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3340|回复: 21

矫氏家传《奇门鸣法》序言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4 21:5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说明:此据矫氏后人传本录入校正。开篇注明“矫文彦本”,与辽图本为同一源头。此本《奇门鸣法》,分上下二卷,九章全。封面署“陈乃赓”,首页有“乃赓”阳文印章。抄工精良,与河北获鹿县张抄本相得益彰,可称双璧。
按:矫晨熺,字子阳,号四大山人,又号卓卓子,原籍山东黄县。曾祖矫钧璧,刑科给事中。祖玉圣,拔贡生,始迁县境。父一桂,业儒。晨熺少孤,事母孝。初习贴括,既而厌弃之,专鹜高远神奇之术。凡天文地理及医卜星相诸书,无不窥其奥妙。尤邃于《易》,受数理于戚允庵先生,术益精。平生特立独行,与世不苟合,遂以卜隐于世,推测多奇中。日得千钱,足以自给,即闭肆下帘,陶然读书自乐,有严君平之风。年六十五卒。著术学书甚多,经兵燹,遗稿散失,仅存《奇门括囊集》、《食墨录》、《鸣法》、《衍象》、《枢要》及《青囊》、《锦囊》等篇,待刊。
曾用名:廷暿、晨熺、晨憙。字子阳。号四大山人,又号卓卓子。又称龙伏山人、布衣子等。
矫文彦(1890-1971),名庸,乃龙伏山人长子。
陈乃赓,或为共甥,或为其再传弟子,暂无考。
奇门遁甲鸣法序
数术之学,唯奇门一家非它技可比。征之于数,实出于河图洛书、九宫八卦;征之于理,实系于天地人文、阴阳消息。但历年悠远,真经久佚,尤兼古昔圣王,止传(此处原有“真”字,疑衍)其心,未明发其口;继世贤哲,止著(此处原有“真”字,疑衍)其粗,未笔明其精。虽言传有风后神章、子房秘旨,亦只耳聆其音,并未面睹其色也。况又杜撰由唐吕,罹火自秦皇,则应前代之成规,荡然绝灭;后世之伪篇,倏忽施张。至业是学者,尊讹说如准绳;习是术者,法谬言似纪纲。以妄导妄,以盲引盲。所以则伪本随时而日兴,真旨随时而日妄矣。
予自弱冠,攻乎是技,遍访明师,博求诸史,购尚数十余极,读止千百卷已,未有不北辙南辕,此臧彼否,换段移条,摘章更旨也者。其规则清纯,理论不杂,从未之有也。以是志稍有怠。噫!形愈悴,心愈专;道愈迷,力愈进。手不释卷,十数年之鸡窗;寝不就枕,百余月之辛勤,亦良可惜耳!奈心志未甘,苟闻讲究奇门之书者,精研奇门之术者,毋拘险阻,必谒求之。既谒之人,既求之书,亦皆予胸中了了,竟无有超出于某腹外之也。
憙三生有幸,宿世有缘。庚午之岁秋七月,街市偶来一卖卜人邹妙峰者,精于此术,相与友善,仅出只字片言,则较比俗本,大为详确,盖少有矛盾,亦不待辨焉。今祀冬日,俄降天真子孙道一老人于卜庐之下,时遭骤雨,高座清淡。老人启悬河之口,开混沌之天,发青囊之秘,倾黄册之玄,句句金销,字字珠钤。思之其胸罗日月,掌握乾坤者欤!想慈颔虎额,龙目鹤姿;伟躯丰颐,隆准庞眉;神光灿灿,苍髯垂垂;形容古峭,貌像异奇,决非庸常之器,因而拜之。老人大发婆心,即命润笔修笺,详录与予,曰:“此鹅眉山宏农道人之心印,而口授于我者也,命我毋须妄传。今观子形若槁木,心若死灰,芳年未壮而甘隐于卜筮,是必达时知命、修身炼性之人也,故可以授之,戒慎勿遗匪人。幸甚苟有良善之士志于斯者,亦不可吝焉。”予览其诀,伏首拜谢,畊心悟之,慌(疑为“恍”)然有得。可谓辨伪于千年之前,指南于百代之后;万古之津梁,奕世之宝筏;渡生出苦海之间,济难离网罗之穴,乃为大有益于天下者。予故不敢自善,亦不敢行欺,谨遵师教,结撰九篇,聊备高明同志云尔。
同治辛未仲冬五日
辽东龙伏山人自序于乐道书斋主之南牖下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4 21:58:01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本家传的书和出版的鸣法有什么不同吗?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4 22:00:4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本《奇门鸣法》,分上下二卷,九章全。封面署“陈乃赓”,首页有“乃赓”阳文印章。抄工精良,与河北获鹿县张抄本相得益彰,可称双璧。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4 22:03:51 | 显示全部楼层
zfc2001 发表于 2012-12-4 22:00
此本《奇门鸣法》,分上下二卷,九章全。封面署“陈乃赓”,首页有“乃赓”阳文印章。抄工精良,与河北获 ...

哦,我指的是内容方面,还有枢要和衍像不知道内容方面和华龄的有什么不同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4 22:1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内容并无不同。
个别地方有文字差异。可资校对。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5 17:39:16 | 显示全部楼层
zfc2001 发表于 2012-12-4 22:12
内容并无不同。
个别地方有文字差异。可资校对。

期待尽快面世!!!!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5 18:27:12 | 显示全部楼层
奇门括囊集有些期待,不知是何内容?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5 20:0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最好不要来什么线装本了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5 21: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ruiyijinqu 发表于 2012-12-5 17:39
期待尽快面世!!!!




请看天机网如下链接:

http://www.fengshui-168.com/fs168/discuz/discuzx/forum.php?mod=viewthread&tid=94705&extra=

此序言如需要下载,请回复。即可下载。


说明:

附件内容与此网帖相同。


矫氏全本《奇门鸣法》序言.doc (28.5 KB, 下载次数: 23)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7 23:2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fc2001 于 2012-12-7 23:34 编辑

"尤邃于《易》,受数理于戚允庵先生",以下是查到的戚允庵先生的资料。


戚允庵节孝碑.jpg


zfc2001 发表于 2012-12-5 21:34



此碑是举人李树龄为戚允菴歌功颂德而写。碑文称戚允翁者,以其年高,故尊称为"",其名为戚士升。据中华民国版《海城县志》卷三《孝义》载,"戚士升,字允庵,城内人,原籍山东黄县,父全甲,始迁海邑,以商业起家,积资甚厚。士升束发受书积学示售,年三十四父殁,遂淡于进取,专营实业,家事无巨细,必承母命而行,母年九十余,士升已逾花甲,时在母前嬉戏天真烂漫,有老来子之风。母殁,葬仪从丰,哀毁逾□,里邻咸啧啧称之,从兄士铭,客死于外,嫂王氏青年励节,士升奉母命留养于家,并为立嗣,嫂年九十一卒,始终敬礼不衰,同母弟妇王氏守志,士升亦厚遇之,敦睦姻尚任恤,凡宗族乡邻戚友有所求,无不立应使之,各如其意。以去贷不克偿者,即命宥讫慕仁颂德,里巷讴思遇人争讼,辄为排解,虽强悍者莫不折服。时人比之陈太邱云。本城山东会馆年久失修,势将坍塌,士升首倡捐资重加修整,山左商民至今称道之。同治五年马贼刘老好等陷牛庄,县城岌岌可危,士升请于邑宰郝佩芬募民勇、办团练、关门固守,昼夜巡视,城赖以安。光绪初,邑侯贺壎重修文庙,建筑他山书院讲堂、校舍、文场并修补城垣,士升为书院绅董,奉委督理工务。时当溽暑日杂畚锤间,汗津津下,不少辍,工竣贺令悯其劳,请大府嘉奖之。士升性耿介、临财不苟,为书院绅董数十年,出入官署,绝口不谈私事,历任县宰皆敬重之,而士林则仰若泰斗焉。士升多才艺医卜堪与,诸书无不通晓,尤擅长女科,凡产前病无不著手成春,历年施方活人甚众。光绪六年举人王耆龄等联名公举孝廉方正奉旨允准,颁赐孝廉方正匾额。年八十卒入祀乡贤孝子祠,子元桐、孙善卿俱业儒士升。从嫂王氏,弟妇王氏,子妇曲氏、张氏俱以节孝奉旨旌表,一门四节彤管流芳,人以为孝德所感云。"此记载与碑文内容相吻合。

    碑文据中华民国版《海城县志》卷六《艺文志》移录。
戚母张太夫人墓表.jpg



    戚母张太恭人墓表(中华民国年间)
刻于中华民国期间,于在藻撰文。墓表记载,张太恭人二十一岁时归于本邑戚元椿为原配夫人。其夫君年幼时过继给叔父戚士禄为子。嗣父早卒,张太恭人一心孝养嗣母。她结婚十年后夫卒,嗣母有三子荣卿、善祥、澍卿此时皆幼,张太恭人上事嗣母,下抚孤子。光绪六(庚辰.1880)年,她侍俸三十年的嗣母卒。第二年,夫君的本生父戚允庵(戚士升)卒,张太恭人经心尽力地操办这些丧葬事。张太恭人在光绪十六年七月卒于东灵通峪,享年六十一岁。其嗣母的长子荣卿(襄廷)等人以张太恭人苦节懿行,例应旌表请于朝廷,得旨允许建坊,并颁赐清标彤管匾额。继荣卿、善祥、澍卿卒三十年后,其嗣孙戚庆寅念及张太恭人潜德幽光,不忍久湮,请为此文墓表。表文中没署立墓表的年代。《海城县志》卷三《方伎清》载,戚荣卿,字襄廷,城内人,孝廉方正,士升(戚允庵)孙也。业儒气和蔼,多雅量,从祖父习医书,兼通卜筮,堪与诸术,尤精女科,施方济人多神效,乞方者踵相接。虽百忙中,必从容祥审以应之。家备丹药曰九厘散,以救捐伤而不取资,年六十七卒。另外,从《海城县志》卷六所载《重修海城山东会馆碑记》一文中提到光绪公孙襄廷(荣卿)司马复修两廊……。从中得知,戚襄廷为光绪年间人物。墓表中提及"荣卿(襄廷)卒三十年后…。"根据年代推算此文大约形成于民国晚期。
    墓表文据中华民国版《海城县志》卷六《艺文志》移录。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8 10: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书连连呀!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9 15:45:12 | 显示全部楼层
早点面世就好了呀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9 16:55: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查看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13 22: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宝贝来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16 19:36:37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有回复才能看啊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18 09:58:37 | 显示全部楼层
六壬的书籍都很少出呀,呵呵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2-12-20 12:51:1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看看。。。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22 19:02: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zfc2001 于 2012-12-22 19:19 编辑
zfc2001 发表于 2012-12-7 23:25
"尤邃于《易》,受数理于戚允庵先生",以下是查到的戚允庵先生的资料。


郑同按:前面所发有关戚允菴先生二图片,得自网络,亦为转录,谬误颇多。今日承YOK1111兄帮助,得下载民国十三年[1925]版《海城县志》、伪满康德四年[1937]版《海城县志》二书,一一复核,录入点校如下,以免以讹传讹。




孝廉方正戚士升墓道碑



邑人李澍龄字雨浓,举人



按:戚士升,字允庵。此碑是举人李树龄为其歌功颂德而写,碑文据民国十三年[1925]版《海城县志》卷八《艺文志》移录。称“孝廉方正”者,以其曾受清廷旌表,受赐“孝廉方正”匾额。伪满康德四年[1937]版《海城县志》卷六收有《戚允翁旌善碑》,与此文同,略有异文。称戚允翁者,以其年高,故尊称为“翁”。据伪满康德四年[1937]版《海城县志》卷三《孝义》载:“戚士升,字允庵,城内人,原籍山东黄县。父全甲,始迁海邑,以商业起家,积资甚厚。士升束发受书,积学未售。年三十四,父殁,遂淡于进取,专营实业。家事无巨细,必承母命而行。母年九十余,士升已逾花甲,时在母前嬉戏,天真烂熳,有老来子之风。母殁,葬仪从丰,哀毁逾,里邻咸啧啧称之。从兄士铭,客死于外,嫂王氏青年励节,士升奉母命留养于家,并为立嗣。嫂年九十一卒,始终敬礼不衰。同母弟妇王氏守志,士升亦厚遇之。敦睦姻,尚任恤,凡宗族乡邻戚友有所求,无不立应,使之各如其意以去。贷不克偿者,即命宥讫。慕仁颂德,里巷讴思。遇人争讼,辄为排解,虽强悍者莫不折服,时人比之陈太邱云。本城山东会馆年久失修,势将坍塌,士升首倡捐资,重加修整,山左商民至今称道之。同治五年,马贼刘老好等陷牛庄,县城岌岌可危,士升请于邑宰郝佩芬,募民勇,办团练,关门固守,昼夜巡视,城赖以安。光绪初,邑侯贺壎重修文庙,建筑他山书院讲堂、校舍、文场,并修补城垣,士升为书院绅董,奉委督理工务。时当溽暑,日杂畚锸间,汗津津下,不少辍。工竣,贺令悯其劳,请大府嘉奖之。士升性耿介,临财不苟,为书院绅董数十年,出入官署,绝口不谈私事。历任县宰皆敬重之,而士林则仰若泰斗焉。士升多才艺,医卜堪舆诸书,无不通晓。尤擅长女科,凡产前后病,无不著手成春,历年施方,活人甚众。光绪六年,举人王耆龄等联名公举“孝廉方正”,奉旨允准,颁赐‘孝廉方正’匾额。年八十卒,入祀乡贤孝子祠。子元桐、孙善卿,俱业儒。士升从嫂王氏、弟妇王氏、子妇曲氏、张氏,俱以节孝奉旨旌表。一门四节,彤管流芳,人以为孝德所感云。”此记载与碑文内容相吻合。



我玉皇香案吏,三千界小谪人间;公佛地位中人,八十年仍归天上。以彼王乔跨鹤,传说骑箕;张仲旧是文昌,苏轼还为奎宿;曼倩没而岁星曜,狄老亡而南斗明。从来大老,上应星辰;人之云亡,芳征不沫。是以灵均汩没,宋玉招魂;谢傅沦亡,羊昙痛哭。过铁邱而思季路,望金隄而吊王遵。祭贾傅于长沙,哭温公于涑水。自古大雅,老成典型,一世人宗,百身莫赎,虽死之日,犹生之年。此言坊行表者,所以有墓志之铭;望风怀想者,所以有神道之碑也。



若我允翁老伯,则尤有说焉。迩其承家山左,表宅临溟,世继诗书,门标忠孝。登仁寿之域,居廉让之间。行则回胜母之车,渴不饮盗泉之水。慈惠则乡愚戴德,刚方则阛阓知名。至孝所格,天赐百祥。仁人之征,身膺五福。当年梁灏,昔日汾阳。景仰高风,后先媲美。此允翁之素也。



若乃少成若性,昭质无亏;读《孝子传》而增悲,废 [《旌善碑》作“诵”。]《蓼莪诗》而生感。备茅容之馔,鹤发承颜。奉孔奋之珍,龙钟侍膳。百年孺慕,一室天和。耄耋居丧,节哀尽礼。陈思道则虎豹环墓,王公世则鸟兽助哀。植山涛之柏,永著休祥。生刘说之芝,无非诚感。此允翁之孝也。



又况职在庭闱,称于乡党;友于兄弟,谊笃天亲。弱冠鹡鸰相恤,叠开荆树之花;中年雁影分飞,遽陨桐枝之叶。刑晏不私己子,朱显分劵早焚。续彼大宗,悯其不祀。联宗支于一脉,慰骨肉于九原。笙兰陔而瑟棣萼,门桑梓而户茑萝。名正言顺,仁至义尽;以嗣以续,有经有权,此允翁之悌也。



犹复学在山林,名在天壤。范仲淹乃一朝人望,萧望之为当代儒宗。王阳明专讲良知,薛文清惟言性善。高文通治产不忘阐经,王彦方服牵犹思讲学。群流仰望康成,不美三公;天下皆知罗隐,何须一第?此允翁之学也。



若其型仁讲让,志洁行芳。王烈以义行著,不直者愧使之闻;墟王以礼让称,疾急者均霑其惠。子弟服孔嵩之训,盗贼感戴封之贤。吴复古则境内赖以保全,蔡孟嘉之乡里因而皆化。一人之性,一代之风,世有其人,苍生之福。此允翁之德也。



然又老瑀性刚,长孺太戆,和而能峻,博而不繁。负朱云岳岳之声,有黄宪汪汪之度。寓温于厉,守正不阿。论交严辨鹿马之奸,入世不附莽操之党。与人为善,不恶而严。即此日有曹鼐不可之操,卜异时有平原独无之概。此允翁之节也。



矧其王良恭俭,沈景清操。崔洪则口不言财,杨玢则任邻侵地。贸易无非经济,懋迁则有儒风;好施不为沽名,一介必严非义。取与判为舜为蹠之界,品德在不夷不惠之间。此允翁之廉也。



至于心好异书,性乐酒德;演一行之法,研七政之编。方遗和缓,囊探扁鹊之书。秘启苞符,案卜尧夫之术。白发希夷,志天文而演易;庞眉太素,辨药性以传经。占星追昔日京房,卜地是前身郭璞。虽云小道,皆有可观。大德不踰,细行亦备。此允翁之艺也。



龄黑头早岁,青眼相叨;就正典型,如亲贤圣。郑康成入季常之帐,异世犹荣。刘原父登君宝之堂,逢人称快。今者南冠自絷,北面无缘。哭奠倾觞,望棺饮痛。情同少逸,恨未旌安。石以书碑,才愧延之;妄欲吊渊,明而作诔。(伪满康德四年[1937]《海城县志卷六·戚允翁旌善碑》作“如右所陈,无非观炙,乃群伦所共戴,岂一人之私言?仆以一介伧狂,得承钧诲。王粲之貌寝自愧,谬蒙奖饰于蔡邕;左思之形陋滋惭,屡被提撕于张载。在后辈则有过情之耻,在前哲若贻阿好之讥。芳型古道,涕泪千秋。知己感恩,痛肠百折。望北邙而泣下,怆怀修士之碑。过西里而神伤,凭吊高人之墓。”)爰为之铭曰:[伪满康德四年[1937]《海城县志卷六·戚允翁旌善碑》作“爰为之辞曰”:]



少微星陨兮,太乙芒寒。玉楼赴召兮,摈影人寰。凫旌鹤翣兮,泣元凤与哀鸾。灵根不没兮,万水千山。兰摧玉折兮,上碧落而下黄泉。魂兮其何日归来兮,极之天穷地老,海枯山闷,竟一去不还!



















戚母张太恭人墓表



邑人于在藻癸卯举人



按:此碑刻于中华民国期间,于在藻撰文。墓表文据伪满康德四年[1937]版《海城县志》卷六《艺文志》移录。墓表记载,张太恭人二十一岁时,归于本邑戚元椿为原配夫人。其夫君年幼时,过继给叔父戚士禄为子。嗣父早卒,张太恭人一心孝养嗣母。她结婚十年后,夫卒,有三子:荣卿、善祥、澍卿,此时皆幼。张太恭人上事嗣母,下抚孤子。光绪六年(庚辰,1880),她侍奉三十年的嗣母卒。第二年,夫君的本生父戚允庵(戚士升)卒,张太恭人尽心尽力地操办这些丧葬事。张太恭人在光绪十六年七月卒于东灵通峪,享年六十一岁。长子荣卿(襄廷)等人,以张太恭人苦节懿行,例应旌表,请于朝廷,得旨允许建坊,并颁赐“清标彤管”匾额。未及施行,而兵燹至,荣卿、澍卿亦先后殁。三十年后,其嗣孙戚庆寅念及张太恭人潜德幽光,不忍久湮,请为此文墓表。表文中未署立墓表的年代。伪满康德四年[1937]版《海城县志》卷三《方伎》载:“戚荣卿,字襄廷,城内人,孝廉方正,士升(戚允庵)孙也。业儒,气和蔼,多雅量,从祖父习医书,兼通卜筮、堪舆诸术。尤精女科,施方济人,多神效,乞方者踵相接。虽百忙中,必从容详审以应之。家备丹药,曰‘九厘散’,以救损伤,而不取资。年六十七卒。”另外,从[1937] 版《海城县志》卷六所载《重修海城山东会馆碑记》一文中提到“光绪公孙襄廷(荣卿)司马复修两廊……”中得知,戚襄廷为光绪年间人物。墓表中提及“荣卿(襄廷)卒三十年后……”根据年代推算,此文大约形成于民国晚期。



张太恭人,戚府君讳元椿之元配,同邑处士张公讳大馨之长女也。秉性纯淑,幼娴礼教,年二十一岁于归。府君生而病喑不能言,太恭人事之惟谨。府君幼继叔父士禄公为嗣,嗣父早卒,嗣母王太夫人励柏舟节,太恭人归,则一意孝养王太夫人,晨馐夕膳,问寝视疾,极纤细劳苦之事,无不倾心任之。偶有所需,瞚未及发,先意承志,旋至立应,有若素成。府君本生父允庵公以为贤,悉以家事畀之。太恭人兼综内政,昼议酒浆,夜治丝枲,奴耕女织,罔有不勤。诸娣姒先后来归,躬率操作,先其难者,让其易者。门庭雍睦,嘻嗃无闻,室以大和。



太恭人归后十年而府君没。当是时也,嗣母王太夫人春秋既高,有子三:长荣卿,次善祥,次澍卿,皆幼。太恭人上事孀姑,下抚诸孤,门庭具饬,井堰蠲洁。越五年,次男善祥又殇,虽屡觏大慼,而朝夕服事王太夫人,一如其朔。每食斋遫,捧盘匜手,羹汤以进,无或稍有失次。厥后长男荣卿稍长,出就外傅,每晚归,篝灯夜绩,必使就床下读,往往漏三下,明星在天,群动四息,孤灯荧然,书声与机声相应和,而太恭人夷然不以为劳也。



迨光绪庚辰秋,府君嗣母王太夫人卒逾年,本生父允菴公又卒,太恭人皆哀毁逾礼,朝夕馈奠,必躬必虔。经营丧葬一切,饰终典礼,罔不毕备,无有缺失。盖其敬事王太夫人始终不懈,而又锡类以其亲者如此。呜呼!大化夷而细法沦,世变极而人心坏。至孝苦节、贞顺纯懿之行,缙绅士大夫难言之,而况钗笄巾帼中哉?呜呼!难矣。



太恭人卒于光绪十六年,春秋六十有一,以是年七月葬于邑东灵通峪。初荣卿既壮,困于场屋,援例得同知,而同乡京官以太恭人苦节懿行,例应旌表,请于朝,得旨允准建坊,并颁赐“清标彤管”匾额。旋因甲午庚子兵燹频仍,未及举行,荣卿君、澍卿君先后殁。事垂三十年,其嗣孙庆寅以太恭人潜德幽光,不忍久湮,请为文以光泉壤。用具譔纯懿,综抉微显,勒诸贞珉。既用风励薄俗浇行,且以昭示来兹,永永无极。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3-10-8 08: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矫子阳奇门遁甲思路上的重大演变历程及其依归
刘金亮
      
当我们仔细研读矫子阳先生的四部奇门著作《鸣法》、《衍象》、《枢要》、《括囊》之后,矫先生在奇门遁甲上的思路演变历程变得清晰起来,他的思路最终转归也很明显,我们也从中能看清未来的探索方向。
一、迷茫时期,1862---1871。
矫先生1862年21岁开始以卖卜为业,在1871年见到天真子孙道一之前的10年时间里,读了大量奇门书籍,象大多数学奇门爱好者一样,在黑暗中摸索,始终没有找到一套清晰稳定、经得起实践检验的思路。
二、鸣法、衍象时期,1871---1875。
1871年是他术数生涯的重大转折点,这一年冬天他偶然机缘受教于天真子,接受了鸣法、衍象的思路。这一思路的根本点是:
1、重视三乙四宫,其中时干宫最为重要。
2、各宫内的要素分析上,本着“六壬是地支之学,奇门是天干之学”的思想,模拟六壬对地支细致入微的分析方法,精细地分析天干之间的关系,什么进茹、退茹、前间、后间、正冲、背冲等等,都是借用六壬对地支进行分析的概念,矫先生按天真子的思路把它们都用在对天干的分析上,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其条理性以及与术数基本原理之契合令人拍案叫绝。
3、分类占断方面,功名看开门、婚姻看休门、求财看生门、占病看天芮、占盗看天蓬、占贼看玄武、道路看白虎等等。这种方法我们姑且称之为“广象取用神法”,或简称为“广象法”。之所以称之为“广象”,是因为它不仅取八卦类象,还取神盘和奇仪的类象以定用神。广象法取用神与转盘奇门大同小异,小异主要体现在比如转盘里面婚姻看乙与庚,但矫先生看休门,或看男女双方年命;占风,转盘奇门看天辅星,矫先生主要看白虎等等。
4、同时提到了另一套判断体系,即六亲体系,但衍象主要不是用六亲体系,而是“广象法”。
三、枢要时期。
这一时期矫先生思路极大开阔,不仅承袭了前一时期主要借鉴六壬的思路,还进一步发挥,还全面系统地借鉴了六爻的动、静、冲、合,甚至还把关间夹照等紫微斗数的思路也借鉴过来。
四、括囊时期。
第二、三时期都是发散时期,这些时期里,矫先生思路异常广阔,各种奇思妙想如天马行空,令人拍案叫绝的思想火花俯拾皆是。但是,无论矫先生个人,还是认真地把他的思路付诸实践的后学,都会发现这种放得太开的思路需要收束,需要进一步条理化,突出主线。具体体现在,每一件所测之事要看的宫都很多,每一个宫中的要素也更多,决定吉凶成败的关键到底在哪里?这个问题不解决,仍不能说奇门具有了重大实用价值。于是,矫先生以过则勿惮改勇气和严谨态度,勇敢地对自己过去的许多观点都做了修正和收束。修改的地方包括起局的方法,星和门在阴遁时的排法,空亡从日论而不以时论,六亲也以日论而不以时论,还把阴阳值使的新概念公诸于世。这些还都只是修正或继续引入新概念,进一步发散,不是收束。
真正使“括囊”收束的概念名至实归的是他提出的十八字诀。十八字诀基本上是全面借鉴六爻和六壬的思路,更主要是六爻的思路。取用神方面,矫先生虽然仍然强调广象法,但六亲用法比以前有所强调。
今后探索方向。
历经第二、三、四时期,到括囊为止,矫先生为我们开拓了一条走向更加条理化的路子。沿着这条路子,我们已经可以看到光明。但是,矫先生留给我们的是六亲体系与广象体系并存的双轨制。我个人认为,下一步应当进一步探索完全用六亲体系的路子。六亲比广象法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比如,由于广象法既取星又取门,又取宫、神、奇仪为用神,这就必然造成一件事多重取象都合理的现象,从一开始就造成分歧。比如测婚姻,转盘说看乙与庚,矫先生说看休门,也有的门派看男女双方年命,应该说都有道理;占风,转盘说看天辅星,矫先生说看白虎;占雨,有的说看天蓬、休门、壬、癸,有的说看坎宫,各执一词,莫衷一是,然而又各有一定道理。星、门、宫属于八卦系统,神属于神煞系统,奇仪属于天干系统,取用神要到三大系统中去找,出矛盾很正常,不出矛盾才是怪事。即使在三大系统中任一系统内部,也存在着多条岔路,比如占雨,如果我们把取用神限定在八卦系统内,不涉及神煞系统或天干系统,那么在八卦系统内就没有分歧了吗?仍然有,占雨是看天蓬星还是看休门,还是看坎宫?这三者都在八卦系统内,其属性都属水,看哪个都有道理。如果我们把取用神限定在天干系统内,不涉及八卦系统或神煞系统,那么占雨是看壬还是看癸,看天盘壬还是地盘壬、天盘癸还是地盘癸?这四者都在天干系统内,都属水,看天盘、地盘都有一定道理。同样,占看病,有人说中医看乙奇,西医看天心星,这里面也存在着看天盘乙奇还是地盘乙奇,看天盘天心星,还是地盘天心星所在之干六宫的问题。面对这种多歧路的局面,如果判断错误,你不知道是否由于用神取错。遇到这种有分歧之处,有人说两者都看,这种兼收并蓄的调和论使奇门遁甲在解断上必然出现矛盾。归根结底,在奇门遁甲的解断阶段,矛盾、无所适从的根源在于“用神的非维一性”,它是奇门遁甲在判断阶段的诸般谜团之源。

“用神非唯一性”也是奇门遁甲评估阶段困境之根源。其它术数一般错就是错,对就是对,能够比较清楚地判断出来,但奇门遁甲却不一定。因为,你用一种方法取用神,发现结果对不上号,你就会想起其它取用神方法来,或者别人跟你说:“我们这个门派不是这个断法,我祖传的方法是这样的。。。”,如此这般,你会发现,这个例子如果用另一种断法结果就是对的。由于几乎所有问题都可以到三大体系中去找到不同的取用神方法,马后炮回想起来,一般都能找到其它方法可以得出正确结果。这时候,你会想,原来结果不对并非由于奇门本身有问题,是我自己的判断思路有问题,还需要继续探索,继续找高人,继续找秘籍。这样,奇门就成了永远吊着你的胃口、永远需要探索的领域,你永远觉得希望就在眼前、可又遥不可及。
用广象体系取用神本身已经有“用神非唯一性”的困境,如果在三大系统之外再加上一个与此完全不同的六亲体系,等于是要到四个大系统中去找用神,更是乱上加乱。六亲体系本身则很有理致,只有一套取用标准,即所有的事情最终都要在六亲这个体系里面找到用神,而不存在到不同的体系中去找用神的问题。而且六亲体系在金口诀、六爻和八字里面有上千年的传承,前人的智慧和经验在此有着无比深厚的积淀,其神奇性、有效性不容置疑。而且,由于奇门中的六亲实际上是十神的概念,即父母不是混论,而是分为父和母,妻财分为妻和财,兄弟分为比和劫,子孙分为子和孙,官鬼分为官和鬼,因而奇门的六亲一起手就体现出它更细腻、信息更丰富的优势。
奇门中用六亲体系,并不意味着废弃广象法,广象法在取象方面给我们留下了丰富的遗产和重要提示。比如,《衍象》中为我们留下了大量丰富细腻的象。再比如,王力军老师在测病人的时候,子孙宫中有乙亥,王老师断为汤药。因为在六亲体系里,子孙宫为医药宫,乙为草木为中药,亥为汤水,乙与亥合起来为汤药,巧妙之极。这样的思路,都是在广象法中积淀下来的宝贵知识和经验,不但不应废弃,还应该承继下来并且进一步发扬光大,这方面的潜力无限。一旦根本思路确定之后,象越多越好,因为象越多信息就越丰富,断得越细腻、越生动形象。
用神统一到六亲之后,原来的诸多矛盾和混乱忽然烟消云散。比如,求测人丢了手机,有的预测师说,丁奇代表手机,应该看丁奇所在之宫;有的说景门代表手机,应该看景门所在之宫;有的说惊门代表手机,应该看惊门所在之宫;有的说开门代表手机,应该看开门。还有的说,看丁奇没有错,但不是看天盘丁奇,而是看地盘丁奇所在之宫;有的说,看惊门没错,但不是看惊门所落之宫,而是看惊门所来的兑七宫;有的说看景门所来的离九宫;有的说看开门所来的干六宫;有的说,以上各宫都可以参看、多条信息交叉锁定。其实,在六亲体系里,我们只看年命宫和六亲的财宫,与其它宫无关,清楚明白,没有任何分歧。如果结果是错的,你需要去找起局方法是否有误,不要去广象法里找其它断法。
把用神统一到六亲体系上来不但能解决“用神非唯一性”的问题,还使旺衰和吉凶成败的判断思路清晰起来。六爻已经为我们开拓出来一条上千年来行之有效的路径,即旺衰根据月建、日辰判断。六爻主要考虑用爻的旺衰,奇门中主要考虑年命宫、用神宫,以及宫内各要素的旺衰。用上括囊里面的天盘暗干支、地盘暗干支、人盘暗干支之后,每一个宫里面的干支用十八字诀加以分析,思路空前清晰。尤其用刑冲克害合空等等,经过一番努力探索,不但能把吉凶成败断出来,还能把应期的干支都定出来。
括囊阶段对奇门遁甲的另一大改进是对地支的重视。
目前市面上流传的奇门,一般都没有暗支,甚至连暗干都没有。鸣法体系中不但有暗干,还有暗支,而且,不是一套暗干支,而是天地人盘三套暗干支。仔细揣摩奇门体系构造就会发现,在没有暗支的体系里,由于每个天干,不管是明干还是暗干,最多带有一个旬首之支,比如甲子遁戊里面带一个子字。这一个地支只能是旬首之支,即只能是阳支,永远不会出现阴支。在一个没有阴支的体系里,刑冲克害合空都常常没有出现的机会,这就难怪一些关系断不出来、应期难以判断。有了三套暗干支之后,一个宫中阳支阴支都有,而且不止一个,是三个,刑冲克害合空都有出现的机会,每个出现都有玄机在里面,都可以解读出相应的信息来,而且都是关键性信息。这样想来,不带暗干支的体系分明是一套严重残缺不全的体系,是先天残疾。这种体系里的解断在很大程度上是盲人摸象,每个人的判断都只是摸到某一两个部位而已。有了三套暗干支,才露出了奇门遁甲的庐山真面目,原来里面有这样多的玄机,现在都一一展现无遗。
括囊体系的另一重大改进是旺衰看地盘暗支与日建、月建的关系。
用其它方法,比如宫的旺衰、星的旺衰、门的旺衰、奇仪的旺衰,都存着在同一个时间段里,某个要素总是旺或者总是衰的问题,比如秋天测官运,谁的开门都旺;再比如酉月测财运,如果财宫落在震三宫,此为月破之宫,那就会出现在这一个月之内,不管谁来测,只要财宫落在震三宫,求财都不利,岂有此理。但是,如果以宫中地盘暗支来确定旺衰,那么根本不存在这个问题,因为每个宫中地盘得什么暗支是不确定的,是随机抓得的,同样是财宫落在震三宫,地盘暗支如果是申、酉,那就是旺。这样一来,旺衰就活了,奇门的旺衰悖论得以破解。
总之,矫先生的奇门到了括囊这一阶段,才真正让人看到了曙光,原来一些重大体系性缺陷得到完善,悖论得到了破解。一旦判断吉凶成败、应期等重大问题得到破解,那么,奇门遁甲不但具有很强的使用价值,而且其要素多的特点将不再是影响判断、令人无所适从的干扰项,而是会发挥出信息量大、丰富细腻的重大优势,其它数术望尘莫及,奇门遁甲是数术之王的称号将会名至实归。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3-12-3 22:56:45 |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仔细的看了一下《龙伏山人存世文稿*奇门遁甲鸣法》这本书,
果然是好书,讲的很详细,我很喜欢!
但是看到后来发现这本书的上卷第二十八页出现了错漏,
并且错漏的还很多,大约差 了十四句及注解部分。
对于这么一本装订精美的书来说,出现这种错误,
实为不该!!
希望此书再版时补入!!
QQ图片20131203224016987.JPG
QQ图片2013120322400412345.JPG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8-10-16 15:5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书  期待更多的好书出现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8-10-21 10: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能有鸣法的全套资料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18-11-22 04: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