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查看: 642|回复: 9

彭氏滴天髓

  [复制链接]
信誉:
好评率:100.00%
差评率:0.00%
质量:5.00分
交流:5.00分
附件:5.00分
qq:QQ

浏览他的专栏

发表于 2022-3-28 22: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註冊

x
本人摘抄,好累啊

通神论
一、天道
欲识三元万法宗,先观帝载与神功。
原注:天有阴阳,故春木、夏火、秋金、冬水、季土,随时显其神功,命中天地人三元之理,悉本于此。
任氏曰:干为天元,支为地元,支中所藏为人元。人之禀命,万有不齐,总不越此三元之理,所谓万法宗也。阴阳本乎太极,是谓帝载,五行播于四时,是谓神功,乃三才之统系,万物之本原。《滴天髓》首明天道如此。
彭氏解:这里的三元,指的是八字中的天元、地元和人元。意思是,若要了解人的生平造化,就得探索天、地、人的本源。万物本乎阴阳,人也不利外。阴阳是产生自然包括人的主体,认识阴阳对大自然所施展的神奇功用,进而探索人生,有着神的旨意。
八字命理蕴含着天的道理,研究人命八字首先就是要明白八字中什么代表天,什么代表地,人居何处,人与天地万物有何关系。
要了解清楚这些内容,首先就得去研究天地人的生与成,天地人是如何产生的,天地人是如何形成的,古人总结概括为,阴阳是产生天地人的根本,这里的帝载,即指阴阳。阴阳相摩,八卦相荡,又产生了春、夏、秋、冬四季。四季和其它一切自然现象都是阴阳神奇功用的展示。

彭氏滴天髓

彭氏滴天髓

彭氏滴天髓假面骑士摘抄DOCX 文档 (3).docx

226.78 KB, 阅读权限: 20, 下载次数: 10

售价: 1 兩銀元  [记录]

滴天髓

0人打分
|
好评率:100.00%
|
差评率:0.00%
质量:5.00分
交流:5.00分
附件:5.00分
楼主其他發帖
发表于 2022-3-29 09:18: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下载了,楼主,《彭氏注解滴天髓》下篇 这个也可以收集整理一下
 楼主| 发表于 2022-3-29 09:57:36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君象

君不可抗也。贵乎损上以益下

原注:日主为君,财神为臣。如甲乙日主,满局皆木,内有一二土气,是君盛臣衰,其势要多方以助臣,火生之,土实之,金卫之,庶下全而上安。

任氏曰:君不可抗者,无犯上之理也。损上者,泄上也,非克制也,上泄则下受益矣。如以甲乙日主为君,满局皆木内只有一二土气,君旺盛而臣极衰矣,其势何如哉!惟有顺君之性,火以行之,火行则木泄,土得生扶,为损上以益下,则上不抗君,下得安臣矣,若以金卫之,则抗君矣;且木盛能令金自缺,君仍不能抗,反触其怒,而臣更泄气,不但无益,而有害也,岂能上安而下全乎?

彭氏解:前面谈过君赖臣生,言君赖臣生理最微。这一节又专论君臣之象,二者不能说毫无关系吧。原著对于研究八字的组合,分清八字的主次,看的十分重要。原注和任氏,论君象,举例均就日元与财的关系来讨论,把君臣关系说得太具体,反而容易引起误会。君臣关系不仅指日元与财星之间有这种关系,当你确定某个五行是八字中最关键的人物以后,此五行就是君,比如格局论,以取格定格,判断是否成格为主,那么月令格体就是君,日元和其它五行都可能是他的臣子。臣是臣相的臣。因此《子平真诠》称之为相神,今人则称之为喜神。确定是君臣关系以后,就是一种团体结构,君是领导,臣要为君服务,君臣都要为整个团体服务。君的意向,群臣都要了然如胸,按君的意思办事,不然就不是君臣关系。《周易》有言,一君二民,君子之道;二君一民,小人之道也。意思是只能有一君,但可以有一个臣子,也可以有多个臣子,再多的臣子必须都是为君服务,为君服务也就是为整个团体服务。

问曰:君不可抗,是指君五行太旺不可抗吗?

师答曰:这是一种陷于旺衰,只从表面看问题的错误思想。君不可抗,指的是君的意思不可随意篡改,必须按君的意思去办事。好的臣子就是善长于将君王身边的事调停好,比如君五行太旺,臣子顺其性,找到合适的办法和恰当的时机,损上益下。若只是直接对抗,可能是忠臣,但不是良臣。一味地顺从君主,不能调停好上下的关系,不能解决君主身边的问题,就是奸臣。

例一、任氏原例

甲戌

丙寅

甲戌

乙亥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任氏分析:甲生于寅月,又得亥之生,比劫之助,年日两支之戌土虚弱,谓君盛臣衰,最喜月透丙火,顺君之性,戌得生拱之情,则上安而下全。己巳运,火土并旺,科甲连登;庚午辛未,火得地,金无根,又有两火回克,庚辛不能抗君,午未足以益臣,仁至藩臬;壬申冲寅克丙,逆君之性,不禄。

  彭氏分析:此造木生于寅,建禄格,不见财官透干。火得长生,比劫众,安顿好木五行是最关紧急之事,木为君。看格体,丙寅一柱,不难发现,君的意向在火不在土金。火为臣。于是推其岁运便有了吉凶标准,火旺则财自生,上下通达,制火晦火者则是遇逆臣或贼子,必不顺。查其运,戊辰晦火,不发,己巳运,丙得禄才发科甲,正是顺君之性。原局君意不在官星,行庚辛金运,虽然不合君意,但地支是午未,火旺或有余气,亦做吉论。但一进壬申,与丙寅天干地冲,完全背离君意。故不禄。

例二、任氏原例

甲子

甲戌

甲寅

乙亥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任氏分析:甲寅日元,生于季秋,土旺用事,不比春时虚土,所以此一戌,足以抵彼之两戌。生亥时,又天干皆木,君盛臣衰,所嬚者,局中无火以行之,群比争财,无以益臣,则上安而下难全矣。初运北主水旺。助君之势,刑丧破耗,祖业不保;丁丑运,火土齐来,稍成家业;戊寅己卯无根,木临旺,回禄三次,起倒异常,刑妻克子,至卯而亡。

彭氏分析:甲生戌月,土旺用事,当是偏财格,戌字为君。君的意向在哪?当在寅戌拱火自救,火为臣。无奈大运一路水木,君的梦想难成,破格八字。所以仅仅丁丑运,火生土,顺君之意,稍好。

此造任氏以木为君,土为臣。谓之君盛臣衰,那么君木五行的意向在哪?是去尽戌土吗?若想去土成仁,偏遇寅戌拱合,子水还能帮助戌土解燥。若不是去土,便是救土,偏遇甲比盖头。君象不明朗,不明朗的五行,最好别做君象看,做为君主有主见是第一位的,取格体戌中当令之神为君,虽然格破,但主意已定,君象就是要自救,喜火生土,火为臣。

二十一、臣象

   臣不可过也,贵乎损下而益上。

   原注:日主为臣,官星为君。如甲乙日主,满盘皆木,内有一二金气,是臣盛君衰,其势要多方以助金。用带土之火,以泄木气;用带火之土,以生金神,庶君安臣全。若木火又盛,无可奈何则当存君之子,少用不气,一路行火地,方得发福。

  任氏曰:臣不可过,须化之以德也,庶臣顺而君安矣。如甲乙日主,满局皆木,内只一二金,臣盛而君衰极矣。若金运制臣,是衰势而行威令,必有抗上之意,必须带火之土运,木见火而相生,臣心顺矣;金逢土而得益,君心安矣。若不木并旺,不见火土,当存君这子,一路行水木之运。亦可安君,若木火并旺,则宜顺臣之心,一路行火所谓臣盛而性顺,君衰而仁慈,亦上安而下全。若纯用土金以激之,非安上全下之意也。

  彭氏解:不认同原注和任氏的这一观点。君象实际就是体象,这样说或许更容易理解。抓紧八字的体象,看其意向而取用。用神即是这里的臣象。论臣象就是在论用神,但先有体,后有用。原著在这里分开论臣象,其意义就在于,用神有多种,比如,格局论,以月令为用,重在相神调停,以决成格破格。 《穷通》以日元为体,气数为用,以决此人先天素质高低。还有不成格局,或超出八格之外的命局,所取用神称其为通变用神。有的用神很难抓准,所以要在此专论臣象,其意义非同一般。《周易·小过》有言:过其祖,遇其妣;不及其君,遇其臣;无咎。意思是做为臣子,顺君主的意向行事才吉利,好臣子,一定是使自己的位置权势,不及其君,但其才能可超越其它臣子。放到八字里面,八字可能有多个用神,但最好的那一个就是这里所要讨论的臣象。

   问曰:臣不可过也,是否指的是用神的意向是为体象服务,但用神意向不能超过了体象或损伤了体象?

   师答曰:正是。

   问曰:损下而益上是什么意思?

  师答曰:臣不可过也,贵在损下而益上,这里的下。就是臣子自己,上,就是君主。意思是指用神的作用,要明确为体象服务,就象臣子,要为上上下下众人服务。但不可把功劳全归为自己,甚至要将自己做出的功德说成是君主的意思。

例一、任氏原例

戊寅

甲寅

甲寅

庚午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任氏分析:甲寅日元,年月皆寅,满盘皆木,时上庚金无根,臣盛君衰极矣。喜其午时流通木性,则戊土弱而有根,臣心顺矣,又逢丙辰、丁巳、戊午己未带土之火,生化不悖,臣顺君安。早登科甲,仕至侍郎;庚申运,不能和臣,不禄。

  彭氏分析:此造甲木旺而气冲牛斗。体象是木势,为君。当用火还是当用金?就看火金在八字中所取作用的大小。天干有土金,建禄生提月,财官喜透天,天干无需调停。地支除了午火其它皆是寅木,地支木太多,顺木之性用火,用火有哪些好处呢?首先是顺旺木之势,秀气流行;其次,对天干的庚,也能变杀为官;最后,春土虚,财不旺,夫健怕妻,午火能生戊土,使甲木有财可依。午火是标准的损下而益上,良臣一个。若用金,地支无金,天干庚金克甲,木多金缺,岂不是损上也损下乎?任氏以庚为君,木为臣,取用依然是用火,似乎是臣要去君才臣安,现实中应该找不到这样的君臣关系。

例二、任氏原例

癸卯

乙卯

甲寅

辛未

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任氏分析:甲寅日元,年月皆卯,又透乙癸,未乃南方燥土,木之库根,非生金之土,故辛金之君,无能为矣。当存君之子,以癸水为用,运逢甲寅癸丑,遗绪丰盈;壬子辛亥,名利两优;一交庚戌,土金并旺,不能容臣犯事落职,破耗克子而亡。



彭氏分析:前面的从象一节讲过一例,可以对比参考

【乾造:癸卯  乙卯 甲寅  乙亥   

大运: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彭氏分析此造木旺极,理当是仁寿格。木旺极,喜水印,忌金。原局有癸卯纳音是金泊金,因而够不上标准的仁寿格。即使仁寿格成,此格不同他格,仁寿格的优势是有寿,并不是仁寿格成,就一定有大的作为。相反,见金反而有作为,但见金又破仁寿格。这便造成有了物质与精神方面的矛盾。任氏所言癸丑北方湿土,亦作水论,是对的,前面四步运均不破格,一进辛运,就能破格,仁寿破格于事业有利,但并非就是好事。任氏反馈一交庚戌,土金并旺,触其旺神,故不能免咎也。前者辛亥运开始破格,但出“成果”,后者逢庚戌不能免咎,其咎何来,不仅是庚戌破格,实因前面的辛金破格而来,若不是年命癸卯根上有破,也不至于出仕为官,若不是辛亥“大有作为”,也就不会有后面的灾咎。析命的目的并不是只为了断准,更重要的是析出吉凶的根源。】

  前为乙亥时,此为辛未时。辛未时的导向就是要破仁寿。大有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架势。放在臣象中论,以辛金正官为用,辛为臣,辛未逆势,意在损上益下,臣过其君,有成就,但也有风险。木有气势,取癸水为用,生木从其旺势,成其仁寿。二者圴有道理,但不能两全。前例乙亥时生人,仁寿破的轻,只是有灾咎,此例破的完全,结果是克子而亡。究竟做那类臣子最好,实在是不好评论,但依人生价值观而定。

例三、任氏原例

戊午

戊午

戊午

甲寅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

任氏分析:此造三逢戊午,时杀虽坐禄支,局中无水,火土燥烈,臣盛君衰,且寅午拱会,木从火势,转生日主,君恩虽重,而日主之意向,反不以甲木为念,故运走西主金地,功名显赫,甚重私情,不以君恩为念也。运逢水旺,又不能存君之子,诖误落职。

彭氏分析:任氏似乎全以官杀为君,日主为臣,此造木为官杀,那么行水运,水生木,不正是感怀君情的时候吗,为何不能存君?任氏喜用并没取错,只是君象臣象不明朗,这个可能是受原注的影响。此造,寅午拱合,火势已成,火为君,顺势用土用寅木均可。戊与甲寅均为臣。为臣者不可过也,贵在损下而益上。在此例中,戊土和甲寅都不可不围着火势转,戊土贪生西方金,先是劈木生火,顺君之势,为建功立业。运过之后,遇财星,有可能是既想当官又想发财,水为财,克火生木,即是损上而益下,与为臣之道,是背道而驰。甚重私情,当是水生木的原因。在火势眼里,行水运,简直是大逆不道,落职实属于罪轻。这难道不是以火为君的意思吗



例四、任氏原例

甲寅

丙子

己酉

己巳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任氏分析:己酉日元,生于仲冬,甲寅官生坐禄,子水财星当令,财旺生官,时逢印绶,此谓君臣两盛。更妙月干丙火一透,寒土向阳,转生日主,君恩重矣。早登科甲,翰苑名高。缘坐下酉金,支得巳时之拱,火生之,金卫之,水养之,而日主之力量,足以克财,故其为官重财,而忘君恩矣。

   彭氏分析:此造因无大的气势,当以正财格论,格体子水为君。其它包括己土均可为臣,但为臣者,有良臣,有忠臣,有功臣,也有奸臣。局中土克水,不直接,是生酉而浊水,年上甲木能合住己土,保护子水,甲是忠臣,丙火能解冻除寒,水才不冻,丙也是有功之臣。至于己土,表面上是生金再生水,己在天为云,也有水的含义,但除了初运寅卯,风吹云散,能抑制自己以外,其余时间,均可谓是,密云不雨。到最后便是坏丙合甲,大奸臣而已。

   例五、今人例

   乾造:戊戌  甲寅   丁卯    丙午

  大运: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10岁  20岁   30岁  40岁   50岁  60岁  70岁  80岁 

   彭氏分析:此造既可以寅午戌的化气论,亦可做木火通明看。体象是火,故丙为君。其它五行皆来助君,尤其是丁火,是直接点燃木火的实体,为臣。八字及运程毫无欺君之运,即使行庚申辛运,也能劈木生火,命主是一心一意地待君。故贵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后人对庚申运丙午年的作为有异议,但作为臣子,始终与君主站在同一条战线,不是臣子的错。酉运,丙火的死地,君入死地,臣也没苟活。酉运,乙卯年,丙死午破,去逝。其君主晚一年,逝在丙辰。可见,为臣者,生生死死,不及其君,忠心不二,遇其臣。良臣就是与众不同。
 楼主| 发表于 2022-3-29 09:58:48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十八、岁运

休囚系乎运,尤系乎岁,战冲视其孰降,和好视其孰切。

原注:日主譬如吾身,局中之神,譬之舟马引从之人,大运譬如所到之地,故重地支,未尝无天干。太岁譬如所遇之人,故重天干,未偿无地支。必先明一日主,配合七字,权其轻重,看喜行何运,忌行何运。如甲日以气机看春,以人心看仁,以物理看木,大率看气机而余在其中。遇庚辛申酉字面,如春而行之于秋,新伐其生生之机,又看喜与不喜,而行运生甲伐甲之地,可断其休咎也。太岁一至,休咎即显,于是详论战冲和好之势,而得胜负适从之机,则休咎了然在目。

任氏曰:富贵虽定乎格局,穷通实系乎运途,所谓命好不好运也。日主如我之身,局中喜神用神是我所用之人,运途乃我所临之地,故以地支为重。要天干不背,相生相扶为美,故一运看十年,切勿上下截看,不可使盖头截脚。如上下截看,不论盖头截脚,则吉凶不验矣。

如喜行木运,必要甲寅、乙卯,次则甲辰、乙亥、壬寅、癸卯;喜行火运,必要丙午、丁未,次则丙寅、丁卯、丙戌、丁巳;喜行土运,必要戊午、己未、戊戌、己巳,次则戊辰、己丑;喜行金运,必要庚申、辛酉,次则戊申、己酉、庚辰、辛巳;喜行水运,必要壬子、癸亥,次则壬申、癸酉、辛亥、庚子。宁使天干生地支,弗使地支生天干;天干生地支而荫厚,地支生天干而气泄。

何谓盖头?如喜木运而遇庚寅、辛卯,喜火运而遇壬午、癸巳,喜土运而遇甲戌、甲辰、乙丑、乙未,喜金运而遇丙申、丁酉,喜水运而遇戊子、己亥。何谓截脚?如喜木运而遇甲申、乙酉、乙丑、乙巳,喜火运而遇丙子、丁丑、丙申、丁酉、丁亥,喜土运而遇戊寅、己卯、戊子、己酉、戊申,喜金运而遇庚午、辛亥、庚寅、辛卯、庚子,喜水运而遇壬寅、癸卯、壬午、癸未、壬辰、癸巳是也。

盖干头喜支,运以重支,财吉凶减半;截脚喜干,支不载干,则十年皆否。假如喜行木运,而遇庚寅、辛卯,庚辛本为凶运,而金绝寅卯,谓之无根,虽有十分之凶,而减其半。如原局天干有丙丁透露,得回制之能,又减其半,或再遇太岁逢丙丁,制其庚辛,则无凶矣。寅卯本为吉运,因盖头有庚辛之克,虽有十分之吉,亦减其半。如原局地支有申酉之冲,不但无吉,而反凶矣。

又如喜木运,遇甲申、乙酉,木绝于申酉,谓之不载,故甲乙之运不吉。如原局天干又透庚辛,或太岁干头遇庚辛,必凶无疑,所以十年皆凶。如原局天干透壬登,或太岁干头逢壬癸,能泄金生木,则和平无凶矣。故运逢吉不见其吉,运逢凶不见其凶者,缘盖头截脚之故也。

太岁管一年否泰,如所遇之人,故以天干为重,然地支不可不究,虽有喜神之生克,不可与日主运途之冲战。最凶者天克地冲,岁运冲克,日主旺相虽凶无碍,日主凶必罹凶咎。日犯岁君,日主旺相无咎,日主休囚必凶;岁君犯日,亦同此论。故太岁宜和,不可与大运一端论也。如运逢木吉,岁逢木反凶者,皆战冲不和之故也。依此而推,则吉凶无有不验矣。

彭氏解:原局五行的旺相休囚与月令关系最密切,是一种先天的原始状态。行运后,则由大运地支来决定各五行旺衰,即是原局五行从静到动的一种变化。变化有吉有凶,因而就有好运坏运之分。我们的经验是十年一大运,五年一小运,干支先是分开论,行到大运地支时,大运地支先对大运天干表态,再与其它干支作用。在行天干运时,大运地支暂不起生克作用,但若论大势,大运地支有时也要考虑进去。比如,某人大运是从癸丑转入甲寅,论大势,这叫运转东方,明显考虑到了寅木地支。若论大运与原命局的干支作用,刚进甲寅时,前五年甲气到,寅气没到,寅木与原局暂未作用,一当进入后五年寅运,寅木不是马上就与原局作用,而是先与刚行过的运干甲作用。

具体应事则关系到流年太岁。经验认为,大运重地支,流年重天干。大运相当于所到之地,如山川道路,气候环境。大运源于月令,是月令的延续,与原命局一样属于内因,是一种动态的内因。与月令不同的是,月令决定原始旺衰,大运地支决定变化后的状态。行运后,大运能打破或修正原局中各五行平衡,如原局有病,吉运往往就是治病之药,药到病除,其人必有时来运转的感觉。原局有病,大运若是加重病情,必是性命难保的凶运。原局完好无损,格局高强,护卫严密的上等精品八字,大运则又很难憾动它的吉气。

流年如所遇之人,所遇之人有好有坏,是外因,外因要通过内因起作用。如何作用,就看岁运之间,岁运与原局之间的战冲和好关系。如刑冲克战,多有胜负之分,务必要看清谁降服谁,这里关系到五行生克的基础,是基础也是难点。天干论生克合化,地支论刑冲合害。流年干支统领外因,流年先与大运作用,之后视其结果再与原命局发生作用。一般地,运气好,不怕流年使坏;运气不好,流年大多难以彻底翻身;个别情况例外。

原注认为,岁运之间以及岁运与原局之间的作用,有战冲和好四种关系,视其胜负,决断喜忌,适从原局先机,吉凶休咎,则了然在目。

例一、任氏原例

乾造:庚辰 丁亥  庚辰  丁丑  

大运: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任氏分析:庚辰日元,生于亥月,天干丁火并透,辰亥皆藏甲乙,足以用火。初运戊子、己丑,晦火生金,未遂所愿。庚运丙午年,庚坐寅支截脚,天干两丁,足可敌一庚,又逢丙午年,克尽庚金,是年进而中;丁未又连捷,榜下知县,寅运官资颇丰;辛卯截脚,局中丁火回克,仕至郡守;壬辰水生库根,至壬申年,两丁皆伤,不禄。

彭氏分析:此造庚生丁亥月,庚坐辰,两庚并透,身主不弱,有官先论官,丁为用是首选。再究日元体性,庚金最喜丁火煅造,丁火是气数,木为火之源,冬月生人要火,木火均是喜神。

凡推岁运休咎,不可只管喜用,不究忌神。损用者为忌,用火既定,湿土晦火,壬癸克火,风吹丁灭,皆为忌。命中的忌神为真忌,丑辰是祸首,辰中癸水,亥中壬水,亦为忌神。月柱丁亥,在天庚金的控制下,丁壬合而不化,就是二者胶着在一起,合中带克,化则生火,不克,这是干支五行间的微妙之处。亥中壬水紧贴,是命中最紧要的忌神。乙木、辰、巳皆是风,乙木生火,乙木的喜忌参半。少年虽然是戊子、己丑土运,但纳音火亦有帮助。而且丁火是衰而不穷,戊子、己丑运虽不助强丁火,但也风平浪静。庚寅、辛卯是松柏木运,大运重地支,木生火旺,喜用发力,吉显。大运干支盖头截脚之说不可信。壬运忌神出现,有伤克用神在开始。辰运风生水起,湿土晦火,遇壬申年,申穿亥,喜用两伤而应灾。事实上,辛未年,八字就切入命局,不禄之灾,必在此年就现出了苗头。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乙未 戊子  庚辰  丁丑  

大运:丁亥 丙戌  乙酉  甲申 癸未  壬午

任氏分析:庚辰日元,生于子月,未土穿破子水,天干木火,皆得辰未之余气,足以用木生火。丙运入泮。癸酉年行乙运,癸合戊化火,本是丁火长生,均以此年必中,殊不知乙酉截脚之木,非木也;实金也。癸酉年水逢金生,又在冬令,焉能合戊化火?必克丁火无疑。酉中纯金,乃火之死地,阴火长生之说,俗传之谬也;恐今八月又建辛酉,局中木火皆伤,防生不测之灾。竟卒于省中。

彭氏分析:此造用丁不用细看,局中只有乙木,无甲木生丁,更坏的是丑未相冲,月日又尽是水和湿土,未中丁火已然受伤,论丁火之根在未,或有丁从未中透出一说。未中乙丁无用,只好用天干乙木生丁火,年干乙木虽然远隔,但平时还算是干柴。有诗论丁火:“虽少干柴尤可用,纵多湿木不能生。”未中乙木冲掉,年干乙木则是从辰中透出,辰子紧贴,乙木体湿,乙木、辰、巳均是风。行乙运癸酉年,辰酉合,湿乙伤丁并带风,悴死不无命理根源。此造即使能躲过乙运,申运的乙或辰或酉年依然是关口。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戊子 乙卯  丙寅  丁酉  

大运:丙辰 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任氏分析:丙寅日元,生于卯月,木火齐旺,土金皆伤,水亦休囚。幼运丙辰、丁巳,遗业消磨;戊午、己未燥土,不能生金泄火,经营亏空万金,逃出外方;交庚申、辛酉二十年,竟获居奇之利,发财十余万。

彭氏分析:此造虽然木火齐旺,但局中有金有水,还有戊土生金,不做木火通明论,当用财官。准确地说,当是用官喜财。财遇劫,官遇食合伤,原局干支盖头截脚可信。八字原局官受伤,浊气重,应在层次不高。早运有辰土晦火生金,巳运合金,遗业虽丰,但运转南方,火渐旺,命中劫财开始兑现。有诗曰:“酉金大忌午向寅”。午运当是最坏,财官两伤,若不破财,必是性命攸关。若究元贞,当是戊子年柱祖荫庇护,戊子均喜丙火,命不该绝,余福未尽。庚申、辛酉运发,纯是庚申在前,先救了子水,后救酉金,但酉运并不会一帆风顺。

例四、任氏原例

乾造:丙申 癸巳  丙午  甲午  

大运:甲午 乙未  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任氏分析:丙午日元,生于巳月午时,群比争财,逼干癸水。初运甲午,刃劫猖狂,父母早亡;乙未助刃,家业败尽;交丙申、丁酉,贫乏不堪;交戊戌稍能立脚。

彭氏分析:初看此造亦有财官,而且官星贴,似乎胜于前造。殊不知,前造有戊土透干,劫财存有贪生忘克的善念。此造无明土,火旺无土,克金不商量。巳火是变色龙,无水运引化巳申,必从火的旺势而克金。按理推,申运最凄惨。戊戌运为何能立足,肯定不是戊癸合的原因,而是巳申合中有戊土生金,也有丙火入墓,申金得救之因素。



何为战?

原注:如丙运庚年,谓之运伐岁。若日主喜庚,要丙降,得戊得丙者吉;日主喜丙,则岁不降运,得戊己以和为妙。如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则岁运亦不得不降,降之亦保无祸,庚运丙年,谓之岁伐运,日主喜庚,得戊己以和丙者吉;日主喜丙,则运不降岁,又不可用戊己泄丙助庚。若庚坐寅午,丙之力量大,则运自降岁,亦保无患。

任氏曰:战者克也。如丙运庚年,谓之运克岁,日主喜庚,要丙坐子辰,庚坐申辰,又局中得戊己泄丙,得壬癸克丙则吉:如丙坐午寅,局中又无水土制化,必凶。如庚运丙年,谓之岁克运,日主喜庚则凶,喜丙则吉;喜庚者要庚坐申辰,丙坐子辰;又局中逢水土制化者吉,反此必凶。喜丙者依此而推。

彭氏解:看八字是要先论原局先机,次辨行运向背,再从流年决断应事。论原局先机,就是抓喜忌。辨行运向背,就是看行运助喜还是助忌。流年决断吉凶包括发生事项的性质是很复杂的,越是复杂,我们越是要从最简单地方着手,将所有简单的问题全部解决掉,就离解决复杂问题为期不远了。在明了原局真实喜忌之后,助喜或抑忌的岁运就是吉的岁运,助忌抑喜的岁运就是容易发生凶咎的岁运。但岁运是两组干支四个字,不是一人说了算,为落实最终的吉凶,先要理清岁运关系。一般的说,运支代表大气候、大环境,不理细事,运干是具体实施者,运支气未到时,实施方略运干能自己说了算,运支气一到,运干一定是看着运支脸色办事,这是大运干支自身的关系。再说流年干支,流年干支分开论的少,但也有分开应事的现实,流年干支之间先作用。比如壬辰年,辰库能收壬水,原局若忌壬水,岁支辰土能控制这个忌神,壬水不会轻易泛滥成灾,单就壬水为忌神来说,壬辰不做凶论。但辰支若破(破的方式主有刑冲合害),则辰库不仅不能收控壬水,还会放出壬水,这便是吉里藏凶,隐忧甚重。

例一、今人例

乾造:壬子 壬子  辛卯  庚寅 (午未空) 

大运:24岁进乙卯   流年:壬辰  

辛金日元,玄武当权,八字以水能顺利生木,顺从旺势为吉,忌水多漂木,壬多为忌。24岁进乙卯运,壬辰年,运在卯地,卯运要兑现两件事,一是进财,二是破财。进财是卯运顺势,破财是原局子卯相刑,卯运五年是大致应期。何年吉,何年凶,何年凶中有吉,何年吉里藏凶,这是人命鉴定的一大任务。壬辰年,先有辰收壬水,后有寅卯辰三会木局,看似大吉,其实没这么简单,相反这种简单思考,极容易造成错误判断。壬辰年,辰收壬水,辰库不破为吉,但现在遇寅卯辰三会,辰库被夷为平地,不仅不能收水,反而放出壬水。结果,这年上半年投资,下半年发现受骗,损失上百万。之前的庚寅、辛卯年均是财气上升之年。

彭氏曰:流年干支之间先作用,之后再是流年大运之间的作用,流年重天干,大运重地支,这是不变之理。上例若考虑到这一点,至少会想到,卯运五年有破财之兆,流年壬水来了,是生财还是盗财,稍有防备,就有变化。虽然事情已经发生,看上去象是命中注定,其实不然,既然有人能算到这一层面,就完全可以防之,变化之。

暂且不究复杂的,只捡简单的先练习。何为战?任氏解释的不错,战即克也。天干克战,看原注和任氏上面的解释即可,不再重复。关于地支克战,前面干支章节早有论述,天战尤自可,地战急于火。凡是遇到地支冲战,无论是原局、大运、流年,只要其中有二者地支冲战,必有吉凶应事,尤其是流年参与克战,冲而逢合,合局逢冲,均是应期。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辛卯 甲午  丙辰  庚寅  

大运: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任氏分析:丙火生于午月,旺刃当权,支全寅、卯、辰,土从木类,庚辛两不通根。初交癸巳、壬辰,金逢生助,家业饶裕,其乐自如。辛卯金截脚,刑丧破耗,家业十败八九。庚运丙寅年克妻,庚坐寅支截脚,丙寅岁克运,又庚绝丙生,局中无制化之神,于甲午月木从火势,凶祸连绵,得疾而亡。

彭氏分析:阳刃格,尤其喜杀。《月谈赋》有言:“煞旺身强,始作终身发达。”此造无官杀,只有两财可用,原本想以辰土为财之根,无赖寅卯辰会局,辰土被踏平。此造用财,最坏之处还不在阳刃,而在于寅卯破土,先是财根被伤,次则慢慢融金,真乃不幸之造。此造另有一法可解,辰飞戌,暗合火局。反馈说“刑丧破耗,家业十败八九”,任氏只是说在辛卯运,实际破财定是以辛运为主,受伤之物,再现岁运,就是兑现之时。任氏反馈的“庚运丙寅年克妻”就是例证。同年甲午月本人得疾而亡,为何丙寅年如此凄惨,这里与丙寅年切入命局有重要关系,任氏岁运相克的说理不清淅。经验认为,当岁或运切入命局之后,流年月日甚至时辰,都会一同参与喜忌作用,兑现吉凶。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辛卯 甲午  乙卯  乙酉  

大运: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任氏分析:乙木生于午月,卯酉紧冲日禄,月干甲木临绝,五行无水,夏火当权泄气,伤官用劫,所忌者金。初运壬辰、癸巳,印透生扶,平顺之境;辛卯运,惟辛酉年冲去卯木,刑丧克破;至庚运丙寅年,所忌者金,而丙火克去之,局中无土水泄制丙火,又火逢生,金坐绝,入泮,得舒眉曲也。

彭氏分析:论八字说易也容易,先观八字有无气势,无气势,以中和平衡论格;次究日元气数;综合气势与气数,或格局与气数,得出原局喜忌,再论岁运,眉目清淅的八字确实不难。然而具体实施时,辨别原局是何气势,有时就有难度,气数亦存有变化,格局亦多变化迷离,也不易。

此造原局就存在多种难辨的去向:其一,木多见金,是否以仁寿立格,用火去金成其仁寿?其二,火当令,是否以木火通明立格,成不成格,也暂且不论;其三,局中木多火熄,是否用水去火就势;其四,木多金缺,又见火,是否用金,取身强用杀立格?下面一一排查。

首先,虽然午火当令,但天干无火透出,大运也无火引出,地支之火若要通明,必得围炉,八字有寅午无戌,卯邀戌,酉金不答应,木火通明不成立。其次,用火去金,可惜金是天覆地载,辛、酉二金虽然无生助,但去不尽,此法不成立。再问熄火之法,局中木虽然多,但金克木又生火,此论亦不可能。还是回头问乙木自己吧,我自坐禄,年支根深蒂固,活木。遇酉冲禄,强变弱,甲是我的靠山,坐死地而受克,兄弟倒是可以成才。可惜,树倒我难高就。于此分析下来,当取身主为体,先安本体,次取用。儿能救母,火为喜。水和湿土均能培木,亦是喜神。有了喜忌,再论岁运。初运壬辰、癸巳,印透生扶,平顺之境,活木得生扶之故;辛卯运辛酉年,严格说必在卯运,受伤之木,再现之运必是兑现之时,果然这年是刑丧克破不吉;庚运,大运之寅没到,但流年丙寅,可助大运寅木提前来到,树起甲木,重新有了新的靠山,乙木强硬起来,就能胜杀。入绊,眉目舒展,皆因于此。

何为冲?

原注:如子运午年,谓这运冲岁,日主喜子,则要助子,又得年之干头,遇制午之神,或午之党多,干头遇戊甲字者必凶。如午运子年,谓这岁冲运,日主喜午,而子之党多,干头助子者必凶;日主喜子,而午之党少,干头助子者必吉,若午重子轻,则岁不降,亦无咎。

任氏曰:冲者破也,如子运午年,谓之运冲岁。日主喜子,要干头逢庚壬,午之干头逢甲丙,亦无咎;如子之干头遇丙戊,午之干头遇庚壬,亦有咎。日主喜午,子之干头逢甲戊,午之干头遇甲丙,则吉;如子之干头遇庚壬,午之头遇甲丙,则凶。如午运子年,谓这岁冲运,日主喜午,要午之干头逢丙戊,子之干头遇甲丙,则吉;如午之干头遇丙戊,子之头遇庚壬,必凶。余可类推。

彭氏分析:岁运作用于原命局是有条件的,这个条件就是要有切入路线。岁运合力特别强大时,无切入路线,也能闯入命局。原注和任氏上面主要是论岁运之间的冲,从冲的结果中看吉凶,这与上面何为战的解释是一个层面,是最简单的判断岁运吉凶之法则。

例一、今人例

乾造:己酉 乙亥  庚寅  戊寅

大运:庚午   流年:庚子

原局喜木火,尤其喜午火煅庚,遇子年冲午,必有不顺。不顺事项看其影响,午煅庚,是日主所喜,午中有官星,冲的结果官遇伤官,一是身体问题,二是名声有损。其次看其岁运牵动何宫,原局乙庚合中有克,岁运天干庚助子水,子与亥关系密切,牵动门户,水多漂动,必有搬家之应。



何为和?

原注:如乙运庚年、庚运乙年则和,日主喜金则喜,日主喜木则不吉;子运丑年,丑运子年,日主喜土则吉,喜水则不吉。

任氏曰:和者合也。如乙运庚年,庚运乙年,合而能化,喜金则吉;合而不化,反为羁绊,不顾日主之喜我,则不吉矣。喜庚亦然。所以喜庚干必要木金得地,乙木无根,则合要化为美矣。若子丑之合,不化亦是克水,喜水者必不吉也。

何为好?

原注:如庚运辛年,辛运庚年,申支酉年,酉运申年,则好。日主喜阳,则庚与申为好;喜阴,则辛与酉为好。凡此皆宜类推。

任氏曰:好者,类相同也。如庚运申年,辛运酉年,是为真好,乃支之禄旺,自我本气归垣,如家室之可住。如庚运辛年,辛运庚年,乃天干之助,如朋友之帮扶,究竟不甚关切,必先要旺运通根,自然依附为好;如运无根气,其见势衰而无依附之情,非为好也。

彭氏解:本节原注和任氏,均只论岁运之间的战冲和好,目的很明显,是通过岁运之间的战冲合好,得出岁运总结果,看其是原局之喜,还是原局之忌。一般简捷看法,岁运总结果为原局之喜,则有吉应;若是原局之忌,必有凶应。对于初学推断流年的人来说,也算是一个办法。为何任氏没有举例说明,原因是简单,很难找到这么机械办法就能确定吉凶的例子。岁运干支先作用,这是理论上的,遇上容易切入命局的岁或运,大运流年和原局相互作用的顺序也会改变。

例一、今人例

乾造:己亥 辛未  辛亥  己亥

大运:处在丙末寅初   流年:庚寅

先究原局喜忌,辛生未月,水能调候,木能破印,以妨浊土污辛。而且木为财,身主不弱,无官用财。故八字原局喜水木,忌烈火。

行丙运时,寅气没到,但大方向还在东方木运之中,命主任公司老总,自戊辰运以来,一直财气好。丙运初,丙辛只是合而不化;丙运末,所遇流年有亥子丑,丙辛化水成功,大吉。每年下来,收入总是翻倍地增长。庚寅年,正是从丙转寅,春节期间检查身体有肺癌,入夏治疗过急,放疗失败,过完52岁生日一周后就去逝。

细究个中原理,当是从丙转寅,先前是丙辛化水,去忌助喜,故大吉。寅运气一到,丙寅一柱先作用,丙得寅生,将原先的丙辛合,活活的撕开,辛金当然受不了。

由此观之,大运前后五年分开论,是经得起实践检验的。原命局如车,大运如路,路有头有尾,中间还可能有沟坎,甚至陷阱;流年如行进途中所遇之人。放在此造,庚寅太岁干支,就是所遇之人,庚金克木,寅亥合切入命局,壬水气数受伤,流年也有不吉的信号。但是否必定如此大凶,命运观点不同的人,各有看法。本处认为,命主必定是因为财气好,放不下生意上的大好局面,急着治病,放疗的那一刻又挺不住,风光富丽的生命是结束还是延续,就在那一念之差。
 楼主| 发表于 2022-3-29 09:59:37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七、反局

君赖臣生理最微,儿能救母泄天机,母慈灭子关因异,夫健何为又怕妻。

彭氏总解:五行之理,有常理亦有变理,金能生水,水多金沉,木能克土,土多木折。水生木,水少木多,结果是木多水缩。有些八字在取用神的时候要打破常规思想,比如,身弱怕杀,用食伤克制官杀,这是一种思路。即是儿能救母。金多水浊即是母慈灭子,遇火克金时,金方能真的生水而不灭子。在这一节,五行旺衰强弱显得特别重要。五行相生相克是常理,因旺衰强弱的悬殊,也能造成反生反克现象,因此叫它反局。如土重不生金而埋金,即是“母慈灭子”之意。需用木克土,才能生金。金太旺,忌见木,见木就受克,即是“夫健怕妻”之意。这些道理必须彻底弄明白。下面原注是分进行别解释的。

君赖臣生

原注:木君也,土臣也。水泛木浮,土止水则生木,木旺火炽,金伐木则生火,火旺土焦,水克火则生土;土重金埋,木克土才能生金。金旺则水浊,火克金则生水,皆君赖臣生也,其理最妙。

任氏曰:君赖臣生者,印绶太旺之意也。此就日主而论,如日主是木为君,局中之土为臣,四柱重逢壬癸亥子,水势泛滥,木气反虚,不但不能生木,抑且木亦不能纳受其水,木必浮泛矣;必须用土止水,则木可托根,而水方能生木亦受其水矣,破其印而就其财,犯上之意,故为反局也。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亦同此论,如水是官星,木是印绶 ,水势太旺,亦能浮木,亦须见土而能受水,以成反生之妙,所以理最微也。火土金水,皆同此论。

彭氏解:在顺局里面,我们提到过组合取用,这一节是继前面的组合取用,再寻喜神,比如用神是“水生木”,但水太多,不仅不能很好的生木,反而成了水多木漂,此时,就需要土来抑制一下过多的水,全赖土的作用而生木。目标是水生木,木为君,土是喜神,为臣,此即是君赖臣生之义。君赖臣生,其理微妙,微在旺衰强弱不好把握,妙在如何促成组合用神的完成,找出君王最喜欢的臣子---喜神。

例一、任氏原例

乾造:壬辰 壬子  甲寅  戊辰

大运: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任氏分析:甲木生于仲冬,虽日坐禄支,不致浮泛,而水势太旺;辰土虽能蓄水,喜其戊土透露,辰乃木余气。足以止水托根,谓君赖臣生也。所以早登科甲,翰苑名高;更妙南方一路火土之运,禄位未可限量也。

彭氏分析:此偏印格,以水生木为用,但水多而且旺,喜戊土止水,水才真生木矣。木为君,土为臣,君赖臣生即是此意也。辰是湿土,止水有限,妙在运行东南,行木运增加了水木平衡,同样可以达到水生木的目的。行火运助土止水,更吉。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壬戌 壬子  甲子  戊辰

大运: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戊午

任氏分析:甲木生于仲冬,前造坐寅而实,此则坐子而虚,所喜年支带火之戌土,较辰土力量大过矣。盖戊土之根固,足以补日主之虚,行运亦同,功名亦同,仕至尚书。

彭氏分析:此造水多木浮,甲木是否能立足是要考虑的。看行运,是先走东方,甲木必然被运程扶起。既然如此,那么比上造更需要土止水,妙在年支是戌,辰戌冲,戌土动而克水,比两个辰土纳水更有力度,水生木更顺。行运与上造一样,能帮助水生木,故大吉。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己巳 戊辰  辛酉  己亥

大运: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任氏分析:陈提督造,辛生辰月,土虽重叠,春土究属气辟而松;木有余气,亥中甲木逢生,辰酉辗转相生,反助木之根源,遥冲巳火,使其不生戊巳之土,亦君赖臣生也。其不就书香者,木之元神不透也,然喜生化不悖,运走东北水木之地,故武职超群。

彭氏分析:此造印旺身轻,大有土多金埋之势,妙在原局辰酉紧贴相生相合,更妙巳酉拱金,取土生金为用,什么时候生金顺利,人生什么时候就能发达,什么职业能让土不埋金,干什么就有出息。少年行丙寅丁卯运,木贪生忘克,火旺并不利土生金,故不就书香也。中年行甲子乙丑,木能破土,地支去火存金,土生金最顺。玩金者武职,土生金,能使日元出人头地。

例四、任氏原例

乾造:戊午 丁巳  己卯  庚午

大运: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任氏分析:已土生于孟夏,局中印星当令,火旺土焦,又能焚木,至庚子年春闱奏捷,带金之水足以制火之烈,润土之燥也。其不能显秩,仕路蹭蹬者,局中无水之故也。

彭氏分析:古人仁,提纲有用提纲重。身偏弱时,月令上的印星很少不用的。上面四例均是用提纲中的印星。此造火太旺,以火生土为用,但无水制火,则不真生,反有火多土焦之患。前四十年一路火土燥金,有君无臣,庚子年大致是42岁,酉或壬运,火死或水来解燥,才得以生土。故有吉应。



儿能救母

原注:木为母,火为子。木被金伤,火克金则生木;火遭水克,土克水则生火;土遇木伤,金克木则生土;金逢火炼,水克炎则生金;水因土塞,木克土则生水,皆儿能生母之意。此意能夺天机。

任氏曰:儿能生母之理,须分时候而论也。如土生冬令,寒而且凋,逢金水必冻,不特金能克木,而水亦能克木也;必须火以克金,解水之冻,木得阳和而发生矣。火遭水克,生于春初冬尽,木嫩火虚,非但火忌水,而木亦忌水,必须土来止水,培木之精神,则火得生,而木亦荣矣。土遇木伤,生于冬末春初,木坚土虚,纵有火,不能生湿土,必须用金伐木,则火有焰而土得生矣。金逢火炼,生于春末夏初,木旺火盛,必须水来克火,又能湿木润土,而金得生矣。水因土寒,生于秋冬,金多水弱,土入坤方,而能塞水,必须木以疏土,则水势通达而无阻隔矣。成母子相依之情。若木生夏秋,火在秋冬,金生冬春,水生春夏,乃休囚之位,自无余气,焉能用生我之神,以制克我之神哉?虽就日主而论,四柱之神,皆同此论。

彭氏曰:在组合取用里面,有很多是母子相依,其情切切。若是母受克,则儿能华山求母。比如,水遇土克,木是水的儿子,木能疏土,就是在救助母亲。现实生活中的水土保持,栽种树木草皮,这样不仅能阻止水的泛滥,还能顺利地让水去浇灌庄田和生长树木。儿能救母泄天机,是指五行之间的关系微妙,懂得这些微妙关系就如同洞澻了天机。比如,常见的食神制杀,杀是压力,八字中多属凶神,用食制杀,就是救了自己。儿能救母皆如此理。

例一、任氏原例

乾造:甲申 丙寅  甲申  庚午

大运: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辛未  壬申

任氏分析:春初木嫩,双冲寅禄,又时透庚金,木嫩金坚,全赖丙火逢生临旺;尤妙五行无水。谓儿有救母,使庚申之金,不伤甲木。至巳运,丙火禄地,中乡榜,庚午运发甲,辛未运仕县宰。总嫌庚金盖头,不能升迁,壬申运不但仕路蹭蹬,亦恐不禄。

彭氏分析:此造甲生寅月,建禄格。原局无财,用官或杀,但杀得两申重根,偏硬,冲禄是急病,故转而用火,妙在无水,用火制杀而救木,即儿能救母。为何辛未运最辉煌,原因是甲木遇克而入库,真人才是也。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甲申 丙子  乙酉  丙戌

大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壬午

任氏分析:乙木生于仲冬,虽逢相位,究竟冬凋不茂,又支类西方,财杀肆逞,喜其丙火并透,则金不寒,水不冻,寒木向阳,儿能救母。为人性情慷慨。虽在经营,规模出俗,创业十余万。其不利于书香者,由戌土生杀坏印之故也。

彭氏分析:此造乙木冬生于子月,得气为活木也。甲本可做为乙的靠山,但太远,攀不上。只能靠子水相生,维持活木生长。局象是水冷金寒,妙在一丙高照,儿能救母。只富不贵显的原因是,金多水浊,水生木极其有限。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丙辰 乙未  壬辰  甲辰

大运:丙申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任氏分析:壬水生于季夏,休囚之地,喜其三逢辰支,通根身库,辰土能蓄水养木,甲乙并透,通根制土,儿能生母。微嫌丙火泄木生土,功名不过一衿;妙在中晚运走东北水木之地,捐纳出仕,位至藩臬,富有百余万。

彭氏分析:地支三朋,辰能蓄水,壬水要旺,但却生于未月,养性结胎之地。最怕的是土来克水,妙在两木左右护卫,儿能救母。水运助身养木而发财,木运实现食伤制杀而贵显。现实中的捐纳出仕,舍财也,放到八字中,如同人为拿掉了忌神丙火。后发财更大,是去财得财。看来后天还是可以努力改造人命的。

例四、任氏原例

乾造:癸卯 乙卯  己卯  辛未

大运:甲寅 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任氏分析:己土生于仲春,四杀当令,日元虚脱极矣,还喜湿土能生木,不愁木盛,若戊土必不支矣。更妙未土,通根有余,足以用辛金制杀,儿能生母。至癸酉年,辛金得禄,中乡榜,庚戌出仕县令。所嫌者,年干癸水,生木泄金,仕路不显,宦囊如洗。为官清介,人品端方。

彭氏分析:木旺一片,己土虚弱,属田园之土。田园之土,喜金木,有金得木便是犁,耕耘有望,春种秋收。任氏用儿能救母,即是食神制杀,也是一解,但有些牵强。为官仕县令,贵而不富,实因木五行太旺,本是仁寿格的基础,心性是仁慈有余,见金破仁寿格,似此清廉不贪,能免除仕途风险。大凡仁寿格遇土金破格多有成就,但容易生灾,若象此造专心仕官,不贪不占,亦可避灾。



母慈灭子

原注:木母也,火子也,太旺谓之慈母,反使火炽而焚灭,是谓灭子。火土金水亦如之。

任氏曰:母慈灭子之理,与君赖卧生之意相似也,细究之,均是印旺,其关异者,君赖臣生,局中印绶虽旺,柱中财星有气,可用财破印也。母慈灭子,纵有财星而无气,未可以财星破印也。只得顺母之性,助其子也。岁运仍行比劫之地,庶母慈而子安;一见财星食伤之类,逆母之性,无生育之意,灾咎必不免矣。

彭氏曰:从顺局开始出现组合用神,君赖臣生的臣是喜神,本节还是在研究喜用。在组合取用里面,有很多组合是母子关系,但却是有君无臣。如土生金,土众成慈,生不了金反而埋金。喜木破土,金是君,木是臣。若无木或木太弱,便是有君无臣,斯时即是母慈灭子之象。相关的六亲或事象,多有灾咎。月令印旺生身,取用能用财就用,不能用就用比劫。用比劫的原因正是任氏所言,顺母之性。任何五行太旺或旺极都只能顺,不可逆。

例一、任氏原例

乾造:癸卯 甲寅  丁卯  甲辰

大运:癸丑 壬子  辛亥  庚戌 己酉  戊申  丁未 丙午

任氏分析:此造俗谓杀印相生,身强杀浅,金水运名利双收,不知癸水之气,尽归甲木,地支寅、卯、辰全,木多火熄,初运癸丑壬子,生木克火,刑伤破耗;辛亥、庚戌、巳酉、戊申,土生金旺,触卯木之旺神,颠沛异常,夫存生之地,是以六旬以前,一事无成。丁未运助起日元,顺母之性,得际遇,娶妾连生两子:及丙午二十年,发财数万,寿至九旬外。

彭氏分析:此造木多火熄,即是母慈灭子之意。组合用神是木生火。惜木太旺,正五行无金入命,有君无臣。前面水运生木克火,土金运本当破格不寿,然此造日元是火,不是木,只是六亲多灾而已,木太旺不能用金,只能用火行木,此造可用前而的独象解,木为独象,独象喜行化地,化神是火,化神要昌,故老来火运发达。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戊戌 丙辰  辛丑  戊戌

大运: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任氏分析:辛金生季春,四柱皆土,丙火官星,元神泄尽,土重金埋,母多灭子。初运火土,刑丧破败,荡焉无存:一交庚申,助起日元,顺母之性,大得际遇;及辛酉,拱保辰丑,捐纳出仕;壬戌运,土又得地,诖误落职。

彭氏分析:土众成慈,日元是辛,母多灭子。妙在辛坐丑土,日元是出土之金,八字的意向是土生金,土生金为此造的组合用神。然而,辰月木退气,而且辰中乙木已被拔根,无木破土,必要金五行自己顶出,故中年行金运能出仕。壬戌运再遇土来埋金,终归是母多灭子,行败运。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丙戌 戊戌  辛丑  戊戌

大运: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任氏分析:此与前只换一戌字,因初己亥、庚子、辛丑金水,丑土养金,出身富贵辛运加捐;一交壬运,水木齐来,犯母之性,彼以土重逢木必佳,强为出仕,犯事落职。

彭氏分析:辛金日元生于戌月,金有余气,前造是春土,略虚,此是燥土,土更厚实,但金气比前造稍旺,无奈众土围住辛金,命中就有埋金之患。壬运前一直为吉运,为何壬水运不吉,原因是此造戊土太燥,见壬水冲撞,即是犯母之性。其次错在强出仕,辛喜壬水,壬水运本可小范围快乐过活,出仕就是进入月令,月令戊戌燥土,如狼似虎,辛金和壬水岂不是要与狼共舞?而且大运是壬寅,戊戌燥土望着壬寅的架势,必然是先下手为强,壬寅是水木,冲犯旺神土金见灾,是正解。

例四、任氏原例

乾造:壬子 壬寅  甲子  壬申

大运: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丁未  戊申

任氏分析:此俗论木生孟春,时杀独清。许其名高禄重,不知春初嫩木,气又寒凝,不能纳水;时支申金,乃壬水生地,又子申拱水,乃母多灭子也。惜运无木助,逢火运与水战,犹恐名利无成也。初行癸卯甲辰。东方木地,顺母助子。荫庇大好;一交乙巳,运转南方,父母并亡。财散人离;丙运水火交战,家业破尽而逝。

彭氏分析:《月谈赋》有言,身旺逢印死,身弱遇财凶。寅月甲木,身居禄旺,众水围住甲木,意在生木,因无土止水,结果是母多灭子。原局寅遇申冲,木火两伤是关键,寒春要火,但火受伤,必待火出现的运程应克。乙巳运丙没透出,三刑遇水多的局面,受伤的是巳火。丙运,丙火出干,才是命中的丙火用神受伤。故逝在丙运。

夫健怕妻

原注: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虽健旺,土能生金而克木。是谓夫健而怕妻。火土金水和之,其有水逢烈火而生土,火逢寒金而生水。水生金者,润地之燥;火生木者,解天之冻。火焚木而水竭,土渗水而木枯皆反局,学得须细详其玄妙。

任氏曰: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旺土多,无金不怕,一见庚申辛酉字,金克木,是谓夫健而所妻也。岁运逢金,亦同此论。如甲寅乙卯日元,是谓夫健,四柱多土,局内又有金,或甲日寅月,乙日卯月,年时土多,干透庚辛之金。所谓夫健怕妻,如木无气而土重,即不见金。夫衰妻旺,亦是怕妻,五行皆同此论。其有水生土者,制火之烈;火生水者。敌金之寒;水生金者,润土之燥;火生木者,解水之冻。火旺逢燥土而水竭,火能克水矣;土燥遇金重而水渗,土能克木矣;金重见水泛而木枯,金能克木矣;水狂得木盛而火熄,水能克土矣;木众逢火烈而土焦,木能克金矣。此皆五行颠倒之深机,故谓反局,学者宜细详玄妙之理。命学之微奥,其尽泄于此矣。

彭氏曰:按常理,身旺喜财,为何这里说夫健怕妻。显然这一节不是在谈常理,而是在谈反局。在没完全理顺思路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一节很别扭,一当你清楚了,才会觉得夫健怕妻的说法是恰到好处。“木是夫也,土是妻也。木虽健旺,土能生金而克木。是谓夫健而怕妻。”原著这段话基本上导出了夫健怕妻的原委,所谓怕妻,是怕妻生子反过来伤夫。但没有清楚指出夫健怕妻的适用范围。在组合取用里面,有的组合是相克关系。比如用神是“木克土”,或土要木来掌控。一旦失控,土受木克的结果便是生金,生金则不是好事,生金金反过来伤木。会破坏原来的组合用神。这好比建筑施工,挖出了金银财宝。对于需要以施工(木克土)为主题事项来说,这不是一件好事,主人得了宝贝或遇上文物古迹需要保护,可能不让你继续施工了。从另一角度来说,土要木克,如女子仰慕英雄,想为其妻,之后一切想法均要以夫为主,不能再有太多自己的想法。土遇木克,易生金,金反过来又伤木。日主不弱,喜见官星,身遇官克,容易生出食伤来,伤官见官的人多不顺,即是此理。这里称做“夫健怕妻”。为何怕妻,即是怕妻生子,破坏了原来的夫健克妻的组合。

例一、任氏原例

乾造:己亥 戊辰  甲寅  辛未

大运: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任氏分析:甲寅日元,生于季春。四柱土多,时透辛金,土生金,金克木谓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游泮水,连登科甲;甲子癸亥,印旺逢生,日元足以任其财官,仕路超腾。

彭氏分析:此日元甲木虽然是退气,但坐禄并且年上得长生,足以用官,一位官星,甲木也可胜任。但局中财多,日元意在克土,即先要掌控财多的局面。但土多,破土就容易生金,这便构成夫健怕妻,妙在少年有食伤抑制官星,日元能抵挡众土,中年行甲子乙丑,水能生木克土较顺,官星闲神贪生,不伤日主,运程配合默契,故有吉应。任氏没反馈壬戌运,壬戌这步运是明财暗官,不是吉运。

例二、任氏原例

乾造:己巳  戊辰  甲子  辛未

大运:丁卯 丙寅  乙丑  甲子 癸亥  壬戌

任氏分析:甲木生于季春,木有余气,坐下印绶,中和之象;财星重叠当令,时透官星,土旺生金,夫健怕妻。初运木火,去其土金,早年入泮,科甲连登。仕路不能显秩者,只因土之病也。前造有亥,又坐-禄,支更健于此,此则子未相穿坏印,彼则寅能制土护印也。

彭氏分析:身弱财多再见官,不如上造,原因就在于身弱不能胜任官星,若从财却有根得气,不从又挡不住财生官,甲为夫,土为妻,夫不健时更怕妻。此造属于常理范围。

例三、任氏原例

乾造:乙亥 辛巳  丁巳  庚戌

大运:庚辰 乙卯  戊寅  丁丑 丙子  乙亥

任氏分析:戴尚书造。丁巳日元,生于孟夏,月时两透庚辛,地支又逢生助,巳亥逢冲,去火存金,夫健怕妻。喜其运走东方木地,助印扶身,大魁天下,宦海无波;一交子运,两巳爱制,不禄

彭氏分析:此造本是身财两旺,原局日元丁火意在撑控财星。前运木能生火,身强,易于掌控,夫健不怕妻,但年上亥中壬水是官星,八字原局亥冲巳是容易失控的前兆。运行北方,水正旺之时,身变弱,构成夫健怕妻。

例四、任氏原例

乾造:癸亥 甲子  戊戌  癸丑

大运:癸亥 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任氏分析:戊戌日元,生于子月亥年,月透甲木逢生,水生木,木克土,夫健怕妻,最喜坐下戌之燥土,中藏丁火印绶,财虽旺,不能破印,所谓“玄机暗里存”也。第嫌支类北方,财势太旺,物极必反,虽位至方伯,宦资不丰。

彭氏分析:此造有戊癸合,当为假化格,妙在戌中一点丁火,处在亥子丑的环境,丁是一盏明灯,故有贵气。从本节角度来论,身弱财多,戊得强根不从财,戊戌意在砥柱中流。财若生杀,杀就有力攻身,就会打破戊土掌控财的局面。幸而中年行庚申辛酉,还有未午均是甲木的死绝之地。特别是己未戊午,不仅让甲木翻不起身,而且能帮助掌控财局。另有一种可能,命主有自知之明,知道身弱财多,意在忘财,故选择了忘财就比印之路,即使老来行身旺运,也没觉得财有情而贪财,故而位至方伯,宦资不丰。这是他明智选择的结果。也是身弱财多之人的榜样。

例五、任氏原例

乾造:癸亥 癸亥  戊午  甲寅

大运:壬戌 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任氏分析:仓提督造。戊午日元,生于亥月亥年,时逢甲寅杀旺,财杀肆逞,财星足以破印,以致难就书香。幸而寅拱午印,克处逢生,以杀化印,所以武职超群。

彭氏分析:财多又见杀,戊得寅午助身,夫健怕妻,是因为戊土忌水太多,妙在运程是火土金,先行食伤运能制杀,后行比印运能抑制财星助身。武职超群主要还是喜金而行了庚申辛酉运。

任氏曰:予观夫健怕妻之命,颇多贵显著,少究其理,重在一“健”字之妙也。如果日主不健,为财多身弱,终身困苦矣。夫健怕妻,怕而不怕,倡随之理然也。运遇生旺扶身之地,自然出人头地。若夫不健而怕妻,妻必恣性越理。男牵欲而失其刚,妇贪悦而忘其顺,岂能富贵乎?

彭氏总结:大抵身财两旺的八字,再见官星,便容易构成夫健怕妻。即使构成了夫健怕妻,夫若健时则贵,夫弱则受困或生灾。身财两旺,升官发财,一见官星,顷刻之间就可能变成身财两弱。问题的关键是妻心无法掌控。妻生官杀,身与财同时变弱。


点评

操你妈的,垃圾文章浪费论坛资源。 快滚你妈了逼吧!  发表于 2022-7-9 11:33
发表于 2022-3-29 12:01: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不要看任注。
发表于 2022-3-29 16:53:54 | 显示全部楼层


彭氏滴天髓假面骑士摘抄
发表于 2022-3-30 21:36:36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现在是越看越糊涂啊
发表于 2022-4-1 16:01:49 | 显示全部楼层
努力支持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網站索引|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24-3-1 05: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