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注册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425|回复: 140

李德贞地理前五十段---文字句逗版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8-7-15 08:18: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李德贞,为一代地理明师,与地理选择大师董德彰渊源颇深。读董德彰《水法图说》,知董公水法传自李公。可见李公地理之造诣。《地理前五十段》皆为讲解峦头的,为后学提供了不少峦头功夫的学问,值得我们认真研究,可惜此书是文言文,没有断句,阅读起来给人增加了一定的难度,现逐一标点断句,为给后学提供方便,先发表出来。其中因个人文言水平有限,个别文字因版本模糊,可能有差错,希望读者纠错。共同学习,帮助提高。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因当代学者普遍急功近利的急躁、浮躁情绪和心理,不利于系统、深入研究,故个人只能逐段渐渐贴出,虽然有些慢,阅者也会有不少意见,敬请包涵。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26:3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段  论看地诀窍
看地有一大窍,识得破时头头是道,否则说元说妙;都无是处。先贤著书立言,已自说破,而世多懵懂汉,草草看过,致使一粒灵丹,竟为千古不传之秘,可笑殊甚。
今试执世人而问之曰:好地何处好?曰:砂之秀丽也;水之有情也;而重龙者则曰:龙之耸拔也,活动也。龙美,即砂水有疵,亦可结地;龙恶,虽有好砂好水无益也。此重龙者之论,吾不谓其不然也。
然龙之美恶何以辨?龙之真假何以辨?龙之行止何以辨?人或能言之,而未必能知之也。
今试执世人而问之?曰:龙,何者为美?曰:峰峦磊落也,星辰之端重也,帐盖也,个字也,飞蛾也,此龙之贵者也,然也。
然吾见有好星峰,而结地不佳者;有星峰不佳而反结美地者;有有帐盖飞蛾而出贵者;有无帐盖飞蛾而亦出贵者;至个字有之而未必贵;无之而未必贱者;此则何说也?而谈地之贵格者,则又曰穿心去。穿心之龙,百不得一;而极贯之龙未必穿心,则又何说也?
今试执问世人而问之?曰:龙,何者为真?曰:有顿跌,有曲折也;一脉之清,一星之正也,然也。然吾见有顿跌、有曲折脉清,星正而不结者,则又何说也?
今试执世人而问之?曰:龙,何以辨其止?曰:有蜂腰鹤膝也,有山来水聚也,细嫩之极,山水之尽也,然也。然吾见龙无蜂腰鹤膝,而亦止者;有砂飞水走而亦止者;有极细嫩而龙不止者;有不细嫩而龙亦止者;有不止于山水之尽处,而腰结、闪结者,则又何说也?
总之,有一窍在。行止,于此辨;真假,于此辨;美恶,于此辨;富贵贫贱,于此辨;富贵之大小、轻重,亦于此辨;人人识得,人人不识得,可叹、可惜。
后人若要识得,则请于书中察之,于山上察之,仍不若于人心中察之。此关一破,则地之有无、大小了然在目。吾故微言以醒梦中之说地者。此窍可就龙上寻龙,亦可就穴上寻穴;博观之如是,约观之亦如是;原是人人识得的。李师处处提醒人,至曰,仍不若于人心中察之,则其旨不秘矣。予尝为隐语云:朝王,王即位;拜将,将登台。不知龙止处,且看凤飞来。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段   论葬乘生气
葬,乘生气。一语为千古地学之关键。夫,生气之在山也。至明至显,却至隐至微,就脉上认之可也;就星上认之可也;就晕上认之可也。盖胎息孕育,皆生气之露灵也。然有有脉而无气者,风吹之,水劫之也。有星无气者,四兽之不聚,一星之孤寒也。显观之,端然一星;细察之,无脉无晕也。至就晕上认之,则生气得矣。
夫,所谓生气者何?真龙、真穴、真砂、真水是也。胎息孕育之精,脉息突窟之妙也。细审之则有,粗观之则无,此一点灵光,或高或低,或偏或正,或露于星顶,或落于星脚,或寄于星腰,或闪于星侧;或星后无而脱落于星前,或星上无而脱落于星之左右;若执星以求之,则于星得而于气失矣。噫,难矣哉!自非离娄之明,其谁得而认之哉!
起祖之落脉,生气之胎也;峡里之度脉,生气之息也;穴星之抱穴,生气之孕也。穴晕之凝精,生气之育也。此数处,学地之紧要也。而尤紧要者,则在于穴晕,所谓真穴者,此也。真龙,则晕上之脉隐隐而来;真砂,则晕外之蝉翼隐隐而抱;真水,则晕外之界水隐隐而分合。若以显然之龙、穴、砂、水为真,则失隐微之妙也。而生气之所存在何处?非察秋毫之末者,乌足以语此?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36:3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段 论执形求地
今人执形求地,误矣。先贤之扦穴也,先认得脉络,晕气,而点之。方据其象人象物,而喝其名曰某形。岂其捉形以点穴,而穴星之脉与晕竟置之不问乎?
   夫山川之形,千变万化。岂一定之形足以拘之?而扦眼、扦耳、扦鼻、扦角、扦腹、扦粪门、执之为一定之例,则脉与晕胥失之矣。不但脉与晕失,且並穴星均失之矣。   夫,奇形怪穴,未尝舍脉置晕而求也。扦穴者,贵得乎法中之巧;不贵乎用法外之巧;若法外求巧,则巧尽而拙出.只以来识者之一笑而已。执形象而求龙穴者,不知地者也。执天星而求龙穴者,亦不知地者也。龙变化而莫测,穴微妙而难求。若执天星,而绳之曰此真落也,伪落也,不求龙之真,穴之正,而斩之、葬之,则不但执形象者,失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4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段 论龙顺逆

世俗最喜逆龙,谓其逆水而上,其力重也。最忌顺龙,谓其顺水而结,其力轻也。不知逆龙多与人作下关耳。夫,大地之结,必有逆水之山来作关拦,所以固内气,关内局也。有逆二三节者,有逆二三里者,有逆十余里者,盖逆龙之里数愈长,则正龙之力量愈重,大地多是如此。若逆龙非无结作,断断不及正龙。然有逆行至三五里,或十余里者,亦成佳地。盖龙来十余里,则自己带来护从亦必重叠到头,亦必大张形势。食水张山安得不发富贵?如其能结专局,四围山水尽入收罗,其顺来、横来者,一齐都作护从,则其结作又岂小哉?只要到头结局,不为他人作护,而其逆上处,又有护山逆夹,则逆龙亦正龙也。此等力量较之顺结更大。然大地多有顺结者,只要逆砂关拦,重叠周密,结作亦大。但富轻耳。此亦不可一例论也。若龙带仓库而到头,又有逆关水,虽直去,一去一锁,且有横水截之,安得不成巨富?大抵龙不论顺逆,只要正从辨得分明耳。
此段说逆龙轻重,殊有分别,若能会此,则前所谓窍妙者,己可见其大略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50: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五段 论上下手

先贤云:看地有何难,先看下手山。吾谓上手亦不可忽也。盖正龙一结,则下手逆上,上手顺下,而地融结于其中。此亦看地之妙诀也。若下手逆上,上手迢迢走去,不来包护,则上手已顾别人,虽有好下手,总为他人用耳。其结作必不真,然有无上手而亦结者,须要看来龙里面枝脚。枝枝打出方是真结。若是大地,虽隔水之山,面面朝拱,支支相顾,不但本身之枝脚缠护,即他山亦不敢反背也。
此处又点出妙诀,示人千言万语,可以一言而尽。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55: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六段 论过峡风吹

过峡处,最忌风吹、水劫。人人知之,又有不忌者,谓其浑身带石也,人亦知之。然有不带石而不忌吹劫者,将何以辨之?曰:龙经吹劫后,再起高山至尽处结穴,有本身枝脚围护,余气铺行,前后左右,处赴护缠。内外山水重重包裹,安得不结大物?若过峡处,已经吹劫到头,又无余气支持,面面受风,山山不顾,纵不吹劫,亦是无地。岂可以其带石而曲解之?
  龙者,龙也。龙之为物,一升则飞于天,一降则伏于渊。当春夏时,云行雨施,电掣雷轰,千变万化。如山之起祖而来,一起一伏,云聚风从,出没莫测也。及秋冬,则寒矣。龙遇寒,则入于洞,藏其身而伏焉。如龙之过峡,遇风吹、水劫,则藏伏于包裹处。四围团聚,不受风摇而孕其精灵也。故大龙若受寒,则其结不远矣。如过峡受寒,结穴又寒,是龙欲伏而无其所也,何以为龙哉?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8:59: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段 论水星行龙

凡龙,峰峦磊落而来,跌断重重,过峡重重,有时有头无面,左右缺陷,不成星体,不是峰峦,皆水星也。盖龙自离带煞而来,连断过峡,脱煞不尽,至此则变成水星。洗尽煞气,或抛东、抛西;或闪左、闪右;或转来、转去;似乎败弱无力,不成星体。俗眼遇之,必嫌必忌,纵有好名目,亦只曰活动。不知龙无水,则不能变化;粗蠢之面目,何以换为细嫩之皮肤?正籍此水星,脱胎换骨。然后顿起星辰,自然清秀。煞气变为生气。故老龙行来,转动处,虽是带水,然毕竟脱煞未尽,至此渐渐低伏、曲折委蛇。其带金行者,则曰金水;其带木行者,则曰水木;非金非木,则曰纯水。正不可谓其败弱而弃之也。只要看变换何如耳?若变换处,或好星辰便结美地。如纯水到头,即无金面,又无木星,此则败弱之龙,断不结地。下之,必淫必败。否则,变金则金得水而清;变木,则木得水而秀。谁云不美?
金无水为顽金,木无水为枯木;土无水为焦土;火无水为燥火。凡名师扦带煞之地,咸用水以制之,千古之秘诀也。岂行龙而可无水哉?或曰:火土见水不宜;又曰:火见水则灭,不知水者,所以济火也。若水强而火弱,则相克。如水少而火多,则又有相济之功;水星见土被克,固然而水之行也,多带金则有相生之妙矣。如木星前后,必有金星,虽曰相克,然其传变处,稍有转折,则是有水解其间,故看龙须于克处求生。尝见土星,有出水脉者;若是土体固凶,如遇石体,则是水向石中流出,且其变换处,若得金星两旁又多金水,安得以相克为凶?又如土星面上带水泡而下者,不足为忌,则以泡带金意耳。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02: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段 论寻龙重砂

今人看地,以龙为主,固也。然吾谓龙不外乎砂也,寻龙者,当就砂以寻之。盖龙之所以得成其龙者,砂为之也。苟孤单无辅,胡足为龙?先贤云:后龙来处要乱,岂龙能自乱哉?全籍其枝脚护卫,如峰屯、蚁聚,叠叠重重斯为贵耳。若孤峰独立,虽秀出云端,亦是无用。且正龙多是浑厚,反无峰峦,而旗锋、剑戟,每出于护卫。吾故曰:龙之耸,不如砂之耸。所谓正龙身上不生峰,有峰皆是枝叶送也。
今人每执峰峦以求龙者,不知求之于砂也。不求峰于砂,而求峰于龙,于是误认砂而龙反失之矣。若以峰求砂,就砂求龙,而龙之有无、贵贱、大小、轻重,悉于此乎辨之。然砂有二,有行龙之砂,有结局之砂。行龙之砂,其排列也乱,其奔走也勇,其来如飞,其行如驰,剑戟森森,仓库叠叠,如贵人之出也。千军万骑奔走于道途;龙之过峡处,如贵人之驻驿也。有迎有送,有扛有护,及至将结,则如贵人之临莅处也。军马尽皆向之,有投此而止之意。及至结局,则诸砂排列两旁,或前或后,或左或右,或作朝,或作托,或作关拦,或龙、或虎、或案、或鬼官禽曜,或华表捍门。如聚如落,如领如拱,如排班阳喏,如蜂屯蚁聚,如把关隘,如列罗城。不论本山、外山、远山、近山、合而结成一局,不敢擅离,不敢远走,来者止,去者回,三阳备,四势周。
夫,然而砂之为用也,大矣。龙行砂行,龙止砂止,有砂龙贵,无砂龙贱,砂多贵重,砂少贵轻,砂不止于面前也。而行龙之护砂更重,砂不止于局内也。而水口之关砂更重,若徒以一朝、一案、一龙、一虎,而名之曰砂,此不知砂者也。砂而博言之,则护卫也、朝案也、关锁也;砂而约言之,则穴晕之微微蝉翼也。此砂之微焉者,而实更重于显然者,以其能护此穴晕也。然则识砂而不识蝉翼之砂乎?吾故曰:龙不外乎砂,岂谬言哉?
今人论砂,止曰朝山之秀美,下手之有情,何见之浅也?今则合起祖、行龙、过峡、结局、水口、罗城、以及隐微之蝉翼,如此说来,方知砂之关乎地也,大矣。
夫人之富贵,山水孕之也。故此,借贵人来拟,一一相符。是以不知地且看人;不知地所孕之人,且看人所发之地;如是地,如是人;如是人,如是地。一毫不错,若曰:富贵出在龙身上,而不从砂以拟之,谬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05:5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段 论水口关锁
水口之砂,惟关锁二字足以尽之。今人只见水口紧狭者,便云好水囗;阔大者,便云不如,误矣。
夫,深山之中,两山必紧,难道好地都出于深山?平地之下水口必阔,难到水囗不在于平地?此固不知关锁者也。然其中亦有真假存焉。其真者,必山回水曲;其假者,必水走砂飞。若真龙结处,水囗之山,必重重回转,山面向进,山脚插进,并不顺水而飞走,故水遇一山,即有一折,三回九转而始出,此真水口也。如此,方有真龙藏于其中。其假者,水口虽紧固,而山头走出山脚不回,即无真龙落头,又无佘气铺衍,尽是老龙枝脚,带煞插水,顺去两边山脚,亦复如是。故山紧而水道狭者,不作关锁,必非结作。所谓假水口也。若是大地,下之,则山山退却,安得有高山紧夹而行?水水会聚,安得有小涧不通舟楫?只要水口,或山或平地,俱是逆水向进水路亦弯环而去,或有砂洲、罗星、关塞,或有石壁交牙,虽宽阔不紧,然已成水口矣。故水口亦有真假。只于关锁二字辨之。而俗人则云:山中不怕无水口,怕无局;平洋不怕无局面,怕无水口。此固不知水口,而亦不知局面者也。
水口爱其小巧,如葫芦喉,此言一出,而人便以紧狭者为好水口也。李师提出,真假辨得分明,方晓得关锁二字。
大凡水口山,只要逆转水向进,不论深山平地,宽大紧小,得此一诀,便识水口之妙。先贤云:山走、水走,地在水口;山回、水回、地在源头。已自明明点破,而世人竞不解此,虽看书无益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段 论行龙结穴

凡行龙结穴,俱不喜寒,以其受风也。然其重轻,亦自有辨。盖龙之受风,猶可;受凹风,则不可。譬如人之受风,或在旷野,不足为害;若遇隙风,则受病必深。
凡地亦然,故气旺之龙,一受凹风,虽无大害,尚减力,而得气之弱者,则不结矣。然亦在胎息孕育处,忌之。盖受胎处、过峡处、结穴处,或是龙之发脉、龙之驻驿、龙之凝成、一遇凹风扫之,则病中膏盲,不可救药。然则龙之缠护包裹,岂可少欠乎哉?
翻身逆跳去,张朝不怕八风摇。夫所谓八风者,非凹风也。若凹风,则不论顺逆,皆所深忌。然亦有不忌者,如过峡结穴处,重重包裹,虽有凹风扫于其外,而己不容入矣,何忌之有?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13: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段 论龙格

自张子微立龙格,而人便执之以寻龙,不知天下山川,千态万状。子微龙格,特其所经见者耳,岂足以尽之哉?若执此求龙,真所谓按图索骥,百不得一也。廖公云:凡是星辰要盖送,盖送念多龙贵重。以此推之,大抵只要星辰尊重,盖送重叠,缠护森森,愈多愈贵,愈远愈奇。其起祖也,耸起入云霄,横亘数百里,则出身贵矣。其行度也,升则如登,坠则如崩峰,不以一尖为奇龙,不以孤行为贵,分枝劈脉皆成拥护,重叠连绵,不知纪极,如帐屏、如楼殿,则行度贵矣。其度峡也,从天而下,万山拱护,有送有迎,如缠如绕,两旁分水,曲折而出,遶成河涧,旁枝分去,亦结大地,仍结无数小地,则度峡贵矣。其结局也,大帐横铺,气势宽饶,千百里山川一局收尽,潮源不知如何而来,交会不知如何而止,则结局贵矣。若在枝龙,则所谓星辰尊重。盖送重叠者已足以尽之矣。又乌可执一格以求龙哉?
此段亦大略就枝干言之耳,只为执格求龙者说个大形大势,见天下山川千态万状,不可胜纪,不得执一以求之耳,若枝干规模,先贤已详论之,不必多赞。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21: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段 论从穴行度

地之福气,阴人也;先贤论其从穴而逆行,一纪一节,一节一代,节秀则贵,节肥则富,节弱则衰,节断则绝,然也。而后人则谓其行运也。至始祖而后已,然则天下三大干龙,必行至昆仑而后尽乎?此难通之论也。吾谓龙之结也,必脱卸至嫩而后结,则运之行也,亦行至嫩尽处而即止;否则极大之地,必有千百里之大龙,其节数不可深纪;若行至始祖而后已,则福气之阴人,当不知其数千百年矣。而胡为其不然也?凡所谓行龙至始祖者,此时师惑人语也;盖今人喜耸拔之龙,而龙到头多不耸拨,时师只得借祖宗之耸拔,而惑之曰:至此必出大贵,误矣。
夫,龙有主星,龙之贵贱,从主星定之,乌在至祖宗之耸拔处而始发也?先贤云:一地只发一百五十年,谓到头;五节之龙,其势必降,降极而升,渐落结穴,必有主星,独出其间,大约四五节,一升一降俱成细嫩之星,能独撑持,不假资助,三十年;五节总之一百五十年耳。至若五节之后,则离穴已远,必取新地相资方可发福,此亦五世泽斩之义也,不为无理。但大地力量最重,岂五世足以尽之;若小地,则又不能如其数也。大抵地之兴衰,以老嫩为界限,其理较长。然嫩龙之中,或有一节脉落太长,则气亦不能贯去,故龙之一起一伏,贵其能劲也;劲则龙无嫩散之病,兼之细嫩成星,护送缠绕,则发福固长久未艾也。惟独立,不能成功。若一地,堪发福,而众地不减,轻则减福,重则生殃,有必然者,则地与地相资,似殊有理。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24: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段 论龙中抽

今人寻龙,最喜中抽。如五枝之中,第三枝;三股之中,第二股;若两股并抽,则又取其上枝为正,理固然也。然亦有拘泥不得者,如三枝并出,缩者为尊,取其中之义也。若左右二股,不来包护,或逆而走上,俱缠上股,则上股贵矣。或顺而走下,俱缠下股,则下股尊矣。如二股分结,以上者为正,下者为缠,然亦有个辨法,若上股结穴,下股走上,逆水护之,则二枝中之上股正矣。设使下股结穴,上枝反走下护之,则二枝中之下股又正矣;但下枝正结者,必里面有同祖分来一枝在下枝之下,作下股之缠;或又本身分作两股为自已之下缠,方馋是正至;五股、三股,多前后参差而分,又须认个明白,若是真五股中抽,则上二股俱走下,下三股俱走上,若上下两枝包来,其两股外两股一枝上、一枝下,即非五股中抽矣。如三股中抽,下股缠上,上股不缠下,纵中枝籍下股,逆来而结。然上枝不到,则又非股中抽矣。
夫缠龙之与正龙,不论偏正、上下,只要不缠别人,而令缠我者为正,若在上而顺缠,在下而逆缠,则是缠龙,非正龙矣。
夫缠者,护也。须于落处辩之。落处不论上下、顺逆,只要两头顾我,脚不反走,身不推开,方馋谓之真缠。若以中者为正,而以上下股为缠,设是上下股外走而不顾,亦可谓之缠乎?吾谓取龙之中者,不若取龙之特;特者,特然,独尊也。如众低独高,众高独低,众长独短,众短独长。又如群土特金,群金特土之类,皆特也。谓其不缠他山,而为他山之缠者,真特也。若众低独高之结高者,而反为底者缠亦可谓之特乎?吾故谓,欲识正龙者,须识缠龙也。
夫龙以中抽为贵,拘泥之亦足误人。只因不识缠龙耳。若识得缠龙,方识得正龙,不必拘,拘中抽也。虽然龙何常不中,则有时极其偏而中者,自若也。但参差而出,见以为偏耳。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27: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段 论朝水

世人多喜朝水,吾谓水不必欲其朝,而欲其止耳。
夫,水本行也,而吾谓之止,何也?谓其会也、谓其静也、谓其聚也、谓其无直流奔激之象也、谓其去而恋,恋而又回也。故朝水不如聚水,顺水必要关拦,一去一折,一折一回,皆止之意也。朝水而倾去不聚,虽谓之顺水,可也。顺水而一去一回,虽谓之逆水可也。此可为知者道也。
水,如人之津液,吐之则可惜;吞之则能化而为精、为气矣。人无津液,则血脉枯。故养生家以为保命之丹;龙之于水亦然。
此段点出止字以示人,亦欲其吞而不欲其吐之义。此地学之所以重水口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3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段 论龙结局

凡龙到头必结局。夫局,龙不能自结,砂结之也。盖一龙至止,必不孤落,前后左右尽皆落头。有落于前而为朝案者;有落于后而为帐托者;有落于左右为龙虎者;有落于水口为关拦者。凡入山,看结局处,山山落头,必有一主,特然独尊。如元帅登壇,万人辟易;如君王登殿,文武山呼;如堂上一呼,堂下百诺。而前者,其朝拜也;左右,其侍卫也;背后,其屏帐也;水口,其关隘之把守也;罗城,其藩离之周密也。至于四围之森森环绕,有见有不见者,则百官兆姓之错落而居,千军万马之团聚,而绕者也。如此方可谓之大结局。否则,山不聚,水不交,左右缺,前后空,乃曰此局之大者,不知局者也。盖有这等局,必有这等龙,配之。有这等龙,必有这等局,成之。若居大局中,而不能揖四面之山水,一一为我用神,纵结地,猶非主一局也。夫主一局者,必一局尽皆降伏,前后左右无不调贴。又必来龙气势巍然,始足以当之;若龙小,而局大,则不能降伏一局,必其旁城借局而结者也。然龙大局小者,则必局外之山水,一一落头,一一相顾,一一朝拱,方可记之外局;若局内紧小,而局外之山水又不拱顾而飞走,乃文之曰:内局紧,外局宽,此不知局者也。大结局,人人知之;至所以结局大处,人不知之;必须前后、左右、罗城、水口、山山落头,团聚交结,方可谓之局。然则,局之结也,必藉群砂以成之耳。谁谓砂不重乎哉?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32:3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段 论山隔水作护

山有隔水来作护缠者,真假亦自有辨。凡山之横生峰者,面必朝人,若是面边,必有枝脚落下;若是背边,则壁立,必无枝脚。故隔水作护,须于此处辨其正面、辨其枝脚、相亲相顾。不走不窜。方纔不假。否则,面不来朝,枝脚又自飞走,而强指隔水之山,曰:此乐山也,此护缠也,其谁信之?隔水之缠龙也。要其落头顾我,有护缠之势,方真。如此辨来,天机漏泄尽矣。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36:0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段 论树比龙

夫,树生于山,故象山。其根之生也,猶龙之起祖,贵乎磅礴郁结,则根深蒂固矣。其离根而抽干也,猶老龙之出身,而孤行;其自干而分枝也。猶老龙之分支而劈脉,此后则枝叶蕃衍矣。或枝上分枝,或干中抽干,乱分乱抽,枝愈多,则势愈大,其渐抽渐嫩也。猶龙之退却脱嫩,而低平。其开花结蕊也。猶龙之到头结局而成穴,其开绽之多者,猶大龙之结作不一,其分枝之大者,枝叶繁重,而正枝较多于旁枝,猶之正龙支脚重叠,而专结,更重于旁结也。然而树之盛也,以其根之深耳。盘根深则抽干大,抽干大则分枝多,分枝多则生物盛。是树之大小,以其根定之;则龙之大小,不可以其祖山而定乎?堪与家之重祖山,良有以也。
树以嫩而生花,龙以嫩而结地。老龙之下抽之不长而结者,猶树身之无枝,亭亭直上,纵有所发,亦小小萌芽耳。岂是大开花结子处。若初落之地,不在此论。彼盖浊自盘根成树而结者也。尝见出贵,大局如矮松、如芝兰。谁云不是贵品?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40: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段 论龙护从

凡论龙护从者,多重本身而轻隔水,不知大龙之成也,全藉此隔水之砂,远来作护,但要捡点分明耳。若微弱之龙,不过本身之砂,自成一家,则局势小而气候轻。虽有隔水之砂,或来朝拱于我,何益?故有砂必有龙以统之;有远大之砂;必有远大之龙以镇之;则砂与龙相称,龙与砂相摄,而大地成矣。
夫,龙之统砂者,必自近始,近砂只为我用,然后观其隔水远来者,情意若何。猶贵人之统治兆庶也,由家而国,而天下,自近而远,翕然风行,方成大局面、大气象。如以隔水之砂,为众山之所共也,而轻视之,岂有特然独尊之地,而远山远水不能收拾而制伏乎?若龙身本弱,而四顾无情,则又不但隔水之砂与我无干涉也。明眼人其分别之。
此言龙之大小在砂上分,砂之大小又从龙上辨。龙与砂,两下原是离不得的。识破个中消息,故横说竖说,头头是道。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段 论看地只看三处

看地只看三处。于起祖处,看出身;于过峡,看踪迹;主山下,看结穴。起祖有太祖、少祖,俱宜着眼也,而少祖为重。过峡有远峡、近峡,俱宜着眼也,而近峡为主。到头有穴星、穴晕,俱宜着眼也,而穴晕为主。看少祖,在来龙脱嫩之后有特出之尊星,如屏帐、如盖座,而来龙脱嫩于中,则少祖贵矣。看近峡,有脉、有星,有送、有迎,有扛、有护,则踪迹奇矣;至论到头,必须特起主星在帐盖之下,或自成帐盖,上节之内结咽起顶,穴星之上,有脉、有晕,其晕也有来有止,有分有合。蝉翼之砂,隐隐微微,则真龙止矣。小地,只看星后有脉,脉前有星,星面有分合,下手有关拦,如此便结地。
  今人看地,必逐节求龙,某节成星体,某节有峰峦,某节秀,某节弱,某节属亥、属艮,某节属阴、属阳,若明师只于要紧处着眼,何用逐节求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笫二十段 论星辰中出

廖公云:凡是星辰,要中出。左出为轻,右更轻。此亦不可一例论也。如天下气运,前在中主,以其居三干之中。而今之气运则偏在南北,文章学术,人品事业,种种俱以偏胜,然则中出之说,有时亦不可泥也。究之星辰起处,不论左右,只要出脉之后仍转归中,则其出虽偏,亦何异乎中也?而力量何轻重之分哉?
出脉以中为贵,而此则云偏出者,不轻乎中出,盖以出左、出右,仍转乎中,是亦中而巳矣。而拘泥者,以中脉为中,则中为固执之中矣。然后知寻穿心之龙者,误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50:2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一段 论龙老嫩

龙必以嫩而结,固已。然嫩极而弱生焉,纵然发福亦自寻常;夫,嫩固非弱之谓也。星辰秀嫩,出脉委蛇,一起一伏,仍却有力为妙。若弱则起伏无力,两三节外,便见嫩散有形无势,必非大结。愚尝谓寻龙之法,须于老中求嫩,仍于嫩中求老,非虚言也。
人知老中求嫩,而不知嫩中求老。夫,老非粗雄带煞也,盖欲于细嫩中,得一大星辰为一局之主,而据之、倚之,斯为妙耳。若渐次细小、低伏,无一尊星为主持,则龙力弱矣。此亦喜嫩之过也。好地常带三分煞,信然。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52:2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二段 论龙变化

龙,何以名?以其能变化也。老变嫩,大变小,粗变细,五星之相生,九曜之相间。如三金四金不成地者,以其不变也。如老大而无嫩小之星以换之,嫩小而无老大之星,以间之者,不变也。故吉星中须有煞星出其间,煞星中须有吉星主其际,则变化多端,不可捉摸,斯极龙之妙矣。
今之言变化者,则曰:一高一低,一大一小,一肥一瘦,拖东闪西,委蛇活动,知变化之义矣,而未知变化之妙也。如吉星中间出一煞星,煞星中时出一吉星,以是言变化,则曲尽其妙也。然煞星结地,护卫包裹,毫不可缺。若稍被风吹,立见祸败。反不如平和之龙,虽非奇特,护从欠缺,亦不致祸。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54:4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三段 论金水行龙

金水行龙,定出文章秀士。盖取金白水清之意也。然山山到头,多是金水,何文章秀士之少也?大抵行龙,不论金水,只要帐盖重叠,护卫连绵耳。若金水磊落,大小相间,断而仍连,愈低愈妙,如落地梅花,撒地金钱,此星体之极其清秀者。又如盖天金,涨天水,则高山之金水,极贵也。
其余金水虽多,成星者亦不多得。盖金星体头要圆,局要带水,面要平,脚要站住不跑不斜,贵清贵正,贵体阔大而高耸,如此则不资帐盖,亦是贵人气象。水星体头要动,体要阔,三脑五脑,成帐成盖,且得金水合而成体,三金二水,金秀水清,方成贵格。如此求之,则不但木火难得,即金水之星入格者,百不得一。若连金带水之类,何处无之,不足为贵。
  人谓难得者,木火土星;易得者金水。是何薄视金水也。金水出贵,未尝亚于木火土。大抵高山之金水,贵其高阔端正;平地之金水,贵其磊落清奇。不如此,则不入格。若水之为物,其性最柔,喜附金附木而动,否则淫荡之招耳。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09:57:4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四段 论青龙白虎

青龙不怕高万丈,此言非也。若青龙作下手,高于白虎猶可耳。使青龙作上手,而白虎为下手,亦可高万丈乎?吾谓宁可下手高而上手低,不宜上手雄而下手弱。如不论上下手,而曰虎宜伏,而龙宜雄,岂青龙果是龙,而白虎果是虎乎?总之,上下手俱不宜高压,不独白虎为然也。
龙虎所以卫穴,岂便是真龙头虎,以此推之,凡所谓虎形、蛇形而伤主,非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0:01:4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五段 论地小巧

凡小巧之地,最重下砂。盖因来龙无大护从,无大气势。惟靠自已枝脚耳。一臂之外,非少关拦,即无朝对。纵或有之,亦必得此失彼,结局不全,最宜下砂紧抱。或得一水归堂,便当朝水而扦,尤爱堂气不倾,水城环绕,如此亦发人财。若无朝水者,即横水亦可,只要湾环有情,或田圳拜来,收得局紧,融得气住,亦不可弃。
总之,小地不重山而重水,不重朝对而重下手,不重全局而重明堂。亦有无下手者,必逆水而向方可。然只宜据坞水、涧水,不宜妄贪溪河。设或无水可收,须要随龙之水,取下砂以收住,亦可。若既无水可据,又无下手关拦,兼之水走砂飞,断不可下。
看小地法,有水据水,有山据山,不必求其全也。其曰:不可妄贪溪河者,盖由来龙低软,枝脚不多,得气不厚,溪河拜来,抵当不住。如子平所谓,财多身弱也。若龙据高处以穴之得下手为关拦,铺堂气而消纳,溪河朝来,又自曲折,岂不为美。然紧要处,仍在成龙。成龙者何?即前所谓星后有脉,脉前有星,是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0:05:0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六段 论星峰肥瘦

星峰有肥瘦之殊,不可贵肥而贱瘦。但要瘦而不寒,肥而不浊,方成贵格。夫,龙有雌有雄,雄者高大之谓也。雌者,低小之谓也。但要雌龙雄护,雄龙雌护。不论肥瘦、高低,都是贵体。且高大肥厚之峰,枝叶必重,气势必雄。不资帐盖如特出。万人之上,自作主张;瘦小之峰,必须帐盖之下护送重叠为妙。总之俱不宜孤。孤者,无护从缠绕而单立单行,枝脚尖削,此则行龙之枝叶。为正龙作旗枪耳。
   瘦而不寒者,有夹辅之谓也。肥而不浊者,头面清白。不破碎倾斜之谓也。此但言少祖耳。若始祖之龙,多是四凶成体,不如此,则不能远行,而大其气势。只要剥换出好头面,脱卸重重,变凶成吉,便是好龙。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0:07:2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七段 论山高大

今人多喜高大山下寻地,谓其耸拔秀卓,结作必大也。不知此,惟初落之地然耳。若大龙每每脱卸重叠,未必有高峰大垅,难道便不贵重。夫,高大之山下结地者,脱嫩不过几节,力量虽大,然欲其长久富贵,则必寻远之之龙。盖远去之龙,非无高大之山也。其起祖必是大规大模,故能远去,行至细嫩而后结此,又非仅一山之高大,藉之为帐盖也。若高山之下,多结小地,故善寻地者,必先寻龙,支干一分,则地之贵贱、大小,可得而知矣。以耸拔之星,寻到头者,不知龙者也。只寻得正龙之枝叶耳。纵或成地,不过小结,而乃指之曰:此耸拔之星峰也。
此富贵之大物也。这等人,真是痴人说梦。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8-7-15 10:09: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二十八段 论官鬼禽曜

官鬼禽曜四者,结穴之贵证也。然亦须认个明白。否则以案外之逆去者为官;以背后之拖去者为鬼;以龙虎肘之外走者为曜;以水中石之走出者为禽。则官鬼禽曜,非贵证而祸证矣。夫,曜虽顺水而走,而龙虎则转身而进,龙虎一转头,则肘后之曜,不妨其顺走矣。官虽逆拖而去,而案则如弓内抱,案即抱身,则案外之官星不妨其逆扯矣。鬼虽拖于背后,而前之星面,则开。垂头而落穴,穴星一垂头,则后面之拖扯者,不为窃余气背后矣。且官鬼禽曜,俱不宜太长,太长则前后左右拖去皆是鬼劫。若真鬼,则鬼前必有砂以拦之使不去;真官,则官外必有一山阳之砂不走;真曜,则曜外必有一逆来之山,若推接使进,拒之使止,不使远去而斜飞,盖大地之龙左也来,右也来,前也来,后也来。官鬼曜虽去,而官鬼曜内之四兽不去;官鬼曜外之四山仍来有去者,而地之余气重有来者,而地之结聚真。若禽星,亦须要头面向进,不许外走为是。盖向外,则水口之砂皆走去而不聚,向内则水口之砂,皆迥转而关拦。如此看法,官鬼禽曜方不得错。时师其亟认之。
此一段,只怕人于结穴不真处,指砂之飞走者为官鬼禽曜,故一一分别出来,总要四兽相顾,四兽外之山拦,得官鬼禽曜不许走去为是。此义发人所未发,若官要回头,鬼要就列,前人己言之矣,兹不复赘。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www.fengshui-168.com

GMT+8, 2018-10-23 00:5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