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注册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870|回复: 26

湖北老河口遇仙记,五十余年前一件亲身经历的异事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9 20:11: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http://blog.sina.com.cn/s/blog_71a5264c01013g9r.html

湖北老河口遇仙记,五十余年前一件亲身经历的异事


曹文锡


通过此文章认识护生,放生,重要性。



       曾在老河口“遇仙”的 曾老 先生,现居九龙粉岭,九十余岁,身体矫健,气功卓绝。 曹老 先生所遇之仙,据现居温哥华的台湾小说家冯冯(慧眼通)来信,认为是“地仙”。如果查阅地图,亦可发现湖北省襄阳至光化(老河口属光化县)间,有仙味很重的地名如龙王集和仙人渡。是否和出过仙人有关连呢?这段“遇仙记”,香港嘉禾电影公司一度有意将之搬上银幕,唯已为 曹老 先生婉拒。

  民国二十年(1931年),张岳军(群)氏出任湖北省政府主席的时候,省府工程处处长因事去职,他委我接充,我即面谒请辞,并说:「我不是学习工程的,恐难胜任。」

  张氏说:「尊翁亚伯,协助中山先生创建民国,他为人忠诚正直,所以人们都称为曹刚直。我知道你的品性举动和他一样,也有小刚直之称,可说是克绍箕裘。我派你充工程处长,并不需要你有工程的才技,只要你综理事务和监督各员工,至于建设事项,自有工程师负责。目前各地的吏治太腐败,如果操守不良的人充当大任,才能愈高,作弊愈大。我委你充工程处长,还要随时到本省各地暗中视察吏治和民间的情况,回来向我面告。你是忠诚坦白的人,不会辜负我的期望的。」

  我当时受到这一番训示,就不能不接掌那职务了。自此之后,东奔西走,也因此结识了不少各地方人士。

  从汉口出发到老河口

  我于民国二十年旧历八月初十奉到委令后,即行到职。
  
       耿季钊叙述神奇故事

  席间耿县长却向我说出了一件神奇的故事,他说:「本县三星期前,发生一件很怪的事,老河口的陈家村,有两个姓陈的居民,因争数亩田产而涉讼,原告是族叔,被告是族姪,但被告却持有契据。前任承审员李君,袒护原告,拟将田产判归族叔,不料正在执笔作判之时,庭上忽然从屋顶吊下一条木板,这种木板,原是前清衙门里打罪人用的旧刑具。当时承审员李君面色突变,在场人员亦莫不惊异。可是,转瞬间这木板就不见了。于是,中止审判。翌日,在场人员才向我报告,而承审员李君也留给我一信,谓因公进省,一去多日,至今未见回署。当日衙中员役,将这件怪事互相传告,外间的人,也很多都知道了。可是我仍是狐疑。后来查阅这宗讼事的案卷,得知原告人陈昌,被告人陈儒未,那就令我惊奇了。为什么呢?因为当我去年接任县事不久之时,老河口镇商会会长陈华山曾向我报告一件怪事(以下一段,皆为陈华山会长的报告经过):


  据陈华山说:「老河口附近的陈家村,有一居民陈儒未,原是贫苦人家,他年少失学,因此目不识丁,向来以做小贩为活,家中只有一老母。但在去年以来,他却渐渐变得富有了,居然置田产、建房屋,还和镇上的几间大商店有生意往来,屯购不少粮食,每次都获厚利。我(陈华山自称,以下同)得到那消息后,深恐陈儒未和盗贼或奸细有往来,特定亲往调查。一入陈家村,就见到几间新建民房,虽然不大,若非中产以上的人,断不能办到的。这就是陈儒未的房子。我当时请他的邻居代为通传,说要拜访。陈儒未和他的母亲立刻开门接我进去,他们询知我是商会会长,而且也是同宗,更为谦恭。儒未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言语笨拙,不脱村人本色。陈母为五十多岁的妇人,头发有点斑白。我问及他的家世和获利的经过。陈母向我说:「我们世世代代都是贫苦人家,自从去年以来,生活便好转了,这是多谢上天赐给的。关于我家赚钱的事,很多邻里都知道,我不妨原原本本对你先生说知吧。以前我的家翁是个渔人,每天在老河口附近打鱼。有一天家翁网得一尾很大的鲤鱼,全身金黄色,双目发光,他骇异起来,就把它放回河里。这尾鲤鱼,像有点人性,在水面打了几个圈,频频向我家翁摇头摇尾,然后沉下河里。他回家后,向各人说及这事,至今已经三十多年了。我家翁在二十年前去世,我的丈夫也在五年前死了,只剩下我母子两人相依为命,儒未做小贩,劳苦辛勤,幸免冻馁。去年八月初十日,他日暮时回家,忽有一女子跟着他回来,说是姓龙的,又说我家乃她的大恩人。我怀疑她的身世,嘱儒未不要接纳。但那女子说,她不是世间女子,此次前来,是为着报恩的。我家不特对她有恩,而且有缘,缘尽了,她就会走了。她说罢,在身上抽出十多两金子给我,我正要拒绝的时候,她把金子放在地上,转瞬间就失去踪影。当时我两母子惊骇异常,晚上讨论这件事,认为那位龙姓女子,可能就是我家翁三十多年前所放的大鲤鱼的化身。翌日,那女子又来了,竟替我料理家务,井井有条,并嘱儒未不要当小贩,将所有的金钱购买她所指定的物品。果然,不到两个月,那些物品,都涨了价。这样连续几次,都是赚大钱的。邻居的人,有时听到我母子和一女子谈话,但他们都见不到她的影子,大家都害怕起来,说我家出了妖怪。后来我向他们详细解释,因此,他们都称她为龙王小姐。」


     「陈妈说到这里,我便告辞了。但心里总不相信有这种怪事。回家后,还多方托人侦察儒未的行动,并向他的邻居个别查询。但所得的消息,和陈妈所说的都差不多。至于和陈儒未交易的那几家商店,都说儒未是个忠直的青年,除本镇外,没有外地的朋友。他的突然发达,算是一宗异事!更奇的是:他每次购买的和放售粮食等,很像有神仙从旁指点,否则断不会每次都赚大钱。我因为要查明底细,几天后,再访陈儒未母子,要求他们介绍我结识那位龙王小姐。儒未答说这件事要征求她的同意才行。第二天下午,儒未匆匆到华生商店找我,并说龙王小姐表示跟我有缘,叫我马上跟他去见她。

       我和儒未到达时,陈妈站在门前,笑脸相迎。入屋后,见厅中有一中年妇人,身材很高,头上披一条白巾,身上的衣服不像普通妇女,她见我来到,合掌为礼,跟着说:『你是陈华山先生吗?我们的缘份很好,请你常常到这里来,随时都可以会面的。你是个长者,将来的福泽很厚。』我问她:『龙小姐!妳在那里得道的?怎么会来到陈儒未家里呢?』她说:『我在四川峨嵋山修道,因为陈家和我有恩有缘,所以要来了却这宗事。现在的世界,一日比一日纷乱,只要存心忠厚,安份守己,便可逃离劫运!我们见面的时候很多,下次再谈吧。』刚说完,只听得劈拍一声,便不见她的踪迹了。陈妈又对我说:『龙小姐的踪影飘忽,但她和我母子相处得很好,替我料理家务,和普通女子一样。邻居的人,也有几个见过她的,但只见到头部或上半身,而且每次所见的都不是同一形像。据龙小姐说,那些不过是一种幻身,而我们所见的是本相呢。』当晚我回家后,心里似喜而又疑惑,以后我有好多次到陈妈家里,先后也有多次和龙小姐晤谈,她总是劝我博施济众。并说:『成仙成佛,世人极难做到。』我对于身历其境的事,深觉迷惑,今日特来向耿县长报告经过,我所说的,并没有半点谎言。」

  苑少将要见龙王小姐
  我听罢耿县长的这段神话,因为好奇,便请求马上把陈华山找了来。耿县长起身打个电话,不久陈华山便匆匆赶来了,彼此寒暄一阵,我便对陈华山说:「你是个忠厚和诚实的商人,所说陈家的奇事,可能是真的事实。但我国古代有一种妖术,可以迷惑人们的视听,历代笔记也有记载,我不敢妄为判断。但灵异的传说,可以影响国家民族的,更有强盗奸人,利用妖术作为颠覆的工具,如古代的黄巾贼、白莲教等,便是前例。而秦始皇和汉武帝也因为求神仙遂屡次受骗。其余民间借神仙作不法的事,更不可胜数。我是读书人,而且是公务员,现在剿匪时期,如有奸细混迹其中,治安很受影响,必须查得明白,务求水落石出。所谓龙王小姐,我惑疑是一名妖妇罢了!」

  陈华山和耿县长对于我的话自然不便反驳,都只是唯唯诺诺。陈华山辞出后,耿县长又对我说:「对于此事,我曾派了几名探员,嘱他们切实侦察,经过颇长的时期,他们的报告和陈华山所说的大致相同,因为对治安没有什么影响,我也淡然遗忘了。不料三星期前,县府审判所中竟发生空中吊下木板的怪事,令我惊诧起来!事后,我又详细调查和陈儒未争讼的陈昌,原属一名无赖,向来没有田产,在诉讼时,他曾访过前任承审员李君数次??,其中或有黑幕。因此,我认识陈儒未和那位龙王小姐的事,是一件不寻常而值得探讨的。」

  耿县长谈毕,在座的苑君表示希望一见这位龙王小姐,我也随声附和。耿县长说:「我夫妇二人,可以陪你们一同去,以??便一探其中的玄虚。」

  是日下午二时半,我们一行四人分别乘坐人力车直趋老河口镇。
  
       龙王小姐答允见我们
  由光化县县府至老河口镇,不过四华里,片刻可达。我们进入国民饭店后,耿县长又摇电话通知陈华山到来,不一会儿,陈君到了。耿对他说:「我们四人都很想见见龙王小姐,你可以即往陈家村先和她商定会面的时间吗?」

  陈君说:「龙王小姐并不是常在陈家,但只要陈妈母子向她祝告,不到数小时或可得到回音的。」说罢,便请耿县长夫妇和我及苑君将姓名、籍贯、年岁等用纸写好交他,便辞了我们,乘车奔往陈家村而去。我们四人在旅店闲谈,耿县长始终否??定有神仙的事;苑君则疑信参半;我说:「我平生听过不少这类的事,可是连鬼物也没见过,如果这次得见龙王小姐,我就承认世上真有神仙了。」

  到了下午六时,陈华山匆匆地跑来,对我们说:「龙王小姐约你们今晚十时会面,但她接见的只有耿太太、曹先生和苑先生。她表示和耿县长没有缘,不能接见,这未免太扫兴了!」

  耿县长说:「没有关系,我在旅店里等你们回来好了。」

  下午七时,陈华山请我们到镇上一家馆子晚膳,一直谈至九时,陈华山说:「我派一名伙计带你们到陈家村,陈妈母子会在门前迎接的,我先回家一行,随后便会赶到。至于耿县长,就请留在旅店休息吧。」

  九时一刻,陈华山的伙计到来,预备一同出发。我说:「这里离开陈家村多远呢?沿途怎样?」
  陈华山说:「步行半小时可到,沿途平坦,都是沙石路,普通的车子可通行,每天早晚很多村民来往,入夜虽然静一点,但治安上绝无问题。可是耿太太不惯行远路,我雇一辆人力车送她去,比较安稳些。至于曹先生和苑先生,是壮年人,走几里路不成问题吧!还有一点,沿途不宜扬声,以免惊动村人。」大家商议妥当,陈华山的伙计已唤来了一辆人力车,并嘱车伕慢慢地拉耿太太到陈家村,要在门前停着,等候回程。于是,我便启程了。我怀着一枝手电筒,苑君是军人,他身上带有一枝手枪。由华山的伙计前行带路,耿太太的人力车居中,我和苑君在车后跟着走。当时是八月下旬,虽然寒风飒飒,但天气清朗。约半小时,已到达陈儒未的门前,那伙计即辞别我们回镇。陈妈母子二人,早在门前迎接我们进去。
身高六尺的一个女人

  陈家这所房子,是新建不久的,东西两旁,各有房子两间,上头是一个较大的厅子,厅的两旁,也有房子两间。我经过一个小房子门前时,这房子本来没有点灯的,忽然发出一点神异的光芒。我忙把手电筒向内一照,突然看见一个女子在房里站立,身段异常高大,我心中有点惊奇,快把电筒按熄,默念:她一定是龙王小姐了。接着,便听得一阵声音说:「请你们到对面的房子稍坐,我一会儿就来。」

  此时由陈儒未带我们三人到东边的小房里坐下,房内上边摆着一张小床,床下还有块长行的踏脚板;下边设一张长木椅,旁边一张茶几,中间燃着一盏很大的油灯,地方还算清洁。当时耿太太坐在长椅中间,苑君坐右,我坐左边。陈妈母子端了三杯茶来,并说:「请三位先生坐吧,龙小姐快来了。」说罢便走出房门。

  我们三人默坐在长椅上,不便交谈。一会儿,有人进来,就是我刚才用手电筒照见的那个女子。我们一齐起来向她示敬,她也合掌回礼,坐在我们对面的小床上。只见她身长约六尺,比我们高出许多。头上披一条白纱,身上穿一件黑衣,还有一条白长裙高至胸下,这条裙很长,连双足都掩盖了。额前像有一道发箍,正中和左右,各镶一朵白花,花的中央各有一很小镜子,类似钻石。袖子很窄,左手挂着一把木剑,长约三尺,垂在地下。右手却拿着一柄长约二尺的铁刀,刀身像有锈痕。她站立起来,先对苑君说:

  「你是张学良的部下吗?你和日本 人打仗,立了不少功劳,而且心地光明,毫无私念,值得人敬佩的。你向我有什么查询呢?」

  苑君说:「我的前途请仙女指示!」
  她说:「人间所作的事以及居心的邪正,在个人身来说,以为没有人知道的,但在冥冥之中却有一种纪录。你以后没有很大的进展,也没有过份的失意,还可得享天年,你继续努力好了。」

  接着便向耿太太说:「你是耿县长的太太吗?」耿太太答应「是!」便向龙王小姐说:「请问我有多少儿女呢?」

  她说:「儿女是不能强求的,妳自己很明白,不必问我了。」续说:「请你和苑先生到厅上去,我和曹先生谈罢就来。」

  要我用双手紧握刀背

  于是,耿太太和苑君辞出。龙王小姐开始和我谈话,她说:「你的根机很好,是一位正直无私的人,将来有和我再见的机会。」说罢她行前两步,再说:「你站起来把双手紧握着我这铁刀的刀背吧。」她把右手的铁刀横竖,刀口向身,这刀约有二寸多阔。于是,我遵命双手十指紧执着刀背,她却拖着我慢慢地后退,一直退出房门。那时我觉得有一股热力,从刀背传到手指,再流入两臂而达心窝,片刻间,脑部和两足而至全身,都像充满热流,当时颇为惶骇,但不敢作声。

  她这么拖着我背行,进入对门的小房里,这就是刚才我用小电筒照见她的地方。房里没有灯,可是像有一种灵光,可以看见一切品物。她嘱我放开双手,相对地坐在两张木椅上。我从容询及许多有关时事的问题,她一一答覆,但有几项,她不允作答,并说:「那些世界的事,和你没有关系,事属天机,不能泄秘。」(按:十年之后,她答覆我的问题,均已应验,那些昨日黄花,恕不缕述。)

  当时,我充满了喜悦的心情,不能再想出其他问题,直至她问我有什么请求时,只好说没有了。于是,她把铁刀又横竖胸间,再嘱我紧执刀背,退回对面原来的房里,对我说:「你先到客厅去,一会儿,我也来了。」

  时间已到回山去也
  我出到厅中时,见陈妈母子、耿太太、苑君都在座,陈华山夫妇也已到来,大家坐着下边的几张长木椅,上头摆着一张大椅子,大约是留给龙王小姐坐的。不到五分钟,她出来了,但手上没有东西,刚才所持的木剑和长刀,不知是否留在小房中?她出来时,大家都起立,她合掌答礼后,站在大椅子前,陈妈倒一杯茶送给她,她一喝而尽。即把杯子??交还陈妈。并对我们说:「我和各位有缘,所以今天能够在这里会面,现在时间已到,我要回山去了。」说毕,只听得一声劈拍的音响,就不见了她的踪影。我们深感骇异!陈妈说:「龙小姐回山了,她每次离开时,都有这种声音的。」

  我这时却俯首默想:龙王小姐的身体,比常人高出一尺多,肤色是带黝黑的,她的言语,不像湖北人,更不像北方人,她的话讲得很慢,像外国人学中国语一样,不知是何方神圣呢?此时已是晚间十一点钟,我们向陈妈母子告别。出门后,耿太太仍然乘坐原来的人力车,其余各人皆步行。我跟着人力车走,因为走得慢,和耿太太一边行、一边谈着,她掉头向我说:「我们得和仙人晤面,真是有缘,关于我的儿女问题,以前曾请医生检验过,断定我不能生育,我自己也明白,现在龙王小姐却一语道破,更令我内心非常震惊,真是未卜先知哩。」

  半小时后,行抵老河口镇,陈华山夫妇回家,我和耿太太、苑君三人回到国民饭店,这时耿县长仍在房中等候。我们将经过情形告知,他脸上露出惊奇之色。时辰已深夜,我到隔壁房子把司机唤醒,嘱他开车送耿县长夫妇回县府,我和苑君也各自回房就寝。

  翌日起身有异样感觉

  次日,早上起来,盥洗后,我觉得遍体舒适,脑子灵活,行了几步,像身轻似燕,毫不费力,比较昨日,判若两人。我蓦地想起昨宵龙王小姐嘱我握着她的刀背行走的事。我以前曾听说过,凡道力高深的人,可以把他的气功,在几分钟内传给别人,何况她是一位仙人呢。想到这里,我心灵上万分欣慰。一会儿,苑君到我房里,谈及昨宵的事,他说:「我们昨晚真的遇仙了。可惜龙王小姐没有判定我们日后的休咎,但是,她怎知我是张学良的部下,又和日本 人打过仗呢?」

  我说:「她是仙人啊!她对我的家世,似很明了,而且我握她的刀背,带我走了一个圈子,今早起来,觉得整个人都强劲得多了。」说罢,约齐同来的人,到小馆子早餐。餐后,苑君说:「我的任务和你们不同,要赶速办理,今天便启程了。沿途视察地理的形势又要和各地驻军长官洽商进剿事宜,以便早日回司令部覆命。」大家同回饭店,苑君收拾行囊,和我们辞别。出门时,还对我说:「请你代转知耿县长,多谢他的盛意,我因为匆促启程,不及辞行了。」苑君去后,我为了深入研究龙王小姐的事,想和当地人士结识,以便进一步的查询,马上打电话给陈华山说:

  「华山先生!昨日打扰你一天,万分抱歉,今天本来想到府上拜候,可是这里的街道都不熟识,你可以来饭店一叙吗?」
  陈说:「很好!我今天没有事办,可以陪你到各地逛逛,我马上就来。」

  我入房不久,侍役带陈华山进来,我说:「我到这里三天,还没有拜访过当地知名人士,现在想请你带我去逐一拜访,你的意思怎样?」

  他说:「曹处长!你不惜纡尊降贵,采访我们小镇的人,确属难得。这里的地方不大,我们到各处走一趟吧。」
      
        张老先生大谈陈家村

  于是,我跟陈华山出门,经过一家大粮食店,他带我进去介绍一位李先生给我认识。那位李君,是商会的副会长。坐谈约一刻钟,便告辞出门,又转入另一条街道,这里有一间门第辉煌的旧式大宅。陈君接着按门铃,一瞬间,有一司阍人开门。陈君向他问:「张先生在家吗?」那阍人答:「陈会长,请到客厅坐,我禀知老太爷出来。」他引我两人到客厅,端上两盅香茶,,径往后堂去了。这座房子很大,阶前有一个大院子,栽了许多花木,壁上挂了几张古画,所有红木桌椅,一望而知为阀阅门第了。不一会,一个年约六十余岁的老头出来,身上穿着长衫马褂,精神十分健旺。他见陈华山和我,趋前握手为礼,陈君替我两人介绍。这位张老先生,号静庵,是前清举人,世居老河口,是饱学多才之士,曾当过两任知县,入民国后,也曾出任光化县县议会的议长,是当地最有名望的人物。他和我谈话颇久,语言风趣。至上午十一时,陈华山走到张先生的身旁,耳语了几句,并在桌子上写了许多张便条,唤出一名仆人,叮嘱他赶快分送出去。陈君对我说:「这里的区域不大,有几位地方绅士和商界知名人士,我和张老先生已经请他们到三品楼叙晤,不必你劳架往来跋涉探访了。」说着我们便一同出门,步行至一家酒馆,门前悬着「三品楼」的招牌。这招牌的三个大字,便是张静庵先生写的,笔势雄劲,不愧名家手笔。我们登上二楼的大厅里,早有数人在内,陈华山逐一替我介绍,不一会再有几个人到来,畅谈甚欢。张老先生对我说,近年本镇发生一宗神奇的事:「一位女仙降临陈家村一个无知无识的陈姓家里,往来飘忽,能知过去未来的事。附近的人,都称她为龙王小姐。和她有缘的才能会面,座中只有华山兄常常和她晤谈,算是最有仙缘的人!」谈到这里,陈君便对张老先生说:「曹处长也是一位有仙缘的人呢!」他把昨宵的事详细说了一遍。座中诸人,均露出惊奇的眼光。张老先生说:「这一点,就足证明曹处长是个根机深厚、宅心良善、信仰坚定的人了。」那时,筵席摆好,大家一同入席,同席的共有十二人,肴馔丰美,各人谈话,都以龙王小姐作题材。张老先生说:「我世居老河口,但这种仙缘,以前没有发生过,而且确属实事,??可惜我年逾耳顺,无心问世,无意向龙王小姐查询休咎了。」散席后,我向各人告别,陈华山饬侍役雇了一部人力车送我返回饭店。

  所谓仙女,三个疑点
  是年农历九月初一日,我回到武昌鄂省府工程处办事,讵料不久之后,我的办公室内却陆续来了许多朋友,其中却有好几位新闻记者,原来他们都是来采访新闻的,纷纷询问我在老河口遇见「龙王小姐」的经过。记者先生们更要求我写一篇特稿刊诸报端。我诧异地说:「你们从那里得来的消息?」

  他们说:「是苑参议回来说出的,他说你和「龙王小姐」谈话最久,知道得最详细。 」
  我当时默忖:如果原原本本地说将出来,记者们在报章登载,不独有提倡迷信之嫌,而且在公务员立场,更不宜谈及玄虚的事。于是便对他们说:「我那天去见『龙王小姐』是和苑参议与耿县长太太一同去的,大家所见所闻,都是一样,请你们向苑参议询问好了。」

  事后我才获知原来苑参议从老河口回到武汉后,曾大谈老河口遇仙的经过,说得有声有色。他并认为所谓「仙」,有三个疑点:(一)可能是人为的妖术;(二)妖怪;(三)狐仙。尤以二、三两点成份较高。因此这项奇闻不胫而走,两三日内,遍传武汉三镇,连当时的鄂省府主席张群也听到了。

  龙王小姐,预言奇验
  翌日,我到省政府谒见张群,报告此次出差视察经过。张主席问我:「听说你和苑参议在老河口曾见到一位仙女,??究竟有没有这回事?」

  我当时暗忖:张群主席是我的上司,也是父执,势不宜守秘。乃将在老河口陈家村的所闻所见详述一遍,并说:「昨日有不少朋友和新闻记者向我采访,我没有向他们说出,只有请他们向苑参议询问,因事涉虚幻,如登于报端,足以影响人心的。」

  张主席说:「你的见解不错,应付很得体,你在我面前,断不会说谎,我以前曾看过《搜神记》和《列仙传》那类书籍,以为是一种道听途说和惊世惑俗的著作,现在听你所述说的,确令我有点迷惑。」

  我说:「主席!你不妨写信给光化县耿县长,让他详实答覆,那便明白了。」

  张主席说:「好吧!我今晚自己写信去。」

  我见张主席公事繁忙,即行辞出。

  一直到民国二十四年(一九三五年)元旦,我??到张主席公馆去拜年,他突然对我说:「文锡!你前几个月对我所说在老河口遇仙的经过,我曾写信给光化县的耿县长查询所谓龙王小姐的事情,他所答覆的,和你所讲的一样。后来我再写信给他,嘱设法向那位龙王小姐询问,我能否和她面谈?数日前又得耿县长回信,据说龙王小姐表示,我和她没有缘,不能会面,而且又说我在三数个月内,会调充外交部长。这件事我是和你私人谈话,断不可对旁人说及,我已函知耿季钊严守秘密,否则外人知道,会说我「不问苍生问鬼神」了。至于我将来是否调外交部长,我个人固不知道,连国府主席恐也不会知道,只有姑妄听之! 」

  我辞别张主席回到家里,心中忐忑不安,难道龙王小姐真的能知过去未来吗?以后,我每日依时到工程处办公,静观政局的变化。果然,在是年三月间,南京国府发表了两道命令:一、「湖北省政府主席张群调充行政院外交部部长」;二、「特任杨永泰为湖北省政府主席」。我听得这项消息,确实暗暗纳罕!不料龙王小姐预言的奇验,一至于此!

  次日武汉各报,均以大字标题登载张群主席调充外交部长、杨永泰继任为湖北省政府主席的消息,我想自己在职不过数月,毫无建树,于是,便写好一纸辞职呈文,以便面请张主席批准。

  我往省府面谒张主席时,他见到我,便说:「文锡!你来得正好,这次龙王小姐的预言,居然灵验。我向来不信鬼神和玄虚事情的,现在令我不能不信了!」

  我辞职后,过了一个多月,得父执辈的引荐,由财政部派充川东统税局局长,地点在重庆。入川履任后,我和老河口商会会长陈华山时常通信,至民国二十四年秋间,接到陈氏的一封信说:「龙王小姐再没有到陈家村了,她事前曾对陈妈母子二人说过,只有三个年头的缘份,缘份一满,她就要走了」云云。

  灵验预言,载在史册

  本文是我数十年前所亲历的经过,没有半句虚言。这种玄虚的事,虽然难以令人置信,但当年深悉其中事实的人,有张群(岳军)先生、耿季钊县长夫妇,还有苑崇谷参议、老河口商会会长陈华山氏等。现在张岳军先生年逾九十,仍在台北;耿季钊氏则在台湾大学任教;苑崇谷氏闻仍居九龙亚皆老街,惟陈华山远在大陆,近况未明。其中尤以张岳军先生,是本文「奇验的预言」的人物。他是党国元老,又是我的父执,若非真有其事,我安敢信口雌黄,伪造事实。

  至于我在数十年后才敢忆述这遍故事的缘故,因为在数十年前,我仍在政府机关供职,以一个公务员身份,不宜以玄虚的事载于报端,而且也没有空闲的时间执笔。现在年逾八旬,退休已久,深恐这项灵异的事湮没不彰,因此笔录起来,以供社会人士参研。

      近代科学家和知识份子,大家都反对神仙和灵异的传说,斥为没有科学根据。不过,深奥的灵魂学、玄学和哲学等,又是科学家们所梦想不到的。单就预言一项来说,我国历史所记载的很多,结果全部应验。那些载在史册的事,并非虚言,科学家又将怎样解释呢?
                                       

(摘自《宗教世界》,1986年)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20 收起 理由
何有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2-20 18:17:0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么说来神仙传也有可能是真的。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1 16:2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對神明靈異之說只能抱著敬畏之心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1 17: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恭敬存诚,敬天爱人。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1 20:36:33 | 显示全部楼层

传说是越传越神啊。不过有些事真的很神奇。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3 11:39:53 | 显示全部楼层
胡编乱造尤其是民国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3 14:1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在乡下山村,经常可以听到遇鬼见怪之事,倒是神仙菩萨没听说见过的哦,我还是相信有的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3 17:5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单就预言一项来说,我国历史所记载的很多,结果全部应验。那些载在史册的事,并非虚言,科学家又将怎样解释呢?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2-23 22:04:06 | 显示全部楼层
mxtqu 发表于 2016-2-23 17:54
单就预言一项来说,我国历史所记载的很多,结果全部应验。那些载在史册的事,并非虚言,科学家又将怎样解释 ...

神仙是有的!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3 23:07:11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仙不知道有没有,不过鬼倒是真有。按照阴阳道理,有鬼自然有神。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4 14:03:02 | 显示全部楼层
huge89 发表于 2016-2-23 11:39
胡编乱造尤其是民国


湖南同道县一千多人转世的事实你可以去调查,也可以网上搜索!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4 21:54:2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负数就有看不见的东西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5 07:45:25 | 显示全部楼层

佛家所说的不同维次空间的生物, 在机缘巧合之下遇见。。。。
发表于 2016-2-25 10:47:46 | 显示全部楼层
说的神仙像是真的一样,不太可能吧?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5 10:58:0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真的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2-25 12: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常道吉 发表于 2016-2-24 14:03
湖南同道县一千多人转世的事实你可以去调查,也可以网上搜索!

转世我信,胡诌不信尤其是什么我们有缘分才能见你!屁话,来都来了怕什么鬼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1 18:09:45 | 显示全部楼层
huge89 发表于 2016-2-25 12:07
转世我信,胡诌不信尤其是什么我们有缘分才能见你!屁话,来都来了怕什么鬼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1 18:14:15 | 显示全部楼层
huge89 发表于 2016-2-25 12:07
转世我信,胡诌不信尤其是什么我们有缘分才能见你!屁话,来都来了怕什么鬼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3-3 15:04:48 | 显示全部楼层
修行、修道的不信神仙鬼神,那还修个什么鬼?修行的意义是什么?我个人非常讨厌一脸道德又觉得自以为是的东西,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很幼稚,小儿科,你们知道吗?道教、佛教你不信又来这个论坛做什么鸟?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3-4 19:20:51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这种事情很少了,网络这么发达,都很少看到听到。
最佳答案
0 
 楼主| 发表于 2016-3-4 22:58:16 | 显示全部楼层
kugou 发表于 2016-3-3 15:04
修行、修道的不信神仙鬼神,那还修个什么鬼?修行的意义是什么?我个人非常讨厌一脸道德又觉得自以为是的东 ...

凤凰_jpg_thumb.jpg

哎 ,不相信上帝、神仙的人竟然研究宗教、道术!这是什么逻辑?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3-5 15: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神仙传记不少,真正神仙现世不多,真的有缘才能相见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3-14 15:43:36 | 显示全部楼层
那聊斋都是真的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6-3-14 16:01:4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贴没知识成份。但是各方神仙都是老师,要尊敬。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7-3-26 16:16:21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觉很真实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8-5-23 15:54:4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天下之大 无奇不有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8-7-11 19:28:34 | 显示全部楼层
重新拜读,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www.fengshui-168.com

GMT+8, 2018-7-21 06: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