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正體中文

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找回密码
 註冊

子平、玄空、紫微、三式各種線上排盤

八字排盘 紫薇斗数 万 年 历 梅花易数 姓名预测
玄空排盘 六爻排盘 六壬排盘 奇门遁甲 地区经纬
查看: 1356|回复: 12

《阳宅集成》案验录 餐霞道人 形法+日课

[复制链接]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5-10-10 14:27: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註冊

x
说明:
1. 增补的文字除了“案”(即实例)以外,还有“验”,即作者自称屡验而没有列出具体实例的文字。共30条整。增补编成39章61条。
2. 原书案验多穿插于理论叙述之中,故本次增补亦将原书中与诸案验有关的法诀,其中简洁者,附于案验之前,以黑体字标出,使读者明其来脉。
3.原书61条案例,大致可分为形法、紫白、游年、神煞四类(还有若干阴宅案例),可见阳宅古法非守一隅所能该。读者慎思之,倘能举一反三,必有所领悟,自得种种秘诀矣。
4、 笔者水平、精力有限,难免有挂一漏万之处,以此阙文待后来识高者进一步完善。
1、宅基左右后前边,或有高墩土阜连,方号为仓圆是库,英雄富贵百千年。
戊辰冬,浦东九团沈氏,延余看地,因看阳宅,两旁仓库砂重叠而生,故其家富贵。
2、土星形 《断诀》云:巨门土形,富贵悠而且久;高低倾陷,孤寡必然立招。
  土形宅者,正堂均整,四簷不欹而四合者是也;如旁有直廊,而无柜库者,亦曰土形;若上有簷均平,而下又有簷四方均平者皆土形;或簷高低不齐,及地基高低者,斯为禄存土矣。大抵相形之法,亦兼墙垣言之。
2.1、即如余堂兄号挥久,外家住金山卫城,壬午岁,余随先君子,生周何夫子,至周衞造候,余年尚稚,即喜留心地理,见其宅低平方正,四簷不欹,曰:“此巨门土形也,发贵无疑,交土运,必高升”。此时兄岳玉符龔公,官为守备,甲申年方交二黑土运,报升都司。
2.2、金陵张淡齋,余钟山书院同砚友也,丙午四月,邀余看宅。其宅坐兑向震,屋宇均平,余曰:“此金宅土形,土生金,主旺丁发秀多寿”。张曰:“果有三子,俱補博士弟子员,老父年八旬,君言不谬”。
3、贵屋格 屋形严如壁立,凛然而不可犯,贵宅可知
  甲午岁,余往京师,松郡前营副府单,进京陛见,此时提憲吴,尚为千厅,随单进京,途中同行,谈及堪舆之道,提憲太尉翁颇信地理,到京后邀看寓宅。余见其宅高爽严峻,旁有贵人峰照耀,层间俱合元运,断曰:“此宅大吉,上元后二十年,至中元运中,主官升极品”。后吴提憲由千厅只升至江南提督,今调任宁波,又任福建,此屋宇端严,合元运发贵之验也。

4、妇女掌家格
《奇验经》云:龙虎上,开小门,妇女持家有声闻;坤上峰高女掌事,流通四库阴主人。
巽高女有权,坤高不可言,离兑皆高耸,通库夺夫权。
白虎山头圆峰子,老公常受老婆拳,堂厅拱大门楼小,阴人权大亦如前。
巽离坤兑俱是阴卦,故应女,白虎亦配属女人之位。
乙未岁,余从京师归,泊舟济宁,见一座大房,西南孤楼独耸,此即坤上高峰也。余断曰:“孤楼在坤方,必主寡妇持家”。同舟苏州蒋孝廉,浙江陈孝廉,未之信,登岸细访其家,系一富商,寡妇持家已三世矣。
5、男子手足跛疾格
5.1、南京聚宝门内,一友姓王,与余同在钟山书院肄业,丙午四月望,余随副掌教陈烛门师往候。其邻居姓金,闻余至,请看阳宅。余见其堂左边,有他家尖屋角,直射入堂,余曰:“尖角射堂左,主男人手足带疾”。主人曰:“父年六十,而手足不能行动,已数载也”。烛门师与王姓友,俱服余言不谬。
5.2、又太仓王司农令孙,号敬彦,在清河作县,戊辰秋,邀余择地葬亲,因看阳宅其屋后层,有直屋冲射,故伊弟号伎书,久患足疾,不能行动。
6、吊缢格
  餐霞道人曰:凡正屋前后,或左或右,接造一直长之屋,必主吊缢,尽头又勾搭一小屋,如踢脚样者更甚;长直之屋,与正屋略一断而起者,主上吊而不死。余屡断屡验者也。
6.1、即如丁巳岁,后营谢千厅,择居欲买,延余往看。其屋在府东庄老桥南首,坐震向兑,只有二层,第二层后,接上朝南一带,有五六七间,至东尽,又有一小屋勾转如踢脚样。余曰:“此屋大凶,必出吊缢”。谢曰:“何故?”余曰:“面西之屋,忽面南直接一带,长加绳索,又勾转踢脚,况在震方,震为绳索,主一上吊而无救”。谢即细访,前此曾有一葛姓居住,缢死一女一妾。又一武官姓王曰:“人杰地灵我不怕”。遂往买迁住,五六日后,伊室执烛闭门,见一少年女鬼,披发走来,大叫有鬼,伊夫追至,鬼亦不惧,愈向前迎来,惊跌倒地,遂又变卖,终不安静。今将向南长屋,亦移转向西,始得平稳。此上吊而必死者之验也。
6.2、、又癸亥岁,西外景家堰李姓友,新迁一房,在长桥广化寺南首,延余往看。其屋面震坐兑,只二进,第二进后,有向南直长小屋一带,与正屋略脱而起,余曰:“此屋犯吊缢格,幸与正屋略脱,主上绳而不死”。李曰:“前主之妻果然上吊,有人知觉,放下复醒”。此上吊不死之徵也。
7、被火格
  《奇验经》云:丙午水,两头烧,屋头前后两行朝(屋脊尖射,作火星,在午方凶)。午方独有高峰照,家招回禄下相饶。如船行,满载多(地小而屋造满者主火殃),四畔石壁乱嵯峨,寅龙午戌水会局,廉贞高照火来磨,更兼四畔芭蕉样,常常被火断不差。
  己丑岁,奉贤县青村港宋,号佩声,延余择地葬亲,伊族兄号相如,是余契友,同往候,看阳宅。其宅是寅龙,前有一午水,对屋而冲,余曰:“此屋必被火灾”。宋曰:“已烧过几次,中间正厅,恰直对午水,每被火,只烧此厅”。甚矣,寅龙不可见午水也,若值戌年更凶;凡午戌龙见寅水,寅午龙见戌水亦然。
8、门楼高大厅堂低 头重身轻家退离 外高内低为掀头煞
8.1、即如松郡东门外杨氏,将住宅门面屋升高作楼,厅堂内屋俱低平。余经过见之曰:“此屋犯掀头煞,又名大头屋,主大不利”。方造完,宅主年尚少,忽然得病而亡。
8.2、又西门外塔桥东查氏,迁一居,将门楼升高,两旁屋与厅堂俱低平,余见曰:“此屋前高后低犯掀头煞”。
9、又为孤楼独耸,朱雀昂头,中高旁低,又犯美女寒肩,方迁进居住,即招官事不绝,余见两家之受祸。
10、四面大屋,天井中造一小屋,为埋儿煞,主损小口,并犯胸膈不宽之症
己未冬,余在嘉兴,宣公桥北首李姓,号宪章,请余看宅,其屋犯埋儿煞,余曰:“主损小口,生胸膈病”。主人曰:“造屋以来,小口连损几个,胸膈现今胀闷,时作痛楚”。余曰:“拆去此屋则吉矣”。李果拆去。庚申八月,余又至嘉兴往候,李病已痊矣。
11、餐霞道人曰:屋之出向,最为关系,而得法与不得法,全在分金,此阴阳二宅所并重也。
11.1、即如余内兄沈悫持,住北门外石匠铺地方,其宅坐乾向巽,宅主坎命,门户房灶,亦有合法者,而诸子质皆英敏,艰于入泮,遂疑阳宅不吉。余曰:“阳宅可以发秀,但尊茔有未合法者”。主人曰:“请道其详。”余曰:“坟系右旋,亥龙入首,主穴乘气未清,且前水有左倒右,消归坤未,应立壬山丙向,挨加子午,用辛巳、辛亥分金,乃为合局。今丙向兼巳,用丁巳、丁亥分金,与水法不合,且有看势未真者,误于东北筑一阔堤,欲收艮脉入穴,岂知艮脉万不能入,而穴后领龙之水筑断,则亥气反不能贯。愚意将来附葬,应在西边,略退后一步,乘清亥脉,恰有巽水冲照,分金应换丙兼午向,消纳始称合法,东北丑艮阔堤,决应开通,则公郎辈,不特采芹如拾芥,即科甲亦可期。”主人犹豫未决,问卜于帚君之前,签曰:乾亥来龙仔细看,坎居午向自当安,若移丑艮阴阳逆,门户凋零家道难。神已明言,地系亥龙,收艮非是,向当兼午,挨巳不宜。主人大奇,持签经向余曰:“神明之签,与君百若合符节。遂依余开通丑艮阔堤,坟后领龙滨水,悉行深壑疏通。己巳正月,将亲棺葬于主穴西首,略退后一步,改立壬丙兼子午山向,用辛巳辛亥分金。葬毕,即就陕西幕馆,是年次子号方谷入泮府学,庚午长子号嘉树亦进华庠。
辛未三月,在陕西兰州府得子之入泮信,作札寄归,内云新坟开通阔堤,改正分金后,汝弟兄皆获微名,看来姚姑父之言甚验,查年神方位通利时,再请往看开挑,以防淤塞。由是而观,可见阴阳二宅立穴贵乘真脉,出向全在分金,焉可慢延从事,而不深究其微哉!
11.2、山东泰安州,韩敬敷,系湖广人,曾在松江贸易,与余熟识者,在州税屋开张生理。余至,邀往看屋。其屋第一进是丙向,第二进巳向,余曰:“此屋主住人不能一心。”韩曰:“何故?”余曰:“书不云,户向参差,任亲而心各东西乎。”韩曰:“果然,店中伙计,向系不能戮力同心也。”
12、四一同宫,准发科名之显 余见此二星一到,无论大小试,必利功名,书言不诬也。
12.1、即如余宅,兑宅也,府谯楼高峙坤位,坤系兑宅四绿方,甲子年四绿入中宫,一白飞到坤,此所谓“四一同宫”也,是年大儿徼悻入泮。庚午年,七赤入中宫,四绿飞到坤,此所谓“还宫复位”也,是年次儿亦幸游庠。即非一白、四绿之宅与方,而流年、月建二星中,有一位或到方、到门、到床,亦无不利。
12.2、即如北门外,黄杏桥北,一友姓张,号奕廷,辛未年七月学台已到,伊子考试童生,问如何可以利于功名?余与安床于流年四绿方上,开门于月建四绿方上,第一场华亭不进,余曰:“无不应者,大约要进在卫学耳。”隔两日,发卫学案,果然入泮。
12.3、又南汇县新场镇,余内侄叶方宣,辛未七月,应童子试,寓于余家,总门本在坤位,其卧床在于震方,入泮南汇,余曰:“命果应进,门床恰合年月吉星。”伊尊人号子敬曰:“上年小儿玉峰应试,未能徼悻,旋里造府时,曾请教于君,君曰来岁床应安于震方,故今遵教而位置得法,君岂忘之耶。”因述彼于丁未岁,同岳侍御曹公会试,比时曹公尚未发甲,设一床褥,是看准吉星而安者,彼出场早,三场归寓,俱于岳丈床上,睡醒而起,是年恰中进士,果真床位之灵验耶,抑或与时适合耶,合寓咸以为奇。
12.4、又蒋氏两甥,住府东亭桥左首,一号曜方,一号克绍。辛未秋,应童子试,余谓其尊人青然曰:“公郎欲进学耶,现在卧床如何位置也。”因同往观,却非年月吉星所临之处,遂于排正,一进华亭,一入府学。
13、求官重一白官星,求名重四绿文昌,其法其方,各各不同
  即如乙未岁二月,表伯王华亭,命令看都中住宅,余曰:“此宅形势严峻,六事得元合命,贵宅无疑。但云大拜,则未敢必。”张堰镇祖茔,脉长气旺,开障展布,曲折起伏,入首低田,界清一线真脉,紧秀异常,贵案前列,秀水拱照,消纳得法。
  又南陆镇西封翁侍御公坟,龙身曲折活动,嫩枝紧秀,木星作案,前水发源浙西,有数里之远,对面洋朝,无数龙虎砂头,只只回揖,是地余伯祖阳基在此,已发司寇,今坟在基侧,亦正得穴。此二坟者,当必出鼎甲而作宰相也。
  更妙者,竹竿汇住宅,坐兑向震,前近河,是兑局兑宅也,西门内既采花泾,两水会合艮位,流过宅前而去。艮系兑局兑宅一白方,是水为官星吉阳宅集水,主在上元运内,官至极品,后龙气旺,隔河城如笔架,砂合幞头,遇流年一白四绿诸吉星,或到局、到山到向到艮,即大拜矣。后至戊戌年,九月大拜。查戊戌流年,三碧入中,一白到向,九月月白,四绿到向,九紫到艮,应验确然不爽。
14、遇杀未可言杀,须求化杀生权,逢生未可言生,犹惧恩星受制。
  如癸亥岁春,县东有一汪姓,号克章,新安籍,税屋而贸易者。其屋坐南向北,是离宅也,二层只两间,前作店面,后住家属。其店门,有一程姓堪舆嘱其开在艮方,曰:“此生门也,必发财获吉。”延余往看,余曰:“此屋系离宅,宅主系坎命,若论八宅及年命,东北及西北皆不宜开门。程姓友谓东北为生门,彼熟知九宫之法者,盖离宅九紫入中宫,三碧飞到艮,木生离火,故谓生门。乾方飞到一白星,水克火为杀星,谓不宜开门然矣。独不知离宅属火,二层又是火,房装二间又是火,开艮上三碧门,木又来生火,火太旺盛,难免火病之灾。乾上一白水门,虽是离宅杀方,火太盛,得水以制之,则火气可遏,况克则生财,宜闭艮门,而开乾门为妥。”
  主人因畏杀喜生,而从程氏开艮门,未及半载,家中一子一女,忽生吐血痰火之症。至冬余往嘉兴,适于府前遇汪,因述开门患病事,复邀复看。余与择日,开一白门,开后家中渐次安妥,汪特来松致谢,此非书言“遇杀未可言杀”之明验与。
15、閔行镇东北,急水港内,余戚郭氏,号翥轩,有一家庵坐北面南,二进,中间厢房,分列两边,亦皆向南,中作天井,前带是一长画,中两厢是两短画,后带又是一长画。中虚之式,是一离卦形体。东首有一田家,戊辰八月,被火一次,十二月又被烧尽。己巳春,余同郭戚,暨彼西席郭孝廉,号励忠,往游,郭戚问曰:“何故东首田家,一年两次被火?”余曰:“庵属木,又在田家正西方,本不应犯火,因庵形离卦,变为火矣.田家屋系坎宅,戊辰年,年白九紫入中宫。彼田家已有一火星到宅矣。二黑飞到兑,二黑是先天火数,则庵上又加一流年火星矣。八月建酉,月白九紫又到兑,十二月建丑,月建五黄亦到兑,五黄飞出亦属火,月建火星,与其家九紫火星吊照,又兑上离卦庵,二黑九紫五黄垒加,钟鼓不绝,发动火性,被火何疑。”曰:“然则离卦庵,戊辰年亦九紫到宫,何以不发火?”余曰:“庵之西北有一水向南流,照着庵上,戊辰年西北飞一白星,水可制火,故得免祸,即《紫白全秘》所谓:坤局之界无存,艮看远方始免。俱得流年一白星故也。”
16、《玉镜》云:四边竹木甚宜裁,四季青青福自来;宅遮漫漫看不见,长春富贵好安排。
  即如乙丑岁,余在武林,往游半山,距山数余里,有潘姓友,号丹宸,邀余看宅。其宅面南,三进,左后临流,周围俱植槐柳,屋藏于内。余曰:“尊居虽非大富贵之地,然树木周遮,屋藏不露,层间合法,家必殷实,丁亦甚旺,且秀水湾环,书香不绝。”主人曰:“此屋已住三代,历来财丁稳足,游庠者不少。君言一一相合。”
17、《九宫正宗》云:门首造牌楼,为倒钉龙唇杀,主贫火
  庚午岁,南汇县瓦屑墩张氏,延余看宅。其屋坐坎向离,已有两层,欲于南面再造一层。余曰:“坎宅本宜三层,但南有直水冲射,斜飞而去,斜飞者,为火城,主有火灾。”张曰:“已见过。”又新建大石牌坊,在于离宫,离属坎宅五黄关方,宜低伏,今有牌坊高压,倘逢岁杀加临,难免官非横祸,若造南首,又与牌坊接着,为大门矣,犯倒钉龙唇煞,官灾横祸,愈不能免,应将现在之屋,择地迁移甚妙,即要造,宜造在后,但火城之水,与关方牌楼,终非所宜。遂书明付彼,未及半载,忽有浮尸流至,张氏大费,后又缢死一妾,皆系横祸。此牌坊建于五黄关方之验也。
18、餐霞道人曰:塔为文笔峰,要在三吉六秀方,本宅生旺方,及一白四绿方,主发贵,关杀二方不吉。
何野云云:高塔不宜相对着,家内多愁恶;定逼眼瞎不光明,愁恶百般生。
即如表戚张氏,号元长,住西林寺塔后,塔在面前丙上,两子俱已发科,辛未年一白到离,会场未发榜前,余同王姓友,号跃门,舟中经过,见塔恰在离宫,曰此宅今年当中进士,未及,一子果然报捷。此塔在离宫丙上,主登科发甲,在丁上亦然,倘在午上,要防火灾眼疾。张戚西间壁吴氏塔亦在丙上,故发庶。常可见同一离宫,而不可不细分别也。
19、餐霞道人曰:余家祖祠,在浙江广陈地方,坎山离向,屋三层,正门在离,是对向而止之格。一层延年金,二层文曲水,三层贪狼木,门星层星皆吉。丙申岁太史起陶侄重加修葺。余观不特合于翻层,且于九宫各法俱妙,面前左水倒右,西南一水曲折过祠旁,消归乾戌,坎山东南九紫方,水克火为财,西南七赤方,金生水为生,二水来吉,西北二黑方,土克水为杀,此水去为祥。翻层与紫白尽合,故相传几百余载,而子孙繁衍,科名不绝,皆其验也。
20、餐霞道人曰:东西四命,配合开门,安床,作灶,甚有应验,不可不知。
20.1、即如余戚胥炳烈,住在间壁,为提标材官,艰于嗣,家亦清寒。其屋面南一进,大门开于西北方,此于别家共出入总门,余照其年命,从此门上南西南方,又开一门,转进正屋,盖坎宅一进属水,屋作三间属木,宅与层俱来生间,又交上元后二十年,木已得运,西南门是宅主命生气所在,西北门是宅主命旺气所钟,房在东首第一间,内房门开于西北,灶作西南方,火门向西,灶坐压于离位,择吉修改,连得二子,并擢武职。家业渐长,屋小难住,另择居在华亭县南觐仙街上,亦邀看,修改大门,开在东南,或有议为不合命者,余曰:“看宅之法,原不执定一格。”此宅又应收足东南生旺之气,其房灶仍依西四命,安置得法,迁后又连添丁发财,官升四品,功名正未可量。其旧房余戚钱惟林买住,以未得子,而来商于余,余以其年命相合,瞩其内六事概不必更换,居必获吉。今亦已得二子,家业颇厚,亦嫌屋隘,迁往东门内东平桥居住。
20.2、侄孙汉兴,道号均风,寓在棉花卫衙内。甲午岁,余到京,舍于其寓,对巷有一无锡人,姓张,号文侯,开张店铺,延余看宅。其人系西四命,余与开坤门,作坤灶,恰合元运,许其必发财,其家寓一四川孝廉,余曰:“此门不特宅主发财,会试在二月,月白亦吉,应试者可以发甲。”至发榜,四川孝廉果中矣。余归里后越二载,有友从京师归者,曰:“自改门灶后,,张氏生意颇盛,已发财矣,君言不谬。”
20.3、凤凰山后,金淘经王氏,延余择地葬亲。伊戚张秉文,年逾四十无子,邀看阳宅。其人年命,喜向西北方,是年太阳年白俱到西北,屋后西北方,恰有一水向屋而朝,余即与之迁房往西北安床,房门由西北而进,灶亦迁于西北方,火门亦向西北,西北之水,与其房灶照着,择吉迁改。隔两月,余复至彼,张曰:“先生戏我。”余诘之,当迁房作灶时,伊室已经怀孕,彼未之知,才数日,竟小产矣。余曰:“果如是,余误君耶。又隔几月,余复至王姓家,王氏向余曰:“张室有病,看来是怀胎之兆。”余诘张曰:“令症之病,若起于九月中,必主怀胎,来岁六月中,可获麟矣。”来岁冬,余往与王姓作山,张已抱子矣。
20.4、余婿林()巗,祖居乡间,在柳港可东,因屋在伊高祖贞文先生墓旁,又与堂兄同居,其屋狭浅,难于合法,久不得子,迁居郡城,屋系坎宅,前屋主开巽门,婿系乾命,余为之塞巽门,开兑门,作兑向灶,灶座压离绝方,此压绝向生法也。房门开在坤方,连得二外孙,书房门开在艮方,庚午飞星九紫到兑,是应见喜之星也,一白到艮,四绿到坤,是应得功名之宿也,是年科试入泮金庠。
20.5、余戚新场镇叶忠节孙中翰公,号朝宗;三灶港周别驾,号超文,俱艰于嗣,丁卯岁,邀余择地,是年九月与叶葬亲,十二月与周葬亲,兼看阳宅,余俱许三年内必主得子。又为周照其宅向年命,定灶基,择作灶日在葬后,至葬时,抵其家,周曰:“又一地师谓换某日甚好,灶已作矣。”余曰:“所换之日,不过是人皆可以作灶者,此通书所开通套法也,余所选用者,主于来岁必应得子,今更易其期,虽灶基灶向,终必得子,而来岁未敢必也,大约要应葬地,三年得子矣。”适换日之师在旁,私问曰:“先生所定日期,何故可决其来岁得子?”余曰:“是用宅主宅母法丁之日,产男诸吉宿聚会之辰,故敢预约其期也。至庚午岁,恰三载,五月中,周异弄璋,九月中,叶亦产麟,叶于丁卯九月十九丙午日葬父,于庚午九月十九戊午日得子,亲友咸称神异。余曰:“三年发丁,阴地与阳宅相合,故可预决,日月恰对,此偶然耳,何敢居其功也。但忠节后长次幼三房皆乏嗣,今已蓝田得玉,将来正未有艾,况地系发族之壤,穴恰阴阳交媾,瓜瓞绵延,曷有极耶,富贵自不待言。”
21、前谓,余验过有准,主损幼丁,家长胸膈不宽,且破家业,迁移换主。
即如平湖高官明堂中心造小屋,为埋儿杀詹令婿严一园,家颇富厚,忽于庭中造一戏楼,其家立败。
22、餐霞道人曰:阴沟放水,人视为细事而忽之,不知一宅之水,俱从此出,犹人周身血脉,于此贯通大有关系,业是术者,甚勿视为泛泛也。
22.1、即如宛平王相国令孙枚孙先生,邀余看宅,宅甚整齐合法,且又得元,宜其显贵,但沟水却从大门下出,是以官至侍郎,而财源终不聚蓄。
22.2、又卧床下有暗沟,主妇人犯白带之症,验过有准。
23、宅内重门路,步步从旺方,引入闺闱,更开吉门以迎之,则五福全收矣。
两浙盐院顾,系满洲籍,任满回籍。余表兄马虔弦,馆于其家,邀余看宅。余为开一东南门路,接引旺气入室,又与作一正南灶向,迎取生气合命。改作后,官渐升迁,两子亦皆出仕,官至三品矣。
24、《玉镜》曰:天文九星岁岁飞,地理九星永不移,飞去相生生贵子,飞来相克定生雌。二白到坐主怀胎,三白临门喜事来,脊前脊后分男女,栋住排来四角裁。
24.1、餐霞道人曰:三白到坐之说最验,如兑宅流年一白星到兑,又安床在兑方,必主生男。余屡断有准。
24.2、又子年子方,午年午方,为太岁方。子命子方,午命午方,为本命方,房内值年命二方,主不受孕。
25、坐身烧火处为柴仓,此即仓库也,有门路对冲则财不聚,历验俱准,故并及之。
26、餐霞道人曰:凡作书房,宜在本宅一白四绿方上,一白四绿间内,又宜开一白四绿方门路,流年月建得一白四绿星,飞到此方此间此门,或是四一同宫,或是还宫复位,必主发秀。又屋外一白四绿方,有山水亭塔楼台鼓角照着,亦主发贵。如一白四绿方作书房,必要此屋体式特异于众,则应验愈灵。合此格式,即考试作寓,亦应发秀,余屡断屡验者也。
27、餐霞道人曰:住宅应何人得病,从八卦方位而断亦验。如乾方有杀,流年凶曜叠加,则主老翁得病,坎主中男,艮主幼男,震主长子,巽主长女长媳,离主中女中媳,坤主老母,兑主幼女幼媳。阳卦应阳人,阴卦应阴人,天地自然之理也,其断法,总以紫白相加为验。
28、五黄论:
玉镜云:八山最怕五黄来,纵有生气(来生坐山)绝资财,凶中又遇堆黄到,弥深灾祸哭声哀。
到死退方,亦有灾殃,到门到间到向到山到方,其祸愈甚。
即如西门外,寺基巷内张氏,于辛未年闰五月十八日,在住屋正北方起造一楼,二十八日,宅主从楼上跌下,跌破头颅,顷刻毙命。伊戚姓陆,号瑞南,向余言及此事,余曰:“不特有伤宅主,家中必月更生病。”陆曰:“伊第三子,果然现在生病,但不知何故如此?”余曰:“闰五月十八,已交六月节,月白五黄恰到坎,辛未年年白二黑在坎,又加月杀五黄,此《紫白全秘》所谓“二五交加而损主”,亦且重病,今在此造楼,是大动作也。故余谓不止损伤宅主,更且生病无疑。
29、适余徒何罄宜住张溪,来候曰:“夫子年白从年而起之说已验。”余曰:“汝何据而云然?”曰:“远镇二三里一农家,住乾宅,离上有直长箭水冲射,又有神庙高耸离宫,今二月初,被火烧尽。查甲戌年白,三碧入中,离上飞到七赤,七赤是先天火数,二月初,尚是正月节气,正月月白,五黄入中,离上飞到九紫,九紫是后天火星,上星叠加,果应火,若从宅而起,中元甲戌年,乾宅应八白入中,离上飞到三碧,三碧非火宿也,何为遭火?故曰夫子之论确而验矣。”余曰:“《紫白全秘》不云乎,九七穿途,常遭回禄之灾。又云,旺宫单遇,动始为殃,杀处重逢,静亦肆虐。又云,但逢二星同到,必然万室咸烬。书言历历可据,何人不知信从,而惑于谬论也。”
30、餐霞道人曰:凡遇日蚀月蚀之日,造葬无不大败,即嫁娶各项,亦俱不利,遇日蚀则损男,月蚀则损女,生产男女俱不育。
当蚀之日,固当查明而避,而蚀之前后一二日,亦不宜用。此屡见必应,克择家不可误犯害人也。
30.1、即如己巳岁,浦东瓦屑墩张别驾,号夙英,延余择定葬地,其族人忽于隔河案上预砌一圹,张恐有碍,邀余复看,余曰:“案上之圹,与将来所造穴地,一无关碍,但伊圹作于十一月十五日,是日系月蚀之辰,其家凶祸难免。”
张戚因不换地,届期竟自作坟,岂知至明年四月中,案上造圹之家,丧一长孙一孙女。
30.2、又华亭余邑尊,于乾隆十四年十二月初一清晨上任,是日恰值日蚀,余曰:“日蚀之辰,上任不特功名有碍,抑且身命堪虞。”至十五年六月,忽得暴疾而亡。
31、餐霞道人曰:人家坟宅之旁,开木行,高堆木料,流年戊己杀到,必损人余验过有准。
32、三煞退气论
餐霞道人曰:退气者,流年三合之死位,即前财官、都天、飞天、独火、马前、炙退也。故寅午戌年属火,火死于酉,则西为退气;亥卯未年属木,木死于午,则南为退气;巳酉丑年属金,金死于子,则北为退气;申子辰年属水,水死于卯,则东为退气。盖水木金以我生处为退气,火以我克之处为退气,皆能盗泄我气故也。
此方大忌迁移,若于是方迁往居住,虽系吉宅,必先冷退,然后复兴。余见迁往生旺方者昌,迁往死退方者衰,屡验必应,慎之慎之!
33、小儿杀例
餐霞道人作诀曰:阳起中宫阴起离,九宫每月顺推飞,太阴月宿逢之吉,本局凶神可转移。
其法遇阳年,中宫起正月,二月乾,三月兑,逐月顺数挨去。
遇阴年,离上起正月,二月坎,三月坤,逐月俱顺数挨去。
余有堂侄季珍、杰人、舜衡、元佩,四房同住一宅,在金山县白泾地方。
   戊辰冬,余至侄家,侄辈问余曰:「各家小儿俱大病,医祈无效,不知何故?』余曰:「家中有动作否?诸侄曰:「并无动作,惟十月初,停一柩於中堂,停後两三日内,即俱得病。』余曰:「戊辰年十月,小儿杀恰在中宫,必犯是杀。但是杀最凶,如离滴水檐一丈五尺外,则不犯;犯主半月内必应。幸犹可以禳解者,宜作速送之。
   侄辈遂设香供,虔请太阴佛马,并剪花朵、人物,延玄教修诚祈禳。其夜适值望时,月光照耀满室,是得真太阴到矣。子见母来,有不随母而去者乎!明日诸病人俱愈。余亦不解其如是之灵且速也,因作一律以志其事:
   祈镶非无谓,阴阳洵有因:虔诚一祷告,立起数冲人。
   月照凶神散,怀间啼笑亲:幽明呼吸理,端在识其真。
34、餐霞道人曰:年月日时神杀甚繁,颇难悉避,而其中所最重而不可犯者,莫若当年太岁、岁破、五黄、戊己都天、飞天大杀、阴符、大月建、小儿杀,屡见必应,即太阳、紫白、禄马、贵人到,亦不能制,交大腊,其祸不减,万万不可忽视。其余各杀,俱有分别,如作某事应避某杀,若非其所管,动亦无害。
35、餐霞道人曰:人家起造修方,各有分别,起造看山向,修方看方位。故起造者,要查山向之通与否,不可只就一方之星曜辨吉凶。修方者,仅就此方而论,与山向不关涉,然其趋吉避凶之法,总就流年月建之飞星而分,遇吉曜而兴工,则丁财昌炽,功名显达;值凶杀而动作,则疾病死亡,官非口舌。
余见一时师,为某家在住宅之艮方,升高一楼,其课曰:某年某月某日某吉星到山,某年某月某日某吉星到向,而艮上正值此年此月戊己都天、三煞、大月建加临,竟不知而犯焉。迨后主人执其课问余,余曰:“此修方也,非起造也。是课何以修方不知避方位之凶煞,而误视为起造,只迓山向之吉曜耶,正俗语所谓隔靴搔痒处也,必主损丁破财。半载后,其家果损人,讼事不绝,故此事关系最大,乌可不逐一辨明而漫焉从事哉。
36、餐霞道人曰:凡应试,修本年一白四绿方,大则可以发科甲,小则可以游泮宫,即在本年一白四绿方安床房,门开在一白四绿方上,必得功名,屡试屡验,年白与月白兼用更应。
37、神杀得令论
餐霞道人曰:凡于杀前动作,至杀到应验者甚多。
37.1、即如丙辰年四月,青蒲县南门内,陈金门,号克峻,邀余看宅。其宅坐东向西,于宅南首,欲造楼房数间,春间已定磉而屋未竖,余曰:“正屋向西,楼造南首,则各层屋脊俱冲射楼中,即造成,亦不可作卧房。”以余言为然,因即停止,余又曰:“楼虽不造,而定磉已用无数木桩,杀方已动,恐交八、九月,当有宅祸。至九月中,宅主住苏州,得病而亡,此是杀前动作,至月轮到,应验之徵也。
37.2、又如娄邑尊胡父母,借余侄太史屋,在竹竿汇,居住家眷,丁卯春,命余细看,余曰:“是宅坐西向东,今年三煞、戊己杀到坐,主有疾病,若一动作,所谓动始为殃,要损人丁。”曰:“自家无动作,屋后别家是有动者。”余往视之,后有直排数竖间小屋,竖对屋后,已是箭杀直冲,其年正月,直长屋中,三间忽然升高,有探头状。余曰:“恰在酉上,兑系少女,主损阴人小口,况太岁在卯,卯酉一冲,二、八、十二月必见。”胡世兄曰:“二月中已验,伊丧一幼女,管家又丧三小口,现在病者甚多。”余曰:“二月月将又冲,故验,但已杀属土,土为五数,恐四口犹未已也。”因即迁往河桥角居住,后患病小口俱得无恙,此是正月动作,至二月太岁月将双冲之徵也。
38、餐霞道人曰:语云,若要发,修三煞;若要贵,撞太岁。此二语不知害过多少人家受祸,盖修杀之法最宜详细,如不得已,必须制化得宜,方能免祸。或值太阳到山到向到方顶度之候,或俟杀失令之时,如杀属木,动作在秋,则金旺而能制木,或用正五行制之,或用五虎遁至杀位,得何干支,属何纳音,以动作年月日时之干支纳音制之,或用宅主之年命克杀,或杀来生扶年命以制之,若制得定,自然贡福,倘有毫厘之谬,其祸立至。余见人家修造,全不明制化之法,而擅于杀位动作,方自夸其神异,祸即随之而发,深为可戒。
38.1、即如丁卯岁三煞在兑,己杀亦在兑,余见一时师,为某家在兑上开一大门,许其必发状元,动工之人,立时倒地,至晚方苏,而宅主即于是夕得病,不数日而亡。
38.2又戊辰岁,三煞在离,戊己都天在午未,余戚夏氏在南午未动作,伤人甚多,故苟未明制化之理。宁避杀而不可动杀,业是术者,慎勿以人之性命,为我尝试之物也。
又杀只一重可制,若重叠几位,切不可动,盖因制一不能顾二故也。
又杀有年月之分,年杀之应,或速或缓,月杀之应甚速,本年即应,而又最速于小儿杀,半月内即应,故书谓:“年杀不及月杀灵”,信夫。
38.3、即如松隐镇沈楚南家,癸酉冬作山。甲戌年二月挑筑坟基,用木桩六个,长六尺,周围打入上中,以防佃户侵削,忽丧一幼男。自患重病,延余往视,五桩俱无,惟剩一个,露出寸许,用罗盘格去,恰在辰上。余曰:「甲戌年戊杀在辰,犯此主损宅主。二月大月建在巽,辰巽同宫,犯此主损宅长、小口。今小儿已损,宅长恐亦难免。』未几,宅长亦亡。
38.4、张堰镇,时赓杨家屋,系艮山。甲戌七月,邻居开一木行,堆木高过屋脊,恰在时宅坤上。余徒何罄宜见而断曰:「木堆坤上,应防火灾。』方数日,时忽被火烧,合镇咸以为奇。
   九月中,余至镇,来问其故。余曰:「艮宅坤上,本是五黄关方;甲戌年年白九紫到坤,九紫是火星;七月建月白,五黄到坤,五黄飞出是恶火,俱到关方,况木能生火,被火何疑?』   
38.5、又同镇吴孟廷家,屋系坤宅。乙亥(按:一七五五,乾隆二十午•中元四运)正月,邻居於艮上起造一高楼,三月中吴丧一女、一母,七月吴自身亡。隔壁邻居楼亦在艮,出痘几死,後愈而成颠狂之疾。起造之家,六月中溺死一人。
查坤宅艮上,本是五黄关方,乙亥年年白五黄到艮,正月月黄又到艮。此谓堆黄,极凶,五黄应损五数人,今死四人,痴一人,恰合五数。
38.6、西门外傅家牌楼,夏鹤藻,余友范时敏婿也。乙亥三月初,托岳延余看宅。其宅坐坎,三进。本年二月,北造一带楼房,尚未完工。
余曰:「此楼是逞己意而造者耶?』   
曰:请某地师看。谓今岁南北大空,彼择日而造者。
余曰:「今岁戊己都天、夹杀都天在坎,二月暗建杀、小儿杀到坎,何云大空?且小儿杀半月即验。』
曰:「前日一小儿,无病夜卧忽死,下身俱紫黑色,合家正不解其何故也。』
余曰:「小儿杀已验,而各杀恐防肆虐,宜暂迁避为吉。』
38.7、苏州娄门外,官渎桥西堍,余高文,娄门内临顿路桐芳巷,顾尊时,俱系松江府庠,谈老师戚也。乙亥四月,同芝园谈世兄来请看宅。
其宅皆坐坎向离,俱欲在北方起造楼房,曰:「请本地地师看过,谓今年北方大空,已择定起工日期,未知可否?』
余曰:今岁戊已都天在坎,岂可动作!』因历举本年北方动作而罹祸者以证之。
余以余言为然,即停止,不遭凶祸。顾仍起造;至冬已丧二小口。   
此等神杀最凶,术家每不知而犯之,误人实甚,故补载入籍,为不知而犯之者戒。
39、昔醴陵张氏,于丙午年十二月修寅方,犯天金神,其妻自此患目病,久不能视,次年丁未一师至家,择正月戊寅日、甲寅时,仍在寅方用桩钉土,打十二下(三台云:打一百二十下),不过两日其目自愈。盖丁未年寅方系地金神,取戊寅天赦日、真太阴到寅,其时惊蛰上一局,遁得丙奇、开门到艮,故应。
泰来李氏曰:戊子年地金神在子方,正月有人在方上伐树、动土,余姪犯之患目疾,甚凶。余取二月活天赦到坎,乃在子方打桩,两日果愈,此系余亲验也。


评分

参与人数 1銀元 +20 收起 理由
何有 + 20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其他發帖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12 20:02:0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实用,楼主有心了,谢谢免费分享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12 21:20: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案例成书不多见啊。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13 12:05:04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感谢分享
最佳答案
1 
发表于 2019-6-13 15:4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有时间认真学习下。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6 09:48:00 | 显示全部楼层
巨门土形,富贵悠而且久;


全國漢籍データベース
日本所藏中文古籍數據庫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7 14:38:21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学习了.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7 14:55:5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子,必须顶,谢谢!!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8 09:38:44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了  谢谢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8 21:18:50 | 显示全部楼层
学习了,感谢分享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9 01: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收藏学习。谢谢!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9 08:02:4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謝樓主無私的分享
最佳答案
0 
发表于 2019-6-29 09:1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

本网免责声明|Archiver|手机版|Sitemap|百度Sitemap|谷歌Sitemap|天機易學論壇(風水168)

GMT+8, 2019-8-22 17:46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