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4664|回复: 47

道法双谭 吴景鸾 文字檔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28 16:32: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道法双谭   
(吴景鸾著)

语曰:要为天下奇男子,须读人间未有书,甚哉见之不可不广也。近世阴阳家,或泥一家言,或执一家见,拘天星者,神影响以为幽。习峦头者,执形貌以为正。较砂水者,取凭于象应。耽柔脆者戎险于悬顽。此见一成,胚胎己坏,虽十杨百廖与之日处不兴易。往往高明在此错过,良可痛惜。地理之学,始于认星,中于炼格,终于达势。一峰两峰可以论星,五星九曜双兴叠出可论格。浮沉吞吐开辟来去可以论势。故曰:占山之法以势为难而形次之。形者五星九曜之谓也。金木水火土无丝毫夹杂者,此谓之正体。若五行化气二气含形,或相生而为天财金水或相克而为天罡孤曜,此则九星九体之变也。以此五九因而重之,或水火三五而为华盖三台或金水八九而为芙蓉帘幕,品格从此出矣。

至于势,则出次于金水之间,隐显于木火之界,五星混合九曜交并,头是脚非,肩全背缺,神龙文凤舞象,旋蛇虎踞牛奔,奇奇怪怪,风云娈态,神幻化于顷刻之中。符印连行,转祸福于呼吸之际。若此者,可以形相不可以星名,可以意会不可以泥格,此势所以为天下奇观也。五星者,金木水火土也。五星正体,形神冲泰,体格均停,得精气之至粹者也。九星者贪巨禄文廉武破辅弼是也,九星为变体:天下之物,非生不成非克不胜。不制则太过,不化则不新。人知有生之功为妙,不知化生之功尤妙。有生有克有制有化而后可神造化之用。贪狼木脚带水。太阳金身夹土。皆不离母气谓之有根。金水金肩吐水,天财土角流金,皆微露息机是谓有化。太阴角锐,带火似若相伤,然金盛火微不足以为克,金得火而器成反为有用,惟扫荡不金去而莫止。燥火不水亢而莫制。此则出身既不栽根,禀恶不逢化气,凶曜之不足取者也。若孤曜金木为刑,天罡火金相战,虽金资火炼,木赖金裁,然身轻煞重,克制太过矣。(龙须克制锻炼方为用,但又不可太过,过则为天罡孤曜) 格亦不出星之外。但星常而格异。山形融结,因物肖形以尽其妙耳。好格非一星所能为。木乘水荡方成鸾凤之姿。金得火融乃作鼎黎之器。今之学者星关尚跳不过何敢望此。故认星为易认格难。论品格者当论其祖。福气厚薄力量大小不在成格之后即在起祖之时。其状有若垂天之云者,有若风雨聚至者,有若波涛汹涌者,有若万马行空者,有若列戟而出者,有若陈兵而止者,有若大剑长枪者,有若横攒武库者,屹然悬然气象万千。或煞气凌人令人肃然而恐。或清气逼人令人悠然而忘。此所谓得百格不若得一祖之为胜也。有同祖异格者,有同格异祖者。然同格以祖为主。同祖以格为重。不可执同祖边见有失轻重。(数星成格,论格须认祖,百格不若得一祖也) 势亦不出星格之外,只在行度中间有高低大小远近之不同。飞腾摆摺潜见不一耳。破禄不得三吉不成正龙,三吉不得破禄不成大势。星格无势为之运旋则为死魄。势无星格为之附丽则为虚车。二者相为存亡。达势者不但可以识龙,而亦可以得穴。曾文遄曰:观来龙缓急之情,定入穴裁剪之术。如常山之蛇,击道应尾,击尾应首,真是一了百当。古人占山以势为难,其谈虎色变者此哉。(占山以势为难,星格与势二者相为存亡,星格无势为之运旋则为死魄。势无星格为之附丽则为虚车)
适千星者斋粮自厚,巢一枝者迤迹自轻。故观其出大小可知,观其变远近可得。龙有常变,局有正奇。局大者势堪飞舞,行看吐气杨眉。局小者势难转式,早见息阴避影。车驰马聚定属分争,拜伏贡陈虽知混一。(观局须分大小,可知龙之贵贱轻重)
贵干:星以成格为尊。格以屏障为重。屏障非大势不成,大势非干龙莫有。故论格当论祖。又当论干之美者如涨天之水,凑天之土丶献天之金丶冲天之木丶他如华盖三台,尊极帝座,霞帔云锦,鹤驾鸾舆,其势多是浸云扦汉倚日依霞,惟干龙手段锦长故能备诸美态。次则小干大技亦或有之。(寻龙须分大小干枝) 神气:神气云者,合内外主客而为言也。以形而观则短不宜长,美不掩恶。所见每拘于形之内,以神气观则似短而实长,似弱而实强,所见每超于形之外。大抵全倚罗城有力为主,其力量大小有不在一星一脉论也。所谓合众观以成其大,假外相以成其神。其中星体又贵短而有格,乃能收摄外气控驭群英以为我用。不然既短且弱,其形己坏,形既不豪神将焉附。所谓不得个中真种子,犹将水火煮空铛,亦何济哉。(观局须辨主客,倚罗城有力为主。星体贵短,似短而实长)
气象:力量大小不同而气象亦异。有一人之气象,有一家之气象,有一邑之气象,有一郡之气象,有一国之气象。大龙臣干,万仞千峰倘然而来,幽然而止。其顿也:若降众山而臣。其伏也:若怀万宝而藏。掀天揭地,襟江带海,幽奇远秀依稀天汉之间,水囗关拦彷佛沓冥之际。水不可以阴阳论纯疵,砂不可以正侧辨好丑。穴不可以饶减观作用,见之而不敢言,有之而不敢取,此一国之气象也。人能於此料理则临之至大而不惊,投之至小而不疑,方是擒龙手段。嵯峨兀突,雨集云施是威武气象。千官凛立,万卒森罗是庙廊气象。笙歌影里,灯火光中是富贵气象。出身璧立清峭如烟丶迷云断续,星月流形雁影排空,蜻蜒点水,是清高气象。若一灯兀坐,半户无扃,陋巷规模,何足道哉。昔伏羲地在昆仑山顶,文王地在岐山之上,其气上腾四面围拱,正所谓利见大人之象也。万山之巅,忽然开荡,众山磊落,水聚砂环,自成门户。下面视之,只见层崖叠壑不可扳趾。及到其中如履平地。此地未经开辟或为茂林深草掩蔽,或为神圣仙佛所居。欲其规世,须是天亓造化,雷霆惊折风火变更始得。此天地之珍秘鬼神之呵护,留待至人不可轻泄。故曰第一天清穴最异穴,不作尘寰泥水结,开门立户在云端,灵光齐与星辰接,此龙为福不寻常,区区富贵何足说,状元宰辅及神童,还许蓬莱贤圣列。此龙多是石山起祖,木火行宫顿跌数十里挺然齐上,前面既不开堂,两边又无抽作,法当收後龙之贵以采精英,去前砂之毒以为官曜,于过脉停息之中驾驭为穴,水虽流出不回到前,依旧归囊入橐,妙处全在收四方之奇揽及八方之胜。乘危据险,居重驭轻,此地力量非常人能遇。第一骑龙最高穴,形势奔腾水倾跌,势如猛将跨青骢,又如将军踏弩节,此龙气象最堪夸,别自神仙一作家。独立楼台高绝处,闲看红粉与烟花。水流直去数十里,左扭右扭皆库地。不是朝贫暮富人,有钱只裹腰包里。(观气象辨力量之大小) 穴信:金以砂蒙,玉从璞固,地之美者必多重以变异之。

形穴之变者有二,曰奇怪,曰隐拙。奇怪者有余隐拙者不足,有余者虽不离窝钳乳突,然入首多出常态之外,如并负之胸,独骨之臂,无龈之齿,虽怪而实奇也。不足者亦有窝钳乳突,但入首成形或此全而彼缺。左有或右无,如半开之英方成之孕,虽未完形气无不足,故拙而隐也。造物之力有限,其秘藏若有所私。圆机之士不世出。而目力有所未周,穴之常者十存其一,穴之变者十存其九也。(以明堂、水势、龙虎、朝案、缠护、官鬼、应乐、毡唇、天心、分合等外信物证证穴)

认脉:捉穴者不辨其穴只辨其脉。故奇怪隐拙之不可信而脉为可信。论不止入首一节,凡出身降势抽动处皆是。其象如啄木之飞空,如生蛇之度水,如梭中之抽丝,如蛛丝之坠缕。故陶公有言曰:但认蜂腰鹤膝,一任模糊不清。故曰有怪穴无怪脉,此杨公以来授受之真传也。(认脉寻穴) 结穴:穴有内证外证。点穴须从此处讨真消息。有外证有佘内证不足,有内证有余处证不足者,彼此出没不能两全。化工如画工,丹青妙手须是几处浓几处淡,彼此掩映方成佳景。山川融结岂能处处尽著精神。真意流注一点足矣。穴不虚立,必有所倚。而后立脉可以断穴之有无不可以定穴之住止。官鬼朝乐穴之四灵,四灵隐现穴情乃见。穴之隐应如影随形,龙从龙虎从虎,四面雷同浑然中处。左右高低舆时消息,其于穴也思过半矣。看脉固是捷径又要变通,看化出脉处有气无气以定生死。若是生脉自然周遮,若是死脉必定透漏。山无脉不行。何山无脉?只是生死二字。牧堂曰:四水交则有脉,八风动则无气。有脉无气脉从气散,有气无脉脉从气生。烛非不明临风则灭。卵非不雄无暖不生,此可通脉气生死之说矣。要之取穴之法,亦不外立锥赋云:无脉穴居贴脊。夫横龙无脉未尝无无气。贴脊深处气来而脉亦来此盖得脉从气生之意者也。(认脉及四应即内证外证之真假辨穴之真假)
穴土:破土之诀有三,有浮土有实土有穴土,实土在浮土之下,穴土在实土之下。如珠在渊如玉在石。造化孕精自然融结,体段虽不离乎实土而实不同。何也?实土虽有其色其纹不现,虽有其纹而其象不应。形色相符表理相称,此穴土所以为妙。经云雌雄内结者是也。开穴直须打到是处,又不可打尽是处。不得其土不足以尽蕴藉之灵,尽其土而无余亦足以损胞胎之气。其深浅须参酌外水以为伸缩,不可任意穿凿打破炉底,有失轻重。其中体段有若太极图者,有去土一层又一层如螺靥然者,有方若钱眼中去实土而棺匣现成者,有棱角峭厉如八卦方胜文者;有石裹土外卵郭包卵黄者;有石在土中去其石而穴现者;有石皮蒙蔽真穴者;有石脉如干直入者,有神煞相随须穿田渡水穴在泥水中者,至於玉石龟鱼青空石髓,变异百出,莫非穴土之灵应不足为怪。(辨穴土以定葬点)

化气:金须火液,雪得日融。化气之妙,术家谓改神功夺天命也。龙有龙之化气,穴有穴之化气,龙无化气无论矣。穴无化气术家有作用之法以化之。如顽土无金本不可下,若龙局俱真又不可舍,葬法凭四应所到,从孕穴处打开墓头头大作囿堆为土腹藏金之相。兜堂为偃月形,中涵水涡为金来生水之象。土之顽者受气巳饱而中蒇其毒,广莹而深取则气行而行而毒化。土者金之母,土盛则必生金。生金者情之所必至也故为金堆。金必坐水故为水窝。金堆者从土气也。浮金无根水安从出,复偃月以聚之,使金水相映以助浮扬之气,此作用亢奥也。是故气顽者因情以化其气;神寂者因位以化其神。术至于化神,地理无余蕴矣。而万有皆生于无,万形俱属于幻,凡物不可作实看,若牵泥执著又是凯子而前说梦情性。有离星出脉者、何以知之?据脉点穴是矣。有离星出气者,何以知之?据星点穴是矣。若此者非常法所能疑议。须于无中看有,去处求留,散中求聚。游神于牝牡蝉底必须道眼,石中贵得明师。岂真有一道神光下烛九垓若是之异于人哉。盖其仰观后龙之势,俯察入首之情,旁视从左,遍览朝迎,知其势之所趋,情之所至,不于此而必于彼也。此古人神解之妙,有独见独行不可示人者。今人见其所见,不见其所另见,逐目古人所为如神如鬼,亦可一笑矣。(认化气以点穴) 圆通:夏虫不可语冰,曲士不可与道者,以其拘也。这个地理须如水上胡芦转碌碌地,方可窥其涯际。彼狐兔不乳马,燕雀不生凤,此种类之常。而老枫化人思妇化石、人化为虎雀化为蛤,又何尝由种类而成。至龙以角听蝉以翼鸣,颧以视孕;鱼以沫传;思女不夫为孕;金藤不根而生;以至沈芦浮石;火布泣珠;如此变化,莫可端倪。故术家要通方不执。不执则为通术。执则为方术。吾尝谓董不如廖,廖不如杨者此也。(法须圆通不可拘泥,圆通则知变化) 待缘:天地人顶立而为三;天有这些能,地有这些能,人亦这些能。三者力量皆足以相当。未有天之所至而地或违之者;亦未有人之所为而天不从之者;可见地理之法亦寰中匡扶大化,羽翼厄运所不可少。惜乎机缘不偶,胜会难逢也。(龙真穴的乃天地之造化,见之不可轻泄,恐干天怒也。遇福德之人方可点,真穴须待福人扦也) 品级:圣贤之地多土少石;仙佛之地多石少土;圣贤之地清奇秀雅;仙佛之地清奇古怪;清秀者不去土以为奇;不任石以为峭;祥如鸾凤,美女圭璋;重如鼎彝、古若图书;翰墨留香富难敌国;清光太露贵不当朝;道履端庄名垂千古;慧多福少、庙食万年;清奇者如寒梅瘦影骨格仅在;野鹤羸形神光独见,横如步剑曲若之玄;尖如万火烧丹、直如九天飞锡;崖空欲坠、峰缺疑倾;一尘不染惟存江月之思;万劫皆空不作风尘之客;绮罗从里播远风;清若逢空、清净门中持佛戒;龟蛇不出终滞幽关;灵鹤不来应难羽化;此造化自然之应也。
余谭:看格最能长识,凡仙圣扦立之旧坟不可不多览。作者固难;知者亦不易。须细心体认;当时龙何以取、穴何以裁、水何以收,我若遇此等龙穴亦如此作用否?或前人扦立未工,我能摘疵取善尤为精进不能?牙矮子观场随人悲喜亦无所得。气从虚则缓、砌郭悬棺。四面皆虚、取其气不就其脉;则粗厉之气、亦变为中和,此术家无边法力也。自悬棺之法不复,则震撼之势皆弃。术者须是自家精神与天地相通,然后可叱咤鬼神转旋造化。一有邪淫,天地鬼神不为我用。(学风水之术应多览察前圣贤所扦之旧坟,细心体认以取其长。术者须是自家精神与天地相通,然后可叱咤鬼神转旋造化。一有邪淫之心,天地鬼神不为我用。)
地理之学如出重关,一步紧一步。寻龙是有无关;点穴是得失关;作用是生死关;一关不透终落空亡。点窝钳乳突易、点尖直平阔难。尖直易犯煞,平阔易于失气。五行变化只是这些生机;穴中点用只是这些生意;所谓金寻泡、木寻芽、水详曲路、土取角襟之类,皆以生意为言。若顽金无水、重土无金;强木无火,此等皆无生意。然术家又有接命之法;法用开金取水、插木生芽;顽金虽无水,然金为水母,其中己涵水气;枯木无火,然钻之而能燃者,气先俱也。知此,无不可取之气;无不可化之煞;不明图书,不知象数,不识缠度;不谙推步;不知命何以起运;不知卦何以推爻;谚云:为人莫学平阴阳。警戒之意深矣。(地师须过寻龙、点穴、作用三关方可谓之通阴阳) 点穴:点穴无他法,只是取得气出,收得气来,便是妙手。若悟得时横截直剪直截横贴,自是明眼。若仿效比疑,依样画葫芦,何时是了。龙气轩昂,其势难降多成奇怪。龙势悠长,其势敛藏多成隐拙。惟正龙有此。若小枝力量轻微,奇怪恐为附赘悬疣;隐拙恐为形气衰弱。不可不省。
水法:水法不一大略分上中下三局收裁。合四大垣局六秀卦气者上局也。六秀中得一秀、阴阳和合生旺顺序者中吉也。若无卦气可收,又无吉秀可择,只取阴阳不杂,一山一水亦作家计者下局也。三局各因形势大小而取,如势微力弱纵六秀呈祥三奇竞巧、而体之不立用将安施。加减乘除随机而动是为水法。水法本于河洛,河洛为千古理气之源。万化从此而立,不可不潜心理会。历观诸经可谓漏泄太过;自是学者不得入头处;如蚊子咬饿牛,非轻之罪也。
山川之形不外方圆曲直,山川之势不外远近高低,山川之体不外水泉土石,山川之变不外合辟往来,山川之情不外生克制化,探其颐虽万变莫穷,握其机殆一笑可破。古人千言万语皆为未悟者说法,若从脑上见得,即所称方便法亦属赘辞。卜子言卦例之非,亦是为偏执罗经者立论耳。今之论地者,不顾龙穴之有无,辄以罗经排格某龙某穴,必定某向,某向要合水,合则是,否则非,如此三尺童子亦可按图为之。不知造化无全功,璧如吾人之生,五星偏枯,古人用之以改神功夺天命者在此,今人用之以至覆绝败亡亦在此,不可不辨。(山川之形不外方圆曲直,山川之势不外远近高低,山川之体不外水泉土石,山川之变不外合辟往来,山川之情不外生克制化。气藏于内,形表于外,认形即认气,形气归一。河洛为千古理气之源,不可偏执罗经而立论。融会圆通者用之可改神功夺天命,强词偏执者用之以至覆绝败亡,求福未得祸先至)
术之所得者浅,精之所入者深,凡学到是处,皆不可杂以俗务,学者必须谢去尘劳,寄跡名山,凭陵风景,笑傲烟霞,静观身世之沈浮,默察阴阳之变化,如此则法从道转过。带游丝之类;穴格者如天清穴,骑龙斩关,仰高凭高之祸福后先眼力之浅深实取验如此。学者先从龙穴以探其机,后从诸家以核与博,斯可谓天下之全术矣。
昔有僧看西厢官人,见而呵之曰:你若晓得一部西厢重在哪一句我便饶你。僧对曰:只重在临去秋波那一转一句。此言深中肯,启地理千言万语,门例虽多,有情无亦难辨认。有身在千里,思忆不忘而有情者,有连袂同床面合心离而无情者。山川性情,大率相似。人能透得此关,方不被他瞒过。道法双谭叙,祖道之说者往往是主宰。而以法为幻,其弊即成。理障而摇於祸福成败之数。祖法之说者往往神作用,而以道为迂,其弊粹至,欲以人力夺天工而适戕山川之真性情,其偏而用之者过也。由斯以谭地理之难有六:不可无资;不可无目;不可无帅;不可无考验;不可不圆通;不可不合法;谙此数者而后论大成,否则纵有所得终臆说也。
当下世间,常无公平义理可言。合观三世,乃知天道有常因可不昧。贫辱毌须恕尤,富荣何必自得。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8 16:3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若有重复,敬请管理员删除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28 18:30: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滄海璇龍 于 2014-10-28 18:35 编辑

非常謝謝樓主的無私奉獻,就末學所知,吳景鸞之《道法雙潭》有二種版本,較為詳盡的是葉九升《山法全書》所載,另一版本則是黃慎《人天共寶》,您所發表的,確定不是前者,或許就是後者,這就有待高明來指正說明了。附註:本篇之內文雖無《山法全書》詳盡,但內容卻有諸多不同之處,也是非常值得參考研讀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28 18:41:50 | 显示全部楼层
  "要为天下奇男子,须读人间未有书"
这个还没有书。


163001yfhqt2tfzx855weq.jpg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08:42:19 | 显示全部楼层
道法雙潭的内容,又见于  陈梦国先生之   中国风水绝学  一书之中。请阅者细读。


实实在在告诉读者,因我个人不懂如何切割PDF文件,故上传不了中国风水绝学  一书。甚为遗憾。致歉。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08:45:08 | 显示全部楼层
mldezhen 发表于 2014-10-29 08:42
道法雙潭的内容,又见于  陈梦国先生之   中国风水绝学  一书之中。请阅者细读。


[img]file:///C:/Documents%20and%20Settings/Administrator/Application%20Data/Tencent/Users/2077096184/QQ/WinTemp/RichOle/(QM[65YMA[BD@RR]_GQOPDT.png[/img]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29 08:47:48 | 显示全部楼层
mldezhen 发表于 2014-10-29 08:42
道法雙潭的内容,又见于  陈梦国先生之   中国风水绝学  一书之中。请阅者细读。


上传一剪切图片
FE~`Y`PWK~FH~N}@O~5RN$8.jpg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29 09:45:5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值得细读。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31 08:5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值得细读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0-31 12:46:09 | 显示全部楼层

好文章,值得细读。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09:03:29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感谢楼主!谢谢无私奉献!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09:05:30 | 显示全部楼层
滄海璇龍 发表于 2014-10-28 18:30
非常謝謝樓主的無私奉獻,就末學所知,吳景鸞之《道法雙潭》有二種版本,較為詳盡的是葉九升《山法全書》所 ...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27:40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山法全書》卷之五《道法雙譚》吳景鸞
上海圖書館館藏術數類825 道法雙譚 / ()吳景鸞撰 清康熙27(1688)
吳景鸞之《道法雙譚》,有二種版本,一在葉九升《山法全書(1696),一在黃慎《人天共寶(1633)
葉九升曰:結作法者,預知結穴之場所,以便尋求也。黃妙應云:「得穴步龍,得者十八;步龍得穴,得者十一。」蓋言得穴而尋龍則易,步龍以求穴則難也。然一局大山大水,使不識結穴之場而亂走山岡,踏遍兩界,以求結穴之所,皇皇如瞽者之尋路,焉能得者十八乎?抑知求穴之法,自有一道在,凡一枝龍出,兩邊自有兩大界水,其兩界之中,有幹結、枝結、劈脈掛結、餘氣種種等結,先會其大幹之行度,於是知某係正結、某係分枝、某係餘氣,了然於胸,於是向某處得其正結、某處得其枝結、某處得其餘結,如探囊取物、箭無虛發也,奚用如許尋求之苦楚哉?欲知此道,當深悟此書。
龍祖
生氣莫先於龍,論龍尤要在祖。祖者,生氣之原、變化之本也。或尖如龍樓、平如寶殿,皆以尊特出群為貴。蓋龍之有祖,猶木之有根,根大則枝盛,祖尊則勢雄,祖不尊則勢分劈,不得其勢,必為侍從之龍。故龍之貴賤在祖。
古人於春夏之霽,夜望雲氣,以觀龍之正從;又於樓殿之上,分別天池,以證龍之大小。蓋起祖之處,旺氣發揚,故氣上升而為雲,下融而為水也。雲氣之形,如執蓋者真,橫攔者假;天池以兩池夾龍者為上,單池傍抱次之,崩傾易涸,便非吉矣,此說幹龍之祖則然,若枝龍之祖,但取其星辰聳峻,不必以是泥也。
聚講者,在高山絕頂,亂石嵯峨,或尖或方或圓,纘聚一處,若人之相聚而講論也。蓋起祖之處,旺氣所鍾,故五行之氣各見,然大幹則有枝龍,不可概論。聚講既散之後,分劈降勢,則生應星。
應星者,入首之證聚講既散之星也,應為何星,則為何星行龍,或尖如荀筆、圓如鐘釜、方如几屏,皆以中出為上,傍出次之。審其降勢孰輕孰重,重為正龍,輕為纏從,但以祖峰頂垂處為正龍,不可以中出泥。蓋龍雖以左右平分為貴,又有丁字之龍勢,雖似乎偏落,然亦開帳中出,與平分無二,不可不察。
若龍大星特,雖枝腳偏盛而亦貴,如捲簾殿試格是也。若龍勢單弱,雖枝腳平分而亦賤,如假雲氣之格是也。
龍法
山川形勢,如大木然,幹上分枝,枝復為幹,枝幹相因,倚依互用。大會則大落,小聚則小止,貴賤在星,正從原起。
正龍必星峰尊特,橈棹開展,重重出入帳幙,其行也,若萬馬奔馳;其止也,若大君朝會;雄強蒼老,與眾自別。亦有正龍不立星峰,低平如巨浪,屈曲如生蛇,左右生峰,隊伍羅列,前迎後送,進退自如;從龍則反是矣,或雄強而橈棹藏縮,或低平而懶緩無從,或起峰而為夾從朝應,或行度而急迫退避,雖有起伏之勢,而情實走竄顧他,縱能結穴,福力亦減。
故一龍之身,有分劈大小之結;一關之中,有尊卑正從之殊;猶若朝廷居中,兩腋有百官之府;郡縣之旁,街衢有富貴之宅也;漸分漸小,愈析愈微。倘若山岡臃腫,巉巖凶惡,土石焦枯,流砂破碎,囚弱無力,不能起伏,斯為至賤,不過橈棹之體,非可以言龍也。
若夫龍之大綱有四:以形而言,則有尊特、低平;以勢而言,則有牽連、斷續。眾小則取尊特,眾大則就低平;眾牽連則取斷續,眾斷續則就牽連;如是則正從易識,貴賤易明矣。
是故龍不難於望勢,而難於分劈;不難於正從,而難於入首;龍有分枝幹脈,有腰落、盡落,有有餘氣、有無餘氣,有頓宿之結、有餘氣之結,有餘氣之結亦有起伏之勢、頓宿之結亦有部曲之隨,倘不明此,鮮不以頓宿為腰落,餘氣為盡結也。豈知龍之去住,各有定理,故幹龍多腰落,枝龍多盡落;來勢牽連者落於峽,退御跌斷者止於盡;大勢粗雄,一嫩即止;全身柔弱,峰頓即成。
迴龍一也,而結有鉤垂斛概之異;橫龍一也,而砂有反背環抱之殊。有逆上而無護,有順水而無關;有氣盛而上下皆結,有分散而四畔成形;左右俱反,惟審大勢之環抱;近關直去,或取曜氣之飛揚。臨峽有斬關蟠倒之結,背肋有摺掙捲尾之扦;劈脈以附幹氣旺,分枝以自樹力輕;其要在於得局得勢,又何論於節長節短。
牽連
牽連者,龍勢連續不斷,或雄強如奔馬,或低平如巨浪,大者跨州連郡,小者接壤連村,形氣粗雄,未經退御,其特在斷。
若臨峽而星吉,腳轉則氣純,而勢住必結於峽後;臨峽而星粗,腳擺則勢奔,而氣行必結於峽前;此龍勢雄氣壯,餘氣最多,故曰腰落。經曰:「大地多從腰裡落,回轉餘枝作城廓。」又曰:「餘氣不去數十里,此間不是王侯地。」蓋言此也。
然亦有牽連盡落而無餘者,此乃枝龍小結,最為力輕,不可不察。
斷續
斷續者,龍勢退御,穿田渡水失蹤,多為蛛絲馬跡、藕斷絲連之形,行度雖異於牽連,然則剝換純粹,直至大盡方結,故無餘氣,所謂「退御愈多愈有力,峽若多時龍勇猛」是也。但要入首成星有面,有拱有收,證應分明,斯為真的;倘突而無面,散而無收,非為行龍過脈,必是祿存;所帶圓祿為護從之龍,非圓結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28:46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奮勢
奮勢者,峽前之結也,龍勢牽連未經退御,跌斷而起,剝換吉星即結正穴,若鷙鳥之擊,先歛而後奮也。以過峽一節為真,長則恐是分枝而非正結。經所謂「峽前一節住真龍」是也。先當審其纏護之回顧,砂水之會聚,堂局之拱衛,事事合法,方為真的,倘若鬼劫去來,有彼無此,斷為劈分小結,非正龍之位也。
聚氣
聚氣者,峽後之結也,龍勢牽連,臨聚頓起吉星,真氣先聚,粗雄之氣未盡,過峽背行,而為纏護城廓,以餘氣環抱為真,不顧為假。經曰:「只有真龍坐峽裡,亂山在外卻為纏」是也。倘大勢直奔,明堂泄氣,雖有星形,但為頓宿之結而已。此格當先論入首星辰之尊特,次辨餘氣之是非,不然恐以正為從,不能無眩目惑心之失也。
分枝
一龍之來,豈無前後左右分結,其長者為分枝,短者為劈脈;分枝者,若人身之分四肢也;幹上分枝,自二三節至數十百里,皆為分枝;在峽之前後分者為上,他處次之;以長遠雄盛為貴,短小囚弱為賤;然亦在尊特低平之形、牽連斷續之勢,以不為人用為佳。若星辰特達,護衛纏繞,亦結大地,但其格有二:在前後為「捲尾」,在左右為「舒翼」。
舒翼
舒翼者,即分枝之結也,大龍帳角開展,如鳥之舒翼也。看逆勢為上,順勢為下;要星辰尊特,龍體秀嫩,砂水聚集,自立門戶,而結從丁字帳角分者力重,字帳角分者力輕;在峽之前後左右分者力重,他處分者力輕;龍脈得局得勢,不然雖出丁字,不過帳角而已。
捲尾
捲尾者,前官後鬼之結也,逆跳翻身若獸之捲尾,然亦有順水而捲者,但要成星開面,砂水會集,亦能結穴,是乃龍身旺盛之氣使然,勿以為賤格而棄之。經曰:「朝山逆轉官星上,小作星形分別枝」是也。此等龍不過數節,若或太短,又為「劈脈」。
劈脈
劈脈者,若人身之有乳也,蓋有峽前峽後,或正龍起尊星之處,分脈出面而結也;以半節一節為真,若長則為分枝之結矣。
夫劈脈龍氣雖短,緣其附幹龍旺氣之身,在轉移頓伏,截其旺氣力量,氣概自與分枝不同,但要得局得勢,方稱吉地,否則但為「掛結」而已。然劈脈之格有二:在龍轉摺處為「摺掙」,在龍回逆處為「轉身」云。
摺掙
摺掙者,言手臂之摺掙之處也,蓋龍勢直奔,至此轉摺成星,開面掛脈而結也。其法亦有橫、順、逆三者,惟要星頂端垂,下砂收氣為佳。
轉身
轉身者,即劈脈之結也,行龍摺轉之處,翻身逆轉一節半節,與斛概格相似,但龍有行住之分,雖非正結,而逆轉之勢,自與順落不同,只要星辰開面端垂,局勢兼得為上。經曰:「頓伏轉移與退卸,卻看山面何方下;移轉切須尋回山,山回卻有迎送還。」正轉身之謂也。若龍勢不回而順轉,則必為摺掙之結。
掛結
掛結者,其力量最輕,雖附幹龍之身,而實不得局勢也。
過峽
峽者,龍之跌斷處也,有左右齊送齊迎者,有一邊為送、一邊為迎者,有穿田失蹤而為蛛絲馬跡之勢者,有牽連不斷而為鶴膝蜂腰之形者,俱以中出過脈為上,旁出次之。
高山大峽,則旺氣分於左右,而峽多雄猛之勢,鮮有結作;至於出陽,則剝換純粹,而峽中之結常多。經云:「古人尋龍尋頓伏,蓋緣頓伏生尖曲;尖曲之所必生龍,其上必為小關局。」蓋龍臨峽則勢必停息,過峽則龍必剝換,而前後左右所以多結作也。
其名有騎龍、斬關、蟠倒之異。勢旺而作峽,則星頓於峽前曰「蟠倒」;氣聚而過峽,則峰起於峽後曰「騎龍」;若前後俱起星峰,龍雖未停,而氣多聚於峽中曰「斬關」;皆以穴口親切,朝應有情,並堂氣聚蓄為有地之證。
但峽脈懶緩則無力,峽仄脊是餘氣;過峽多護則入首多纏,過峽孤露則入首無從;峽高則上聚,峽低則下融;峽寬則穴遠,峽緊則穴近;峽欲遮護,不欲風吹,山谷則然,平陽在所不論也。
騎龍
騎龍者,峽中之結也,過峽之處,成星開面,秀嫩端巧方有結,因其形止氣蓄也;與他處結穴相同,非謂陡然山有而可裁鑿也。
有順騎、逆騎;前有珠泡稜坎,證應穴情則逆騎;後有珠泡稜坎,應證穴情則順騎;必要前回後轉,事事分明,方為真的;以粗雄、面突、腳反為假。
然龍盡處,亦有騎龍之結,如牛項、鶴頂之類是也,其力量輕重,視龍之大小為差等。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29:51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蟠倒
蟠倒者,峽中之結,騎龍之變體也,亦兼順逆,以逆蟠鼎上;有星頂端垂,有星頂後仰;有氣自頂分,有氣自臂貫;但取其回逆之勢,不畏龍去分奪也。
然蟠倒附幹龍之身,當過峽初起之際,劫其旺氣,發福極能悠久,與諸分勢不同;但峽中之結,多堂氣逼窄,倘有外陽相應,又格之上也。經云:「一回頓伏一翻身,一回轉換一回新」,蓋言其與回龍相似而力重也。
斬關
斬關者,頓宿之結也,在峽之前後左右,俱以是名,惟峽後為上;峽中者龍勢不住,峽前者龍勢方行,惟峽後為大龍之停驛,前迎後送,至此息肩,截其旺氣,最為力重;要成星開面,證佐分明,倘無砂水會聚,則峽水傾瀉而成空亡之地矣。
九升曰:公以尊特、低平、牽連、斷續言形勢,而形勢之變盡矣;以奮勢、聚氣言牽連,而牽連之變盡矣;以分枝、劈脈言分結,而分枝則盡之;以舒翼、捲尾,則劈脈盡之;以摺掙、轉身、掛結,則分結之變盡矣;至於過峽、龍背之結,則以騎龍、蟠倒、斬關盡之焉,何其簡易也!
穴法  回逆
穴地不逆則不結,逆則山回水轉,陰陽交而穴始成,逆愈遠則力愈重,有大逆、小逆、橫逆;龍逆為上,星逆次之,脈逆砂逆又次之。
龍逆者,非來龍逆水而上也,乃大勢回顧,大曲大轉是也。
星逆者,來勢雄勇,不能遽回,腰落一峰,橫來逆水,猶子午來龍,而為卯酉之穴是也。
脈逆者,龍星俱順,脈與來勢稍逆,如直來橫受、橫來直受是也。
砂逆者,如左來右轉、右來左轉是也。
經曰:「順龍之結必逆,逆龍之結必順」,逆龍順也,順龍逆也,往而必返,自然之理;反此則有陰無陽,山順水順,必無融結。經云「得水為上」,言貴逆也。
龍逆
龍逆者,回龍顧祖之結也,牽連斷續,俱有是形;有腰有盡,俱有是形;二結形雖不同,其法則一,經所云「宛轉曰龍似掛鉤」是也。
橫龍下掛結,多作鉤垂;正龍為斛概,正龍者,橈棹平分之龍也,其體正出,不能遽回,當過峽處,星辰逆轉,餘氣順拖,兩端對分,如斛概之狀也。
然餘氣有回抱者,有不回抱者,有一邊回者,有兩邊俱回者,俱要入首尊特,得局得勢,縱餘氣散漫,不為害也。以一節半節為上,若二三節,恐是分枝,為逆轉迎峽之龍,其力最輕,不可不察也。
然回龍之結,以顧遠祖為上,近祖次之;顧遠則局愈大,蓋逆局最喜堂局寬,凡山之所拱,水之所朝,我皆能用故也。
倘龍小而顧祖,則堂氣不收,有近關則可;龍大而顧近,則三門逼窄,有外陽則佳;惟要適中,不可以遠近泥也。
星逆
星逆者,橫轉之跡也,來勢雄勇,不能遽回,或峽前峽後,橫分一節,收水收局而結也;上下環抱,中涵正龍,若弩之有機焉。但要入首星辰尊特,下關逆轉,堂局聚會,方為大地;否則但為頓宿小結而已。
然亦有回龍之結,到頭一節翻身,亦名星逆,惟以龍局大小為差等。
脈逆砂逆
脈逆砂逆者,龍勢直奔,護從緊夾,不能回轉,順水而結也;或入首脈逆於內,或左右砂逆於外,則內氣方收、外氣方得,斯為合法。蓋順局最嫌曠蕩,惟要近案關砂,否則龍神傾瀉,堂氣不收,反為形穴之病。經曰:「也有幹龍夾兩水,更不回龍直為地」是也。
中盡二結
古人論龍,有少、中、盡三結,深為有理;然非謂一龍必有此三結也,有一龍作一穴者,有一龍作五六穴者,有一龍作數十穴者,豈可概以三穴結為法哉。況初落之龍,猶在發祖之處,山勢粗老,未經退卸,鮮有結作,即有之,亦僅可而已;龍之分劈雖多,要其大綱,惟有腰落、盡落之二端;但一龍作穴,其餘悉為分劈,結於腰則盡處皆餘氣,結於盡則中落為分劈,豈有結大地於腰,復結大地於盡哉?
又有一龍分作數穴,而發福相等者,此乃雌雄兄弟之龍,互依互用,雖發福相等,自有尊卑正從之分,非腰落、盡落之說也。
然龍有無分劈、有多分劈者,何也?多者乃旺盛之氣使然,雖分而正穴之氣不為少減,以龍純而氣全故也。
九升曰:山與水必相逆而後融結,所謂「雌雄交度」是也。然其逆不一,有龍與水逆者,有穴星與水逆者,有脈逆水者,有龍與水順,而案與左右砂與水逆者,皆逆也。世人只知龍逆一法,則焉能識山川之融結哉。
穴星
星者,穴之根荄也。地不成,星不結;成星者,言起頂而開面也。星不開面,斷不結穴;星不秀嫩不結,秀嫩者,言剝換之純粹也。山勢粗老,必不結穴,譬之植物,老幹必生嫩枝,始能開花垂實,星之結穴,亦猶是也。
凡結穴之星有四:尊特、秀嫩、肥厚、端巧。
尊特者,雄偉超群,挺然特立,如鶴立雞群;忌孤露。
秀嫩者,純粹出眾,塋淨光潤,如岷中美玉;忌瘦弱。
肥厚者,體質充裕,端莊厚重,若厚德君子;忌臃腫。
端巧者,體態正然,不假造作,鍾秀伶俐;最忌瘦削。
不結穴之星凡有二十,如:破腦、側頂、繃面、縮頭、凸胸、脹腹、尖嘴、空肚、披髮、漏腮、腫腳、散指、擎拳、伸足、排脅、光背、長頸、粗頂、拖腸、濺溺之類,俱為凶惡,必無融結也。
凡辨五吉星辰,須知移步換形,當對其出脈,方為正星,左右在所不論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穴法
夫穴有一定之理,亦有一定之法;山本靜,勢求其動;山本屬陰,穴求其陽;擬諸形容,外若開花螺靨,內若木實鳥卵,達之天下,穴無不然。其所不同者,星也;若木之異種,則花亦異形矣。故求穴先於辨星,識星根種也。
大抵點穴登入首星辰之頂,審其來勢歸於何處?堂局聚於何處?落脈止於何處?是何星辰?結何穴情?必要起頂開面,手足收歛,斯為的真。
辨其脈之孰生孰死,何謂生?活動秀嫩是也;何為死?直急粗硬是也。
孰為護砂?孰為正脈?平面為脈,仄脊為砂;脈以有脊為陰,無脊為陽;乳突、節芽、梳齒、犁僻、戈矛之類屬陰,穴扦稜靨唇口而取其陽;窩鉗、仰掌、燕窠、雞窠、鋪氈、動浪之類屬陽,穴扦珠泡弦突而取其陰;陽來陰受,陰來陽受,此一定之法。
陽受固要開面,陰受亦要開面;稍突而無面,斷為虛假,所謂「取其陽、不犯其陰」者,此也。
凡星辰之結,正面取中,仄面取角;橫落就勢,閃落倚脈;平面葬頂,突面粘唇;鉤取回逆之勢,曲取短巧之頸。
脈大扁闊者,病於氣散,當扣其弦;脈大勇雄者,病於氣急,當閃其脈;脈太裊長者,病於氣緩,當湊其急;脈太短縮者,病於氣微,當乘其盛;脈太亂雜者,病於無蹤,當擇其特;脈太懶坦者,病於無收,當奪其總。
上下俱尖者非脈,上下齊闊者無氣;稜弦不宜側仄,分戈矛要頭大;窩之腦薄者水漕,乳之光突者陰殺;釵鉗頭要圓淨,仰掌後要乘金;燕窠取其平淺,梳齒妙在節坡;平地最要開窩,平田亦宜開口。
形象雖有萬殊,秘術無非一理;穴法之要,《特》之一字,盡之矣!
穴信
穴之變有二:有奇怪、有隱拙。奇怪之穴,形常有餘;隱拙之穴,形常不足。
有餘者,雖不離窩鉗乳突,然入首多出常態之外,如駢脅之胸、獨骨之臂、無豆之齒、過膝之手,雖怪而實奇。不足者,亦有窩鉗乳突,但入首成形,或此全而缺、左有而右無,如半開之英、方成之孕,雖氣完而形不足,故隱而拙也。
大抵辨疑穴者,不辨其穴,只辨其脈,穴之有無結作,其精神不在成穴處,而在出脈處,故奇怪隱拙之形不可信,而脈為可信。
論脈不止入首一節,凡出身降勢抽動處皆是,其狀如啄木之飛空,如生蛇之渡水,如梭中之抽絲,此皆自然行度,名「受脈真水」,無此則不融結。陶公有言「但認蜂腰鶴膝,一恁糢糊不清」,大凡穴糢糊,要脈不糢糊,故曰:「有怪穴、無怪脈,有是脈、無是形,雖怪而實真;有是形、無是脈,雖真而亦假。」此毫釐之辨,曾楊以來,授受之心法也。
龍虎
龍虎者,左右護穴之砂也,有皆自本身發出者,有邊有邊無者,有本身全無、借外山而護者,但不若本身生出者為佳。
賦云:「無龍要水纏左邊,無虎要水纏右畔;莫把水為定格,但求穴裡藏風。」蓋龍虎所以衛區穴,穴不藏風,左右雖有水,無益也。
龍虎但要順馴,不宜昂頭嫉主;以環抱有情,如肘臂者吉;直硬無情,反背者凶;此其常法也。
若飄如羅帶、擺如舞袖、直如釵鉗、反如袂襝,乃龍虎之變格,實曜之飛揚耳。
下砂
下砂者,下手逆轉之砂也,有收氣、收水二端。有一砂收氣、一砂收水者,有收氣、收水俱在一砂者。
如龍從左來,則右為下砂;龍從右來,則左為下砂;若龍勢直奔,入首必閃歸左右,砂亦如之,此所謂「收氣」者也;如無此砂,斷不結地。
若止於「收水」而言,則逆從之龍,枝葉上抱,皆謂之下砂,可乎?經曰「逆龍之結必順」,言入首必轉,轉則自有收氣、收水在矣!豈可以收水之砂,而概為下砂也。收水之砂,固不可少,而收氣之砂,尤為要緊;無收水之砂則無財,總是發福亦不十分富厚。若回龍無下砂者,則入首先得水矣,所以不在此論也。
九升曰:「下砂有兩,有收水之下砂,有收氣之下砂。收水之下砂者,水從左來,則右為下砂;水從右來,則左為下砂;砂與水逆者是也。收氣之下砂者,則龍氣向左,以左砂為下砂;龍氣右向,以右砂為下砂;砂與龍穴逆者是也。收水之砂,庸俗共知;收氣之砂,非眾所識;本文「下砂」之說,重在收氣。一砂收氣、一砂收水者,如水從左來,龍氣逆轉,開面向左,則左邊順水之砂為收氣之下砂,右邊逆水之砂為收水之下砂,此一邊收氣、一邊收水也。收氣、收水俱在一砂者,如水從左來,龍穴亦順水開面向右,則右邊逆水之砂,既與水逆,又與龍氣逆,收氣收水,俱在右砂,為收氣收水俱在一砂也。無收水之下砂,多有結作;無收氣之下砂,斷不結穴;地以下砂為重者,為收氣之下砂言也。收水之下砂必逆水,收氣之下砂多順水,蓋融結之道,龍與水同行,至結穴之場,龍必回頭與水一逆,龍既與水逆,而收氣之砂與龍相逆,則與水相順矣,故收氣之下砂多順水也。本文不得概以收水之砂為下砂,說得甚明,庸俗只重收水,反置收氣而不論,悲夫!」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33:03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明堂
明堂朝案、砂水水口,世人論之詳矣,然其關略,補之於後。
明堂有內明堂、中明堂、外明堂;龍虎內為內堂,龍虎外至案山為中堂,案山外至朝山為外堂。內宜緊小而藏風,外宜寬舒而納氣;以平正圓淨、寬大適中為吉;仄裂崩傾、直長為凶。
龍大則明堂宜大,龍小則明堂宜小;龍小而局大,則堂氣不收;龍大而局小,則規模狹隘。至若龍真穴的,即明堂不合乎法,亦無害於大體,雖然至尊所居,與眾自別,而明堂乃朝會之所歸,蓋未有不善者也。
朝案
朝案者,陰陽之配也;近為案,遠為朝;案宜低,朝宜高;高則齊眉,低則應心;以顧祖特朝為上,他山橫列為次。
真龍必有特案真朝,若雌雄牝牡之類;然亦有有近案而無遠朝者,亦有有遠朝而無近案者,無朝則宜水渚外堂,無案則宜水環內局。
朝案雖以尖圓方正為貴,最要察其有情無情,不可以尖秀拘泥;朝案雖有貴賤,而龍身不變其吉凶者也。
官鬼祿曜
橫龍則貴有鬼,橫案則貴有官;橫龍而前後對分則非鬼,橫案而前後對分則非官;退卸失跡、無鬼亦可,翻身逆結、無官亦裁。
鬼惟有二法:氣蹙於前、後必仰瓦;杓覆於後、前必偃箕。
官鬼俱不宜太長、反背,以短小、環抱為上。
楊公論鬼以左轉為「玉盤賜相」、右轉為「金盤賜將」。
祿曜在龍身左右,亦有在龍虎之外者,圓為祿、尖為曜,帶此主富貴雙全。
餘氣
龍、穴、砂、案,俱有餘氣。
夫枝為龍之餘氣,裀褥為穴之餘氣,官為朝案之餘氣,鬼為主山之餘氣,有則氣旺,無則不足。
凡龍之餘氣,亦有起峰過峽結穴,但其出身之處,多自仄分肩落,或本身少從,自與正龍不同,此龍之餘氣也。
水口
水口者,水去之處也;水口有遠近大小,龍大而大關大鎖而遠,龍小則小關小鎖而近;有自本身餘氣發出作水口者,有本身雖無,以外纏之砂作水口者,大抵不若以從山為佳。
兩山相會合為關,中有小山為鎖。
水口處處有之,或兩山環合重疊,交牙對峙,如旗鼓、如日月捍門、華表北辰,為都會禁地;如獅象臥虎,出王侯公卿之尊;如金印羅星,出翰苑清高魁元之地;如龜鶴龍蛇者,為神仙佛道之宮;自一里二里,以至數十里或百里,層數愈多,則力量愈重。
山谷難得者明堂,平陽難得者水口;水口乃吉地門戶,最關利害,故曰:「入山問水口,登穴看明堂。」
水法
水者、山之配,有山必有水,龍長則大江大河相夾而送,龍小則小澗小溪相夾而迎;水行則龍行,水合則龍止,所謂「隨龍水」也。
入首之水,合於明堂,蝦鬚蟹眼,相於左右,此所謂「三合水」也。
若局中來去之水,則稱夫龍,龍大則水宜大,龍小則水宜小;若龍大水小,則宜堂局寬平;龍小水大,則宜祖宗高厚;山水相稱,斯為沖和。
凡水以來為逆、以去為順;來者之玄,去者屈曲而不直,橫者環抱而不反,聚者停渚而不流蕩;有聲不如無聲,明拱不如暗拱。經曰:「洋洋悠悠,顧我欲留;其來無源,其去無流。」水之至吉者也。
然水以聚為貴,不聚而大,大則蕩胸而內氣不收,必至敗絕;故汪洋巨浸,宜處外堂,以穴中不見為美。
水以入口為得,若曲而入口,形有似乎反跳,惟下砂收水大長,故水曲而似乎反也,試觀江淮河漢之間,郡縣市鎮之結,多在水曲之岸,抱處反無融結,何也?蓋緣曲處必有砂回,抱處水反裹頭而去,無砂轉以收水故也。
大抵水瀉則財不聚,水反則情他顧,水割則山無餘氣,水斜則下砂寬遠。
田源之水,一級低一級而來者,為「倉板水」;一級低一級而去者,為「捲簾水」;倉板水主粟陳貫朽,捲簾水主入舍填房。
山之應驗稍遲,水之禍福立見;愚謂水之禍福,皆係乎龍,若龍真穴的,則砂水自然合法,縱有不合,不過一房一事之病,何必拘泥?非假天星卦例以推排(滄海註:原文之「且假天星」疑後人偽改,後註可證也。),則美女精兵之言,得之矣。
(滄海註:劉伯溫《披肝露膽經》水訣歌:「…水法不拘去與來,但要屈曲去復回;三回五轉來顧穴,悠悠眷戀不忍別。何用九星並八卦生旺死絕皆虛話。稍可禍福砂水斷,貴賤還須龍上看;龍若貴時砂水貴,龍若賤時砂水賤。砂是閨中之美女,貴賤必然從夫主;水如陣上之精兵,要決勝負在將軍。」)
垣局
垣局者,前後左右羅列之藩垣也;以寬大完密為上,星峰羅列,疊疊朝拱至數百里者,帝王之都也;數十里者,王侯之地也;局漸小,地亦隨之;未有正幹而無大局,亦未有小地而有大局,反此俱為失經。
談數千里之地,似乎虛誕,然以小局而推極之,則千里內外,亦非虛矣。
石山
石者,山之骨也;有發於龍身,有起於山頂,有生於穴上,有交於穴下,有分於穴之左右,然則石之所起,乃氣之所凝也。經曰「山勢原骨」,又曰「凡起星峰皆要石,若是土山全無力」,則石之不可少,也明矣。
凡石有陰有陽,陽仰而聳,陰俯而伏;聳者無根,石下皆土;俯者相連,上下皆石;不可不知也。
石色以明潤、青白為佳;嵯峨破粹、焦枯乾燥、黑為凶。
山谷未經退卸,石山在所不葬;出陽帶石,乃為佳耳。倘出陽而焦枯破粹、嵯峨凶惡,則為關攔水口,雖曰出陽,亦不可葬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0:34:28 | 显示全部楼层
蝶花间 发表于 2014-11-7 09:05
谢谢沧海老师指路!希望老师能够传输另一个版本!呵呵呵!先谢谢了!

作法
古人立作用之法,以天地無全功也,不得已而用之;有當以本相葬者,有當掘開井培補而葬者,如祿存開孤、破軍剪殺;臂凹則增高以蔽風,腳直則培曲以收氣;形大者可闢,地小者宜培;順其自然之理,豈可自恣意見,概用掘鑿,以至傷龍傷穴哉。
淺深 大抵此係附錄之書,姑存此二則
穴之淺深,固有定論;古人以八卦定淺深者,實為迂遠;然以界水定淺深者,實為未當;且如北地平坦,高寸為山,低寸為水,微茫之水最淺,而穴反深丈餘。
吳越平田培土而葬,雖地勢有厚薄之殊,而淺深將所何據?以愚論之,陽結宜淺、陰結宜深,陽若花之開而氣發於外,陰若實之垂而氣蓄於內;淺深亦復如是。
故氣自下升者宜蓋,平田之穴是也,不畏風吹;氣自上降者宜乘,丘壟之穴是也,最畏凹風。
經曰「淺深得乘,風水自成」。譚敦素以為太深則氣從上過,太淺則氣從下行,言穴之不可太深太淺是矣。是言氣從上過下行,恐亦未然,蓋穴之氣,融凝止聚者也,若上過下行則氣有流動之意,此與《葬經》乘止之說相左矣。
(滄海註:《葬經》內篇第三章:「夫氣行乎地中,其行也,因地之勢;其聚也,因勢之止;葬者原其起,乘其止。」)
南北平陽
平陽之龍,有顯而露跡者,如岡阜、丘堆是也;有隱而藏形者,如平田、平地是也。其源皆高山發來,展開閤闢之勢,剝換頓伏,雖有隱顯之分,而體格則一,但地勢有高下之殊,而結亦少異。
且如北方之龍,雄強粗老,非退卸落平,其勢焉能遽住,世人每愛其起伏之佳,於中扦葬,多至敗絕,不知外氣所以聚內氣,過水所以止來龍,故欲尋北地之龍,當先知水之行止、砂之轉收,而水不必泥定湖澗,但以高處為山、低處為水是也。
然後原其所來,如魚鱗之參差,如波浪之重疊;或連牽低伏,而為長虹之垂;失蹤穿珠,而為亂星之落;或擺摺如驚蛇,或盤旋如鉤曲。
平中微突,如龜鱉露泥、魚鳧浴浪,就其起處扦之,而葬其巔;或下吐氣,如殼負蝸身、肉垂蚌口,就其盡處扦之,而乘其止。
或平地榣高,而為衡平弓滿之形;或高坪廣布,而為鋪氈展席之勢。或如蛛網之隱微,或如雞窩之盤曲;取其特大特小,察其有拱有收。經曰:「隱隱隆隆,吉在其中」此之謂也。
若南方之龍,退卸秀嫩,結於山者固多,落於平者亦不少,其來若無可據,其止實有可知,亦以水行為行、水止為止;行者屈曲之勢,止者灣抱之情;大約來脈欲長,長則勢旺;入首欲巧,巧則形特;後欲水纏,前欲水聚;故曰:「平洋以得水為上,而藏風所不論也。」
然欲有開口、吐唇二端:開口為陽,宜就轉移;吐唇為陰,宜就發舒。口有正仄,唇有大小,田闊大取生氣於角邊,田小巧乘生氣於中心。
察之於龍,審之於穴,辨之於峽,徵之於水,證之以明堂;彷彿其象,摹揣其理,以神遇而不以目遇,又何難於南北之平陽哉。
山谷平陽
山谷、平陽,形勢不同,結作亦異;山谷多逼窄,貴在開陽;平陽多曠蕩,貴在欑簇;山谷局宜寬,平陽砂宜緊;山谷局逼則上聚,平陽局寬則穴低;倘局逼而穴低、局寬而穴高,皆非合格,縱能發福,力量亦淺。
山谷特小,平陽特大;山谷之龍粗老,小則剝換秀嫩;平陽之龍柔嫩,大則雄偉尊特;此其大概也。
又如平中一突,雖似乎小則特,在乎高下有無之間,不可以此而概論也。
葉九升曰:《道法雙譚》原為結作法而收,而結作之外,本書復有砂水諸論,不忍割截,因備錄其全書。
(全文完)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1: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陈梦国的书印象论坛里有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1:13:57 | 显示全部楼层
滄海璇龍 发表于 2014-11-7 10:34
作法古人立作用之法,以天地無全功也,不得已而用之;有當以本相葬者,有當掘開井培補而葬者,如祿存開孤 ...

感谢沧海先生!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7 11:32:31 | 显示全部楼层
滄海璇龍 发表于 2014-11-7 10:34
作法古人立作用之法,以天地無全功也,不得已而用之;有當以本相葬者,有當掘開井培補而葬者,如祿存開孤 ...

善哉善哉,今天是农历的十五,月亮圆了,吾之心愿遂也满了。

向沧海璇龙兄道一声:南无功德无量佛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9:29:0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滄海璇龍 于 2014-11-7 20:42 编辑
mldezhen 发表于 2014-11-7 11:32
善哉善哉,今天是农历的十五,月亮圆了,吾之心愿遂也满了。

向沧海璇龙兄道一声:南无功德无量佛

敬覆:是樓主您先發的善心,末學才敢「狗尾續貂」而已,既蒙不棄,現再將精心整理的《人天共寶》版本獻上,其內容大都與樓主所發有雷同之處,但重新標點與段落整理,可讓有心專研於此者,開一扇小小方便之門,是故如有「越俎代庖」之罪,尚請樓主多多包涵與諒解是幸。

《道法雙譚》第二版本(吳景鸞著)
胚胎:
語曰:「要為天下奇男子,須讀人間未有書」,甚哉!見之不可不廣也。近世陰陽家,或泥一家言,或執一家見,拘天星者,神影響以為幽;習巒頭者,執形貌以為正;較砂水者,取憑于象應;耽柔脆者,戎險於懸頑。此見一成,胚胎己壞,……雖十楊百廖與之日處不興易。往往高明在此錯過,良可痛惜。
學步:
地理之學,始於認星,中於煉格,終於達勢。一峰兩峰可以論星;五星九曜、雙興疊出可論格;浮沉吞吐、開闢來去可以論勢。故曰:「占山之法,以勢為難,而形次之。」
形者,五星九曜之謂也。金木水火土無絲毫夾雜者,此謂之正體。若五行化氣二氣含形,或相生而為天財金水,或相剋而為天罡孤曜,此則九星九體之變也。以此五九因而重之,或水火三五而為華蓋三台,或金水八九而為芙蓉簾幕,品格從此出矣。
至於勢,則出次於金水之間,隱顯於木火之界,五星混合、九曜交並,頭是腳非,肩全背缺,神龍文鳳舞象,旋蛇虎踞牛奔,奇奇怪怪。風雲變態,神幻化於頃刻之中;符印連行,轉禍福於呼吸之際。若此者,可以形相不可以星名,可以意會不可以泥格,此勢所以為天下奇觀也。……
五星者,金木水火土也;五星正體,形神沖泰,體格均停,得精氣之至粹者也。九星者貪巨祿文廉武破輔弼是也;九星為變體:天下之物,非生不成、非剋不勝。不制則太過,不化則不新。人知有生之功為妙,不知化生之功尤妙。有生有剋、有制有化而後可神造化之用。
貪狼木腳帶水,太陽金身夾土,皆不離母氣,謂之「有根」;金水金肩吐水,天財土角流金,皆微露息機,是謂「有化」;太陰角銳,帶火似若相傷,然金盛火微,不足以為剋,金得火而器成,反為有用。惟掃蕩不金去而莫止,燥火不水亢而莫制,此則出身既不栽根,稟惡不逢化氣,凶曜之不足取者也。若孤曜金木為刑,天罡火金相戰,雖金資火煉,木賴金裁,然身輕煞重,剋制太過矣。(龍須剋制鍛煉方為用,但又不可太過,過則為天罡孤曜)
格亦不出星之外,但星常而格異;山形融結,因物肖形,以盡其妙耳。好格非一星所能為,木乘水蕩,方成鸞鳳之姿;金得火融,乃作鼎黎之器。今之學者星關尚跳不過,何敢望此。
重祖:
故認星為易,認格難。論品格者,當論其祖,福氣厚薄力量大小,不在成格之後,即在起祖之時。其狀有若垂天之雲者,有若風雨聚至者,有若波濤洶湧者,有若萬馬行空者,有若列戟而出者,有若陳兵而止者,有若大劍長槍者,有若橫攢武庫者,屹然懸然氣象萬千;或煞氣淩人,令人肅然而恐;或清氣逼人,令人悠然而忘;此所謂「得百格,不若得一祖之為勝」也。有同祖異格者,有同格異祖者,然同格以祖為主,同祖以格為重,不可執同祖邊見,有失輕重。(數星成格,論格須認祖,百格不若得一祖也)
勢亦不出星格之外,只在行度中間,有高低大小遠近之不同,飛騰擺摺、潛見不一耳。破祿不得三吉,不成正龍;三吉不得破祿,不成大勢。星格無勢為之運旋,則為死魄;勢無星格為之附麗,則為虛車;二者相為存亡。達勢者不但可以識龍,而亦可以得穴。曾文遄曰:「觀來龍緩急之情,定入穴裁剪之術。如常山之蛇,擊道應尾,擊尾應首,真是一了百當。古人占山以勢為難,其談虎色變者此哉。」(占山以勢為難,星格與勢二者相為存亡,星格無勢為之運旋,則為死魄;勢無星格為之附麗,則為虛車)
適千里者,齋糧自厚;巢一枝者,迤跡自輕。故觀其出,大小可知;觀其變,遠近可得。龍有常變,局有正奇;局大者勢堪飛舞,行看吐氣揚眉;局小者勢難轉式,早見息陰避影。車馳馬聚,定屬分爭;拜伏貢陳,雖知混一。(觀局須分大小,可知龍之貴賤輕重)
貴幹:
星以成格為尊,格以屏障為重。屏障非大勢不成,大勢非幹龍莫有。故論格當論祖,又當論幹之美者,如漲天之水、湊天之土丶獻天之金丶沖天之木,他如華蓋三台、尊極帝座、霞帔雲錦、鶴駕鸞輿,其勢多是浸雲扦漢、倚日依霞,惟幹龍手段綿長,故能備諸美態。次則小幹、大技亦或有之。(尋龍須分大小幹枝)
神氣:
神氣云者,合內外主客而為言也。以形而觀,則短不宜長,美不掩惡,所見每拘於形之內;以神氣觀,則似短而實長,似弱而實強,所見每超於形之外。大抵全倚羅城有力為主,其力量大小,有不在一星一脈論也,所謂「合眾觀以成其大,假外相以成其神」。
其中星體又貴短而有格,乃能收攝外氣、控馭群英以為我用。不然既短且弱,其形己壞,形既不豪,神將焉附?所謂不得中真種子,猶將水火煮空鐺,亦何濟哉!(觀局須辨主客,倚羅城有力為主。星體貴短,似短而實長)
氣象:
力量大小不同而氣象亦異。有一人之氣象,有一家之氣象,有一邑之氣象,有一郡之氣象,有一國之氣象。
大龍巨幹,萬仞千峰倘然而來,幽然而止。其頓也,若降眾山而臣;其伏也,若懷萬寶而藏。掀天揭地,襟江帶海。幽奇遠秀,依稀天漢之間;水囗關攔,彷佛遝冥之際。
水不可以陰陽論純疵,砂不可以正側辨好醜,穴不可以饒減觀作用,見之而不敢言,有之而不敢取,此一國之氣象也。人能於此料理則臨之至大而不驚,投之至小而不疑,方是擒龍手段。
嵯峨兀突,雨集雲施是威武氣象;千官凜立,萬卒森羅是廟廊氣象;笙歌影裡,燈火光中是富貴氣象;出身璧立,清峭如煙,迷雲斷續,星月流形,雁影排空,蜻蜒點水,是清高氣象。
若一燈兀坐,半戶無扃,陋巷規模,何足道哉。昔伏羲地在崑崙山頂,文王地在岐山之上,其氣上騰,四面圍拱,正所謂「利見大人」之象也。
萬山之巔,忽然開蕩,眾山磊落,水聚砂環,自成門戶;下面視之,只見層崖疊壑,不可扳趾。及到其中,如履平地;此地未經開闢,或為茂林深草掩蔽,或為神聖仙佛所居,欲其規世,須是天元造化,雷霆驚折,風火變更始得。此天地之珍秘,鬼神之呵護,留待至人,不可輕泄。故曰:「第一天清穴最異,不作塵寰泥水結;開門立戶在雲端,靈光齊與星辰接;此龍為福不尋常,區區富貴何足說;狀元宰輔及神童,還許蓬萊賢聖列。」此龍多是石山起祖,木火行宮,頓跌數十里挺然齊上,前面既不開堂,兩邊又無抽作,法當收後龍之貴以采精英,去前砂之毒以為官曜,於過脈停息之中駕馭為穴;水雖流出不回到前,依舊歸囊入橐,妙處全在收四方之奇,攬及八方之勝。乘危據險,居重馭輕,此地力量非常人能遇。
第一騎龍最高穴,形勢奔騰水傾跌;勢如猛將跨青驄,又如將軍踏弩節;此龍氣象最堪誇,別自神仙一作家;獨立樓臺高絕處,閑看紅粉與煙花;水流直去數十里,左扭右扭皆庫地;不是朝貧暮富人,有錢只裹腰包裡。(觀氣象辨力量之大小)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9:30:34 | 显示全部楼层
mldezhen 发表于 2014-11-7 11:32
善哉善哉,今天是农历的十五,月亮圆了,吾之心愿遂也满了。

向沧海璇龙兄道一声:南无功德无量佛

穴信:
金以砂蒙,玉從璞固,地之美者,必多重以變異之。
形穴之變者有二,曰奇怪,曰隱拙。奇怪者有餘,隱拙者不足;有餘者雖不離窩鉗乳突,然入首多出常態之外,如並負之胸,獨骨之臂,無齦之齒,雖怪而實奇也。不足者亦有窩鉗乳突,但入首成形或此全而彼缺,左有或右無,如半開之英、方成之孕,雖未完形,氣無不足,故拙而隱也。
造物之力有限,其秘藏若有所私。圓機之士不世出,而目力有所未周,穴之常者十存其一,穴之變者十存其九也。(以明堂、水勢、龍虎、朝案、纏護、官鬼、應樂、氈唇、天心、分合等外信物證證穴)
認脈:
捉穴者,不辨其穴,只辨其脈。故奇怪隱拙之不可信,而脈為可信。論不止入首一節,凡出身降勢抽動處皆是。其象如啄木之飛空,如生蛇之度水,如梭中之抽絲,如蛛絲之墜縷。故陶公有言曰:「但認蜂腰鶴膝,一任模糊不清。」故曰:「有怪穴無怪脈」,此楊公以來授受之真傳也。(認脈尋穴)
結穴:
穴有內證、外證,點穴須從此處討真消息。有外證有餘、內證不足者,有內證有餘、外證不足者,彼此出沒,不能兩全。化工如畫工丹青妙手,須是幾處濃幾處淡,彼此掩映,方成佳景;山川融結,豈能處處盡著精神,真意流注一點足矣。
穴不虛立,必有所倚,而後立脈可以斷穴之有無,不可以定穴之住止。官鬼朝樂,穴之四靈,四靈隱現,穴情乃見。穴之隱應,如影隨形,龍從龍、虎從虎,四面雷同,渾然中處。左右高低,輿時消息,其於穴也,思過半矣。
看脈固是捷徑,又要變通,看化出脈處有氣無氣,以定生死;若是生脈自然周遮,若是死脈必定透漏。山無脈不行,何山無脈?只是生死二字。牧堂曰:「四水交則有脈,八風動則無氣。」有脈無氣,脈從氣散;有氣無脈,脈從氣生。燭非不明,臨風則滅;卵非不雄,無暖不生;此可通脈氣生死之說矣。
要之取穴之法,亦不外《立錐賦》云:「無脈穴居貼脊,夫橫龍無脈,未嘗無氣,貼脊深處,氣來而脈亦來,此蓋得脈從氣生之意者也。」(認脈及四應,即內證外證之真假,辨穴之真假)
穴土:
破土之訣有三,有浮土、有實土、有穴土。實土在浮土之下,穴土在實土之下,如珠在淵,如玉在石,造化孕精,自然融結;體段雖不離乎實土而實不同,何也?實土雖有其色,其紋不現,雖有其紋,而其象不應。形色相符,表理相稱,此穴土所以為妙。經云「雌雄內結」者是也。
開穴直須打到是處,又不可打盡是處。不得其土,不足以盡蘊藉之靈;盡其土而無餘,亦足以損胞胎之氣。其深淺須參酌外水以為伸縮,不可任意穿鑿打破爐底,有失輕重。
其中體段有若太極圖者,有去土一層又一層、如螺靨然者;有方若錢眼、中去實土而棺匣現成者;有棱角峭厲、如八卦方勝文者;有石裹土外、卵郭包卵黃者;有石在土中、去其石而穴現者;有石皮蒙蔽真穴者;有石脈如幹直入者;有神煞相隨、須穿田渡水,穴在泥水中者;至於玉石龜魚、青空石髓,變異百出,莫非穴土之靈應,不足為怪。(辨穴土以定葬點)
化氣:
金須火液,雪得日融;化氣之妙,術家謂「改神功、奪天命」也(滄海註:應是「奪神功、改天命」)。龍有龍之化氣,穴有穴之化氣,龍無化氣,無論矣。穴無化氣,術家有作用之法以化之,如頑土無金本不可下,若龍局俱真又不可捨,葬法憑四應所到,從孕穴處打開墓頭,頭大作囿堆為「土腹藏金」之相;兜堂為偃月形,中涵水渦為金來生水之象;土之頑者,受氣巳飽而中蕆其毒,廣瑩而深,取則氣行而行而毒化。土者金之母,土盛則必生金;生金者情之所必至也,故為金堆。金必坐水,故為水窩。金堆者從土氣也,浮金無根,水安從出,複偃月以聚之,使金水相映,以助浮揚之氣,此作用亢奧也。是故氣頑者,因情以化其氣;神寂者,因位以化其神。(滄海註:本段「化氣」疑出自《青囊海角經》)
術至於化神,地理無餘蘊矣。而萬有皆生於無,萬形俱屬於幻,凡物不可作實看,若牽泥執著,又是凱子而前說夢情性。有離星出脈者,何以知之?據脈點穴是矣。有離星出氣者,何以知之?據星點穴是矣。若此者非常法所能疑議,須於無中看有,去處求留,散中求聚,游神於牝牡。水底必須道眼,石中貴得明師。豈真有一道神光下燭九垓?若是之異於人哉。
蓋其仰觀後龍之勢,俯察入首之情,旁視從左右,遍覽朝迎,知其勢之所趨,情之所至,不於此而必於彼也。此古人神解之妙,有獨見獨行不可示人者;今人見其所見,不見其所另見,逐目古人所為如神如鬼,亦可一笑矣。(認化氣以點穴)
圓通:
夏蟲不可語冰,曲士不可與道者,以其拘也。這個地理須如水上胡蘆轉碌碌地,方可窺其涯際。彼狐兔不乳馬,燕雀不生鳳,此種類之常;而老楓化人、思婦化石、人化為虎、雀化為蛤,又何嘗由種類而成?至龍以角聽、蟬以翼鳴、顴以視孕、魚以沫傳,思女不夫為孕、金藤不根而生,以至沈蘆浮石、火布泣珠,如此變化,莫可端倪。故術家要通方不執,不執則為通術,執則為方術。吾嘗謂董不如廖,廖不如楊者此也。(法須圓通不可拘泥,圓通則知變化)
待緣:
天地人頂立而為三;天有這些能,地有這些能,人亦這些能,三者力量皆足以相當。未有天之所至,而地或違之者;亦未有人之所為,而天不從之者;可見地理之法,亦寰中匡扶大化、羽翼厄運所不可少。惜乎機緣不偶,勝會難逢也。(龍真穴的乃天地之造化,見之不可輕泄,恐干天怒也。遇福德之人方可點,真穴須待福人扦也)
品級:
聖賢之地,多土少石;仙佛之地,多石少土。聖賢之地,清奇秀雅;仙佛之地,清奇古怪。
清秀者,不去土以為奇,不任石以為峭;祥如鸞鳳,美女圭璋;重如鼎彝,古若圖書;翰墨留香,富難敵國;清光太露,貴不當朝;道履端莊,名垂千古;慧多福少,廟食萬年。
清奇者,如寒梅瘦影,骨格僅在;野鶴羸形,神光獨見;橫如步劍,曲若之玄;尖如萬火燒丹,直如九天飛錫;崖空欲墜,峰缺疑傾;一塵不染,惟存江月之思;萬劫皆空,不作風塵之客;綺羅從裡播遠風,清若逢空,清淨門中持佛戒;龜蛇不出,終滯幽關;靈鶴不來,應難羽化;此造化自然之應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7 19:31:50 | 显示全部楼层
mldezhen 发表于 2014-11-7 11:32
善哉善哉,今天是农历的十五,月亮圆了,吾之心愿遂也满了。

向沧海璇龙兄道一声:南无功德无量佛

談餘:
看格最能長識,凡仙聖扦立之舊墳,不可不多覽。作者固難,知者亦不易,須細心體認,當時龍何以取?穴何以裁?水何以收?我若遇此等龍穴,亦如此作用否?或前人扦立未工,我能摘疵取善,尤為精進不能?牙矮子觀場,隨人悲喜,亦無所得。
氣從虛則緩砌槨,懸棺四面皆虛,取其氣不就其脈,則粗厲之氣,亦變為中和,此術家無邊法力也。自懸棺之法不復,則震撼之勢皆棄。術者須是自家精神與天地相通,然後可叱吒鬼神、轉旋造化;一有邪淫,天地鬼神不為我用。(學風水之術,應多覽察前聖賢所扦之舊墳,細心體認以取其長。術者須是自家精神與天地相通,然後可叱吒鬼神轉旋造化。一有邪淫之心,天地鬼神不為我用。)
地理之學,如出重關,一步緊一步。尋龍是有無關,點穴是得失關,作用是生死關;一關不透,終落空亡。
點窩鉗乳突易、點尖直平闊難;尖直易犯煞,平闊易於失氣,五行變化只是這些生機,穴中點用只是這些生意;所謂「金尋泡、木尋芽、水詳曲路、土取角襟」之類,皆以生意為言。
若頑金無水、重土無金、強木無火,此等皆無生意;然術家又有接命之法,法用開金取水、插木生芽;頑金雖無水,然金為水母,其中已涵水氣;枯木無火,然鑽之而能燃者,氣先俱也。知此,無不可取之氣,無不可化之煞;不明圖書,不知象數,不識纏度,不諳推步;不知命何以起運,不知卦何以推爻;諺云:「為人莫學平陰陽」,警戒之意深矣。(地師須過尋龍、點穴、作用三關,方可謂之通陰陽)
點穴:
點穴無他法,只是取得氣出,收得氣來,便是妙手。若悟得時,橫截直剪、直截橫貼,自是明眼。若仿效比疑,依樣畫葫蘆,何時是了。龍氣軒昂,其勢難降,多成奇怪;龍勢悠長,其勢斂藏,多成隱拙;惟正龍有此。若小枝力量輕微,奇怪恐為附贅懸疣,隱拙恐為形氣衰弱;不可不省。
水法:
水法不一,大略分上、中、下三局收裁。合四大垣局、六秀卦氣者,上局也。六秀中得一秀、陰陽和合、生旺順序者,中吉也。若無卦氣可收,又無吉秀可擇,只取陰陽不雜,一山一水亦作家計者,下局也。
三局各因形勢大小而取,如勢微力弱,縱六秀呈祥、三奇競巧,而體之不立,用將安施。加減乘除,隨機而動,是為水法。水法本於河洛,河洛為千古理氣之源,萬化從此而立,不可不潛心理會。歷觀諸經,可謂漏泄太過,自是學者不得入頭處,如蚊子咬餓牛,非輕之罪也。
山川之形,不外方圓曲直;山川之勢,不外遠近高低;山川之體,不外水泉土石;山川之變,不外合辟往來;山川之情,不外生剋制化;探其頤,雖萬變莫窮;握其機,殆一笑可破。
古人千言萬語,皆為未悟者說法,若從腦上見得,即所稱「方便法」,亦屬贅辭。卜子言卦例之非,亦是為偏執羅經者立論耳。今之論地者,不顧龍穴之有無,輒以羅經排格某龍某穴,必定某向,某向要合水,合則是、否則非,如此三尺童子亦可按圖為之。不知造化無全功,譬如吾人之生,五星偏枯,古人用之,以改神功、奪天命者在此,今人用之,以至覆絕敗亡亦在此,不可不辨。(山川之形不外方圓曲直,山川之勢不外遠近高低,山川之體不外水泉土石,山川之變不外合辟往來,山川之情不外生剋制化。氣藏於內,形表於外,認形即認氣,形氣歸一。河洛為千古理氣之源,不可偏執羅經而立論。融會圓通者用之可改神功奪天命,強詞偏執者用之以至覆絕敗亡,求福未得禍先至)
術之所得者淺,精之所入者深,凡學到是處,皆不可雜以俗務,學者必須謝去塵勞,寄跡名山,憑陵風景,笑傲煙霞,靜觀身世之沈浮,默察陰陽之變化,如此則法從道轉,過帶遊絲之類;穴格者如天清穴,騎龍、斬關,仰高、憑高之禍福後先,眼力之淺深,實取驗如此。學者先從龍穴以探其機,後從諸家以核與博,斯可謂天下之全術矣。
昔有僧看西廂,官人見而呵之曰:「你若曉得一部西廂,重在哪一句,我便饒你。」僧對曰:「只重在臨去秋波那一轉」一句。此言深中肯,啟地理千言萬語,門例雖多,有情無亦難辨認。有身在千里,思憶不忘而有情者;有連袂同床,面合心離而無情者;山川性情,大率相似,人能透得此關,方不被他瞞過。
《道法雙譚》敘:「祖〈道〉之說者,往往是主宰;而以法為幻,其弊即成,理障而搖於禍福成敗之數。祖〈法〉之說者,往往神作用,而以道為迂,其弊粹至,欲以人力奪天工而適戕山川之真性情。其偏而用之者,過也。由斯以譚地理之難有六:不可無資;不可無目;不可無師;不可無考驗;不可不圓通;不可不合法;諳此數者而後論大成,否則縱有所得,終臆說也。」
當下世間,常無公平義理可言;合觀三世,乃知天道有常,因可不昧。貧辱毋須怨尤,富榮何必自得。
(全文完)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4-11-7 21:39:30 | 显示全部楼层
滄海璇龍 发表于 2014-11-7 19:31
談餘:看格最能長識,凡仙聖扦立之舊墳,不可不多覽。作者固難,知者亦不易,須細心體認,當時龍何以取? ...

足见滄海璇龍博大的胸怀,严谨的学风。受教匪浅,共沾天机荣光。顺祝进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8 15:1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喝水不忘挖井人。看完帖子,再次感谢两位大师的博大胸怀和无私奉献的精神!有你等在,论坛兴盛矣。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8 16:36: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
藏龙卧虎啊!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4-11-8 22:44:07 | 显示全部楼层
滄海璇龍 发表于 2014-11-7 10:34
作法古人立作用之法,以天地無全功也,不得已而用之;有當以本相葬者,有當掘開井培補而葬者,如祿存開孤 ...

一万个感谢!感谢沧海老师无私奉献!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5-5-18 10:57:49 | 显示全部楼层
先补发一组相关图片
吴景鸾《道法双谈》_1.jpg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5-5-18 10:58:47 |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发
吴景鸾《道法双谈》_4.jpg
吴景鸾《道法双谈》_2.jpg
吴景鸾《道法双谈》_3.jpg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19-5-19 17:35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