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0861|回复: 67

【网络首发】地仙恩仇录 (又名蒋大鸿传奇)长篇连载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6 13:31: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楔  子

夜幕下的蒋家庄,比白天更添几分神秘

此刻,是初更时分

城门正面,一队黑衣人呈半月形包抄而来。。。。。。




四更,月已西沉!

一个面目俊良朗的少年似流星划天,翩鸿掠水般自远而近,当他到了城门正面时,大叫一声,呆立当场。。。。。。

庄院内外上下,触目恐怖,月光下只见地上横七竖八的排列着一具具尸体,一座庄院已成了修罗场。如红似紫地血液染满了庄院前后的每一寸土地,清冷的月辉下,只见人人脸上都有一种惊诧、恐怖的神色。血腥之气,充塞在整个空气之中,令人作呕。

一阵清风吹来,少年打了个寒颤,放目四顾,空无一人。

少年看到这凄凉的景色,惊叫一声,接着放声大哭!

过了半个时辰-----

少年拨出腰间长剑,沉声道:“庄内诸父老听了,我蒋大鸿如不报此血海深仇,天必灭之!”

铮铮其言,掷地有声。

说完,少年行了一个大礼,他立起身形仔细一看,似有马蹄声传来。

少年急忙施展轻功,就像一只灰色的大鹤,在溶溶夜色中消失了,远去了。





                  第一回    轻信人言   中计落敌手

                            再造绝艺   牢中得奇遇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

三年,在弹指间过去了。

三年,在江湖上也只是瞬间。

但在这三年之中,江湖中可发生了一件大事:中原一剑蒋南天被人杀死了!蒋家庄被人催毁了!这消息在江湖上传播着经久不衰。

江湖上——

人们在谈论:谁是凶手?

这凶手的武功真是深不可测啊!因为,蒋南天号称中原第一剑,一柄长剑天下几无抗手,他为人豪侠正直,视恶如仇,是一个正道人士敬佩,邪道人物暗恨的人物。且极力维护朝廷,几次随军出征辽东。

正因为如此,蒋南天结的仇家不在少数。不过,他的仇人中有此实力的不多见。

有人说:是女真高手。

但是,女真妖派这个邪帮恶派早已被蒋南天逐出中原,早已瓦解了,根本不可能。

那么,又会是什么人呢?

不过,这是仇杀是可以肯定了。





※      ※      ※



长安

是西北重镇,素有“古都”之称,历史上曾有十一个封建王朝在此建都。

长安地热,刚秀并济。

著名的景观有华清池,钟鼓楼,附近还有西岳华山。

长安又是是历史名城,士民繁庶,商贾云集,有“长安百万家”之称。

现在,是长安的黄昏,长安的黄昏与他处并无二样,黄昏的大街上显得十分拥护,仿佛突然变小了,因为,劳累了一天的人们都出来蹓跶了。一个面如朗月,目似流星的英俊少年,也和人们挤在一起,不过,他不是来蹓跶的。

这从他匆匆的神色就可以看出来,果然,他上了一座名唤“四海”的酒楼,酒楼上业已上灯了。光顾这里的人里,有杯不离手的醉鬼,有弹剑高吟的武林狂人,还有隐藏不露的高手。

总之,三教九流,人物俱全。

凡是江湖人物聚会的场所,都有一个特点:乌烟瘴气,乱七八糟!

少年要了几个菜,自斟自饮,甚得其趣!

他八成喝得兴趣来了,不大一会儿,十几斤上好的烈酒进了他的肚。

但他似乎压根儿没喝,仍然狂饮不止,这情形,颇有饮似长鲸吸百川,敢云吾是酒中仙的味道!

其他的人都被他惊人的酒量吓呆了,不约而同的看着他,如果有人没有看这个少年,那么,这个人一定是醉得不省人事了。

少年不管这些,他大约又喝上十来斤酒,结帐扬长而去。



※    ※    ※



一灯如豆,少年坐在小几旁喝着香茗。

蓦地,他觉得一阵阵异香飘入鼻观。

少年心知不妙,却已迟了,头重脚轻地跌倒在地上。

这时,窗户开启,一个夜行人跃了进来,他看了看倒在地上的少年,慢慢地向那边欺去,夜行人立在少年身边,犹豫了一会儿,“刷”地一声,拨出长剑,向少年刺去。

剑锋距喉头一寸,少年毫无反应,夜行人点了点头,收剑还鞘,弯腰准备拿少年的行囊.

这时,“昏倒在地”的少年翻身跃起,夜行人猝不及防,被少年扣住了脉门。

“你。。。。。。。你。。。。。。!”夜行人惊道。

少年微微一笑,道:“你的迷香失效了,对不对?”

夜行人是个黑衣汉子,他年龄在三十上下,马脸獐目,他干咳一声,道:“阁下真会演戏,镇定功夫超人一筹。”

少年笑道:“阁下谬赞了”。

黑衣汉子突地飞脚踢向少年下裆。

少年见了,微微一笑,翻腕抓住了黑衣汉子的脚胫,一扭一送,黑衣汉子跌出了丈外,“吧”地一声,摔在地上。

他的身手竟是不凡,跌下的时候,四肢用力往上一提,直跳起来,干净利落。

少年双手呈“掌灯观佛”式,问道:“我与阁下无怨无仇,阁下为何刻意加害?”

黑衣汉子道:“因为我受人之托”。

“谁?”

“无可奉告!”

少年恨得牙痒痒地道:“阁下大名?”

“职业杀手吴心!”

少年听了一呆,道:“久闻职业杀手虽是邪道人物,但却不算太坏,这次为何一改往例?”

黑衣汉子也就是职业杀手吴心的脸上竟显出了痛苦之色,他忽地仰天大笑起来,笑声中隐隐含着一丝颤抖,笑毕,吴心道:“是呀,不过,这次雇我的与有我大恩。”

吴心顿了顿,小眼乱转,接道:“我又爱惜阁下的功夫,不忍加害!”

说完,飞身穿窗而出。

少年追至窗前,却早已没有了吴心的影子。

他自语道:“吴心果然是条汉子。”

说完,吹灯入睡,一宿无语。

朝阳初上,少年又在酒店和一个汉子在交谈,那个汉子,不用说就是职业杀手吴心。看样子,他们已经谈了好大一会儿了。

少年举起杯道:“区区敬阁下一杯。”

吴心也举杯饮尽,问道:“敢问阁下可是当年中原第一剑蒋南天大侠之子?”

少年迟疑了一会儿,道:“正是小可。”

吴心道:“请问阁下大名?”

少年道:“在下名唤蒋大鸿。”

吴心道:“在下对蒋大侠的武功武德是万分心服的。”

顿了顿,吴心又道:“阁下可知你的仇人在哪里吗?”

少年迫切道:“区区明察暗访,已知道是女真余孽死灰复燃,但却不知他们总舵设在哪里。“

吴心道:“据我所知,女真总舵设在本城西山区的枝原之野。”

少年蒋大鸿听了,点点头。

吴心又道:“不过,阁下不可轻举妄动,以免打草惊蛇。”

蒋大鸿又道:“阁下提供的线索对我来说,真是太重要了。”

这时,已是日上三竿了。

吴心道:“在下告辞了,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只要阁下言一声,赴汤蹈火,在下决不推辞。”

说完,一抱拳离座而去。

蒋大鸿更无心思喝酒,也结帐离去。

现在,吴心又和一个蒙面人在密谈,蒙面人问道:“你认为蒋南天的儿子今晚会来吗?”

吴心道:“一定会的!”

那蒙面人仰首一阵狂笑,道:“蒋南天呀蒋南天,你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料到你的宝贝儿子命丧在老夫的手里,哈哈哈哈!

吴心亦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蒙面人狞声道:“一定要把姓蒋的小子抓住,决不能放过他!“

吴心道:“教主放心,属下决不让您失望!“



※   ※   ※



一弯眉月!高挂天空!

蒋大鸿腰悬长剑,身着劲装,直奔向西山区。他心急如焚,把身法提至极限,不在一会儿,西山区已然见望,只见除一大片松林外,更无他物,蒋大鸿在松林前停下身形。那松林在夜幕下就象一个庞大无比的怪兽,一声不响的蹲在那里,有说不出的恐怖。

蒋大鸿前行了数步,忽地内心无端端一动,“逢林莫入!”这句江湖老话闪入脑际。

如果说这片松林就象一个怪兽话,那么,这个怪兽已经张开了大血盆似的巨口,等着吃食物!

因为,就在此刻,树林里有无数双戴着鹿皮手套的手伸进了暗器袋!只要他们一扬手,那么,随随便便都可以要人命的剧毒暗器便会疾射出来!

蒋大鸿待了一会儿,还是举步走到松林前。

说时迟,那时快!

蓦地破空声大作,咻咻呜呜,挟着劲风,一阵阵袭向蒋大鸿!

蒋大鸿心中大骇,在这生命顷刻,千钧一发之际,身形向后倒掠一丈,同时,他的长剑已经电射而出,舞的呼呼风响!

只见剑风迫荡,剑光如练,剑气纵横,剑尖如山,一片青光,绕体而飞!

袭来的飞刀、镖、叉、刺等都被尽数挡开,四处乱飞!

这时,一个黑衣人,职业杀手吴心,一咬牙,三柄夺命神刀挟着劲风,直奔蒋大鸿。

这三柄夺命神刀煞是奇怪,竟是后发的先至,先发的后至,并且忽上忽下,飘忽不定。

蒋大鸿一个不提防,飞刀扎进了小腿,他“哎哟”一声,眼前一黑,真气一泄,顿时什么也不知道了。



※   ※   ※

蒋大鸿恢复知觉睁开眼一看,已是第二天的中午了。

他自觉伤势好转,勉强站起来一看,原来自己身处在一间牢固地石牢里。这间石牢有三丈见方。

只见四面墙壁均为石墙,说明白点,就是一间天然长成的石屋,只有一个尺许的石洞,是为通气孔和送饭的地方。

这个小石洞在石牢顶端。

正看着间,有人将一篮食物吊了下来,叫道:“蒋小子吃衣禄!”

蒋大鸿问道:“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在这里?”

上面传声道:“这是本教的死牢扶桑上宫,教主传令,将你终生囚禁,永不见天日!”

说完,人亦不见。

待蒋大鸿吃过了之后,上面又把竹篮拉上去。

蒋大鸿叹了口气,打量起这座石牢来,突然,他看见了石牢暗处,一具骸骨直直倚立着!骸骨的身上还披着七零八落的衣服,骨骼形状仍然完整。蒋大鸿不觉心中大惊,走近一看,骸骨旁石壁上似乎还写着字,他伸手抹去石壁上的青苔,果然现出了几行字来,那字迹笔划甚粗,入石却有五分许,显见是用指所划成,看那向行字道:“老夫横行江湖三十余载,虑不得出,乃手书老夫生平绝技‘玄空神功’于石壁,有缘者得之,即为吾之弟子,望习成后毁去,无极子书”

蒋大鸿抬头见那石壁上果然有字十余行,均为手指所写,不禁喜出望外。

他给无极子的骸骨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道:“弟子蒋大鸿,无意得此秘技,当是天意,望前辈保佑弟子早日功成。”

说完,便起身看那‘玄空神功’秘诀。

但见书道:玄空神功之境界存四,为炼精化无,炼无化神,炼神还虚,炼虚合道,若炼至炼神还虚,已罕有敌手,炼至炼虚合道,则进入化境矣。

下面又是功法具体精妙秘言,无上心法:“老子曰: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以得道者,得自然也,即知道为自然,欲得之者,非以自然求之,将何益也,诸法之修习,近道之阶梯也,自然而然,天道之所宗,万法之所归也。”是以采阴补阳,取坎填离,夺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机有所作为,是为无上功法。

玄空神功之修习,悟灵性为上,置身躯于度外,不生不灭,不垢不净,无欠无余,方成正果。

放下后天,先天自明,心不着像,大道自生,有欲观窍,无欲观妙,然若问必欲守之,则守何处?曰:一念欲动处,天地未形时。

行动须身密,语密,意密,若静中有动,是为入窍,一任自然,乃是真谛,精华洗身,亦饮灵药,见像归真,应须自悟,去我合神,方是真修,我法皆空,自见真如。”

自此以后,蒋大鸿每日三餐用过后,便勤修‘玄空神功’

牢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

云起云飞,月升日落,转眼之间,又是三年流逝。

欲知蒋大鸿是否得出石牢?请看下回分解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6 16:5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自封的校长 于 2010-12-6 18:56 编辑

回复 1# 自封的校长


   

第二回  习成绝技   金笼勇走大鸿

        惊心恶斗   亮剑首试锋芒

这一日,蒋大鸿见自己之‘枯木神功’已有八分火候,日后勤练,当更有进境,便用手掌抹去壁上真诀。

当他抹到最后一个字时,“哗啦”一声响,掉下了一块巴掌大的石片来。

蒋大鸿大吃一惊,退后一步,这时,他只见壁上现出一把剑柄来,蒋大鸿不禁大喜,伸手运劲拨出,他捧剑仔细看时,只见如同一池秋水闪耀,明镜出匣般,不由赞声道:“好剑!”

再仔细看剑身有一行小字:三元铁剑,上古神兵,得自西域,无坚不摧。

字形小如蚊足,蒋大鸿恍然大悟:原来无极子让抹石壁上文字,还有一层安排。这柄剑想来亦是无极子把石头抓下之后,把宝剑刺进去,复又合上如原,但手一动,石块就掉了。

想到这里,蒋大鸿不禁暗暗佩服无极子心思周密。他的剑已于三年前丢失,只余剑鞘,如今又得一神兵,岂能不喜?吃过早饭,蒋大鸿盘坐行功。

须臾入定,丹田之中,内气凝成一团,状似光明小球,光亮异常,照得腑脏透彻,处处清晰无摭,如透视浅川一般。气到行处,一团明光又出现在眉心,他自觉眼前一片明亮,如日光月华,明洁之极,此乃阴阳宝镜,非内力超凡入圣者则无。

静坐了半个时辰,蒋大鸿又练了一套家传‘水龙剑法’。这座石牢倒成了他的练功佳地。

练毕,他又对着无极子的骸骨拜了三拜,道:“前辈,弟子今日大功初成,要去石牢外复血海深仇,待大事一了,弟子当择风水佳地,藏您仙骨。”

说完,腾身跃上,他直跃到天窗口,这才犯了愁,原来这个天窗口乃是一个石洞,有丈余深,均为尺余见方,倒不知如何方得出?

蒋大鸿念头一闪,当下运起“玄空神功”于右掌,朝石洞击去,只听得“轰”然一声巨响,石屑乱飞,石洞已被他的神功击开五尺,洞口扩大四尺。

蒋大鸿见了,大喜,再发一掌,洞口已全透了。

他翻身跃出,上了地面之后,他眼睛见了阳光,怎么也睁不开。

过了许久,才慢慢适应。他一看,原来这里竟是一座庞大的建筑。

这是一座城堡,这座城堡依山而建,气势雄伟,房屋显得密集而紧凑。但是那栉此相连的房屋却建设的极为整齐有致,部分是纯柏木染着丹色金漆的小巧楼阁,部分是以大麻石或青石条砌成的巨堂,屋子与屋子之间,以松柏竹桃以衬之,条条小径四通八达,庄内屋子多,规模大,仿佛是一个自成范畴的小镇。

蒋大鸿绕至城堡大门前,却见两名黑衣汉子走了过来,只听得左边一人道:“老汪,那藏僧好大的的架子呀!”

那老汪道:“你小子哪里知道,那藏僧法号‘天龙上人’和那‘青衣子’‘流云清远’‘蓝错’‘呼克西’均是关外顶尖儿的高手,尤其是天龙上人最为是武功高绝,天下无双,这次教主特地请他们四人,乃是要他们助咱教成为‘天下唯一教,武林我为尊’的得力助手。“

左边那人道:“难怪他们盛气凌人呢!“

二人一边说一边走,到了蒋大鸿面前也不自知,蒋大鸿更不答话,拨出三元铁剑在手,那老汪抬头猛见,惊道:“阁下怎么回事?”

蒋大鸿冷声道:“快去叫你们的教主来领死!”

老汪道:“好大的口气,我说你是吃了虎心豹子胆,竟敢到三合教总舵来生事,找死也不寻个地方!”

蒋大鸿大喝一声,三元铁剑一式:“七星打劫”,剑光闪处,老汪的人并没有早已飞出丈外!

收剑还鞘,他对那名吓呆了的汉子道:“快去!”

他汉子不敢啰嗦,急忙返回堡内,找人犬吠去了!

不大一会儿,只见一个藏僧和三个奇形汉子走了出来。只见那藏僧身材极是高大,头方耳阔,眼似灯笼,口似血盆,面似锅底鼻孔朝天,相貌十分古怪。

蒋大鸿见这僧人相貌可怖,一时倒是呆住了。

那黑衣汉子对藏僧道:“就是这小子!”

蒋大鸿心内忖道:“这个藏僧大概就是天龙上人了。”

那藏僧见蒋大鸿一脸不屑之色,不由得大怒,翻着怪眼道:“你就是来自寻死路的那个小子了?”

闭嘴”

天龙上人大怒,忽然脱下了大红纳衣,迎风一拦似一片红云直罩下来,挟带劲风,威势逼人。

蒋大鸿见来势凶狠,身移步换,避过下面,一手抓住袍角。

他只觉抓住的袒角就似铁板一般,心知不妙,急运“玄空神功”一声裂帛声响中,扯下了天龙上人手中的半边袍角。

天龙上人又惊又怒,拋开红袍,自腰间扯出两片飞铙,呼呼风响声中,铜铙卷起一道黄光向蒋大鸿击来。

蒋大鸿见来势极为凶狠,不宜硬接,于是斜身闪跃,避开了飞铙的正面,同时,三元铁剑电闪而出。

天龙上人又抢上两步,左手铜铙推拋出去。

只见铜铙突地倾斜削向蒋大鸿。

蒋大鸿闪躲已是不极,便用公孙铁剑朝铜铙点去。

那铜铙在半空中折回,反咂向天龙上人,天龙上人见状微吃一惊,但这铜铙他业已练到收发由心的境界了,伸手接住铜铙。

但这铜铙来势力道绝大,把天龙上人身形带助半步。

天龙上人喝道:“果然有点门道!”

语音未落,右手铜饶又飞出,同时左手铜铙横扫,这是他的绝招,名唤:反吟伏吟。

书中暗表,这“反吟伏吟”江湖人称:“反吟伏吟势难当”,形容此招最难招架。

蒋大鸿之身形似水中游鱼,滑溜异常,只见他身形一闪,上击之铙已告走空。

这时,横扫之铙业已扫到。

他暗运玄功,“当”的一声多金铁交鸣声响,铜铙又被击回。这乃是:“移步换形”。

二人你来我往,斗了五七十招,兀是不分胜负.

两人都有些急了,天龙上人连发十二面飞铙。

刹那间,呜呜破空声大做。

他随接随掷,飞铙忽正忽歪,忽合忽分,忽上忽下,飘忽不定,有若流星乱掷。

蒋大鸿看得眼花缭乱,心下暗惊。

他挡了几招,定下心来,聚气凝神,施展“以不变应万变”的战术,剑招一变,顿时只见剑光如山,剑影似练,一片清光缭绕,护定周身上下,如同浪中巨礁,岩边危石一般,屹立不动。

天龙上人等几人见他剑法如此神妙,心下均大惊,天龙上人的十二面飞铙合起来威力虽大,运转如飞,但是剑花乱闪,寒芒吞吐,剑气纵横,剑风迫荡,剑光霍霍,劲风嘶嘶,组成了一面寒光网,十二面飞铙总是攻不进剑光之中。

二人越斗越狠,只见一片黄光波涛中罩着万点银芒,劲风四溢,场中已是砂飞石走。

旁观者全惊呆了,又酣斗了四五十合。

蒋大鸿不由得心下暗惊,忖道:“如不是咱已练成了玄空神功,这回怕早已身受重创。”

天龙上人心里也暗产咕嘟:“自己五六十年修为奈何不了一个后生小子,真是八十岁老娘倒崩三岁孩儿。

瞬息之间,二个又恶斗了几十招。

双方均是毫不退让,越斗越急,场中更是无人影。

二人久战不决。

天龙上人攻不进蒋大鸿的剑光网。

蒋大鸿也冲不出天龙上人的十二面飞铙重重之围。

正舍命酣斗间,一名冒冒失失的黑衣汉子突欺身直进,单刀劈向蒋大鸿。

蒋大鸿舌绽春雷,虎吼一声,劈手夺过黑衣卫士的单刀,并把他带过身边,伸手抓住抡了一个圈儿,八九片飞铙全咂在黑衣汉子身上。

黑衣汉子惨叫一声,一命呜呼。

顿时,天龙上人的飞铙也被破解了,他收回三片飞铙,大叫道:“儿郎们,谁若能杀了他赏银百两!”

这时,场中已经围攻了许多黑衣汉子,他们听了这个声音,都发一声喊,拼命围上,天龙上人,木加里,章钟山,呼克西四人亦围了上来。

蒋大鸿见状,连人带剑舞成一道白光,飞掠过去。

抢过来的一些不知死活的卫士黑衣汉子们臂折腿断,均为剑光扫伤。这时,天龙上人叫道:“你们闪开!”

众黑衣人见蒋大鸿如此功夫,早已吓破了胆,也不敢贪那百两赏银了,还是老命要紧,全退了开去。

但是蒋大鸿却施展绝顶轻功,早已没了影儿。

一名黑衣汉子道:“这小子是什么人?怎的功夫如此之深?”

另一名黑衣汉子道:“此人颇象三年前被禁的蒋大鸿。”

为了证实他的话似的,这时,一名黑衣汉子叫着跑过来道:“不好了,死牢中的蒋小子逃跑了!”

众黑衣汉子哗然!

※       ※       ※

三合教议事厅内。

天龙上人、蓝错、木加里,呼克西、三合教教主、二教主、三教主、总护法、阴阳二圣、左右护法、全部团坐,商议这个重大事件。

天龙上人道:“这小子功夫之高,兀不在贫僧这下了,贫僧施尽全力,才堪堪的打个平手。”

三合教教主道:“唉,要是我们当初把他杀了,他哪有今天,眼见本教九九重阳开坛大典,这小子一搅手,又要费周折了。”

顿了顿,他又叫道:“传,不择任何手段除掉蒋大鸿!”

一名汉子应道:“是!”

木加里道:“对,就这么最好!”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7 11:53:5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回       飞来横祸  更胜一筹终无妨
              难忍义亡 水镜庵内又辨证

一家小客栈内。
一灯如豆。
蒋大鸿准备宽衣安歇。
忽地,一声“传音入迷”传来:“蒋小子,快来受死!”
蒋大鸿听了,一个腾身,跃出窗外。
这时,他发现前面四五丈外,有一个黑点。
蒋大鸿暗暗吃惊于此人的轻身功夫,因为他一听到迷音传来,便穿窗而出,但在这瞬间,喊话之人掠出了四五丈远。
他心中不由惊诧不已。
二人风生两掖,足若奔雷,不大一会儿,已奔出十余里地。
这里,冷风呼啸,磷火遍地,萤火三五,明灭其间。
竟是一个乱坟堆,突地,前面黑影一闪身钻入了荒草中,踪影顿失。
蒋大鸿暗叹一声,掠身返回。


※        ※         ※
就在此刻,一个黑衣汉子匆匆从蒋大鸿房中走出,出了门,他狞笑一声,飞身而逝。
这时,蒋大鸿自窗口掠进屋内,他没有听到任何可疑之处,奔行了十余里地,他早已累得喉头冒火,拿起杯子便欲喝水。
蓦地!他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自己走时的半杯水如今已变成了满的了,这说明有人给他加了水!
若是往日,蒋大鸿可能早已仰头“咕嘟”喝了下去。
但是,现在他已和齐天教正面耗上了,不得不小心行事。
因为,三合教时刻都会要他的命,一点疏忽都可能铸成大错!
他把一个时刻不离身的骨针拿了出来,往杯内一点,顿时,针尖全黑!
他眉头一动,把茶水倒了一半在地上。
然后他倒在地上。
不大一会,一条人影幽灵般朝这里飞飘而来!
从他的身法看,是一流高手,掠进屋内,才见是一个灰衣老者。
他看了一眼地上的蒋大鸿,接着又去看那杯茶。
忽地,他险些叫出声来!
因为,他的脉门已被蒋大鸿拿住。
蒋大鸿道:“说!什么来路?”
灰衣老者道:“无可奉告!”
“那好,我让你永远也不会开口!”
“杀人?”
“对!”
老者忽起“毒蛇吐信”向蒋大鸿裆下踢去。
拳谚云:“万法起于阴”
也就是说这招腿法的凶狠,老者志在必得!谁知蒋大鸿身形一闪,避过敌腿,接着又是一个招腿,把老者扫出丈外,重重跌在地上。
但是老者贴地便又跃起,掠到门前。
蒋大鸿冷哼一声,凝聚八成“玄空神功”遥遥击出。
老者惨叫一声,“叭哒”身躯自空中掉在地上,张口喷出一口鲜血,死了。
“小施主好厉害的枯木神功!”
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蒋大鸿惊问道:“阁下何方高人?”
又一道语声响起:“清天明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
蒋大鸿一听道:“原来是‘酒僧’到了!”
忽觉眼前一花,凝目再看,却见面前出现了一个手持铜氿葫芦的和尚。
蒋大鸿又施一礼。
氿僧道:“不必多礼,不必多礼!”
说完“咕嘟”仰头喝下一大口氿。
抹了抹嘴,氿僧又道:“长话短说,瞧在咱俩有缘份的份上,我有一事相求。”
蒋大鸿道:“只要我办得到,在所不辞!”
“好,水镜庵最近有难,小哥可能替元悲解围?”
“是什么人竟敢在武林泰斗前无礼?”
“三合教”
“他们敢?”
“三合教势力绝大,高手如云,早有称霸武林的野心,有何不敢?”
“在下斗胆答应了!”
酒僧大喜道:“那么我先替元悲谢过了。”


※     ※    ※
几天后的一个夜晚——
夜静静的。水镜庵一片沉寂。
水镜庵山门外——
众寺僧列成罗汉大阵。
当先两名老僧定相庄严的逼视着天龙上人,姜尧,章仲山、骆氏鹏等四人。
天龙上人道:“一句话,你们接不接三合教主令?”
一名老僧庄严的道:“水镜庵乃名门古刹,不要轻易毁了!”
老僧道:“老纳宁愿战死!”
天龙上人一声长啸,数十名黑衣叹子自山门外古柏中一跃而出,直奔水镜庵群僧,一场激战终于拉开了战幕。
忽听有人高声喊喝:“水镜庵乃佛门圣地,岂容尔等撒野!”
说完,一人仗剑直奔向天龙上人。
天龙上人一看,原来是蒋大鸿。
天龙上人立即亮出飞铙。
姜尧的一把毒剑,章仲山的蛇形鞭,骆氏鹏的镔铁棒——
四人四般兵器,把蒋大鸿困住。
五人顿时大战起来!
蒋大鸿展开家传“水龙剑法”左攻右拒,闪电惊飙,万点银光,千般变化,剑影似练,剑尖似山,紫电飞闪,一口剑力战四名高手,兀是毫不退让,越战越勇。
四人见他身手如斯精妙,不由得暗暗心惊。
但饶是如此,他们四人的攻势仍然凌厉无前。
酣斗四五十招。
蒋大鸿突然施绝招:“颠倒阴阳”,三元铁剑倏地寒芒乱射,精光万点,如同狂风挟雨,巨浪拍天,迫得利四人均求自保!
蒋大鸿见了,宜速战速决,剑招再变,越发迅捷,翻翻滚滚,时而高扫,时而低刺,如同鹰隼飞天,蝶舞花河般,以一敌四,攻多守少。
酣战中——骆氏鹏突进,铁棒“骆氏飞星”直扑过来。
蒋大鸿身形一闪,左手凝聚十成“玄空神功”击打骆氏鹏.
骆氏鹏惨叫一声,身体就像是断了钱的风筝般跌出丈外,口吐鲜血,四肢抽搐,须臾即亡。
这时,天龙上人的飞铙逼前。
蒋大鸿三元孙剑一挡,“当”的一声,飞铙咂向姜尧。
姜尧见飞铙砸来,慌忙闪过。
三人一乱即合,复又苦斗。
蒋大鸿见招拆招,细察章仲山与姜尧二人的兵器。
章仲山的毒剑,除毒之外尚无甚怪处。
姜尧的蛇鞭却是上翻下抽,盘旋打滚,变幻百端,灵活万状,令人防不胜防。
但以功夫来说,却是天龙飞上人为高。
这边天龙上人等虽是无碍,那边众三合教卫士们却是险象环生。
水镜庵罗汉大阵更是玄妙无端,只见阵法变幻,五百名和尚左穿右插,虚实并用,使人眼花缭乱,互不相顾,三合教卫士们伤亡惨重(校长按:据吾所知,水镜庵在江苏,无罗汉大阵,武当亦无七星剑阵,这均为小说家们杜撰,信之则愚矣)。
天龙上人见状,道:“蒋小子由我一人对付,你俩去打那些和尚罢!”
姜尧,章仲山应道:“是!”
二人飞身离开战团。
蒋大鸿以一敌三,颇着难以取胜,此时撤去两人,不由精神大振,连连抢攻。
但是天龙上人的铜铙上内力越来越大,蒋大鸿堪堪敌住。
那厢边情形大变。
章仲山的毒剑如同毒蛇吐信,姜尧的蛇鞭如银龙抖甲,僧众击倒不少。
罗汉大阵顿解,僧众大乱!
蒋大鸿眼见危急,却无法脱身。
蓦地——
章仲山的毒剑刺向元通大师的咽喉。
蒋大鸿见了,大喝一声:“鼠辈敢尔!”
章仲山的毒剑去势一滞。
蒋大鸿一剑迫退天龙上人,连人带舞成一道白光向章仲山飞掠过去。
章仲山只好回剑自保。
这时,三合教卫士们与水镜庵群僧已成混战局面。
蒋大鸿展开迅疾的身法,解救处境危急的僧众,尽量避开与天龙上人等人碰头。
若天龙上人,章仲山,姜尧等人要伤害已方人时,他又来刺一剑或劈一掌,神出鬼没。
这样一来,三合教卫士倒叫他打倒不少。
天龙上人见伤亡惨重,忙叫道:“点子硬,风势紧,扯呼!“
三合教卫士们巴不得这一声,刹那间争先恐后的走了个干净。
天龙上人等也欲掠走。
蒋大鸿突叫道:“且慢!“
章仲山冷冷道:“什么事?“
蒋大鸿道:“阁下的毒剑伤了不少法师,想来你也有解药,就行个方便如何?“
章仲山听了,刚欲发怒,天龙上人以目示意,他自忖不敌,只得满心不愿意的把解药掏出来,道:“一人一粒,开水送服!蓝瓶的!好喝的!”
说完,二人划空而去。
元悲大师走过来,道:“今晚若非施主援手,水镜庵当陷入万劫不复之境,老纳谢过了。”
说完,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蒋大鸿慌忙还了一礼,道:“岂敢,岂敢!,大师之言,小可愧不敢当,黑白两道,一向井河不相犯,如今黑道中人猖狂如斯,站在武林正义立场,区区自不能袖手旁观。”
元悲大师一面命人清理场面,一面道:“请施主去小室,小坐如何?”
蒋大鸿道:“那么打扰了。”
他一面随元悲向寺内走,一这打量着寺院。
只见黄墙绿瓦,古柏苍松,青葱浓茂,森萝蓊葱,蔽日参天,令人神爽气清,行至其间,须眉皆碧,水镜庵号称佛门圣地,人若不入其境,不知其胜之万一。
二人走进山间,过四大天王殿到了大雄宝殿。
蒋大鸿给佛祖行了个大礼之后,这才到了方丈室。
坐定后,小沙弥送上茶来。
元悲大师道:“这次虽击退了三合教,老纳却深为忧虑。”
蒋大鸿道:“为什么?”
元悲大师道:“九九重阳节乃是推行盟主的轮期,坳纳深惧三合教从擂台上堂而皇之夺得武林盟主,那么武林中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蒋大鸿道:“白道英雄岂能不加过问?”
元悲大师道:“三合教这次卷土重来,定不是善者,况黑道巨头大都被他们罗致幕下,以老纳看来,没有哪门派能与三合教分庭抗礼了。”
蒋大鸿听了,也十分忧虑,道:“武林中竟无一人能独挽狂澜么?“
元悲大师道:“有,当然有!”
蒋大鸿道:“是谁?”
元悲大师道:“便是施主。”
蒋大鸿道:“在下何以有此回天之力?”
元悲道:“以老纳看来,施主之功夫当可与三合教教主一拼,老纳见施主击毙骆氏鹏那一掌,更是勇猛绝伦,不知是什么功夫?”
蒋大鸿道:“玄空神功!”
元悲惊叫道:“久闻玄空神功早已失传,却为施主所得,阿弥陀佛,武林有救星了。”
蒋大鸿道:“可惜小可未能全功告成。”
元悲道:“施主何不在寺院小住几日,再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老纳这里有‘大檀丸’可能会给施主帮上一点忙。本寺秘传神功秘籍天心正运神功秘解,施主可一并参悟。
蒋大鸿听了,大喜过望,道:“如此甚好,小可谢过了。”


※      ※      ※
这一日,蒋大鸿练功毕,自语道:“自己又得练一日,且又服下‘大檀丸’十粒,更得天心正运秘图,功夫想来精进不少。”
于是,他来到一块很丑陋但却很巨大的石头旁。
蒋大鸿距石一丈,双掌一圈推出,只听得轰隆一声响,巨大的石头四分五裂,他不禁吐了吐舌头。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7 18:48:39 | 显示全部楼层
乱七八糟的…蒋大鸿还不配称地仙!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7 19:47:12 | 显示全部楼层
称天仙如何?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7 20:00:54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家言,各位! 写的还是精妙非常的 我看了都乐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7 23:0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自封的校长 于 2010-12-7 23:09 编辑

回复 5# 自封的校长


   

第四回     艺高心细   魑魅计难施

         密谋暗室   魍魉再生非

夕阳西下!

古道苍茫!

残阳的余晖在西天上染了一抹美丽的嫣红。远近群山似乎笼罩着一层失落的空洞与抑郁。人们不知道要将彷徨的心定在那里才好。周遭全是暗淡淡的氲氤。这氤氲迷荡在黄昏的天地间。也弥漫在人们略带忧戚的意识里。因此,看起来那轮红日也把血红的余晖单色了。

天色终于又接着暗了下来。

暮岚四起,如烟似雾,太阳也把余光收去了,斜晖残照在东边的山尖上。

潼关古道上——

蒋大鸿朝着长安的方向走。他已经走了好几天的路了,这时,直觉告诉他,身后有人跟踪。但他并未摆脱,因为这真是他需要的。没行多久,路边出现了一片树林,树林不大,但很茂密。有条小路自林贯入。

蒋大鸿毫不犹豫的走进了小路,他没有回头,因为直觉告诉他,盯梢的人一直跟着他。入林数丈有一个拐弯处,正好有蓬荆棘。蒋大鸿急忙掩了进去。

盯梢者的身法不慢,须臾即至,却是两个人。只听得其中一人道:“蒋小子身法好快,倏忽就不见了。”

另一人道:“肯定在前面,咱们快赶上去!”

说话之间,已经离开四五丈余。

蒋大鸿折下一段树枝,双指一弹,可可的打在后面那人的肩上。

那人蓦然惊起,游目四顾,但杳无人迹,那人也是内家玄空派高手,自觉肩头一阵酸痛,便拍拍前面那人的肩膀说:“并肩子站着,有线上的朋友来了!”

被他拍肩头的那人回头说道:“吕相烈,你看见什么了?”

吕向烈更不答话,闷声不响,再次四处细看,仍无人影。他自语道:“真是怪事,莫非树上掉下什么东西,恰巧打在我的肩上?不对呀,树上掉下来的东西我不会感到一阵疼痛啊?”

这时,前面的那个人忽然叫了一声:“哎呀,有鬼!”

吕向烈急忙回头看前面那个人。

他这一回头,忽觉有人在他头上拍了一下。他飞快的一转身,回目急看,却什么也没有。

吕向烈不禁叫道:“真的有鬼,吕洪烈,我们快跑!”

二人展开身法,就往林外跑。

他俩刚跑到林边,却见一株小树猛烈的摇来晃去,枝叶哗哗作响。

二人魂飞天外,回头又往林内跑。跑着跑着,吕向烈竟然被什么东西绊着了,猛跌了一跤。他急忙爬起来,嘴里念叨着:“不知在下兄弟二人冲撞了何方神灵,但请恕罪,我们兄弟明日定备锡箔黄钱。。。。。。”

蓦地——

一道语音响起:“本仙乃是守路神,今日碰上你二人。昨日无极真君过,本仙未饶他小命!”

声音怪腔怪调,真不知是人?是鬼?

吕氏兄弟都亮出兵刃“三元不败”,书中暗表:这三元不败乃是吕氏家传绝学,此兵器由三个精铁所锻之圆圈相连制成,因为罕有敌手,故曰:“三元不败。”

“大胆!”

忽然有人大喝一声!

俩人猝不及防,吓得一抖,把兵刃全掉在地上。待二人定睛一看,却见一人笑嘻嘻的站在那里,正是蒋大鸿。

二人急欲闪身,但是,蒋大鸿比他们更快。

一人脖子上隔着一把宝剑,一人天灵盖上放着一只九宫掌。

看来,只要吕氏兄弟动一动,两颗大好头颅不免要受损了。

蒋大鸿点了二人:“嘛穴”,二人顿时倒地,周身无力。蒋大鸿身形后移五尺,问道:“你俩都是三合教徒弟子吗?”吕向烈道:“是又怎样?”

蒋大鸿道:“你们一路跟踪在下,却是何意?”

吕向烈道:“这是上命!”

蒋大鸿道:“你们直接传令的是什么人?”

吕洪烈接道:“无可奉告!”

蒋大鸿道:“看来,你们是不吃苦头不说实话了!”

却在这时,二人各各惨叫一声。蒋大鸿急忙抬头看,只见二人手脚抽搐,已快断气。二人胸正中都插着“三合夺命镖”。蒋大鸿叹了一口气,把两具尸体拖进树林中。继续赶路。

奔行了十呼十吸的当儿——蒋大鸿又听得一声惨叫传来。

他心头一震,不假思索的朝着惨叫声传来的方向奔去。他的身法极快,真如风驰电掣般。到了林子尽头,却是一无所见。他停下身形,四下环视,却是一片空寂。

惨叫声从何而来?

这时,吧嗒,一声响中,从树上掉下来一只草鞋。蒋大鸿一惊,退后三步。抬头看时,却见一个身着衲衣的和尚,坐在树杈上拿着铜葫芦喝酒,却是酒僧。

蒋大鸿一抱拳,道:“原来大师在此!”酒僧自树上飘身而下,套上鞋子,道:“阿弥陀佛。酒僧在此恭候多时了。”

蒋大鸿问道:“大师可曾听见一声惨叫?”

酒僧笑道:“那是老衲打发了一个三合教弟子,唉,那家伙也太不中用了,一点都不禁打,被我的葫芦给报销了,阿弥陀佛,为救一村,杀此一人,不是开杀戒,而是外显罗刹面,内怀菩萨心也!”

蒋大鸿不禁一笑,道:“大师倒是帮了小可的一个忙了,谢了!”

酒僧道:“阿弥陀佛,你帮了我的大忙,我也未曾谢过?”

蒋大鸿道:“大师言重了。”

酒僧道:“今日江湖纷纷传言,三合教要夺取武林盟主之位,白道人士显见不敌,唉,走一步说一步吧。”

蒋大鸿道:“虽然三合教目前暂时雄霸天下,但是自古邪不胜正啊!”

酒僧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就算将来各路英雄要摧毁三合教,也是腥风血雨呀。”

蒋大鸿道:“江湖人士都是在刀口舔血的生涯,再说,维护正义,流血是难免的。”

正在此时——

一声怪啸响在耳边!其声甚远,却入耳尖锐,蒋大鸿和酒僧都悚然一惊。怪叫声一声接着一声,有的如小儿夜哭;有的如空山猿啼;有的如狼嚎狮吼,有的如夜鹰低鸣;其声摇曳长空,凄厉之极!诸声杂做,显见来者不是一人。但不见人影。

酒僧道:“此乃三元玄空派反吟伏吟,煞是阴狠毒辣,炫人耳目,迷人心智,实则,调和阴阳,则无虐矣!”蒋大鸿点点头,道:“大师所言甚是,这是江湖宵小鼠辈的伎俩,不足挂齿!”

说时迟,那时快!

怪叫声刹时齐歇,奔来了几十个怪人,只见当先一人长发及地,身着鹿皮,头方耳廓,俨如洞口,鼻似蒜头,一串骷髅挂在颈间。说话之声犹如鹿鸣。

蒋大鸿见对方奇特诡异,浑身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再看后面十余个怪人,皆是满头白发,身披白袍,戴着白尖帽,伸着三寸舌,活像传说中的鬼魅。

蒋大鸿用“传音入迷”对酒僧说到:“来者是否就是江湖上声名狼藉的无锡玄空无常派的白无常?”酒僧道:“正是这群王八蛋!今天决不轻饶!”

蒋大鸿点点头。

这时,长发怪人突地仰首历笑起来!这笑声有如鬼哭。蒋大鸿和酒僧暗提真气,准备出手迎敌。

那怪人长笑了数声之后,问道:“谁是蒋大鸿?”

蒋大鸿心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嘴里应道:“在下就是!”

长发怪人干涩的笑了几声,又道:“你小子能耐不小啊!”

蒋大鸿眉头皱了皱,道:“阁下谬攒了!”

长发怪人对酒僧叫道:“我乃无常派掌门人张中山也!兀那和尚,识相得赶快躲开!不然你就得陪蒋小子黄泉做伴啦!”

酒僧道:“老衲走与不走,与施主似乎没有关系?”

常发怪人张中山哇哇乱叫,道:“孩儿们,去把那秃驴拿下,蒋大鸿我来对付!”

十余名怪人哄应一声,把酒僧团团围住,顿时大战起来!

(诸位看官:第四回校长的构思还有一段,得空再补上,现在有酒友携五粮液登门造访,校长有一场硬仗要打,就先搁一下,下次再补。谢谢各位的支持与关注!)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7 23: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7 23:12:15 | 显示全部楼层
称天仙如何?
yidanyongyou 发表于 2010-12-7 19:47



    您看着办吧,校长不敢说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7 23:28: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1# 自封的校长


    校长好样的。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0-12-8 08:2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阿弥托福,罪过罪过。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1:15:3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9# 自封的校长


    睡一觉起来,酒也醒了,接上文:

      长发怪人张中山用的是一柄铁制骷髅头,名曰:“玄空无常哭丧棒”,和蒋大鸿走了十余个回合。
蒋大鸿见张中山的兵器确实古怪,必有特别之处,当下不及细查,将三元铁剑使得呼呼风响。张中山见了,守紧门户,抡起玄空无常哭丧棒,呼呼啦啦,轰轰隆隆,前后左右都是一片黑影,威力甚是惊人。
蒋大鸿见自己的三元铁剑不敢与他硬碰,便剑法骤变,意在抢先,虚虚实实,指上打下,指东打西,招招套式,势势连环,张中山根本看不出蒋大鸿的剑法来路。他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蒋大鸿的影子,周围都是剑锋霍霍然。
张中山怪叫一声,玄空无常哭丧棒一力降十会,猛砸蒋大鸿三元铁剑,一式走空,险被刺中,忙又收紧门户。好在他内力雄厚,招法勇猛,一时之间还能与蒋大鸿打个平手。
但饶是如此,他还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张中山身为玄空无常派掌门,横行江湖数十年,以“双星会向、双星到座,旺山旺向、上山下水”四路哭丧棒法,可谓所向披靡。乃是邪派高手,心狠手辣,坏事做绝,在黑道业内也是臭名昭著的一霸。
那厢边——
酒僧与十余名白衣怪人也是打得天昏地暗,异常惨烈。
酒僧一身功夫也是出神入化,炉火纯青。
酣斗中——
一名怪人被他一式:“登山观水”击毙,接着,酒僧又起一腿,向另一名怪人踢去,那名怪人网友一闪,以为躲过了,但是酒僧的腿法端的是坚硬似铁,柔软如鞭,脚更不落地,接着一式:“左水倒右”,横扫向那名怪人之肋,那名怪人惨叫一身,倒地而亡。但是这些无常派弟子功夫已自不弱,狠狠进攻。酒僧见了,劈手夺过一根哭丧棒,展开“四局三合棍”来。
四局三合棍,和武当剑、杨家枪,名闻天下。而四局三合棍,尤其神妙异常,其诀曰:“登山观水口,入穴看名堂,水来左右需祥辨,局有正变要分明。”此处之水来,乃是对敌时之具体形式也。
武谚云:“枪扎一条线,棍扫一大片”棍在群战中最具威力。不过十个回合,又一名无常派弟子命丧三合棍下。
这时,随仅仅剩下八九名无常派子弟,但他们仍然垂死挣扎,负隅顽抗。酒僧三合棍法虽妙,一时也奈何不得。
蒋大鸿和张中山走了百十招,仍然不分胜负。二人都有些着急了。
就在这僵持的时刻,蒋大鸿忽然一招用老,门户大开。张中山见了,心头暗喜,哭丧棒“上山下水”,猛击而下。
蒋大鸿见了,右手运:“玄空神功”于三元铁剑上,剑尖抖出,已把哭丧棒头黏住。书中暗表,此乃玄空神功之“七星打劫”,乃是上乘功法。
只听得噗的一声闷响,哭丧棒顿时劈裂。
张中山叫声不好,身形“双星会坐”,向后急退。但是蒋大鸿的三元铁剑如影随行,刺中张中山的右臂,顿时血流如注。
张中山叫道:“点子硬,风势紧,扯乎!”
众无常派弟子听了,刹时走了个干净。
蒋大鸿道:“大师四局三合棍法,实在神妙,打得无常派众妖孽是屁滚尿流啊!”
酒僧道:“那里,那里,是他们不堪一击罢了。”
蒋大鸿道:“这回多亏大师相助,负责不堪设想!”




三合议事厅:“三合堂”内。
张中山禀报了战况,三合教主听了面色大变。
他想起与蒋大鸿几次交锋,却是损失惨重,虽然震怒,却未发作,他心想三合教弟子竟是如此无用,不觉阵阵心寒。但他们死伤累累,若再责怪,更恐离心。于是,他一挥手:“本座知道了,你下去吧!”
当下,更传天龙上人,姜尧,总护法等到共商大计。
三合教教主道:“蒋大鸿这龟孙子,近日连挫本教,此人不除,我心头之恨难消!”
总护法道:“莫非蒋大鸿有三头六臂不成?”
天龙上人道:“蒋大鸿的确扎手,我和姜尧、章仲山、骆氏鹏合战他一人,却未战上风!”
众人听了,无不骇然。
这时,姜尧说到:“蒋大鸿与其他各派都与我教为敌,我们就让他们自相残杀,坐收渔翁之利?”
章仲山接道:“如此甚好!”
总护法问道:“那么具体性动呢?”
只见姜尧却不答话,自怀中摸出一本书,众人看去,只见歪歪斜斜的写着《从师随笔》几个字。姜尧开书,接着说道:“可派人狙杀武陵中德高望重的老英雄,然后放出风来,说是蒋大鸿所杀,再派出本教弟子,伪称白道人物,怂恿大家一起与蒋大鸿为敌,这样一来,两败俱伤也好,杀了蒋大鸿也好,均对本教有利,岂不妙哉!”
天龙上人接道:“好计谋,你所执何书?”
姜尧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见天龙上人面有愠色,又接道:“子学尚浅,尚不足以言此,以待来年!”


要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2: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小说家言,各位! 写的还是精妙非常的 我看了都乐
三分归元 发表于 2010-12-7 20:00



    过奖,请继续关注!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2:1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书名是地仙恩仇录,写成纯武侠小说,与地仙无关,况武侠小说早已汉牛充栋。个人建议楼主写出地仙怎样寻真龙点大地、巧葬生龙口、制蛟龙、杨善惩恶的地仙仙术....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2:2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的书名是地仙恩仇录,写成纯武侠小说,与地仙无关,况武侠小说早已汉牛充栋。个人建议楼主写出地仙怎样寻真 ...
zsp138 发表于 2010-12-8 12:13



    校长还没有找到蒋大鸿有这方面的实例,如有,笔锋一转,自可成“仙”矣!谢谢您的关注!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2:29:08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校长已决定更名为《蒋大鸿传奇》,请您继续关注!谢谢宝贵意见。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2:44:59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校长已决定更名为《蒋大鸿传奇》,请您继续关注!谢谢宝贵意见。
自封的校长 发表于 2010-12-8 12:29



    别具一格说地理,玄空妙旨传奇中,古今奇士言天机,独看校长话玄机!君道妙法空中空,传奇一说又一新!!顶!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3:35:05 | 显示全部楼层
校长还没有找到蒋大鸿有这方面的实例,如有,笔锋一转,自可成“仙”矣!谢谢您的关注!
自封的校长 发表于 2010-12-8 12:27



    写小说,何不局限于蒋大鸿呢,可以把历代地仙甚至是后世地仙集中于一人,那才是真地仙。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3:50:16 | 显示全部楼层
称天仙如何?
yidanyongyou 发表于 2010-12-7 19:47



    这位仁兄好见识!紫阳真人曰:“学仙须是学天仙。”
    奈何时人意不专!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4:0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4# 自封的校长


   

他挡了几招,定下心来,聚气凝神,施展“以不变应万变”的战术,剑招一变,顿时只见剑光如山,剑影似练,一片清光缭绕,护定周身上下,如同浪中巨礁,岩边危石一般,屹立不动。

天龙上人等几人见他剑法如此神妙,心下均大惊,天龙上人的十二面飞铙合起来威力虽大,运转如飞,但是剑花乱闪,寒芒吞吐,剑气纵横,剑风迫荡,剑光霍霍,劲风嘶嘶,组成了一面寒光网,十二面飞铙总是攻不进剑光之中。

  此处应该加入:踏罡布斗,演绎奇门九宫步法与藏僧周旋。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14:09:4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自封的校长


   
蒋大鸿道:“大师四局三合棍法,实在神妙,打得无常派众妖孽是屁滚尿流啊!”
             无常本应属于玄空,今归属三合派。是潜伏还是叛逆?蒋公的秘技装在《玉函》中,需要《玉钥匙》才能打开。蒋公的剑是《插泥剑》,不知道校长学到几层了。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5:34:4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自封的校长


    蒋大鸿道:“大师四局三合棍法,实在神妙,打得无常派众妖孽是屁滚尿流啊!”
...
玄知子 发表于 2010-12-8 14:09



    呵呵,请看下回分解。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8 19:02: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4# 自封的校长


    第五回               轻信谣传 群雄齐出手
                          真相大白 一杰独归厚


昼夜交替!
红日东升!
山陕古道上,一老一少策马急行。
看这个老者,相貌很是不凡,只见他三缕长须,飘垂在胸前,面色红润,儒服儒冠。
这个老者,名为吴天柱,武功武德天下闻名。
却说这吴天柱,他对武林各大门派、白道英雄,极尽呵护之责,武林中人感念他,因他颇好堪舆之道,家传《水龙经》,故而送他“水龙先生”之雅号。
和他同行的是他的弟子李中子。
二人风尘仆仆,显是赶了不少路程。
募地——
人影闪处,道旁飞掠出一个英俊少年,道:“阁下可是水龙先生吴天柱?”
吴天柱道:“正是老朽,少侠有何见教?”
英俊少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爷找遍了整个川陕,这才寻着了你,今日你就认命吧!”
说完,拔出长剑,刷!刷!刷 ! 一连三剑,直刺吴天柱。
吴天柱不防他突然出手,身在马上,闪躲不及。李中子见了,身子前趋,意欲接下这几招,少年剑招如电,本来顺手一挥,就可以刺中李佐车的咽喉,不知何故他忽然撤剑,两臂一抖,身形上拔,一个:“白鹤冲天”跃起三丈多高,凌空直下,一剑直取吴天柱要害!
吴天柱闪躲已是不及,被少年一剑刺中正胸!
他惨叫一声:“中子,替我报仇!”说完,含冤死去。少年见了,道:“你死在我蒋大鸿手里,也不枉做人一趟!小爷去也!”身形一闪而逝。



这一日,蒋大鸿在“悦来客栈”和酒僧喝酒。不大一会儿,两个身配长剑的中年汉子绕道桌前,问道:“谁是蒋大鸿?”
蒋大鸿站起来,道::“区区就是,阁下有何见教?”
一名中年汉子道:“请随我走一趟!”
蒋大鸿和酒僧随中年汉子走出客栈,一去二三里,到了荒郊地。
蒋大鸿诧异道:“阁下领我至此,有何见教?”
一中年汉子道:“你真是蒋大鸿?”
蒋大鸿道:“还能有假不成?”
中年汉子道:“佩服佩服,好一个武林败类!”
蒋大鸿听了,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惊问道:“阁下何出此言?”
中年汉子咬牙道:“亨,你小子做的好事!你在川陕道上杀了武林中德高望重的水龙先生吴天柱,现在武陵中正义人士正愁找不到你呢!你今日还是自行了断吧!”
“啊?”
蒋大鸿听罢,惊得像头顶打了个炸雷,恨恨道:“此话从何说起?我蒋大鸿顶天立地,何曾做此事?”
中年汉子讥诮道:“好一个顶天立地,你杀了吴天柱老前辈,老前辈的弟子李中子在你的剑下逃了活口,是他一日之间,发出飞鸽传书,遍告武林,现在天下九大门派的高手都来讨伐你这个武林败类啦!”
蒋大鸿听了,着实吃惊不小!
酒僧也大惊失色,道:“蒋老弟不会作此恶行吧,尔等怕不是中了小人奸计?”
那中年汉子见识酒僧,忙施了一礼,道:“在下崆峒派弟子青衣子,这是我师弟衣青子,此事千真万确,三天前我们掌门接道李中子的飞鸽传书之后,便和和我们一道下山了,寻了两日,才找到蒋大鸿,天下英雄凡是接到白鸽传书的,已经齐聚长安啦!”
说完,抬手发出一枚“响金镖”。



茫茫武林,近日又起风波!
武林中白道人士从四面八方齐聚长安。
他们中有:
丐帮帮主   西利格;
峨眉掌门   罗玉峰;
华山掌门   刘中英;

武当掌门      青阳子;
天山派掌门  林彦廷
昆仑派掌门  月空大师
青城派掌门  青松大师
少林派掌门  元悲大师
清帮帮主      黄进荣
洪帮帮主      杜悦身


另外,白道中成名的英雄有:
蜀山神猿   阮中英
关东大侠   蔡龙飞
直隶大侠   李宗仁
。。。  。。。

(诸位看官,明日校长有活动,要准备一下,今天就写到这里,敬请继续关注!)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20:35: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剧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8 20: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1# 疯水大狮


    多谢前辈,晚辈受教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9 11:56: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自封的校长


    168这个江湖就要被你一路杀了。呵呵!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9 12: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25# 自封的校长

(书接前文)
   

不过,像滇南派、苏州派、上虞派、湘楚派、广东派这些门派却无人插手,因为在他们眼里,白道英雄都是死有余辜的。

却说众人正焦急呢,只听得:“日——”一声响,大家不觉大喜,均往郊外赶去。

一行人到了场中,崆峒派掌门“崆峒奇侠”陈震雷急声问道:“谁是蒋大鸿这个王八蛋?”

众人一起注目,青衣子一指蒋大鸿道:“就是此人!”

顿时,万众哗然,议论声如沸如潮。

丐帮帮主“独眼神丐”吴目道:“这小子眉清目秀,典型的小白脸,心肠如此之毒,却也怪了!”

华山派掌门刘中英道:“越是这人越是禽兽不如!”

一时间人头攒动,竟如庙会赶集般,炸开了。

“阿弥陀佛!”

倏然一声佛号,压过众人的喧哗声,,震得平地微颤。

元悲站出来道:“是非曲直,佛祖自知,老衲看蒋大鸿眉宇间正气充盈,不像邪恶之徒,此事是真是假,尚待详查!”

酒僧亦接道:“师兄所言不假,近几日平僧与蒋大鸿形影未离,蒋大鸿如何做的此事?”

武当派掌门青阳子道:“酒僧大名,路人皆知,大师虽是玩世不恭,却是侠义心肠,但此事由李中子当时目击,贫道认为不会有假。”

青城派掌门青松接道:“道兄所言极是!”

华山派掌门刘中英接道:“元悲大师和酒僧大师想是看在蒋大鸿与水镜庵有援手之恩,才庇护他了?难道吴天柱老前辈能白死不成?”

这时青帮帮主黄景荣叫道:“既然如此,我们快去杀了蒋大鸿,给吴老前辈报酬罢!”

刘中英接道:“是啊,黄大哥说得对,我们等什么?”

说完,亮出宝剑,第一个向蒋大鸿刺去!

一有人领头,顿时大伙儿全发一声喊,冲向蒋大鸿。

元悲、酒僧叹了一口气,已无可奈何。

蒋大鸿见了,哈哈大笑起来。

众人见他发笑,不觉停下来,德高望重的川中白道首领蜀山神猿袁中金沉声问道:“阁下死到临头,还有甚好笑的?充英雄气概吗?”

蒋大鸿朗朗道:“我笑诸位中了奸人之计,尚不自知!”

袁中金惊道:“你说什么?谁中了奸人之计?”

蒋大鸿道:“诸位今日把在下杀了,或我们两败俱伤之际,幕后人就会现身的!”

元悲大师道:“蒋施主所言不虚,数日前,水镜庵险遭危难,多亏蒋施主独挽浩劫,水镜庵才幸免遇难!”

天山派掌门“天山神剑”林彦廷惊道:“什么人敢在水镜庵撒野?”

元悲大师沉声道:“那些人自称元空教!”(谨按:诸位看官,应该是元空教,以前校长写三合教是笔误。)

元空教!

这三个字像三计闷雷敲在众人耳边!

昆仑派掌门月空大师道:“元空教乃是一时气焰弥天的邪恶教派,昔年残害武林正道人士,不是被中原一剑蒋南天蒋大侠除去了吗?为何又重现江湖?”

元悲大师道:“这定是死灰复燃,当时元空教被钱塘沈竹礽带到关外,这次卷土重来未可知?定不是好事,这位就是蒋南天蒋大侠之子,老衲忘了介绍给诸位。”

此言一出,众人轰动。

刘中英冷笑道:“地球人都知道蒋南天蒋大侠一家早在六七年前已经遇害,哪里还有个儿子?我看其中必定有鬼!”

元悲大师沉声道:“刘掌门的意思是老衲与蒋大鸿串通好了在这里撒弥天大谎?”

元悲大师久习玄功,面色神光凛凛,自成威仪,此语更是严厉无比,颇具风范。

刘中英道:“在。。。。。。在下并不是这意思,在下的意思是此人是假冒的!”

此言倒是引住了十几个人。

关东大侠蔡龙飞忽道:“刘掌门此言有理!大伙儿快上啊!”

这时已有三五人朝着蒋大鸿包抄过去。其余的将信将疑,但是见有人出头了,不好落后,便也跟着围上去。

一场混战终于拉开帷幕。蒋大鸿此事腹背受敌,只好拔出三元铁剑迎战。他大喝一声,身躯一转,一式:“飞布九宫”直扫过去,只听得一阵断金截玉之声,迎面几把兵刃全被截断!

直隶大侠李宗仁叫道:“大伙注意了,这厮是宝剑!”

混战一会儿,蒋大鸿渐露败相。

他处于下风有几个原因:

一是来者都是各派掌门,均为绝世高手;

二来他不愿伤人,怕误会更深,不敢用倒宫、吊扦、正替等杀招;

这样,终究是要下阵来的

蒋大鸿见状,把“玄空神功”运至三元铁剑上。顿时,只见的呼呼风响,浑身上下一片清光,三丈之内,全是冷电精芒,端的是泼水难进,风雨不透。众人见如此威力,都不敢过分迫近。

“天山神剑”林彦廷道:“此子剑法,海内少有,比起老朽,以仲伯之间啦,但这等武功,成了武林败类,真是可叹也!”

酣斗了一个多时辰,双方兀是各无所伤。

蒋大鸿忽然“托”地跳出圈子,道:“诸位住手!”

众人莫名其妙,均收起兵刃。林彦廷问道:“小伙儿,你有何话说?”适才他见蒋大鸿剑法精妙,世所罕有,顿起爱才之意。

刘中英冷笑道:“小子,你待要怎样?还想抵赖不成?”

蒋大鸿道:“诸位前辈,我蒋大鸿如果真是丧心病狂做了此事,也不待诸位动手,我自行了断!但是,如果诸位这么杀我,我死不瞑目!”

这时,关东大侠蔡龙飞和刘中英连连冷笑。

蒋大鸿也不去管他们,续道:“今日场内已有元空教的人了!”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大哗!

蔡龙飞冷笑道:“蒋小子,不用狡辩了!”蒋大鸿沉声道:“阁下不是关东大侠!”

蔡龙飞内心一阵慌乱,强自镇定,打了个哈哈,道:“笑话,我难道是关西大侠不成?”

蒋大鸿道:“你是关东大侠还是跳梁小丑,区区一试便知端的!”

这是刘中英冷笑道:“蒋大鸿,你死到临头了还想蒙混过关吗?何以垂死挣扎?诸位上啊,抓住这个小贼!”

众人却是迟迟疑疑。

刘中英和蔡龙飞一使眼色,二人默不作声,两柄长剑齐攻向蒋大鸿。蒋大鸿也拔出三元铁剑,顿时苦战起来!

刘中英和蔡龙飞武功之高,当属一流,为一派宗师,合战蒋大鸿,攻势凌厉无比!

蒋大鸿的三元铁剑剑尖似山,剑影似练,剑峰迫荡,剑气纵横,翩似惊鸿,婉若游龙,一口剑力战两大高手,仍然攻多守少!

三人越战越急,三口宝剑,使到急处,竟结成了一面光网。这时,刘中英叫道:“诸位还不快来,我们一把蒋大鸿困住了!”

众人见说,不好旁观。

这时,蒋大鸿大喝一声,剑招再变,三元铁剑如波涛催岩,狂风扬沙,剑芒吞吐,剑光缭绕,使到急处,剑上之声,隐隐雷鸣,俨然金龙抖甲,银蛇吐信,不可方物!

刘中英和蔡龙飞的剑光已被渐渐压下。

但是,众人围了上来。

蒋大鸿只好分身应付,他叫道:“诸位真是糊涂,元空教的奸细就在眼前,为何更要助他耶?”

众人一听,一时呆住了。

刘中英急叫道:“我刘中英与蔡兄堂堂正正,一方之主,能是元空教的败类吗?真是天大的笑话!诸位还不快杀了这个小贼,不然再过一会,全场的诸位都是元空教的爪牙了!”

袁中金喝道:“蒋大鸿,你怎么说?”

蒋大鸿道:“诸位不妨退后,待我擒住二人,如真不是元空教的人,我甘死无异,若或不然,那么我的不白之冤就洗刷刷洗刷刷了!”

大伙儿一听,均觉得有理,全退出场外。

场中越斗越狠,三人三口剑均是剑光霍霍,劲风嘶嘶,场中剑影光网中三条人影起伏。

元悲大师等人也是按捏一把汗!

募地——

蒋大鸿大喝一声,场中人影突分。

众人齐齐看去,只见刘中英与蔡龙飞不言不动,正立当地。

元悲大师问道:“怎么了?”

蒋大鸿道:“二人已被击昏,大家可以见到他们的庐山真面目了!”

说完,他走到二人面前,从二人脸上,各自揭下一张薄如蝉翼的人皮面具来。

众人再看去。只见刘中英与蔡龙飞变成了两个中年汉子。他们是谁?场中无人能识。袁中金叹道:“这么说来,真正的刘中英和蔡龙飞二位怕是已经遇害啦!”

蒋大鸿点点头,道:“大概是了!”

元悲大师喜道:“这么说来,罪魁祸首另有其人?”

袁中金叹道:“这个。。。。。。大家认为呢?”

蒋大鸿道:“还是问他们二人吧!”

说完,拍开二人被点中的乳突穴。

蒋大鸿问道:“尔等是什么人?蔡老前辈和刘老前辈呢?”

扮刘中英的汉子道:“天律有禁,无可奉告!”

蒋大鸿道:“尔等鼠辈,龌龊肮脏,心如蛇蝎,奸险狡诈,竟敢用天律有禁来蒙混过关!看来,不吃苦头,是不说真话啦!”

那汉子道:“蒋大鸿,算你狠!”

说完,二人口角流血,倒下死去。

蒋大鸿叹道:“唉,自杀了!”

袁中金道:“从二人说话的用天律有禁口气来说,是元空教鼠辈无疑!”

元悲大师点点头,道:“肯定!”

场中诸人经此变故,都没回过神来。

元悲大师道:“蒋施主蒙冤得以澄清,善哉!”

蒋大鸿道:“还多亏这两人帮了我的大忙!”

袁中金叹道:“可惜吴天柱老前辈已被杀害!这个仇,我们一定要报!”

林彦廷道:“对!现在我们要找的正主儿是元空教,但不知道他们的总舵设在什么地方?”

蒋大鸿道:“大家不可轻举妄动,还是各自回山,元空教现在邪恶势力相当庞大,诸位不必做无谓的牺牲,还是等元空教九九重阳,向星入囚时,一举歼灭,岂不妙哉!”

元悲大师道:“依老衲之见,今日各路英雄齐聚,蒋施主手执三元派掌门信物三元铁剑,大家何不助他恢复三元派,造福苍生?”

众人齐声道:“大师所言有理!”

不过,这其中有一个内在原因:大家觉得错怪了蒋大鸿,心中有愧。这是一种赎罪心理。不过,蒋大鸿的三元派剑法,大家还是赞不绝口的。

元悲大师道:“蒋施主身怀三元派绝技玄空神功!”

大伙又是一片赞叹。

青阳子道:“无量天尊!此乃武林之福也!”

元悲大师道:“既然众望所归,蒋施主,你就义不容辞吧!”

蒋大鸿道:“诸位前辈青睐,在下恭敬不如从命!”

众人一阵欢呼,接下来由青城派掌门青松用青城派秘传“雷霆律吕大法”择的良辰,定于会稽(今浙江绍兴)枫林泾举行大典。

枫林泾!

绝壁如削,攒峰若剑,猿接臂而饮水,鸟怀音而入云,奇石参天,苍茫万里,高峰远岫,集翠流青,云影天光,阴晴万状,山岗环绕,龙虎相抱,端的是明堂容万马,水口不通舟。

今日言会稽山,有多种指向,可以指地理学上的会稽山脉,也可以作绍兴城南边诸山的通称,但若从历史文化视角,会稽山指的却是绍兴古城东郊的宛委山,。宋王十朋《会稽风俗赋》云:巨者南镇,是为会稽;洞日阳明,群仙所栖。石伞如张,石帆如扬;石篑如藏,石鹞如翔。石壁匪泥,石瓮匪携;香炉自烟,天柱可梯。韫玉有笥,降仙有台;禹穴而叵探,葛岩蜚而自来。射堂丰凶之的,宛委日月之圭;应天上之玉衡,直海中之蓬莱。

山麓有紫虚无有宫。

蒋大鸿见一排排屋舍,虽不算华丽,却也整洁宽敞,檐牙高啄,高可丈余。宫前围着一堵围墙。两边石柱夹着朱红色的大门。

蒋大鸿和各路前来贺喜的中人直奔殿内,准备大典事宜。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9 12:1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自封的校长 于 2010-12-9 12:14 编辑
回复  自封的校长


    168这个江湖就要被你一路杀了。呵呵!
玄知子 发表于 2010-12-9 11:56



    校长已经退出江湖!168乃是天机前辈和各位版主、各位前辈高人合力打造的不可多得易学论坛,我们共同为之添砖加瓦!校长也请您贡献力量!谢谢前辈!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0-12-9 13: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蒋大师是武门出身,难怪玄空厉害了。
文采有了,欠点实地火候。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0-12-9 20:0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原来蒋大师是武门出身,难怪玄空厉害了。
文采有了,欠点实地火候。
长风 发表于 2010-12-9 13:03



    校长沉沦书海,实少登山,前辈所言极是!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19-9-20 17:5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