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注册

用微信登录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8233|回复: 120

【原创】风水奇技《相法堪舆》 从面相看阴宅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8-8-20 14:2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扫一扫,用微信登录

x
【转帖】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一) 堪舆奇人
「写在前面:
这是我多年学易、用易过程中,见闻和心得之片断经历的回忆。绝大部份是真情实景,少部份因已有年月,记忆有些淡谟,但未损大节。本篇是我从回忆记录中的部分摘录,因为是奇人奇技:堪舆风水竟然勿需实地堪察、摆放罗盘、计算宿度,而是用“面相学”的办法全面取而代之。细微准确,仿佛身临其境,而堪误率却十不爽一。现特上传,以飨易友。」
星期日的一个下午,市周易学会的几位负责人,用业余时间在办公室研究会员“占测收费细则”等事项。突然敲门进来一位青年小伙子,三十多岁,个子不高,刚进来就慎声问:“哪一位是学会领导人?”,我们以为有人来上门要求算卦,办公室主任小周就说:“现在开会不做业务,你下次再来”。小伙子说:“我不是来算卦,而是有事来的。”会长老朱说:“那好,你先坐下来,有事慢慢说”。
小伙子坐下后开口:“我姓张,安灰农村人。九岁被师付带上山,二十二岁奉师命下山。回乡后,坳不过父母之命结婚生子。我就靠为人看风水、算命为业。九年来我云游四方,近几月才来本市,我在四乡走了一圈,发现山水清秀、龙真穴的,我很想在本市有一番作为。但我人生地不熟,没有依托、没有熟人。今天我看到了你们学会的牌子,就慕名而来。不知能否让我参加你们的学会?,我会尽力为学会争光的”。副会长老金一向直爽:“原来是个小道士,会看阴阳风水很好。不过,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地方向来有风水鼻祖杨救贫的嫡传第子传世影响,风水师很多。恐怕你要争这碗饭不太容易”。
小道士不紧不慢地说:“这个我已知道,师付在山上已嘱咐过。不过,我看风水不需要出门爬山涉水、架设罗盘等。而只是看业主的脸相就可以”。什么?从人的‘脸“上看风水?!在场的众人听了诧异相顾,一时语塞。
龙、穴、山、水居然能从“脸”上审察出来吗?!,相学上虽有“山根”、“明堂”之类的名目,但那是比喻而非实有其物。再说,就算从脸上能比喻、模拟出:明堂、山根、罗城、捍门等情状,但与实际千变万化的地形能相符吗?相符的程度又有多高?这真是闻未所闻、见未所见。众人正在满腹弧疑间,小道士又说:“这种办法准确率在十分之九”,大家更是一愣。对此,我当然也有同感,曾经翻过不少古、今堪舆书,从未看过、想过有此等技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外真是有天!
但小道士既已夸下海口,那就百闻不如一见,我开口说:“小张,你现在就能用此术证实一下吗?”。小道士答:“可以,请问给那一位看?”,“给我看怎么样?”小周应声而出。小周出来比较妥当,因为他是本地人,祖宗、家业都在此地,小道士说得准与不准立见分晓。
“等一下”老朱心细,“小张,你给人看风水怎么收钱?”,小道士答:“我不会多收钱,因为师付有吩咐。给人看好了也只收我自己和我妻儿的生活费;另外,业主真正愿意给多少钱全凭业主作主,决不强求;如看了后业主不满,则分文不取”。小道士又补充说:“就是有钱节余了,我也尽力布施给比我还穷的人”。老朱说:“你的话正合我们学会的主张”。
风水欺技——[相法堪舆](二) 初露锋芒
小道士把凳子移近小周的坐位,两两相对。大约对小周的脸审视了五分钟左右,中间还屈指
算数,然后开口:“我先说说你家的祖坟好吗? 你家祖父母的坟区,约在离这里十二公里的农村郊区;
方向是这里的西南;方圆约40到50平方米。”大家不约而同地叮着小周,无声地暗问:“确否?”小周大
声说:“你说的方向没错;距离也差不多;因路面差,小车大概要十五分钟;面积没有量过,要回去问
我爸爸。”

小道士继续说:“坟区内有坟三座:分别是祖父母、叔叔和妹妹,哦,你叔叔是二叔。”小周又点头说:
“对,对,就这三座,一点不错。”小道士再说:“坟区座落在一个缓坡上。自西北方向流过来一条小河,淌过坟区北部后,由东北角折向南流去-----”小周抢着说:“是的,你好像去过似的,怎么那么准?”小周连说准确,全场人震惊!

小道士再接着说:“在这条河上,架设了一座宽约一米半的石质小桥,是为了便于你们家扫墓用的。”小周证实:“是”。但小道士语气一转,严肃地说:“可惜这座桥架错了地点、搞错了方向------”。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三) 床下龟蛇

什么,架错了?小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我问你”,小道士问:“你家里是否常有蛇虫爬进来?有的还躲
在床底下?”。我们听了好奇,老金问小周:“怎么回事,有此事吗?”,小周苦笑道:“我家在郊区,是别墅式二层
小院。前有公路,后是稻田,确是经常有蛤蟆、乌龟、青蛇爬入院里,把孩子吓得直哭,有时就躲在床下不出来。”老
朱问小道士:“小张,这里有什么奥妙?”。小道士解释:“北方是《玄武》神灵所在,而此神属龟蛇之身”。

       [在今年8月16日一门户网站上看到介绍《中国古代四大神兽》传说,其中提到《玄武》灵兽时,有一幅“黑龟
与金蛇缠绕”的神像,两侧有“神威如狱、神恩如海”的对联,配文:玄武是一种龟蛇组合的灵物,玄武本意玄冥,“武”

有黑意,玄属“冥”阴。]

小道士接着说:“桥压之位,正离玄武头部不远;另外,我看河之北部必有一属龟背、蛇腹之较高地形,而此桥
“向”直冲高地。因此,它虽未受伤,但受惊不浅。”老金又问小周:“那蛇躲在谁的床底下?”,小周说:“我爸”。
小道士接口说:“那正是要你爸来解决这桥的问题!”小周急了,说:“那没问题,我也可以解决。蛇老是窜来家中,弄
得全家不安,老娘、老婆几次到庙里烧香拜佛,均未见效。老爸是无神论者,是干部又是党员,对老娘的行动直喊迷信。他
几次下毒药、棍子打,都未彻底断绝。”

小周早就想彻底解决此事,可是无从下手,穷蹙无计之间正好小道士好像天上掉下来的“及时雨”,才想开口求
他帮忙解决,小道士倒先开了口:“你要解决此事的话,我有办法,而且也不必迁桥。但需要三千元钱-----”,我们听了
都大吃一惊。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四) 菩萨金装

在学会刚研究的《收酬分配原则》中规定:风水的效果牵涉到家族、家庭和有关个人的兴衰成败、荣辱喜哀,
且其作用时日绵长、影响久远。所以,堪舆者的责任就相应重要和巨大,而其报酬也必然应适当的较高。若按大、中、小
项目分类,小型另星项目报酬可酌情处理,甚至不收;中型项目最高不超过当地平均月工资的三倍;大型项目视性质和复
什程度由双方认定,但必需向有关部门缴纳一定的税收(此原则已由民政局审批)。

现在是祭祀“神兽”的中等项目,当时(九十年代中、末期)、当地(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月平均工资是800元,
那么小周的事应该不超过2500元。小道士看见我们迷惑的神色,主动解释:“我这个数目是否高了?不过你们听我分析了就
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对我自己来说,收费额以温饱为度,这是师付在《十戒》里的交待。对小户、贫困、孤寡人家,原则
上决不收费,只求一碗白饭即可;对中等人家、较复什项目,收不超过我三个月的生活费,以及有关费用;富裕人家、大型
项目,收取我一年的生活费,以及有关的费用。这“有关”的意思,我等会就会说到。”

老金说:“风水项目收费高些,我们理解;你这个《面相》看风水也是绝技,是在山上经过十三年的艰苦磨炼得
来的,实在不易,收费高些也属应该;问题是超过了我们的文件规定。”小道士忽然绽而一笑,突然转过头来问小周:“秘
书长,你家里还有什么异常事情发生没有?”小周还沉浸在“龟蛇”问题中,突然一问,一时转不过弯来,谔然回答:“好
像没有啊,其他挺好。”小道士对他神密一笑,又转过来对我们说:“现在,秘书长家全家月收入估计近3000元——他没有
到过小周家,不知如何知道的——在这里算较为富裕人家;他所要解的事又较复什,在某种程度上“兽”事比“神”事还难,
这事诸位也许并不清楚。”

老朱问:“那你这些钱怎么分配?”小道士答:“会长,这笔钱中300元即10%施舍给路边穷苦人,师付规定过:
我们的法事中有他们的无影之助——未知何意?;1200元是我和我妻儿三个月的生活费和什费开支;200元是为秘书长家设坛
法事的费用;剩下的钱用在老家“三清师祖”和我身边“护身佛”的金装费,每一次大中项目都要如此,以谢祖师、菩萨之
力。”老金说:“噢,如此复什!”小道士接着说:“师付说过,这护生佛就是我的性命。”

小道士对小周道:“你若实在困难,我可分文不取,但法事照做,我们有缘即是德;实际上,我先只收你200元用
在法事上,等事情结束后你愿意的话,再付其余的钱。”我们听了后,认为小道士说得合情合理。

再说,时值夏季,正是蛇虫出没之际,所谓“事情结束”就是动物再不出、入他家。小周迟疑地答应了,我知道
他不是心痛钱而是不知是否能解决问题。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五) 半野梦游

除了上班,其余时间我们都在等待中过了三天,惊疑掺半、翘首以待。第四天下午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小周的电话,语
气极为激动:应验了!一切都在小道士的予料之中。我听了后,脑袋轰地一下直涨,真是又惊又喜。实在搞不明白,小道士那来
的法力,竟然解决了多年未曾解决的难题,他究竟是人是妖!?。祖宗定下的《六神兽》或《四灵兽》,向来在道家、易界广泛
使用,但从未追究过他们的来历和渊源;即使在断卦时用了无数次,也并未从内心深处认为是“真”有其“事”;如以断卦过程比喻
为数学推理过程的话 ,《六兽》只是一种运算符号,一类“加权”因子,一些归属性界别说明而已。可是,从小道士的作为来看,
难道冥冥中真有《青龙》、《白虎》的神密力量-----不成!?

我和秘书说了一声:“有事出去”,就直奔学会办公室。一看,大家包括小道士都已在场。先向小周道贺,但看到其他人
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就问小道士:“此事太神奇!你能不能说说解灾的道理?你放心,我们只是好奇,并不懂你的那些法
术;也决不会夺你的饭碗。”小道士一笑说:“真对不起,不是我不肯说,是师付严嘱我们弟子不可泄露天机,否则要遭天谴;师
付也不会饶我。”这么一说,当然不能强人所难,也就不提了。

不料,小周又对小道士不好意思地说:“小张,你前些日子问过我家中还有什么怪事没有,我当时一时想不起来,还是我老婆提醒我关于我儿子的事。”老金抢着问:“你儿子又出什么事了?”小周说:“我儿子懂事以后,就经常半夜爬起来,在家里梦幻般到处游走。
问他也不答,拉他也无用。急得老婆以泪洗面,看医生说不出名堂;去庙里烧想拜佛也无济于事。小张,你有无办法解救?”说
完,小周期待地望着小道士。我们又感到好奇。

“是这么回事”小道士胸有成竹地说:“那次我提醒你,是因为我从你脸上看到,你家坟区的二叔坟有些问题”小周急
问:“什么问题?”,小道士答:“我断定,你二叔是不到二十岁就殁的,也未成家。”小周说:“我听我爸妈说过,是这样”

。小道士问:“你每年上坟烧香、祭供,除了给祖父母、小妹,有没有二叔一份?”小周道:“不常烧,因为他去世很早,估计
已投胎去了。”小道士严肃地说:“你错了,关于这件事我以后另外再给你解释。但你二叔在地下觉得你对他太不公平;平时修
坟也未给他修,他有怨言。” 周说:“哦,那是我错了,马上改正。不过,那是为什么呢?”。小道士道:“你要知道,墓和
碑是亡灵居住的场所。和阳宅一样,如破损、下陷、污诲和进水,亡灵必居住不安,对子孙会产生不利的影响。现你二叔的墓和
碑就有类似情况,子孙必有怪病、家庭不和、运程不佳等事情发生。”
老朱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二叔公下世时该小孩跟本还没综影,况且又已隔代,他的坟如何会和孩子相关呢?,他就忍不住对小道士说了此意,不料他也不明所以,说:“我是从秘书长脸上看到了,叔坟与孩子有交叉点才这么断的,但为是何会这样,我也觉得奇怪。”老朱就问小周,他与二叔间还有什么特殊渊源没有?,小周想了想,说好像有点特殊关系,但具体情节还要问问他爸。于是小周在电话里和他爸说了好一阵后,回头对我们说:“他父亲兄弟三人,父为长、依次岁差小8岁和3岁。在父26岁那年,祖父母相继去世,但二位叔叔还未独立,就由我父母培养。那是我才2岁,只会爬不会走,时常由二位叔抱着玩耍,其中二叔对我更亲。有一年,我得急病,乡下无医、又没电话,市医院离家二十多里,是二叔连夜徒步奔跑去市里找来医生得救的,所以二叔有救命之恩。” 不幸,正值青春年华的二叔,继祖父母去世一年也因病去世。当时他还未成婚,乡下有规矩:送灵必须有孝子,就由我充当,以后守灵还是妈抱着我承担。所以,名义上我是二叔的过继子。我们大家晃然大悟。

但大家听到刚才小周与小道士的对话,觉得尤如“天方夜谭。小道士把阴间描绘得活灵活现,仿佛他曾置身其间。此时,老朱打断了他们的话,对小道士说:“你说得太离奇,是真是假?”。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六) 修身持性
小周正听小道士说到节骨眼上,很不满老朱的突然打断,就说:“会长,你不信我信啊。”
转头对小道士发问:“小张,你说该怎么办?要花多少钱?”小道士答:“我自有办法解决。不过我这儿不
要你化一分钱,因是举手之劳。但你二叔的坟需化点钱:① 拔草,培土,修坟圈
② 重整墓碑
③三
牲酒菜、香烛,祭拜;多烧金银帛和纸衣裤。特别提醒你的是:你二叔墓碑已有损破,但幸好尚未断裂,
否则会有血光之灾,以后你要小心保护!“此时,小周已对小道士佩服得五体投地,百言百听、百听百
信,反而讨好地提醒小道士:“你不是说过,为业主看阴宅一定须收《利是》钱吗?怎么又不收了呢?”小
道士大笑:“对,对,我忘了。那就收你一元钱吧。”
接着,小周又真诚地说:“小张,你为我办了大事,真是感激不尽。但你一次也没到我家喝
口水、吃餐饭。今天我代表全家请你去我家闲坐,顺便吃餐便饭”。小道士赶忙说:“秘书长,谢你的厚
意。但我师傅有话:不许随便到人家家里闲谈;更不许吃人宴请;无故不许收别人钱财,这是戒律。所
以我心领了。”老金好事:“小张,那你从来没去过酒楼、饭店?” 小道士答:“是,我们弟子都没进
去过。”老金又问:“那想不想去看看呀?”小道士笑道:“不敢想,更不敢做。如我们破了戒,我的
《护身佛》就不答应啊!”啊!原来他师傅给他的护身佛,除了护他、也是管他的呀。有此“修身护性 ”
,他怎么会恣意妄行!

老朱此时突然插进来问:“小张,坟墓修好后,他儿子能很快好吗?”显然,他对此事还半
信半疑。小道士道:“看孩子与死去二叔爷的缘份:如有缘,则很快没事;若缘差,恐要几个月以后才
能见效”我也插了一句:“小张,还有什么原因吗?” 小道士想了一下说:“秘书长,请你报一下孩子
生辰好吗?”,小周对他说了 ,小道士嘴里嘀咕了几句,然后说:“孩子命里《华盖星》太重,又有摩
柯星高照,那是除了上面问题外,就是:脾气怪唳,不爱说话,常有一些怪毛病。恐要到庙里、观里拜一
位寄名师傅才好。”小周点头称是。
小道士不但能从脸上看出小周及其亲属,还能看出儿子的事情 ,实是奇观。此时,我突发
奇想:要是能说服小道士和他的师傅,把《相学堪舆》写成惊世奇书,一旦出版,必有人踊跃抢购而一时
洛阳纸贵!中国有多少山野奇人身怀绝技却终老山林,让人扼腕叹息!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七)b 1 实堪墓区


按小道士师傅对他的教导:合格的风水师除了对风水四要素尽力合理安排外,还必须回答业主关于“吉凶何时见效及此吉凶绵延多少时日?“的问题。众所周知,坐山朝向与消纳水的关系往往与此问题有关,据堪舆古籍《纲旺经》的记载:诸如,丁山右水可以15年发财、七代绵延出贵;未山左水可以发财三代、但后八代都得败财;乾山左水发财三十年、一代出贵、二代败绝。------如此等等,风水师对此何能等闲处之!由此,使我联想起几位大师曾先后对我嘱咐:为业主相地,最少要等初见吉凶成效后才能收取酬金,这是古训(但我从不收费)。遇要求更高的“时效”问题时,就得使用《走马摇鞭龙运诀》,那样可以精确到“年”。我想,易友们对此都已很熟悉,我就不必再多饶舌了。

小道士讲完这段“课”后,我们继续勘察。沿小桥向北望去,距桥堍北十几米的地方,真有一复盆状隆起高地。小周介绍:当年地师说这是“朝案”,小道士大笑说:“小高坡在平洋中时,可以看作朝案;但有山林挺立时就连个“砂”都
不是。”小周问:“你曾予先说过,这桥有问题,那严重程度如何?”小道士答:“小河弯抱如“弓”而有情不假,但河上
小桥如《箭》,倘河北另有一家坟墓则必受害不浅,现幸好没有,否则必打风水官司;但却反害了你们自己:桥《向》直冲土坡,而土坡正是玄武龟背和部份蛇腹,还好桥小冲力少,对它们虽未伤害,但却受惊。因此,蛇虽入你家但未伤人,算是万幸。”小周松了一口气,我们也为他庆幸。“不过”小道士紧接着说:“你家老爷子,打死了一条盘在你家院子花坛里的二尺长花蛇是吗?”“是的”小周惊疑地答,又补充说:“打死后,还掏出蛇胆给我儿子吞了”小道士紧接着问:“你儿子当晚就大吐大呕吧?”小周答:“不但如此,连着几天都不肯吃饭。”小道士叹息:“这条蛇与床下的蛇完全是两码事,她是你家祖上女太太的化身、你家的保护神啊!要是没有她,你家就有不知多少条蛇会拥进来呢!”小道士再问:“没有吃她肉吧?”小周连忙说:“没有,没有,没有------。”小道士说:“还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对小道士的剖析,我们都听呆了,汗毛不由一阵惊秫;小周更是冷汗直冒、脸色惨白。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八)a 实堪墓区


我们决定吸收小道士入会,并给他看了学会的有关规章制度,他表示都会一一遵守。通过学会,给他介绍了几
家正寻觅坟地或择日迁葬的业主,家家啧啧称奇,来人或来电表示满意。小道士有了正常收入,小周又如约提前把2800元交给
了小道士,让他觅一家便宜旅店住下,茶水无虞,饭食也就此解决。

然后,我们决定带小道士去小周家祖坟区实地勘察,看他描述的情状究竟与实地是否相符?。一个星期六的上
午,大伙坐我的公务车直奔市区西南方,在小周的指点下,车行13分钟即达目的地;司机小王说是走了15公里。进入墓
区四望,这是一块南高北低的斜坡地,约有五十多平米见方,比较周正;区南不远是横卧东西的山峰;区边外围有一圈尺高的矮松林墙;区北真有一条由西往东的湍急河流,到东北角折向南流,然后再往东;河上确有一宽约一米的石材小桥,沿桥中心线往南,恰是其祖父母的高大坟墓;其右侧的小坟想来是其小妹的,而左侧稍高些的据小周说正是他二叔的墓。

依其祖父母墓碑的朝向,罗盘一摆,牵线一量,此墓是壬山丙向。按“分金纳卦诀”取了大吉向为:左偏分金
辛巳—辛亥、其星宿坐度为 张15—危11,意在“丁财两旺、功名练达”,遇申子辰年必发,所以小周他爸从农民到干部,
并提拔到市级中层干部,可见当年地师为定向、分金化了一番功夫;此向最少可发五十年;另外,按二十四山取向原则《龙母经》看,碑所取向属“龙公向龙母”,意为:子孙满堂、福禄绵长。这是小道士边看边解释此墓朝向的实际意义及其原因。


但此坟区也有不利之处。小道士进一步分析:阴宅讲究“山—穴—水”的配合,他们之间按“透地六十龙”要么顺克、要么逆生,现此“山生水”不吉;再按“山向与四周砂峰”的关系看,穴后背靠绵峰,丁位峰高则其父弱子强,
小周未来必超其父。可惜巳位又有峰,祖父母的二房之子必夭,故二叔早去。而你三叔体质也弱;还有,按“灵珠水法”,壬方有水甚佳,可以脱贫至富,可惜其源起自亥方,落入“黄泉杀”,二叔纯属枉死,这是风水师考虑严重不足之故,造成如此惨重后果。

小道士旁征博引、娓娓道来,一套风水学问被他条分缕析地从原因到结果说得头头是道。风水学问人人仰慕,但又深叹其学问浩如烟海、盘根错节、一团迷雾。小道士说,他为打风水理论基础用了整整二年,堪舆的经、文、诀、法他学了二年,学“相法堪舆”用了四年,学四柱八卦三年,其他秘术、符咒用了二年。而他的文化基础只有小学三年。
小道士介绍:据他的师傅说,堪舆实际要分二大部分:第一大部分是龙、穴(含向)、砂、水各要素自成独立的分支体系;第二大部分是四要素的彼此关系问题(此部分更其要紧),如更简化一些,把龙、砂归结为“山”,把穴归结为 “向”,则成了“山、向、水”之间的关系,此时又细分为:山—向—水、山—向、山—水、向—水的四种关系,解决的最简单的理论为,第一种用“透地六十龙”,第二种用“龙母经”,第三种用“分金纳卦诀”,最后一种牵涉到可怕的“黄泉煞”。当然,这些理论并不局限用在这些方面,而且也可以交叉。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深叹当一个合格的堪舆师实在不易。

当风水师不易的第二个原因是,责任过于重大,业主把自己和后代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你能任意处置吗?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八)b2 实堪墓区


回过神来,我们继续察看墓区。东侧有一小坟,树一木质墓碑,显然是小周妹妹的;西侧河边真有其二叔颓败土坟,蔓草稀落、墓碑歪斜、青苔斑驳、一片荒凉。与小道士事前分析别无二至。小周要恢复此坟,确要费一番工夫。
小道士又对我们实地分析了整个坟区布局的优劣与予后,犹如上了一上午精彩的堪舆课。小周如获至宝,用笔记本尽量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小道士讲“课”时,把三元、三合、纳甲、奇门等门派的理论参什混合使用,讲完消砂纳水又讲飞星宿度
,接着再提八门生死,速度又特快,笔记记不下来,事后理解更为困难。但他文化水平有限,又不懂讲课技巧,对他就
不能要求过高。叫人失望的是,对他的看家绝技《面相看风水》只字未提,只有一次极偶然地漏出一句:鼻梁如墓碑,人中如供桌。大家听了还是莫名其妙。

老金十分感叹:“真是山外有人啊!小张,对风水我们大都是从书本上学来的,如玄空风水、金锁玉关等,学得迷迷糊糊、似是而非,实地上场时脑子一片空白,判断更是犹予不决。我们拜你为师,肯不肯给我们讲一些实际基本知识,再带我们到墓地边讲边看?”老金对大伙看了几眼,我们都表示同意。又说:“你的生活我们包了,你如愿意长期在这儿,我们帮你把妻儿户口迁来。”又转头对我说:“在场的几个人,你官阶最高,你看行不?”我答:“这是好事,就看小张的意见了。”小道士说:“谢谢各位领导美意!但可不可以,我要考虑一下,还要听我师傅的分付”。





楼主其他發帖
[四大局三合專題] 关于四门水口 辰戌丑未四库为正,左右
[四大局三合專題] 有请三合权威慕羲i及各大高手看看
[巒頭] 一网友发--阿罩雾进士坟
[风水理气] 赖派点评辛山兼酉
[风水综合版] 全套安徽相法风水阳宅
[擇日] 乙山阴宅造葬課如何?
[擇日] 求解“亥不嫁娶”
[人相典籍] 在线观看视频: 林武樟三元择日学
[四大局三合專題] 关于水口与“百步转栏” 吴建华
[其他術數] 人有四灾 如何防灾
[擇日] 慶冬至、祭天地、禮天尊,歌頌華夏
[談天說地──上窮碧落下黃泉] 如果想学风水 先练练眼力

发表于 2010-6-16 14:58:31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风水奇技“相法堪舆” 連載中

【原创】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一) 堪舆奇人

(一) 堪舆奇人
「写在前面:
       这是我多年学易、用易过程中,见闻和心得之片断经历的回忆。绝大部份是真情实景,少部份因已有年月,记忆有些淡谟,但未损大节。因为是奇人奇技:堪舆风水竟然勿需实地堪察、摆放罗盘、计算宿度,而是用“面相学”的办法全面取而代之。细微准确,仿佛身临其境,而堪误率却十不爽一」

/      星期日的一个下午,市周易学会的几位负责人,用业余时间在办公室研究会员“占测收费细则”等事项。突然敲门进来一位平头青年小伙子,三十多岁,个子不高,刚进来就慎声问:“哪一位是学会领导人?”,我们以为有人来上门要求算卦,办公室主任小周就说:“现在开会不做业务,你下次再来”。小伙子说:“我不是来算卦,而是有事来的。”会长老朱说:“那好,你先坐下来,有事慢慢说”。
       小伙子坐下后开口:“我姓张,××省农村人。九岁被一座庙宇的师付带上山,二十二岁奉师命还俗后下山。回乡后,拗不过父母之命结婚生子。我就靠为人念经超度、看风水为业。九年来我云游四方,近几月才来本市,我在四乡走了一圈,发现山水清秀、龙真穴的,我很想在本市有一番作为。但我人生地不熟,没有依托、没有熟人。今天我看到了你们学会的牌子,就慕名而来。不知能否让我参加你们的学会?,我会尽力为学会争光的”。副会长老金一向直爽:“原来是个小道士,除了念经、会看阴阳风水很好。不过,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地方向来有风水鼻祖杨救贫的嫡传第子传世影响,道教风水师很多。恐怕你要争这碗饭不太容易”。
       小道士不紧不慢地说:“这个我已知道,师付在山上已嘱咐过。不过,我看风水不需要出门爬山涉水、架设罗盘等。而只是看业主的脸相就可以”。什么?从人的‘脸“上看风水?!在场的众人听了诧异相顾,一时语塞。
       龙、穴、山、水居然能从“脸”上审察出来吗?!,相学上虽有“山根”、“明堂”之类的名目,但那是比喻而非实有其物。再说,就算从脸上能比喻、模拟出:明堂、山根、罗城、捍门等情状,但与实际千变万化的地形能相符吗?相符的程度又有多高?这真是闻未所闻、见未所见。众人正在满腹弧疑间,小道士又说:“这种办法准确率在十分之九”,大家更是一愣。对此,我当然也有同感,曾经翻过不少古、今堪舆书,从未看过、想过有此等技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外真是有天!
       但小道士既已夸下海口,那就百闻不如一见,我开口说:“小张,你现在就能用此术证实一下吗?”。小道士答:“可以,请问给那一位看?”,“给我看怎么样?”小周应声而出。小周出来比较妥当,因为他是本地人,祖宗、家业都在此地,小道士说得准与不准立见分晓。
      “等一下”老朱心细,“小张,你给人看风水怎么收钱?”,小道士答:“我不会多收钱,因为师付有吩咐。给人看好了也只收我自己和我妻儿的生活费;另外,业主真正愿意给多少钱全凭业主作主,决不强求;如看了后业主不满,则分问不取”。小道士又补充说:“就是有钱节余了,我也尽力布施给比我还穷的人”。老朱说:“你的话正合我们学会的主张”。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20 收起 理由
何有 + 20 歡迎原創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08-9-4 00:10:40 | 显示全部楼层
風水奇技《相法堪輿》; 把《相學堪輿》寫成驚世奇書,一旦出版,必有人踴躍搶購而一時洛陽紙貴!中國有多少山野奇人身懷絕技卻終老山林,讓人扼腕歎息!故事還未說完,請樓主繼續發貼。
发表于 2008-9-4 11:08:03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地也有一个类似于这样的人,一坐下来就能滔滔不绝地细说,不但能相风水,还能相你的祖宗十八代,但奇怪的是,你一但换一下坐位,他就说不了啦。三年前已过世,连他的子孙都无传,只传外县的一人,听说也仍有其功能,但较不那么祥尽。传人的情况还没有进行考证是否真实。

不过此人与楼主说的有些不同,就是他所做的地十有九不行,再者较重钱财。不过他的子孙还好,不会亚当地其他人。不知是否与其子孙无再操此业有关?
发表于 2008-11-12 12: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清师祖”--属道教,相信。道行高的掌握“三清师祖”之术,是可以看阳宅,看人知风水以及以时间因素来断事断吉凶的。
发表于 2010-5-5 17:52: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从面相看阴宅(免费)

从手面相看阴宅.doc (888.5 KB, 下载次数: 166)
发表于 2010-6-17 10:43:18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二) 初露锋芒

/      小道士把凳子移近小周的坐位,两两相对。大约在小周的脸上下左右地来回审视了五分钟左右,中间还屈指算数,又仰天定视虚空片刻,然后开口:“我先说说你家的祖坟好吗? ”小周点头,“你家祖父母的坟区,约在离这里二十多里的农村;方向是这里的西南;方圆约40到50平方米。”说完这些小道士停顿等小周回音。大家也不约而同地叮视着小周,仿佛无声地暗问:“确否?”,小周大声说:“你说的方向没错;距离也差不多;因路面差,小车大概要十五分钟;面积没有量过,要回去问我爸。”

       小道士继续说:“坟区内有坟三座:分别是你祖父母、叔叔和妹妹。-----哦,你叔叔是二叔。”小周点头说: “对,对,就这三座,一点不错。”小周对大伙解释:“我父亲辈原有兄第三人,另二位是叔叔。三人岁差依次为九岁和三岁。父亲二十六岁左右时,祖父母先后去世,两位叔叔还尚未独立,只得由我父母培养。那时我父亲已是区级干部,也已结了婚。但二叔在祖父母谢世后一年,就因病而去了,父亲很是伤心。”小道士再说:“坟区座落在一个南北向的缓坡上。自西北方流过来一条小河,淌过坟区北部后,由东北角折向南流去-----”小周抢着说:“是的,你好像去过似的,怎么那么准?”。
       对小道士的不多几句判断,小周连说准确,全场人顿时惊谔!

       小道士再接着说:“在这条河上,架设了一座宽约一米半左右的石质小桥,是你们家为了便于扫墓用的。”小周证实:“是”。但小道士语气一转,严肃地说:“可惜这座桥架错了地点、搞错了方向------。这是地师的过,与你们无关”。大伙倒吸一口冷气,小道士脑海中仿佛有一幅无形的地图,又好像如一架扫瞄仪,把此图清晰地扫入自己的脑海里,一河一山历历可数。小道士叹了口气说:“这也是定数。这位地师应该是比较有本事的,也不能说不认真,可惜他忽略了几点分金定位-----”。
       事后小道士说,这所有的信息都显示在小周的脸上:五官分布、形状尺寸、皮肤颜色、破损节疤、疙瘩皱纹、凹凸酒窝----等等。

       众人听了头晕如堕五里雾中。看来,如若谁欲窥此技之堂奥也只有如小道士般重新投师再造。因为,他说:谁若脸上“祖墓”部位贯线,则其祖墓必有破损---谁能理解?;又若脸上“颂堂”呈现青灰,坟周必是草木败落---有谁明白?。

      (查《麻衣神相》和《太乙照神经》二书,常人的脸上确有此两部位名,甚至脸上还有其他诸如:父墓、母墓、上墓、下墓、曲墓、冢墓、山头、林苑、道中、郊外、坡塘、济池、池内、精舍、灶上-----等等,名目繁多,不一而足,皆是堪舆风水之名词;甚至还有华盖等星杀名。)
发表于 2010-6-18 11: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
「写在前面:
这是我多年学易、用易过程中,见闻和心得之片断经历的回忆。绝大部份是真情实景,少部份因已有年月,记忆有些淡谟,但未损大节。本篇是我从回忆记录中的部分摘录,因为是奇人奇技:堪舆风水竟然勿需实地堪察、摆放罗盘、计算宿度,而是用“面相学”的办法全面取而代之。细微准确,仿佛身临其境,而堪误率却十不爽一。现特上传,以飨易友。」
星期日的一个下午,市周易学会的几位负责人,用业余时间在办公室研究会员“占测收费细则”等事项。突然敲门进来一位青年小伙子,三十多岁,个子不高,刚进来就慎声问:“哪一位是学会领导人?”,我们以为有人来上门要求算卦,办公室主任小周就说:“现在开会不做业务,你下次再来”。小伙子说:“我不是来算卦,而是有事来的。”会长老朱说:“那好,你先坐下来,有事慢慢说”。
小伙子坐下后开口:“我姓张,安灰农村人。九岁被师付带上山,二十二岁奉师命下山。回乡后,坳不过父母之命结婚生子。我就靠为人看风水、算命为业。九年来我云游四方,近几月才来本市,我在四乡走了一圈,发现山水清秀、龙真穴的,我很想在本市有一番作为。但我人生地不熟,没有依托、没有熟人。今天我看到了你们学会的牌子,就慕名而来。不知能否让我参加你们的学会?,我会尽力为学会争光的”。副会长老金一向直爽:“原来是个小道士,会看阴阳风水很好。不过,你要知道,我们这个地方向来有风水鼻祖杨救贫的嫡传第子传世影响,风水师很多。恐怕你要争这碗饭不太容易”。
小道士不紧不慢地说:“这个我已知道,师付在山上已嘱咐过。不过,我看风水不需要出门爬山涉水、架设罗盘等。而只是看业主的脸相就可以”。什么?从人的‘脸“上看风水?!在场的众人听了诧异相顾,一时语塞。
龙、穴、山、水居然能从“脸”上审察出来吗?!,相学上虽有“山根”、“明堂”之类的名目,但那是比喻而非实有其物。再说,就算从脸上能比喻、模拟出:明堂、山根、罗城、捍门等情状,但与实际千变万化的地形能相符吗?相符的程度又有多高?这真是闻未所闻、见未所见。众人正在满腹弧疑间,小道士又说:“这种办法准确率在十分之九”,大家更是一愣。对此,我当然也有同感,曾经翻过不少古、今堪舆书,从未看过、想过有此等技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天外真是有天!
但小道士既已夸下海口,那就百闻不如一见,我开口说:“小张,你现在就能用此术证实一下吗?”。小道士答:“可以,请问给那一位看?”,“给我看怎么样?”小周应声而出。小周出来比较妥当,因为他是本地人,祖宗、家业都在此地,小道士说得准与不准立见分晓。
“等一下”老朱心细,“小张,你给人看风水怎么收钱?”,小道士答:“我不会多收钱,因为师付有吩咐。给人看好了也只收我自己和我妻儿的生活费;另外,业主真正愿意给多少钱全凭业主作主,决不强求;如看了后业主不满,则分文不取”。小道士又补充说:“就是有钱节余了,我也尽力布施给比我还穷的人”。老朱说:“你的话正合我们学会的主张”。
风水欺技——[相法堪舆](二) 初露锋芒
小道士把凳子移近小周的坐位,两两相对。大约对小周的脸审视了五分钟左右,中间还屈指算数,然后开口:“我先说说你家的祖坟好吗? 你家祖父母的坟区,约在离这里十二公里的农村郊区;
方向是这里的西南;方圆约40到50平方米。”大家不约而同地叮着小周,无声地暗问:“确否?”小周大声说:“你说的方向没错;距离也差不多;因路面差,小车大概要十五分钟;面积没有量过,要回去问我爸爸。”

小道士继续说:“坟区内有坟三座:分别是祖父母、叔叔和妹妹,哦,你叔叔是二叔。”小周又点头说:
“对,对,就这三座,一点不错。”小道士再说:“坟区座落在一个缓坡上。自西北方向流过来一条小河,淌过坟区北部后,由东北角折向南流去-----”小周抢着说:“是的,你好像去过似的,怎么那么准?”小周连说准确,全场人震惊!
小道士再接着说:“在这条河上,架设了一座宽约一米半的石质小桥,是为了便于你们家扫墓用的。”小周证实:“是”。但小道士语气一转,严肃地说:“可惜这座桥架错了地点、搞错了方向------”。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三) 床下龟蛇
什么,架错了?小周愣在那里不知所措。“我问你”,小道士问:“你家里是否常有蛇虫爬进来?有的还躲在床底下?”。我们听了好奇,老金问小周:“怎么回事,有此事吗?”,小周苦笑道:“我家在郊区,是别墅式二层小院。前有公路,后是稻田,确是经常有蛤蟆、乌龟、青蛇爬入院里,把孩子吓得直哭,有时就躲在床下不出来。”老朱问小道士:“小张,这里有什么奥妙?”。小道士解释:“北方是《玄武》神灵所在,而此神属龟蛇之身”。
[在今年8月16日一门户网站上看到介绍《中国古代四大神兽》传说,其中提到《玄武》灵兽时,有一幅“黑龟与金蛇缠绕”的神像,两侧有“神威如狱、神恩如海”的对联,配文:玄武是一种龟蛇组合的灵物,玄武本意玄冥,“武”有黑意,玄属“冥”阴。]
小道士接着说:“桥压之位,正离玄武头部不远;另外,我看河之北部必有一属龟背、蛇腹之较高地形,而此桥“向”直冲高地。因此,它虽未受伤,但受惊不浅。”老金又问小周:“那蛇躲在谁的床底下?”,小周说:“我爸”。
小道士接口说:“那正是要你爸来解决这桥的问题!”小周急了,说:“那没问题,我也可以解决。蛇老是窜来家中,弄得全家不安,老娘、老婆几次到庙里烧香拜佛,均未见效。老爸是无神论者,是干部又是党员,对老娘的行动直喊迷信。他几次下毒药、棍子打,都未彻底断绝。”

小周早就想彻底解决此事,可是无从下手,穷蹙无计之间正好小道士好像天上掉下来的“及时雨”,才想开口求他帮忙解决,小道士倒先开了口:“你要解决此事的话,我有办法,而且也不必迁桥。但需要三千元钱-----”,我们听了都大吃一惊。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四) 菩萨金装
在学会刚研究的《收酬分配原则》中规定:风水的效果牵涉到家族、家庭和有关个人的兴衰成败、荣辱喜哀,且其作用时日绵长、影响久远。所以,堪舆者的责任就相应重要和巨大,而其报酬也必然应适当的较高。若按大、中、小项目分类,小型另星项目报酬可酌情处理,甚至不收;中型项目最高不超过当地平均月工资的三倍;大型项目视性质和复什程度由双方认定,但必需向有关部门缴纳一定的税收(此原则已由民政局审批)。
现在是祭祀“神兽”的中等项目,当时(九十年代中、末期)、当地(经济欠发达地区)的月平均工资是800元,那么小周的事应该不超过2500元。小道士看见我们迷惑的神色,主动解释:“我这个数目是否高了?不过你们听我分析了就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了。对我自己来说,收费额以温饱为度,这是师付在《十戒》里的交待。对小户、贫困、孤寡人家,原则上决不收费,只求一碗白饭即可;对中等人家、较复什项目,收不超过我三个月的生活费,以及有关费用;富裕人家、大型项目,收取我一年的生活费,以及有关的费用。这“有关”的意思,我等会就会说到。”

老金说:“风水项目收费高些,我们理解;你这个《面相》看风水也是绝技,是在山上经过十三年的艰苦磨炼得来的,实在不易,收费高些也属应该;问题是超过了我们的文件规定。”小道士忽然绽而一笑,突然转过头来问小周:“秘书长,你家里还有什么异常事情发生没有?”小周还沉浸在“龟蛇”问题中,突然一问,一时转不过弯来,谔然回答:“好像没有啊,其他挺好。”小道士对他神密一笑,又转过来对我们说:“现在,秘书长家全家月收入估计近3000元——他没有到过小周家,不知如何知道的——在这里算较为富裕人家;他所要解的事又较复什,在某种程度上“兽”事比“神”事还难,这事诸位也许并不清楚。”

老朱问:“那你这些钱怎么分配?”小道士答:“会长,这笔钱中300元即10%施舍给路边穷苦人,师付规定过:我们的法事中有他们的无影之助——未知何意?;1200元是我和我妻儿三个月的生活费和什费开支;200元是为秘书长家设坛法事的费用;剩下的钱用在老家“三清师祖”和我身边“护身佛”的金装费,每一次大中项目都要如此,以谢祖师、菩萨之力。”老金说:“噢,如此复什!”小道士接着说:“师付说过,这护生佛就是我的性命。”

小道士对小周道:“你若实在困难,我可分文不取,但法事照做,我们有缘即是德;实际上,我先只收你200元用在法事上,等事情结束后你愿意的话,再付其余的钱。”我们听了后,认为小道士说得合情合理。
再说,时值夏季,正是蛇虫出没之际,所谓“事情结束”就是动物再不出、入他家。小周迟疑地答应了,我知道他不是心痛钱而是不知是否能解决问题。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五)半野梦游
除了上班,其余时间我们都在等待中过了三天,惊疑掺半、翘首以待。第四天下午正在上班,突然接到小周的电话,语气极为激动:应验了!一切都在小道士的予料之中。我听了后,脑袋轰地一下直涨,真是又惊又喜。实在搞不明白,小道士那来的法力,竟然解决了多年未曾解决的难题,他究竟是人是妖!?。祖宗定下的《六神兽》或《四灵兽》,向来在道家、易界广泛使用,但从未追究过他们的来历和渊源;即使在断卦时用了无数次,也并未从内心深处认为是“真”有其“事”;如以断卦过程比喻
为数学推理过程的话 ,《六兽》只是一种运算符号,一类“加权”因子,一些归属性界别说明而已。可是,从小道士的作为来看,难道冥冥中真有《青龙》、《白虎》的神密力量-----不成!?
我和秘书说了一声:“有事出去”,就直奔学会办公室。一看,大家包括小道士都已在场。先向小周道贺,但看到其他人都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就问小道士:“此事太神奇!你能不能说说解灾的道理?你放心,我们只是好奇,并不懂你的那些法术;也决不会夺你的饭碗。”小道士一笑说:“真对不起,不是我不肯说,是师付严嘱我们弟子不可泄露天机,否则要遭天谴;师付也不会饶我。”这么一说,当然不能强人所难,也就不提了。
不料,小周又对小道士不好意思地说:“小张,你前些日子问过我家中还有什么怪事没有,我当时一时想不起来,还是我老婆提醒我关于我儿子的事。”老金抢着问:“你儿子又出什么事了?”小周说:“我儿子懂事以后,就经常半夜爬起来,在家里梦幻般到处游走。
问他也不答,拉他也无用。急得老婆以泪洗面,看医生说不出名堂;去庙里烧想拜佛也无济于事。小张,你有无办法解救?”说完,小周期待地望着小道士。我们又感到好奇。

“是这么回事”小道士胸有成竹地说:“那次我提醒你,是因为我从你脸上看到,你家坟区的二叔坟有些问题”小周急问:“什么问题?”,小道士答:“我断定,你二叔是不到二十岁就殁的,也未成家。”小周说:“我听我爸妈说过,是这样”。小道士问:“你每年上坟烧香、祭供,除了给祖父母、小妹,有没有二叔一份?”小周道:“不常烧,因为他去世很早,估计已投胎去了。”小道士严肃地说:“你错了,关于这件事我以后另外再给你解释。但你二叔在地下觉得你对他太不公平;平时修坟也未给他修,他有怨言。” 周说:“哦,那是我错了,马上改正。不过,那是为什么呢?”。小道士道:“你要知道,墓和碑是亡灵居住的场所。和阳宅一样,如破损、下陷、污诲和进水,亡灵必居住不安,对子孙会产生不利的影响。现你二叔的墓和碑就有类似情况,子孙必有怪病、家庭不和、运程不佳等事情发生。”
老朱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二叔公下世时该小孩跟本还没综影,况且又已隔代,他的坟如何会和孩子相关呢?,他就忍不住对小道士说了此意,不料他也不明所以,说:“我是从秘书长脸上看到了,叔坟与孩子有交叉点才这么断的,但为是何会这样,我也觉得奇怪。”老朱就问小周,他与二叔间还有什么特殊渊源没有?,小周想了想,说好像有点特殊关系,但具体情节还要问问他爸。于是小周在电话里和他爸说了好一阵后,回头对我们说:“他父亲兄弟三人,父为长、依次岁差小8岁和3岁。在父26岁那年,祖父母相继去世,但二位叔叔还未独立,就由我父母培养。那是我才2岁,只会爬不会走,时常由二位叔抱着玩耍,其中二叔对我更亲。有一年,我得急病,乡下无医、又没电话,市医院离家二十多里,是二叔连夜徒步奔跑去市里找来医生得救的,所以二叔有救命之恩。” 不幸,正值青春年华的二叔,继祖父母去世一年也因病去世。当时他还未成婚,乡下有规矩:送灵必须有孝子,就由我充当,以后守灵还是妈抱着我承担。所以,名义上我是二叔的过继子。我们大家晃然大悟。
但大家听到刚才小周与小道士的对话,觉得尤如“天方夜谭。小道士把阴间描绘得活灵活现,仿佛他曾置身其间。此时,老朱打断了他们的话,对小道士说:“你说得太离奇,是真是假?”。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六) 修身持性

小周正听小道士说到节骨眼上,很不满老朱的突然打断,就说:“会长,你不信我信啊。”
转头对小道士发问:“小张,你说该怎么办?要花多少钱?”小道士答:“我自有办法解决。不过我这儿不要你化一分钱,因是举手之劳。但你二叔的坟需化点钱:① 拔草,培土,修坟圈② 重整墓碑
③三
牲酒菜、香烛,祭拜;多烧金银帛和纸衣裤。特别提醒你的是:你二叔墓碑已有损破,但幸好尚未断裂,否则会有血光之灾,以后你要小心保护!“此时,小周已对小道士佩服得五体投地,百言百听、百听百信,反而讨好地提醒小道士:“你不是说过,为业主看阴宅一定须收《利是》钱吗?怎么又不收了呢?”小道士大笑:“对,对,我忘了。那就收你一元钱吧。”接着,小周又真诚地说:“小张,你为我办了大事,真是感激不尽。但你一次也没到我家喝口水、吃餐饭。今天我代表全家请你去我家闲坐,顺便吃餐便饭”。小道士赶忙说:“秘书长,谢你的厚
意。但我师傅有话:不许随便到人家家里闲谈;更不许吃人宴请;无故不许收别人钱财,这是戒律。所以我心领了。”老金好事:“小张,那你从来没去过酒楼、饭店?” 小道士答:“是,我们弟子都没进去过。”老金又问:“那想不想去看看呀?”小道士笑道:“不敢想,更不敢做。如我们破了戒,我的《护身佛》就不答应啊!”啊!原来他师傅给他的护身佛,除了护他、也是管他的呀。有此“修身护性 ”
,他怎么会恣意妄行!
老朱此时突然插进来问:“小张,坟墓修好后,他儿子能很快好吗?”显然,他对此事还半信半疑。小道士道:“看孩子与死去二叔爷的缘份:如有缘,则很快没事;若缘差,恐要几个月以后才能见效”我也插了一句:“小张,还有什么原因吗?” 小道士想了一下说:“秘书长,请你报一下孩子
生辰好吗?”,小周对他说了 ,小道士嘴里嘀咕了几句,然后说:“孩子命里《华盖星》太重,又有摩柯星高照,那是除了上面问题外,就是:脾气怪唳,不爱说话,常有一些怪毛病。恐要到庙里、观里拜一位寄名师傅才好。”小周点头称是。
小道士不但能从脸上看出小周及其亲属,还能看出儿子的事情 ,实是奇观。此时,我突发奇想:要是能说服小道士和他的师傅,把《相学堪舆》写成惊世奇书,一旦出版,必有人踊跃抢购而一时洛阳纸贵!中国有多少山野奇人身怀绝技却终老山林,让人扼腕叹息!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七)b 1 实堪墓区


按小道士师傅对他的教导:合格的风水师除了对风水四要素尽力合理安排外,还必须回答业主关于“吉凶何时见效及此吉凶绵延多少时日?“的问题。众所周知,坐山朝向与消纳水的关系往往与此问题有关,据堪舆古籍《纲旺经》的记载:诸如,丁山右水可以15年发财、七代绵延出贵;未山左水可以发财三代、但后八代都得败财;乾山左水发财三十年、一代出贵、二代败绝。------如此等等,风水师对此何能等闲处之!由此,使我联想起几位大师曾先后对我嘱咐:为业主相地,最少要等初见吉凶成效后才能收取酬金,这是古训(但我从不收费)。遇要求更高的“时效”问题时,就得使用《走马摇鞭龙运诀》,那样可以精确到“年”。我想,易友们对此都已很熟悉,我就不必再多饶舌了。
小道士讲完这段“课”后,我们继续勘察。沿小桥向北望去,距桥堍北十几米的地方,真有一复盆状隆起高地。小周介绍:当年地师说这是“朝案”,小道士大笑说:“小高坡在平洋中时,可以看作朝案;但有山林挺立时就连个“砂”都不是。”小周问:“你曾予先说过,这桥有问题,那严重程度如何?”小道士答:“小河弯抱如“弓”而有情不假,但河上小桥如《箭》,倘河北另有一家坟墓则必受害不浅,现幸好没有,否则必打风水官司;但却反害了你们自己:桥《向》直冲土坡,而土坡正是玄武龟背和部份蛇腹,还好桥小冲力少,对它们虽未伤害,但却受惊。因此,蛇虽入你家但未伤人,算是万幸。”小周松了一口气,我们也为他庆幸。“不过”小道士紧接着说:“你家老爷子,打死了一条盘在你家院子花坛里的二尺长花蛇是吗?”“是的”小周惊疑地答,又补充说:“打死后,还掏出蛇胆给我儿子吞了”小道士紧接着问:“你儿子当晚就大吐大呕吧?”小周答:“不但如此,连着几天都不肯吃饭。”小道士叹息:“这条蛇与床下的蛇完全是两码事,她是你家祖上女太太的化身、你家的保护神啊!要是没有她,你家就有不知多少条蛇会拥进来呢!”小道士再问:“没有吃她肉吧?”小周连忙说:“没有,没有,没有------。”小道士说:“还好,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对小道士的剖析,我们都听呆了,汗毛不由一阵惊秫;小周更是冷汗直冒、脸色惨白。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八)a 实堪墓区
我们决定吸收小道士入会,并给他看了学会的有关规章制度,他表示都会一一遵守。通过学会,给他介绍了几家正寻觅坟地或择日迁葬的业主,家家啧啧称奇,来人或来电表示满意。小道士有了正常收入,小周又如约提前把2800元交给了小道士,让他觅一家便宜旅店住下,茶水无虞,饭食也就此解决。
然后,我们决定带小道士去小周家祖坟区实地勘察,看他描述的情状究竟与实地是否相符?。一个星期六的上
午,大伙坐我的公务车直奔市区西南方,在小周的指点下,车行13分钟即达目的地;司机小王说是走了15公里。进入墓区四望,这是一块南高北低的斜坡地,约有五十多平米见方,比较周正;区南不远是横卧东西的山峰;区边外围有一圈尺高的矮松林墙;区北真有一条由西往东的湍急河流,到东北角折向南流,然后再往东;河上确有一宽约一米的石材小桥,沿桥中心线往南,恰是其祖父母的高大坟墓;其右侧的小坟想来是其小妹的,而左侧稍高些的据小周说正是他二叔的墓。
依其祖父母墓碑的朝向,罗盘一摆,牵线一量,此墓是壬山丙向。按“分金纳卦诀”取了大吉向为:左偏分金辛巳—辛亥、其星宿坐度为 张15—危11,意在“丁财两旺、功名练达”,遇申子辰年必发,所以小周他爸从农民到干部,并提拔到市级中层干部,可见当年地师为定向、分金化了一番功夫;此向最少可发五十年;另外,按二十四山取向原则《龙母经》看,碑所取向属“龙公向龙母”,意为:子孙满堂、福禄绵长。这是小道士边看边解释此墓朝向的实际意义及其原因。
但此坟区也有不利之处。小道士进一步分析:阴宅讲究“山—穴—水”的配合,他们之间按“透地六十龙”要么顺克、要么逆生,现此“山生水”不吉;再按“山向与四周砂峰”的关系看,穴后背靠绵峰,丁位峰高则其父弱子强,小周未来必超其父。可惜巳位又有峰,祖父母的二房之子必夭,故二叔早去。而你三叔体质也弱;还有,按“灵珠水法”,壬方有水甚佳,可以脱贫至富,可惜其源起自亥方,落入“黄泉杀”,二叔纯属枉死,这是风水师考虑严重不足之故,造成如此惨重后果。
小道士旁征博引、娓娓道来,一套风水学问被他条分缕析地从原因到结果说得头头是道。风水学问人人仰慕,但又深叹其学问浩如烟海、盘根错节、一团迷雾。小道士说,他为打风水理论基础用了整整二年,堪舆的经、文、诀、法他学了二年,学“相法堪舆”用了四年,学四柱八卦三年,其他秘术、符咒用了二年。而他的文化基础只有小学三年。
小道士介绍:据他的师傅说,堪舆实际要分二大部分:第一大部分是龙、穴(含向)、砂、水各要素自成独立的分支体系;第二大部分是四要素的彼此关系问题(此部分更其要紧),如更简化一些,把龙、砂归结为“山”,把穴归结为 “向”,则成了“山、向、水”之间的关系,此时又细分为:山—向—水、山—向、山—水、向—水的四种关系,解决的最简单的理论为,第一种用“透地六十龙”,第二种用“龙母经”,第三种用“分金纳卦诀”,最后一种牵涉到可怕的“黄泉煞”。当然,这些理论并不局限用在这些方面,而且也可以交叉。听他这么一说,大家深叹当一个合格的堪舆师实在不易。
当风水师不易的第二个原因是,责任过于重大,业主把自己和后代的身家性命都交给你了,你能任意处置吗?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八)b2 实堪墓区

回过神来,我们继续察看墓区。东侧有一小坟,树一木质墓碑,显然是小周妹妹的;西侧河边真有其二叔颓败土坟,蔓草稀落、墓碑歪斜、青苔斑驳、一片荒凉。与小道士事前分析别无二至。小周要恢复此坟,确要费一番工夫。
小道士又对我们实地分析了整个坟区布局的优劣与予后,犹如上了一上午精彩的堪舆课。小周如获至宝,用笔记本尽量完整地记录了下来。
小道士讲“课”时,把三元、三合、纳甲、奇门等门派的理论参什混合使用,讲完消砂纳水又讲飞星宿度,接着再提八门生死,速度又特快,笔记记不下来,事后理解更为困难。但他文化水平有限,又不懂讲课技巧,对他就不能要求过高。叫人失望的是,对他的看家绝技《面相看风水》只字未提,只有一次极偶然地漏出一句:鼻梁如墓碑,人中如供桌。大家听了还是莫名其妙。

老金十分感叹:“真是山外有人啊!小张,对风水我们大都是从书本上学来的,如玄空风水、金锁玉关等,学得迷迷糊糊、似是而非,实地上场时脑子一片空白,判断更是犹予不决。我们拜你为师,肯不肯给我们讲一些实际基本知识,再带我们到墓地边讲边看?”老金对大伙看了几眼,我们都表示同意。又说:“你的生活我们包了,你如愿意长期在这儿,我们帮你把妻儿户口迁来。”又转头对我说:“在场的几个人,你官阶最高,你看行不?”我答:“这是好事,就看小张的意见了。”小道士说:“谢谢各位领导美意!但可不可以,我要考虑一下,还要听我师傅的分付”。


這是樓主的博客嗎?http://hi.baidu.com/%BF%EC%C0%D6 ... e7b65f94ee37f1.html
发表于 2010-6-18 14:59:24 | 显示全部楼层
管理员先生真是有心人,谢谢!
不过,这位“快乐的仙童”先生我与他素未谋面,更不相识。怎么会对拙作有兴趣还加以不完全的转帖,不得其解。不过,类似行为并非他独有,在此以前早有人或以个人、或以网站进行转载,但都未署名,怕我追究吧。事实上,我也并不认真追查,因为只要他还有点良心不冒名,那么客观上代我扩大宣传也当感谢。
拙作最初创作于2007年夏,那时正在养病,就有空余总结一些以前的知识、经验和教训。写作劲起来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连写了两个连续帖子,这就是:“放生”、“相堪”。
最初好象就以吕产39的名义发表在《元亨利贞》网的2007年10月份;以后,接着先后以羽云缘、天涯客、天涯云等名义,在《周易世界》《一达》《安妮》------等10余家大小网站。
顺便说一句,我从未公开开过博客,因为没有时间,也怕干扰。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50 收起 理由
何有 + 50 請喝好茶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6-18 18:01:45 | 显示全部楼层
歡迎原創蒞臨指導,168討論風水幾乎直來直往,很少有樓主如此細膩的筆法,雅俗共賞!
发表于 2010-6-18 18:24:5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管理员先生厚爱,天涯在此有礼了。
发表于 2010-6-19 15:51:45 | 显示全部楼层

风水奇技“相法堪舆”(八) 扶贫济弱

/     会长老朱说:“怎么,为此你要特地到老家去一次吗?”小道士笑说:“那倒不必,我自会有办法禀报师傅”。

      自此,凡遇空闲时间,我们都不约而同地分别抽空与小道士一起去郊区、农村(此地经济形势还比较后进,所以当时对殡葬的管理还比较松懈)为业主堪坟、择日(但不参与做功德),遇不明之处虚心求教;小道士也耐心讲解,他要求我们从《罗盘》操作学起,先看懂“天池”金针的沉、搪等十二种形态(未知道家为何分得如此之细);三元、三合、玄空各家主张的使用特点;盘上各层的结构、意义、目的、用法,尤其是“分金”、“坐度”、“宿度”各圈的用法和特征。学了以后,过去脑中的糊涂之处基本厘清,就像用净水洗过一遍那样。

      一天上午,陪同小道士作业完毕后坐车返回,整上午爬山涉水,车进市区时已经又饿又累。我就对大家说:“已到中饭时间,想来大伙饿了,就在外面一起吃顿饭吧。但小张有戒律是不准进饭店的,那就一起吃碗面条吧。”大家都点头同意,正好路对面有家面馆。众人在面馆里坐定后,一人一碗牛肉拉面,面费是由小周抢着付的。饭毕,我叫司机小王把车开回单位,我们学会几人还要去学会开会。小道士回旅店正好和我们同路,于是众人一路闲谈往办公室方向走去。

      没走多远,正值马路拐弯处,突见前面有一小堆人驻脚低头看着什么。小道士若有所思,抢步向那堆人走去,我们也快步跟上。挤进去一看,是一位年约五十多岁农村妇女,怀里抱着一个三岁来的女孩,坐在地上哭诉着什么。小道士用某地土话与那妇女交谈,倾刻,那女人一时痛哭、一时又展彦微笑。看我们疑惑,小道士解释道:“这是位某地落难妇女,她家中原有五人:老夫妇,儿子夫妇,怀里这个小孙女。家乡遭水灾,乡亲们大都生计无着,儿子就跑到你们这省一个小煤窑打工挖煤,不料想窑塌人埋,而矿主却逃之夭夭。消息传到家里,犹如晴天霹雳,儿媳苦等一年可丈夫还是杳无音信,就丢下女儿走了。家里实在揭不开锅,就带这苦命小孙女南来,想再找一下儿子下落。还没走到该地,已经身无分文,坐车无望,连吃饭都没着落。万般无奈,只得流落街头乞讨,说罢大哭;但我心里起了一卦,又看了一下她的脸相,发现她儿子性命无忧又已脱险,且已顺利回到家中,她听了松气一笑”。我们原来也老女人揪心,听后就如释重负。老金不放心说:“小张,她儿子真的回家了?”,小道士严肃地说:“你们放心,千真万确!不过,要请诸位帮忙,你们尽量捐点钱给这祖孙两,多多益善”。小道士解释:“我算定,她们祖孙必须要在今晚子时前离开此地,那样以后事情才会顺利。”大家对这祖孙两的凄惨境况十分同情,而且救人一命功德无量,谁会有所迟缓?,纷纷解囊一时钱筹起有680 元。

      小道士转头用普通话对那女人说:“这是各位好心人送给你祖孙两的救命钱,你们祖孙要立刻动身回家。这250元是你们的路费和饭食钱;其余的钱到家后做两个月的家用。现在把钱给你,小心放好!”此时,老女人早已站起身来,嘴里千恩万谢,抖颤着手把钱放好后,差点要跪下来给大伙磕头,我们赶快阻止了她。

      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送他们安全回去的办法。对大家说:“等一下,我给市收容站打个电话,看能否让他们送祖孙两回家。”电话打到站里,正好张站长值班,他是我的朋友,他的上级民政局长老刘更是我的好朋友。我把情况一说,老张二话没有,说是立刻派车来接祖孙两。电话里我又告诉老张:该妇女身上的钱是我们大家捐的救命钱,不要误会。事情办妥,松了一口气。我对大家解释:“该站专管流浪人员之事,缱返他们回家都是站里公费支出,而且安全可靠。”

      这时老金又冒出了一句:小张,你怎么能从脸上看出她儿子已经脱险?,小道士一笑:看她人中位就行----。众人又如入五里雾中。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50 收起 理由
何有 + 5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6-20 14:1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创)风水奇技“相法堪舆”(九) 杳无音信

/     故事已经太长,易友们也已看得很累,那么应就此搁笔。但对小道士的一段命运结局似乎还应该对易友们有所交代。

      过后不久,我在恩师“月岩老人”的指点下(参见拙帖“放生”奇迹篇)、在一位北京大“贵人”的帮助下,顺利地调动工作到了东部一个经济发达省份,既是“东边”、又是“水边”,而且工作性质非常符合我的特长,收入也增加了好几倍。

      离别原地约半年,突然接到该地周易学会小周的长途电话:小道士已离开学会,又到外地游方去了;听人说,有人在一山区看到过他,以后就杳无音信了。一听此信心里顿时沉重,但幸好我临走原地时,他留给我一个××省乡下的地址,也不知这地址是否是真,当时他还要我不要告诉他人。放下电话,心里长叹了一口气,我知道:他的离去很大部分还在于我们学会负责人的责任。当时,大家看他技术精谵、为人本份,过去又长期在山上与师傅为伴而涉世不深,待人和气诚恳。当时我们这座小城,对传统风水、相术、算命、求签、拜佛比较虔诚的人有相当的部分。只要占测人真有技术、又有良心,必会对百姓有极大的吸引力,能帮百姓及时解决很多切身问题。按现代官场术语叫:对造福“和谐社会”利大于弊。因此,我们真心想把他留下来,当然,先要把他老婆、孩子的户口解决才行。为此,我先找了市里几位领导,又到了公安、民政、文明办、道协等部门(可惜没有直接去找市里最高领导和他们的夫人,是大意了),经过解释说明他们都表示可以理解、尽量支持、特事特办-----云云。有的部门还真的启动了工作程序,我还经常抽空去说好话、去催。但有一次,公安局副局长老廖对我直截了当地说:“这事比较难办,因牵涉到跨省“农转非”的问题,要省里批指标。但他不是文件里规定的有职称的技术人员,又不是中级以上知识分子-----“。此话一听我知道大事不妙,但还抱一线希望继续奔走,可是直到我调职临时走他的事还未办成,这是我们对不起他。

       不过,话又说回来,当年如果我们把小道士介绍给市里某些权威头头,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亲属占算前程,那小道士自己前程必定是另外一种结局。因为我知道,这些市里的大、小领导们,相信、依靠《鬼神力量》的人几乎占30—40 %,而他们的太太几乎有90 %要定时去庙里烧香拜佛。光是求我给他们在家里、宾馆里、疗养地占卦算命的就有近百例,但当要我去为他们勘测祖坟时,我都婉言拒绝,因为这归根结底是为他们好。

       我后来试着用小道士留下的家乡电话去联系,对方原来是需经乡总机转的村里公用电话,那里电话要么无人值守;要么是虽有人但却听不懂我的普通话,哼唷几声双方谁也听不明白的话后,彼此都失去了对话下去的兴趣。于是,彻底失去了小道士的音信。


      【宗教是“有神论“,但现代文明并未与其相悖,西方世界的教皇还有显赫威势。宗教可以慰藉人们的心灵,对当代和谐社会的建立,有相当的“滑润”作用,。俗话说:“皇帝统治靠天,草民维权靠鬼”,面对只能《靠鬼》来保护自己的百姓,还要夫复何求!?但不幸的是,靠鬼来指点自己的人,想不到还有相当部分的是大、小官吏。

       今年五月南方一著名周刊性报纸报道:全国各地有一批官员,对职务升迁的《不确定性》很是忐忑,一旦当地轮到〈官场〉换届或职务大调动时,为了得到升迁与否的信息,竟然《不问苍天问鬼神》。其中,县处级以上的官员去求签的6%,相面的25.3 %,解梦的18.8 %,算命的13 %,总起来约有三分之二的官员信鬼神(其实,相面和算命不在信鬼神之列)。为了对比,又调查了众百姓,比例是87.6 %,,那就是六分之五的人对鬼神有兴趣。

       还有一位国家行政学院的研究员女士,经过对900余名官员的调研后发现,县处级官员对官场的升迁有《恐惧情绪》,因而相信《神秘力量和手段》——相面、解梦、拜佛、求签的占50 %。

       香港风凰台8月8日报道:大陆官员“出事”前后,大都求助于鬼神,有名姓的计有:河北省副省长从福奎,泰安市委书记胡建学,湖北省政府副秘书长唐见奎;更有甚者,山西省文×县县委班子,集体希望改变县委院子的风水布局。

       而全国各地每逢春节,到当地庙宇《烧头香》的大官真是争先恐后,即使化十多万元也在所不惜(恐怕大都是公费)。】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50 收起 理由
何有 + 50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0-6-20 17:51:20 | 显示全部楼层
真是奇才
发表于 2010-6-20 21:32:11 | 显示全部楼层
天意如此,人不由己,缘分呀!
发表于 2010-6-21 09:4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早就读过。有点玄乎!
发表于 2010-6-21 17:2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面相断风水是一篇好文章!这是一门相术,值得研究.
发表于 2010-6-21 21: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面相断风水,我在街边遇见过。断的与很准,值得深究
发表于 2010-6-22 08: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下文,没讲完呢,很精彩 ,面相断风水是一篇好文章!这是一门相术面相断风水,我在街边遇见过。断的与很准,值得深究
发表于 2010-6-22 14:03: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面相断风水,我在街边遇见过。断的与很准,值得深究 ~
发表于 2010-6-22 22:0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来,《相法堪舆术》早已并逐渐深入社会大众,真得扶额称庆!谢谢各位师兄有心。
发表于 2010-6-27 14:47:42 | 显示全部楼层
F、波、盼、东诸兄,未知都在何处见过此术。
发表于 2010-7-11 15: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特别精彩。
发表于 2010-7-11 18:1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面相断风水是一篇好文章!
发表于 2010-7-16 14:24:28 | 显示全部楼层
面相断风水,我在街边遇见过。断的与很准,值得深究 ~
发表于 2010-11-11 00:0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人啊,人间有这种高人,且品德也高,也是我门之大幸
发表于 2010-12-3 13: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高人啊,人间有这种高人,且品德也高
发表于 2011-9-19 12:13:50 | 显示全部楼层
精采的故事,面相有八卦,額為南,承漿為北,左右東西各有分,臉上有上墓下墓,鼻如碑...,面相看風水也是一絕。八字也可看風水,斗數也可看風水,卜卦運用納音配六爻、世應等也可看風水,中國術數博大而寬廣,記得師父運用六神統一觀想既可無所不知,又是訣中之訣,何時才能達到師父百分之一、二?
发表于 2011-9-19 15:27:31 | 显示全部楼层
关键是得告诉如何练习到这样地步?
发表于 2011-9-22 01: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精采的故事, 特别精彩。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www.fengshui-168.com |人工智能

GMT+8, 2017-12-12 10:2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