会长。坐谈约一刻钟,便告辞出门,又转入另一条街道,这里有一间门第辉煌的旧式大宅。陈君接着按门铃,一瞬间,有一司阍人开门。陈君向他问:「张先生在家吗?」那阍人答:「陈会长,请到客厅坐,我禀知老太爷出来。」他引我两人到客厅,端上两盅香茶,,径往后堂去了。这座房子很大,阶前有一个大院子,栽了许多花木,壁上挂了几张古画,所有红木桌椅,一望而知为阀阅门第了。不一会,一个年约六十余岁的老头出来,身上穿着长衫马褂,精神十分健旺。他见陈华山和我,趋前握手为礼,陈君替我两人介绍。这位张老先生,号静庵,是前清举人,世居老河口,是饱学多才之士,曾当过两任知县,入民国后,也曾出任光化县县议会的议长,是当地最有名望的人物。他和我谈话颇久,语言风趣。至上午十一时,陈华山走到张先生的身旁,耳语了几句,并在桌子上写了许多张便条,唤出一名仆人,叮嘱他赶快分送出去。陈君对我说:「这里的区域不大,有几位地方绅士和商界知名人士,我和张老先生已经请他们到三品楼叙晤,不必你劳架往来跋涉探访了。」说着我们便一同出门,步行至一家酒馆,门前悬着「三品楼」的招牌。这招牌的三个大字,便是张静庵先生写的,笔势雄劲,不愧名家手笔。我们登上二楼的大厅里,早有数人在内,陈华山逐一替我介绍,不一会再有几个人到来,畅谈甚欢。张老先生对我说,近年本镇发生一宗神奇的事:「一位女仙降临陈家村一个无知无识的陈姓家里,往来飘忽,能知过去未来的事。附近的人,都称她为龙王小姐。和她有缘的才能会面,座中只有华山兄常常和她晤谈,算是最有仙缘的人!」谈到这里,陈君便对张老先生说:「曹处长也是一位有仙缘的人呢!」他把昨宵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座中诸人,均露出惊奇的眼光。张老先生说:「这一点,就足证明曹处长是个根机深厚、宅心良善、信仰坚定的人了。」那时,筵席摆好,大家一同入席,同席的共有十二人,肴馔丰美,各人谈话,都以龙王小姐作题材。张老先生说:「我世居老河口,但这种仙缘,以前没有发生过,而且确属实事,??可惜我年逾耳顺,无心问世,无意向龙王小姐查询休咎了。」散席后,我向各人告别,陈华山饬侍役雇了一部人力车送我返回饭店。
  所谓仙女,三个疑点
  是年农历九月初一日,我回到武昌鄂省府工程处办事,讵料不久之后,我的办公室内却陆续来了许多朋友,其中却有好几位新闻记者,原来他们都是来采访新闻的,纷纷询问我在老河口遇见「龙王小姐」的经过。记者先生们更要求我写一篇特稿刊诸报端。我诧异地说:「你们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他们说:「是苑参议回来说出的,他说你和「龙王小姐」谈话最久,知道得最详细。 」
  我当时默忖:如果原原本本地说将出来,记者们在报章登载,不独有提倡迷信之嫌,而且在公务员立场,更不宜谈及玄虚的事。于是便对他们说:「我那天去见『龙王小姐』是和苑参议与耿县长太太一同去的,大家所见所闻,都是一样,请你们向苑参议询问好了。」
  事后我才获知原来苑参议从老河口回到武汉后,曾大谈老河口遇仙的经过,说得有声有色。他并认为所谓「仙」,有三个疑点:(一)可能是人为的妖术;(二)妖怪;(三)狐仙。尤以二、三两点成份较高。因此这项奇闻不胫而走,两三日内,遍传武汉三镇,连当时的鄂省府主席张群也听到了。
  龙王小姐,预言奇验
  翌日,我到省政府谒见张群,报告此次出差视察经过。张主席问我:「听说你和苑参议在老河口曾见到一位仙女,??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我当时暗忖:张群主席是我的上司,也是父执,势不宜守秘。乃将在老河口陈家村的所闻所见详述一遍,并说:「昨日有不少朋友和新闻记者向我采访,我没有向他们说出,只有请他们向苑参议询问,因事涉虚幻,如登于报端,足以影响人心的。」
  张主席说:「你的见解不错,应付很得体,你在我面前,断不会说谎,我以前曾看过《搜神记》和《列仙传》那类书籍,以为是一种道听途说和惊世惑俗的著作,现在听你所述说的,确令我有点迷惑。」
  我说:「主席!你不妨写信给光化县耿县长,让他详实答覆,那便明白了。」
  张主席说:「好吧!我今晚自己写信去。」
  我见张主席公事繁忙,即行辞出。
  一直到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元旦,我到张主席公馆去拜年,他突然对我说:「文锡!你前几个月对我所说在老河口遇仙的经过,我曾写信给光化县的耿县长查询所谓龙王小姐的事情,他所答覆的,和你所讲的一样。后来我再写信给他,嘱设法向那位龙王小姐询问,我能否和她面谈?数日前又得耿县长回信,据说龙王小姐表示,我和她没有缘,不能会面,而且又说我在三数个月内,会调充外交部长。这件事我是和你私人谈话,断不可对旁人说及,我已函知耿季钊严守秘密,否则外人知道,会说我「不问苍生问鬼神」了。至于我将来是否调外交部长,我个人固不知道,连国府主席恐也不会知道,只有姑妄听之!」
  我辞别张主席回到家里,心中忐忑不安,难道龙王小姐真的能知过去未来吗?以后,我每日依时到工程处办公,静观政局的变化。果然,在是年三月间,南京国府发表了两道命令:一、「湖北省政府主席张群调充行政院外交部部长」;二、「特任杨永泰为湖北省政府主席」。我听得这项消息,确实暗暗纳罕!不料龙王小姐预言的奇验,一至于此!
  次日武汉各报,均以大字标题登载张群主席调充外交部长、杨永泰继任为湖北省政府主席的消息,我想自己在职不过数月,毫无建树,于是,便写好一纸辞职呈文,以便面请张主席批准。
  我往省府面谒张主席时,他见到我,便说:「文锡!你来得正好,这次龙王小姐的预言,居然灵验。我向来不信鬼神和玄虚事情的,现在令我不能不信了!」
  我辞职后,过了一个多月,得父执辈的引荐,由财政部派充川东统税局局长,地点在重庆。入川履任后,我和老河口商会会长陈华山时常通信,至民国二十四年秋间,接到陈氏的一封信说:「龙王小姐再没有到陈家村了,她事前曾对陈妈母子二人说过,只有三个年头的缘份,缘份一满,她就要走了」云云。
  灵验预言,载在史册
  本文是我数十年前所亲历的经过,没有半句虚言。这种玄虚的事,虽然难以令人置信,但当年深悉其中事实的人,有张群(岳军)先生、耿季钊县长夫妇,还有苑崇谷参议、老河口商会会长陈华山氏等。现在张岳军先生年逾九十,仍在台北;耿季钊氏则在台湾大学任教;苑崇谷氏闻仍居九龙亚皆老街,惟陈华山远在大陆,近况未明。其中尤以张岳军先生,是本文「奇验的预言」的人物。他是党国元老,又是我的父执,若非真有其事,我安敢信口雌黄,伪造事实。
  至于我在数十年后才敢忆述这遍故事的缘故,因为在数十年前,我仍在政府机关供职,以一个公务员身份,不宜以玄虚的事载于报端,而且也没有空闲的时间执笔。现在年逾八旬,退休已久,深恐这项灵异的事湮没不彰,因此笔录起来,以供社会人士参研。
  近代科学家和知识份子,大家都反对神仙和灵异的传说,斥为没有科学根据。不过,深奥的灵魂学、玄学和哲学等,又是科学家们所梦想不到的。单就预言一项来说,我国历史所记载的很多,结果全部应验。那些载在史册的事,并非虚言,科学家又将怎样解释呢?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07:44:25 | 显示全部楼层
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鬼神,亲身经历答疑
  世界上或者说宇宙里到底有没有鬼神?这个问题很有意思。
  上初中之前我是相信有的,那是随众,因为那时的我身在农村,周围的人都认为有;上高中到大学毕业之前我相信没有,也是随众,因为我学的是唯物主义,大学的专业又是自然科学(地球物理,但我自学了理论物理、天体物理和天文学),科学和哲学都不认为有鬼神;之后我便开始倾向于认为有,因为我身边的许多可信赖的人亲眼见过,东西南北奔波时也调查了不少人,尽管我独自在某个经常有人遇到鬼的无人山坳的乱葬岗旁呆了整个晚上,试图结识一两个鬼界的朋友却没有如愿。
  子不语怪力乱神,我想,主要是因为他主攻方向是人类社会而不是整个宇宙,他不语,但也没有说他不相信。而我,偏偏对探索宇宙和生命很有兴趣,曾经自号“破谜闲人”。日前从黄安的博客上看了几篇关于他所经历的灵异事件的文章,又从网上搜到了一些研究鬼神现象的文章,其中不乏对鬼神现象的种种假设或推理。
  我发现作者们一个共同缺陷是:没有自然科学、哲学、佛学和道教知识的综合根基,使其假设太过肤浅,既无法获得源自西方的实证科学的认同,也会被有佛道修为的高人付之一笑。不过,个人虽然有综合的知识,但也只能在此做一些初步探讨。
  一、我伯父亲历的灵异事件(人名皆为真名)
  伯父段德光,今年85岁了,身体甚是硬朗,爬山还能健步如飞,可挑80斤重担。尽管他是个老实农民,周围几乎所有人都敬鬼神,偏偏他不,甚至从不烧香。其身怀武功,年轻时一人对付5-8个只有普通功夫的人不在话下,对一切大无畏。
  大约是1982年或者1983年,我正上大学,年底回家过年,和他聊天时得知,恰恰是不信邪的他,遭遇了两次灵异事件。我这里只介绍其一。(本事件获得了亲历的老石的证实,老石姓曾,现十三组人,全名已忘,旁人皆称其老石,其弟曾周兴是个人小学同学。)
  那是一个秋天的凌晨,估计是三四点钟的样子,有朦胧的月光或星光使人能在乡间小路上行走。50多岁的伯父和另外三个20多岁的小伙子(都是第七生产队的)各挑一担黄豆去外县销售,伯父走在最前。当距离鸭婆桥大约80米时,四人几乎同时看到有个穿白衣服的人从出山那条路走上了桥的石级,便相继大喊:“你是哪个?”连续喊了几次,对方没有应声也没有回头,继续以先前的速度走上了桥。
  伯父他们挑担走得比较快,与那人的距离逐渐接近,发现是个长头发的女人。上桥又下了桥,走到距离桥已经有50米左右的地方(这个地方路右边当时有块水泥地)便追上了这个女人,白衣女人站到了旁边让伯父他们先通过。由于先前喊了很多声她没有回应,伯父他们都有些不满,走过她时每个人都右转头朝她瞪一眼,原来她竟是另外一个生产队(第六生产队)的陈克万的30来岁的老婆。他们都没有说话,只奇怪,大家与她虽然不是经常来往却也是相互认识的,怎么就这么不礼貌呢?不是听说她生病了一直躺在床上吗?难道什么时候她的病已经好了?他们也没多想,继续朝前赶路了。
  等下午他们卖掉了黄豆回来时,赫然听说陈克万的老婆半夜去世了,全家正在办丧事,而昨天晚上家人一直守在她床边,她根本没离开过床。
  二、陈保连被鬼召唤帮其挑担(人名皆真实姓名)
  陈保连,我小学同学,当时与我家同村。其被鬼召唤帮其挑担的事件在当地尽人皆知。我在大学期间两次回家专门采访他,其叙述一模一样,所以,尽管这是他个人讲述,但我觉得可信度高。
  也是在1983年左右,夏天的某个晚上(具体日期已经不详),新婚不久的陈保连和妻子(现已离他而去)住在其家(纯木结构)楼上的房间。后半夜,其妻醒来发现保连不在床上,还以为他去楼下的厕所了,可是等了很久也未见他回来,以为他在厕所出了什么事,就开了灯,想下去厕所看看。
  但她惊讶地发现门是闩上的(木门是纯木插削结构),插削还插得好好的,其睡觉前脱下的鞋子还在床边。可是,房间里包括床下、柜子到处找了没见其人。她将全家人喊醒,整个楼包括屋子后的厕所、猪楼上下到处找,未见。出门,大喊其名字,将周围几户人家都喊醒了,分几路出去寻找,没有任何结果。
  早上,陈保连却自己回来了!其身体极度虚弱,倒在床上讲了他的经历。
  据保连所述,他在睡梦中听到有人在外面喊他的名字:“陈保连!陈保连!起来帮我们挑担!”他便起了床,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出的房间。到了外面,发现是两个人,一个高个子穿的衣服是湿透了的,另外一个没有脑袋,但身上挑着一担布袋子,袋子里装的什么东西却不清楚,他也不认识他们。没有脑袋的人把那担袋子交给他挑着,他就乖乖听话,跟在那两人后面走,当时完全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也没有对方究竟是人是鬼的判断意识,但感觉袋子比较重。
  三人沿小路走到沧浪河,再顺河边小路望东走,再过一木板桥,出了第四生产队后面的小岭,再往北,复折而西,朝鸭婆桥方向走回。到距离鸭婆桥约200米的一个乱葬岗下,前面的人命令他往山沟内走,保连却坐在地上不走了,不管对方如何催促、硬拽,他就是坐在地上不起来。
  就在对方的叫骂声、拽的力度越来越大的时候,从鸭婆桥方向走来了一位白胡子老头,老头手拿一杆很长的旱烟杆,大声呵斥那两人。那两人最终放弃了,挑着袋子自行走入了山沟。老头又大声对保连说:“你还不赶快回去!”保连便迅速起身,奔鸭婆桥而去。上桥,感觉很累,便躺到了桥亭的木板上睡了。早晨,保连被别人唤醒,才回了家。
  保连父亲陈龙文并不信鬼,以为是保连自己编的故事,便多次找来医生治疗,但医药无效。十来天后,保连奄奄一息,家人试着找了神婆,神婆说他的确被鬼所扰,要不是土地爷(家人并没有告诉神婆具体详细情况,她不知道有白胡子老头的事)救了他,他现在已经不在了。神婆按她那套类似巫术的东西为保连治疗,不久人便康复了,但状态大不如前。
  笔者第二次(1986年)采访他时,一再问他事情究竟是不是真的,因为在我的眼里世界上绝对没有鬼,保连赌咒发誓说句句属实,并说:“老佳,你这样的人肯定是文曲星下凡,所以鬼不敢来找你,也看不到鬼,我就不同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07:48:41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位于河北石家庄西北部,有一个叫龙凤湖的风景区。此地三山环一水,有青龙山、封龙山、凤凰山三座山,中间有一湖泊,叫龙凤湖。此间风水独佳,除了三山环水外,更是处在整个中国山脉与平原的分界线上。从上图可以看出。从大风水学上讲,乃是背依太行山,以世界最大的昆仑山为靠山,以泰山为案山,俯瞰天下,逼视日本诸岛屿,遥望世界最大的海洋——太平洋。大有怀抱宇内之气势,诚所谓“仁者依山怀天下”。气势非凡,风水绝佳。我们再来看项目的具体情况:本项目目前暂定名字为“中道佳馨”,乃是取中庸之道,天人合一,太平和合之意。
  从小风水来看,背靠青龙山,前临龙凤湖,案山为左前方的凤凰山。座西北而朝东南,紫气东来。整个项目在风水上设计的是“神葫圣水九龙九凤”的风水格局。“神葫”又分三层含义,按阴阳天地人而分:一是指项目地块形似葫芦,葫芦口朝东南,乃是吸纳龙凤湖的灵气、财气(水是财的代表),是为“中葫”,也叫“人葫”;
  二是在小区每栋建筑在打地基的时候,在地底下埋藏口朝西北的葫芦,乃是吸纳来自昆仑山的大龙脉和灵气,是为“阴葫”、“地葫”;三是在每栋建筑顶部设置葫芦,葫芦口朝向四面八方,有朝西北的,有朝西南的,有朝东南的(东南方为日本方向,规划设计为别墅的青龙位即青龙别墅,其顶上的葫芦朝向东南方,乃是吸纳东南方天地间的灵气、福禄财气,青龙别墅正应本地青龙山之名,
  这条青龙还有一段传奇的故事,而且力量非常强大,青龙主军事,旨在培养出军事上的天才,用以克制以后日本的军事,此青龙位别墅以后可能只对家族中有师团级以上的军职人员家庭售卖。其它人价格再高也不卖,据分析:小区建成以后,首次出的大人物当是军事上的天才。因为青龙别墅应青龙山之名,得地利之要,合时代之需求。后面还会进一步讲。)是为“阳葫”也叫“天葫”。
  这样,利用“神葫”格局就可以吸截由昆仑山向日本方向行走的龙脉。此即为“截断日本龙脉”。“圣水”的设计:在项目周边以及小区里面设置了环形水系,是为小区的精神灵魂。项目倡导“水”道精神,“以水为师”,古语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乃是智慧的象征。在项目里引入“儒水学”的思想哲学信仰。儒水学乃是根据当今社会需求而产生的一种思想哲学信仰,它具备引导人们领悟天地万物规律、培育大智大圣的作用。
  九龙九凤的设计:小区北部别墅分为九个组团,形似盘踞的龙,是为九龙盘踞风水格局;小区南部有九栋洋房,每栋洋房上有一朝天开口的葫芦,是为九凤朝阳风水格局。此格局是仿照天下第一宰相村——山西裴柏村的九凤朝阳格局而作的。山西宰相村在中国千多年的历史长河里曾出过宰相59人,大将军59人,进士36人,状元6人,皇后皇妃5人,三品以上官员逾千人,所以被世人称为宰相村,又称为中华名人第一村。
  后人分析器出人如此之多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风水好。裴柏村是坐落在金鸡岭、凤岭、凤北岭、沙坡岭、大西岭、小西岭、葫芦岭、铁牛岭、虎岭的九座土岭怀抱中。每一土岭上都有棵挺拔的翠柏,人称“九凤朝阳”。村庄乾方来龙,坐子向午,前有官星高耸,背靠太行山来龙,面向黄河环腰水。下图就是中华宰相村古时原貌,为九凤朝阳之局,故名“九凤朝阳中华宰相村”。
  第二是裴柏村的人重视教育。自强不息,顽强拼搏。“重教守训,崇文尚武,德业并举,廉洁自律”是裴氏家风的主要特征。裴氏曾有家规,子孙考不中秀才者,不准进入宗祠大门,谨遵“玉不琢,不成器;人不教,不知义”。裴柏村至今仍保留着重视教育的传统,几乎家家门楼上都有“耕读传家”的大字,初中以下没有不上学的孩子。改革开放以来,村里考上大学的有30多人呢!
  龙凤湖景区的中道佳馨项目在规划设计的时候就把风水和思想教育作为重中之重来考虑。“神葫圣水九龙九凤”的风水格局就将风水和思想文化思想教育很好的融入到一起,并且演绎到一个非常高的境界。谈到这里,我们该讲讲风水究竟是迷信,还是有其自身的规律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07:55:46 | 显示全部楼层
其实,背山面水,山清水秀的地方,还有利于孩子自由意志的发展和大人修身养性。有山有水的地方,有利于孩童尽情的玩耍,上山掏鸟蛋,下水捉鱼,春则登山踏青,夏则小湖泛舟,秋则临湖垂钓,冬则登山滑雪。而对大人而言,身处这样的青山绿水之中,必然能“时常驾轻舟摇细撸,悠然龙凤湖,其境自远……偶尔品名茶观湖水,善水之万千智慧,点点渐悟……”又或者“风云起,观古今历史,逐风声而入仙境;听水声,悟千百智道,随流水而化禅思!”,更兼小区背山面水,藏风聚气,占风水之宝地,纳山水之灵气,龙脉吉气相聚,在一种非常优美的心情中修身养性,足以参透古今之哲理智慧,洞明今世之人心事理!如果在社会工作生活中,我们遇到了各种麻烦事、烦心事、不如意事,但只要回归到这个美丽的家园中,如此美丽盛景必然使我们的心情重新回归到宁静与安详之中,并吸取精神动力借古今之智慧将工作生活上遇到的麻烦事一一处理掉。
  所以,居此等宝地者,必将获得智、勇、信、德、仁、义等多种品格智慧!退则隐于山水,参禅悟道;进则搏击天下,大展鸿图!偶尔误入士林,亦当步步拾阶;有心搏击商海,必能独立潮头!从这里看风水学它在遵循心理、教育、修身养性等多重规律。下面我们再来看中道佳馨截断日本龙脉的风水设计能够截断日本龙脉吗?符合了一些心理、教育、自然地规律吗?从大风水学上讲,项目乃是背依太行山,以世界最大的昆仑山为靠山,以泰山为案山,俯瞰天下,逼视日本诸岛屿,遥望世界最大的海洋——太平洋。大有怀抱宇内之气势,诚所谓“仁者依山怀天下”。
  当我们谈到这里的时候,无论是言者还是听者,在心里上都会有一种优越感,日本毕竟是弹丸之地,龙脉的根源都在中国,日本 人的血脉根源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源自中国。中国的历史记载,两千多年前的秦朝,徐福带去三千童男童女到日本,带去了许多先进的文化和物品。影响着以后日本的发展,甚至许多事实证明徐福就是日本历史上的第一个皇帝。所以,对于日本,如果一味穷兵黩武,以侵略为能事,为祸亚洲。我大中华民族在适当得时候确实有必要彻底的解除他们的军事力量。使其“武士道”精神永远消灭。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个目标。
  这个目标包含了两个方面,一是“武”,即军事;一是“文”即“精神”。所以,我们在“文”和“武”两个方面都要作好准备。“文”是“武”的根源,“武”是“文”的护卫。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是日本 人追求军事强大的根源,而其军事的强大又能够护卫其“武士道”精神的传承。只有真正消灭了日本的“武士道”精神,才能够在根源上消除日本的军事野心。而作为我中华民族,只有在“儒水”思想下培育出优秀的军事天才,在未来中日战争中,以军事力量彻底的解除日本的军事力量,才能够以“儒水”思想取代日本的“尚武”精神,教化这群与我中华民族渊源极深的民族,才能够永远的消除两者之间的战争。
  有了这样的目标,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第二步就是我们中华民族要有一批这样的人,他们有着绝对能够战胜日本的坚定信念,这种信念是需要逐渐通过暗示、激励来培养的。而我们这里设计的“截断日本龙脉”即是为了培养这样的信念。尤其是要在我们的军队中培养这种信念。所以我们中道佳馨项目的青龙位别墅只卖给家族中有师团级别军职人员家庭。目的就是要将“儒水”思想和战胜日本 人的坚定信念传递到我们的军队中去。有了这种坚定的信念,我们未来的军事天才就会在他的思维空间里首先战胜日本 人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09: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到底是曾老 先生还是 曹老先遇仙?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5 21:44:30 | 显示全部楼层
姑且不论此事真与不真,就当一个结善缘的故事,善有善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7 00:11:05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是相信这世上有仙,有妖,有怪的,我上小学时,就亲眼看见过龙,金龙!2012年,碰上一人,闲聊时,那人也说曾看见过龙,只不过没人相信!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7 07:40:50 | 显示全部楼层

曾经有一位老人家说过其年轻时和朋友到深山打猎, 遇到龙, 蛇修炼成龙,是在变过程中。 该老人平时不说妄语,教育水平不高,不是乱编故事的人。。。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6-27 18: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ymy111 发表于 2016-6-25 07:43
只见她身长约六尺,比我们高出许多。头上披一条白纱,身上穿一件黑衣,还有一条白长裙高至胸下,这条裙很长 ...

谢谢补足!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8 09:3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山寻梦 发表于 2016-6-25 09:35
到底是曾老 先生还是 曹老先遇仙?

张氏说:「尊翁亚伯,协助中山先生创建民国,他为人忠诚正直,所以人们都称为曹刚直。我知道你的品性举动和他一样,也有小刚直之称,可说是克绍箕裘。我派你充工程处长,并不需要你有工程的才技,只要你综理事务和监督各员工,至于建设事项,自有工程师负责。目前各地的吏治太腐败,如果操守不良的人充当大任,才能愈高,作弊愈大。我委你充工程处长,还要随时到本省各地暗中视察吏治和民间的情况,回来向我面告。你是忠诚坦白的人,不会辜负我的期望的。」

曹亚伯(1875~1937),大冶市人,辛亥革命元勋,同盟会评议部评议员,1910年毕业于牛津大学。在辛亥革命、讨袁战争中,多次赴海外从事外联、筹款等活动,支持革命。抗战爆发,他以个人名义向上海商界储蓄银行两次借款筹措抗日军饷,还冒险上前线抢救抗战伤病员,因积劳过度染疫而去世。
其他信息
中文名称:曹亚伯

出生地:湖北兴国

毕业院校:牛津大学

国籍:中国

逝世日期:1937年10月27日

信仰:基督教,佛教

主要成就:辛亥革命元勋代表作品:《旅欧记》、《武昌革命真史》、《第一次欧战中世界旅行记》

出生日期:1875年

职业:革命家,实业家


1913年,住上海法租界,参与剪除上海镇守使郑汝成活动。肇和军舰起义时,曹在寓所内秘密制造炸药,门口挂"曹工丞化学师"招牌掩人耳目,连他10来岁的儿子曹文锡也被派去跑交通、送情报,并"尝于菜篮内密运炸弹,以应讨袁军急需"。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8 09:50:2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存在即是合理,现在解释不了的东西,不代表将来不能解释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6-28 16:21:0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國  傳奇伍千年了
近代變遷的無法跟著潮流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4-15 22:2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7-14 14:47:2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奇之旅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19-8-21 08:20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